顶点小说 > 青松傲宇 > 赶到

赶到

 热门推荐:
    就在呼延昌浑身灵力倾泻,右臂宛如岩浆一般朝着肖远山狠狠轰击而至的时候,剑光一闪,空山断海两柄长剑呼啸而至,狠狠地撞击在呼延烈身后,不过在其背后,乌光一闪,一枚呈六角形的奇异光镜浮现而出,剑声呼啸,便是被这奇异光镜所阻,而后,咔擦咔擦的声响起,光镜宛如不能承受这般巨力一般,砰的一下,化为无数光点。

    随着光镜化为光点消散之际,那双剑的攻势也是被阻拦而下,不过,就在这一个迟疑之间,呼延烈的那火红的手臂,却是慢了一拍。

    对面的肖远山见状也是大喜,大喜之间,身体之上,碧绿修芒又是开始闪耀,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呼延烈,眼神之中却是有着狠色略过,其右臂依然挥舞而下,朝着肖远山轰去。

    看着那不断放大的拳头,肖远山已经提气,一股股碧绿修芒缠绕于其手臂之上,正打算与呼延烈对轰一记,不过,就在这时,一股无以言明的巨大恐慌,在其心头萦绕,不过这时,呼延烈的右臂,携带者惊人的火热,狠狠地轰击而至。

    “灵炎臂!”

    “通天之拳!”

    肖远山不甘示弱,就算是实力不如呼延烈,正面交手,也不可能让他受重伤。

    轰!

    两记拳风轰击而至,一红一绿两股绚丽的灵力宛如泼洒于世间的极光,尽情的炫耀着其美丽,不过,那漫天挥洒的灵力光线,却是十分凌厉,此时就算是灵级顶峰的强者,被一丝灵力光线击中,都会身受重伤。

    蹬!蹬!蹬!

    一脸退后数十步,肖远山面色一阵苍白,一丝血丝自其嘴角滑落,显然是被这巨大的轰击之力震荡的稍微受伤,而反观呼延烈,仅仅只是退后了五步,便是顿住身形,不过,一丝诡异的笑容浮现在其嘴角。

    “噬天镜,重圆!”

    看到呼延烈嘴角浮现出笑容,肖远山不顾自己体内稍微凌乱的灵力,身形急忙闪烁一下,不过,就在其将动未动之际,在其身后的空间之上,一丝些微的波动悄然浮现,而后,无数闪烁的光点,再次浮现,飞速的重组,再次化为一枚六角光镜,这次离得近,可以清楚的看见,那光镜之上,有着宛如水纹一般的波动,在那水纹波动之间,一根携带者无限锋锐的寒芒电闪而过,直接穿透其护身灵力铠甲,而后余力不减,从肖远山身后透胸而过。

    “贯穿苍穹刺!”

    肖远山目光呆滞的望着胸前的血洞,他也是没有反应过来,就是被噬天镜中射出的苍穹刺所伤,这柄他用起来无往而不利的杀手锏,却是在其自身之上。

    “噗!”

    一口鲜血喷出,肖远山体内灵力暴动,再也不能支撑其在空中悬停,掉落于夏家广场之上!

    “族长!”

    肖家众人见到肖远山受创,也是赶紧围上,目露仇恨的看着天空之上,那浑身火红之色的呼延烈。

    “不!”

    远处,夏家双剑长啸一声,也是看的是目眦尽裂,长袖一挥,那空山、断海二剑便是化为无数剑影,呼啸在夏言、夏剩身前,摆出无上剑阵,两人合力之下,将那噬天镜轰击的爆裂,却不想破镜重圆,在关键时刻,重创肖远山。

    他四人之力本与呼延烈相当,不过这几日,呼延烈突破境界,灵力暴涨,却不想后者还拥有这等灵器,一个大意之下,肖家族长便是受创而回,令得他们三人,胜算更小。

    “肖兄!”

    庄城也是一个闪身,于呼延烈不远处站定,他看着肖家一众强者,看到族长受伤,顿时便是手忙脚乱起来,也是暗叹一下,这次来人颇多,显得人多势众,但却不曾想过,决定双方命运的,不是这所谓的中坚力量,而是族中最为顶级的力量。

    这也是为什么,云天阁可以如此的嚣张跋扈,凌驾于各大势力之上,只因为其阁主,是即将突破圣级的王者。

    不过就在其准备再度与呼延烈交手的时候,他却是感应到,一股滔天气息,正在飞速的靠近!

    众人也是有所感应,目光朝着远处望去,此时天际黑暗,夏家的护法光阵也是在夏言带来外援之后彻底放开,此时的夏家庄园仍旧美轮美奂,没有遭受到灵力的波及,但是如果几人再战斗一会儿,估计,就会破坏无数的精美建筑了!

    在众人目力所及之外,一道闪烁着漆黑灵力的身影,正在披星赶月的赶来!

    正是庄坚!

    嗖!

    身影快速无比,宛如一个黑色炮弹,降落于夏家广场之上,就在其落下之际,浑身灵力波动扩散而开之际,那呈六芒星之势摆放的三十六口圣泉眼,灵力颜色斑驳,在触碰到庄坚周身灵力之后,迅速的化为虚无,不断地朝着其体内涌去!

    “坚儿!”

    庄城看清来人正是自己的儿子之时,心头刚刚涌起一股悲愤的情绪,他已经命令庄青告知庄坚带领祖宗子弟逃走,不过看这意思,他不但没走,反而是加入了进来,不过他而后迅速的转过神来,现在的庄坚,身上的气息强度,远在自己之上,甚至,比之不远之外,呼延烈身上的气息都是要强悍的多!

    “庄青,我不是让你告诉庄坚带领族中子弟逃走吗?这是怎么回事?”

    “父亲,不关庄青大长老的事,我已经让庄武带领族中子弟在安全之处等候,我此行,便是要与我庄府共存亡!”

    庄坚浑身漆黑灵力弥漫,在其肩膀之上,一只通体黝黑的小貂,眼睛中闪烁着无尽的寒芒,不过,在弥漫的灵力之下,一张略显稚嫩的少年脸庞,清秀的小脸之上,有着执拗的神色闪现!

    “为今之计,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还是先解决问题再说吧!”

    将小貂从肩膀之上取下,它几个闪掠,便是窜入庄家阵营。

    嘴角划过一抹冷笑,目光透过呼延烈,望向其身后,一尊白衣黑脸的中年男性,正缓缓睁开其双眼!

    在其睁眼之间,一股莫名的威压,散发出来,令得呼延烈也是面色微变,旋即闪开身形,他目光古怪的望了一眼那对面的庄坚,虽然心头疑惑其能量来源,不过其气息却是强悍的要命。

    “呵呵!当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看到你这稚嫩的脸庞,真是让老夫自惭形秽啊!”

    咧嘴一笑,云岚也是站起身来,一股淡淡的能量潮汐在其周身鼓荡,显然是玄级高阶强者,体内灵力庞大的透体而出,与周围环境相溶,能够引发能量潮汐,别小看这一丝能量潮汐,这与呼延烈他们那种灵力匹练有着本质的区别,天壤云泥。

    看着对方身上的白衣,精美的云图闪烁,一看便是价值不菲,不过看到这一身装束,庄坚也是心头一沉,这对面的强者,与那日在迷雾森林的威少所穿,一模一样。

    这应该是云天阁的高手无疑了!

    “不知道这位老者来自何方势力,偏要插手我乌岭镇的内部之争呢?”

    庄坚明知故问,若是一眼便是就是道出其出身,难免令人怀疑,他一个连乌岭镇都没有出过的小子,怎么会知道云天阁这种巨擘般的存在。

    云岚冷漠的目光之下,终于是有了一丝动容,不在于对方的年纪,而在于对方的修为,他可以毫不眨眼的杀掉刚出襁褓的婴儿,但是却不会忽视任何能够对其产生威胁的人事物,显然,对面的庄坚,让他感受到了危险。

    “老夫来自云天阁,想必以少侠的修为,应该听说过!”

    “没听说过!不过今日之事,乃我乌岭镇内部之事,还请老先生不要插手,如若不然的话,我还真是要讨教一二了!”

    摩挲着自己的手指,手指之上,灵力宛若丝线一般闪烁,不断地有着灵力被荡为虚无。

    “哈哈!我云天阁整合势力,还轮不到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孩子插手!”

    云岚仰天长笑一声,灵力鼓荡在其白色云袍之下,令得衣衫都是被其撑得鼓了起来!

    “卑鄙!”

    庄坚面色一寒,举手便是一记漆黑的灵力朝着天际射去。在天际之上,一股黑色灵力与庄坚发出的灵力相撞,而后消散!

    这云岚竟然是趁着与庄坚说话之际,便是展开了攻势,显然是不打算善了!

    “看样子,老先生是不打算活着离开乌岭镇了!”

    庄坚面色冰冷,他精神力感应天人,交谈之际,便是感到一股晦涩的波动自云岚体内散逸而出,而其自身灵力也是与周围灵力相溶,化为攻击之力,无影无形,要是他来攻击庄城四人,恐怕只是一招,四人便是败北!

    体内滔天灵力涌动,也是在周身形成一股股能量潮汐,周围空间闪烁,竟是有些破碎的迹象,令得庄城、夏家双剑,还有那面露古怪之色的呼延烈都是面露骇然之色,那种波动,乃是玄级顶峰,初步感应空间之力时,才会产生的现象,而此时,这种现象,却是出现在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身上,这个世界,乱了吗?

    “装神弄鬼!”

    感受着庄坚体内的灵力波动,竟是有些破碎空间的迹象,他也是心头骇然,不过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对面的少年,天赋如何近妖,也不可能再这个年纪,破碎空间的,若当真如此的话,那他这些年,修为真是修到脸皮上去了。

    不能再拖了,一定要速战速决,这个少年,有古怪!

    身形一闪,便是消失无踪,速度,在他这个等级,已经是登峰造极!

    而对面的少年,面色冰寒,看不出表情,面对着云岚的出击,竟是闭上了双眼!

    显得神秘无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