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青松傲宇 > 脱困而出

脱困而出

 热门推荐:
    庄坚此时,意识沉浸在体内灵力不断涨动的过程中,不过他此时也是心中暗暗警惕,紫菱在进入这片空间之前,便是说过,呼延霸天的残存神识就镇压在这虚无大手印之下,现在,他炼化的,便是这大手印之力,而不断地吸收这片大手印的力量,势必会造成对于呼延霸天镇压之力的减弱,如果这片手印的力量不足以维持那种镇压得话,那呼延霸天肯定会脱困而出。

    不过就在他沉心于炼化这虚空大手印的力量之时,那片虚无大手印之中,却是有着隐晦的波动散发出来,

    “又是那小子?这次怎么就这么大胆子,直接就是炼化开了?哦,察觉了吗,还留有后手?”

    这股隐晦的波动,感受到距离这片城池约莫十里之处升腾起无数的参天古木之后,竟然有些好奇一般,将神念散发而开,却又空灵无比,即便是庄坚感应天人,紫菱精神力惊人,都是不曾感应得到,不过就在这股神念感触到那“诸天神木蚀神之际”,那无数的参天古木,却是突然之间无风自动起来,仿佛是有着强敌入侵,不过,这股神识的主人,显然是实力超群,在感受到这大阵的力量之后,却是又退了回去,犹如从没来过。

    与此同时,位于大阵中央,端坐于最大的一颗古木之下,盘膝端坐的紫菱,美目睁开,俏脸微寒,目光直指天际,但是却是什么都没有感受到,令得她心生疑惑。

    “紫菱,怎么了?”

    小貂感受到紫菱睁开眼睛,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不过我总感觉到有人在窥伺着我们!”

    紫菱俏脸微凝,虽然没有感觉出什么,但是这种被人窥伺的感觉,确实让人不爽。

    “好个敏锐的妮子,虽然只是触碰了一下阵法,并没有引起阵法的反应,但是就这一下,就能够感受到我的存在,当真是不简单呢?而且,我看这万木丛生,竟然是诸天神木蚀神大阵,用来对付这呼延霸天的残魂,倒是够了呢!也罢,我就成全你们一次!”

    喃喃自语声从天际传出,而后,一股股玄奥的波动从那虚无大手印之中撤了出去。

    “咦?怎么回事?”

    庄坚感觉到涌入自己体内的灵力,陡然之间加速了许多,那存在着丝丝分解之力的灵力,此时比起刚才,炼化之间,容易了许多,当即他也是心生警惕,毕竟,知道这大手印之下,可是有着一个王级强者的残魂,那等强者,即便是临死反扑,也不容小觑。

    丝丝灵力入体,在经络之中回旋,霸道的虚无幽炎之力,生生的将那汲取自大手印的灵力,炼至虚无,但是却是完整的保存其分解之力,庄坚对于虚无幽炎的使用,现在越来越成熟,现在,虽然不能够将其运用的炉火纯青,但是也能够将其一部分功能使用出来,这便是提炼,以往,庄坚将任何灵力化为虚无,变为纯粹的灵力,积聚在自身之内,但是现在确实宛如能够将不同性质的灵力分门别类的储存起来,到时候,才能够将不同性质的灵力,鞣合到一起,一般的灵级强者,只能够将自身的灵力属性凝练出来,化为各种不同的形状,但是以现在庄坚的灵力品质,若是灵力化凡为灵,恐怕会将灵力凝练出自己的意志来,这可是玄级强者的标志,虽说庄坚现在实力超群,但那是彻底催动天罡七星阵图的力量之后,但他的真实实力,仅仅只是凡级第九层,若不突破,实在是难以应对即将来临的大敌。

    这也是他急于借助着虚空大手印之力,突破到灵级的原因。

    而眼下,这虚空大手印之中的灵力,此时宛如倾泻的湖水一般,仿佛是失去了维持其原型的动力一般,庄坚心中一凛,却是不动声色,体内漆黑的灵力暴涌,直接是在其头顶之上,化为了一朵空谷幽莲,强悍的吸力自其中传出,顿时,灵力犹如找到了宣泄口,一股股玄异的灵力狠狠地对着那空谷幽莲灌注而去,而那空谷幽莲却是犹如无底洞一般,尽数的将灵力吸入,在其下方,庄坚面色平静,感受着在其体内犹如大河奔涌一般的灵力,心念一横,一股强横的意念化为利剑一般,即将斩破桎梏。

    而在庄坚即将突破之际,那虚空大手印之下,一道残存的神识却是活跃起来,

    “哈哈哈,荀天尊,想不到天助我也,这个傻小子来了之后,便是感觉到你这虚空大手印的玄奥,却不知还镇压着我的残魂,现在借助着这小子之手,我感觉到,这虚无大手印的力量越发的薄弱,再等片刻,我便是能够脱困而出了,到时候,直接便是夺舍了这具身体,我呼延霸天便是能够再度回归了,到时候,我定要去天浮宫,让你的门人,死伤惨重!嘿嘿嘿!”

    夹杂着空虚百年的寂寞,自那神识之中传出,其中蕴含着无尽的怨毒,毕竟,当年呼延霸天问鼎王级,而且在族中发现空间裂缝,正准备大施手脚之际,却不曾想到,被人暗算,直接是神识与剥夺,那来自于天浮宫的荀天尊,实力远超于他,一招虚空大手印,便是将其灵魂镇压百年,将其精心布置的城池一点点摧毁,更是将其肉身置于空间裂缝之中,接受虚空锻造,如此仇恨,对于呼延霸天来说,确实是屈辱无比。

    而现在,百年之后,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贸然闯入,想必是将其肉身炼化,而现在,竟然来接管其空间,若不是他有着一丝神识残留,还真是贪天之功,据为己有了,想到这里,呼延霸天对于庄坚也有了一种化解不开的仇恨,

    “竟敢奴役我的肉身,真是找死,若不是老祖我急需一尊躯体夺舍,定然将你碎尸万段,不,碎尸万段都是便宜了你,一定要将你剥皮抽筋,虐待致死!”

    这呼延霸天想必是被镇压百年,思想扭曲的要命,一点高手风范都没有,若真是让他逃了出去,这乌岭镇还不被其里里外外杀个干净。

    庄坚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灵力,已经是趋近于饱和,经络之中,漆黑的灵力奔流着,竟是哗哗作响,灵力犹如江河一般呼啸,他头顶之上,那空谷幽莲,吸收着滂沱而下的灵力,忽然之间,便是停留了下来,显然是庄坚此时,体内灵力完全饱和,再也不能将其吸收。

    而随着空谷幽莲灵力吸收的停止,庄坚闭着的双眼,陡然睁开,漆黑的灵力在其眼中吞吐不定,其中,七颗细小的光点逐渐浮现,而后其仰头长啸,一圈圈光波以其为中心散发而开,那幽莲之上,一片片花瓣散落而下,紧紧地贴在庄坚身上,犹如展裙一般,闪烁出金属般的光泽,而后他的灵力开始极度的内敛,此时的他,犹如没有感应灵力时一般,在其周身除了光泽闪耀的战裙,没有丝毫的灵力波动,如果紫菱和小貂在场的话,一定会明白的知道,灵力内敛到达极致之后,便是会透体而出,到达那时候,灵力品质就会有所提升,不再是横冲直撞的气流,而是犹如灵蛇一般,如使臂指。

    不过,就在庄坚灵力内敛到达极致,其周身没有丝毫的防御的时候,一股滔天意念却是冲天而起,在天际之上凝聚,化为一道虚影,一个面目狰狞,嚣张跋扈的脸庞显露出来。

    “哈哈哈!百年了,终于有人能够将这该死的额大手印炼化,不足以维持封印,我呼延霸天,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小辈儿,虽然是你将我救出,但是既然你能够来到这里,想必是将我的肉身炼化,王级强者,即便是陨落,也不是你能够染指的,作为代价,老祖我便夺舍了你,赶紧放开心神,迎接老祖我的降临吧!”

    意念一闪之下,那虚影说话之间,却是丝毫不停留,直接便是冲着那全身没有丝毫灵力波动的庄坚狠狠扑下。

    庄坚眼看着这犹如饿虎扑羊一般猛烈而来的虚影,其面庞之上,却是冷静的出其,虽然此时乃是他灵力化凡的关键时刻,但是这呼延霸天却是忽略了一点,那便是庄坚拥有这这片空间的掌控权,即便是呼延霸天亲手开辟的空间,但现如今,掌握住那傀儡之中空间节点之人,却是庄坚,一朝易辟,便是先机尽失,可以说庄坚此时在这片空间之内,想去哪就去哪,心念一动,瞬息千里。

    呼延霸天的声音,滚滚如雷,夹扎着强烈的劲风,呼啸而至,在他眼中,庄坚仅仅是一个凡级小子,能够被他夺舍,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眼神之中,闪烁过一抹嘲讽,其意念所化的虚影,便是要直接附于庄坚身上。

    不过庄坚对此,面庞之上,却是诡异的一笑,在呼延霸天仅差毫厘之际,身形化为虚无,消失于此。

    “哼!还想在老祖我的地盘之上玩空间之力!简直是笑话!”

    呼延霸天没有想到庄坚,竟然还真的借助傀儡之中的空间节点,在这片空间之内随意移动,但是他毕竟是这片天地的缔造者,与这片空间有着天然的契合,其神念一动,便是感知到了庄坚的动向。而后,虚影也是陡然消失不见,竟然是寻到了庄坚的行动轨迹。

    从而也可以看出,当日庄坚将那呼延霸天的肉身控制,有着多么的巧合,王级强者,修为铺天盖地,不是寻常强者能够企及的,庄坚身形在空间之内流转,但是却感觉到被人盯上了的感觉,心中也是暗叫不好,赶紧一个闪身,便是出现在那诸天神木蚀神大阵中央。

    其身形刚刚落下,便是见到紫菱与小貂,他们见到庄坚,便是直起身形,刚要问话,便是感觉到,一股狂暴的力量便是出现在此处。

    “催动蚀神大阵!”

    庄坚来不及解释,直接便是喝道。而听其所言,紫菱与小貂灵力暴涌,手印一动,诸天神木蚀神大阵便是轰隆隆运转起来,一道道玄奇的光线,自那无数的古木之上投射而出,在空中勾勒出无数的网格,密密麻麻,任何灵识在其中,都是会被切割成灵魂碎片。

    “呼延霸天,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被镇压在这大手印之下吗?我这是将计就计,现在你就尝尝我这诸天神木蚀神大阵的威力吧!”

    看着那威压铺天盖地而来,庄坚此时身体之上,一股股漆黑灵力开始涌现出来,化凡为灵的过程正在逐渐完成,感受着体内逐渐充实起来的灵力,庄坚心中对于彻底炼化呼延霸天残魂的信心,终于是确定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