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青松傲宇 > 观摩战斗

观摩战斗

 热门推荐:
    庄坚此时,负手而立,但是其身形,在外围的观擂人眼中,却是已经有着不一样的色彩,先前庄坚表现的再为出色,那人们也只是听说,见识到当日之战的,毕竟是少数。

    但是此次不同,这次的主办方,乃是城主府,这是一种名正言顺的比试,号召力极强,比起那种两个势力的火拼,要正式的多。

    即便是庄坚之前的表现如此惊艳,都是比不得此时,正面击败一尊王级三阶的一流势力之主的影响,同样,庄坚与庄严同时出战,若是均能获得不错的成绩,那对于严武堂的宣传之力,也会相应的扩大。

    那周年此时,也是缓缓地站起身来,即便是他如此谨慎,但是他能够感知到,对面的少年,根本就没有动用全力,其自始至终,也就是使用了两招,便是将其击败,而且,面对着第二招掌印,即便是他全力催动灵力防御,都是不能奈何其丝毫。

    “庄坚兄弟如此年纪,便是有如此修为,以后不可限量!严武堂有幸!”

    周年也是拱手行礼一下,向着庄坚说道。

    “周兄实力同样不容小觑,以后若是有机会,可以与铜卫庄合作一下!”

    铜卫庄也有自己的势力范围,与严武堂类似,而且周年在严武堂多年,有着自己的人脉资源,比起之前的严武堂,规模要大得多。

    “承让!”

    周年点点头,便是走下了擂台。

    庄坚也是转过身来,走下擂台,今日,便是要将一般的人数淘汰掉,所以,节奏还是比较快的。

    庄坚走下擂台,便是见到,那旁边的庄严,也已经结束了其战斗,没有悬念,与其对阵的,乃是一个刚刚晋入王阶的新晋一流势力,在能够与三阶高手对敌的庄严手中,同样是没有撑过三招,便是败北而下。

    两人皆是顺利晋级,接下来,便是需要准备第二天的战斗了。

    不过,两人显然并不打算这就回去,而是想要接下来看一下,今日便是会淘汰一半的人选,他们想要观摩一下其他的高手,想必,第二日,便是会有所遇见,虽然两人实力皆是比表面的实力强得多,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能够了解一下对方的实力,也很必要。

    又是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第二轮的战斗也是已经结束。

    而马上便是又有着第三轮的战斗开始。

    庄坚与庄严此时,已经是站立于地三号擂台之前,擂台之上,两道身影相对而立。

    其中一人,乃是一个威严的中年人,面容之上,一股久居高位的气质油然而出,最为奇特的便是其手掌之中,一个手串在其手中盘玩,那手串的每一个珠子,皆是莹白之色,其莹莹光芒闪烁之间,有着佛陀的低语自其中传出,令得人心生安宁。

    “这便是罗汉殿的殿主,秦罗!”

    庄严见到此人,对着庄坚说道,当日张远三人被庄坚设下烙印,其六人便是前去罗汉殿之中,想要借助其力量,将那烙印抹除,不过,最终却是无功而返。

    庄坚见到那秦罗,其眼睛扫视之间,一眼便是定格在了那手串之上。

    这个手串,颇为神秘,庄坚身怀般若金刚,对于类似的修炼之物,极其敏感,庄坚仅仅只是略微一个感应,便是明白,这个秦罗绝对不简单。

    “罗汉殿在宣阳城之中的地位,极其稳固,而其势力也是极大,因为这秦罗,和宣万情城主是同一时期的人物,不过城主现已晋级圣阶,这秦罗虽然只有王级五阶,但是其真正的实力,不容小觑,是你最需要注意的对手之一!”

    感受到庄坚的目光,庄严也是解释道。

    “而对面一人,虽然只有王阶四阶的实力,但是,依然是不容小觑,那是布衣坊坊主,刘青衣!”

    ”哦”

    听得庄严所言,倒是眉毛一挑,虽然他也是感知到那对面之人灵力内敛,但是在庄坚看来,其并没有极其突出的特征,真的是犹如青衣一般,毫不起眼。

    “这布衣坊,同样是宣阳城的老牌势力,但是这刘青衣,却是后起之秀,近几年的时间方才崛起,不过其行事低调,一直都是不显山,不露水,但是其在三年前突然之间,以王级第三阶的力量,强势夺取青衣坊的控制权,这三年之间,便是再度进步,进入王级中阶,其定然是有所奇遇!”

    王级高手,如果没有极大的机缘,很容易便是会在蹉跎之中,持续下去,等到真正的需要力的时候,却是现为时已晚,所谓一鼓作气。

    在庄严看来,这刘青衣的潜力,甚至比那秦罗还要大,毕竟,秦罗虽说实力群,但是其已经是多年之前的老手,比起这些后起之秀,底蕴有余,锐气不足。

    “这秦罗不简单!”

    庄坚灵识感应天人,对于每个人的气息,皆是极其敏感,虽然那刘青衣可能有着什么机缘,但是庄坚在感知那秦罗之时,竟然是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即便是那诸葛秀玉,都是不曾有过这种感觉。

    擂台之上,那秦罗面色平静的看着刘青衣,开口说道。

    “久闻青衣坊坊主刘青衣,实力绝,而且这几年之中,风头极劲,即便是上一任坊主,周清明,也是在刘坊主的威压之下,被迫退位,而刘坊主也是当仁不让,这三年来,青衣坊的力量,也是扩大了不少!”

    “秦殿主过奖了,秦殿主一身修为,同样是深不可测,奈何奈何!”

    刘青衣听得秦罗对其暗讽,却是摇头叹息道。

    “奈何如何?”

    秦罗听得刘青衣摇头,顿时面色一板,沉声问道。

    “奈何秦殿主与城主当年同时修道,但是此时的城主,方圆万里,皆可称霸,但是秦殿主,却是只能够在其设下的擂台之上争斗,想要成为其盟友,秦殿主不觉得有点尴尬吗?”

    这刘青衣也是狠角色,宣阳城之中,不少人都是知道秦罗当年与宣万情同时修道的事情,但是一般人哪里敢当其面说这种事情,这是明白的打脸的话,任是秦罗脾气再好,也是忍不住动怒。

    “你!”

    果然,听得刘青衣所言之后,那秦罗的面色,彻底的阴沉下来,其手掌之上,那手串之上,竟然是传来一阵杀伐之声,竟然是感受着秦罗的怒气,直接从其上表达出来。

    “哼!刘青衣,别人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青衣坊坊主的,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周清明可是你的师父,对你多有照拂,但是你凭借着自己的些许际遇,反倒是一有力量,瞬间便是将其击败,夺取坊主之位,如此大逆不道的行为,你当别人不知道吗!”

    秦罗对于刘青衣的行为,也是相当不齿,不过其转瞬之间,便是沉静下来,再度说道。

    “对于你这种人来说,道义倒是其次,也罢,我就替周清明好好地教训教训你!”

    说罢,秦罗便是不再多言,而是凝练心神,其手掌合十,手串被其串在双手之间,其口中,喃喃之声响起,顿时之间,一股若有若无的威压之力,自其身体之上散而出,一股莫名的感觉,出现在围观的众人心里。

    庄坚感受着这种波动,其无比的熟悉,竟然是与他身体之中的般若金刚如出一辙,那是一种同源的力量,他能够感受到,那看似平静的秦罗外表之下,隐藏着何等的怒火。

    “佛陀怒火!”

    秦罗左手一回,手掌立于胸前,而后右手拇指夹住手串,向前一推,一股无形的波动,便是化为一个灵力手掌,手掌之上,无形的火焰燃烧间,无数低沉的梵音响起,仿佛这手掌一出,便是会镇压一切邪恶的事物。

    堂皇而浩大。

    这一掌一出,便是显示出其王级五阶的力量,先前的战斗,没有一人的力量,可以与这一招佛陀怒火相比,即便是庄坚的浮生天罗掌,都是没有这一招蕴含的能量浩大。

    那刘青衣见到秦罗一出手,没有丝毫的试探,直接便是出动了其最大的杀招之一,佛陀怒火,其面色也是一变,秦罗虽说多年以来,实力没有再度进步,但是其毕竟也是王级五阶的高手,出手之间,灵力比起初阶的王级,要强大无数倍,像云息那种级别的,其一掌便是能够轰死好几个。

    刘青衣见到那佛陀怒火成形,其也是牙一咬,顿时之间,灵力便是自其头顶之上的空间节点之中,疯狂的涌出,注入到其身体之中,而随着灵力的灌注,其身体之上的衣服,都是鼓荡起来,显然,他为了接下秦罗这一招佛陀怒火,也是需要消耗大量的灵力储备。

    “青衣霞光!”

    灵力汇聚之间,无穷的灵力在其周身鼓荡,而随着灵力的汇聚,那些灵力,逐渐的幻化为一件闪烁着霞光的青衣,流转之间,显示出极其惊人的防御力。

    “还不够!”

    青衣霞光成形,刘青衣感受着那即将攻至的佛陀怒火,其嘴巴一张,一柄符文,迎风暴涨,化为一尊傀儡,率先挡在了那佛陀怒火之前,作为消耗佛陀怒火的能量之用。

    不过其眼神之中,却是闪现而过一丝狡黠,其手印变动之间,有着细微的波动,自其袖间传出,微弱不可探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