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青松傲宇 > 两族对峙

两族对峙

 热门推荐:
    庄坚出手,如电光火石,三圣刚刚从冰幻魔皇的幻境之中醒转过来,此时处于绝对的无防备阶段,乍一出手,便是直接将朝清潭制住。

    华圣和牧笛两人,感受着天地之间消失的气息,也是迅明白了现在的情境,严格来说,他们与庄坚同样是处于对立面,因为他们本就是前来围剿庄坚一行人的。

    他们虽然不明白,为何那出手之间,便是将他们三人控制住的冰幻魔皇,却是在庄坚手中陨落,气息全无。

    庄坚以雷霆之势将朝清潭拿下,却是令得他们明白,如果前者想要对付他们,其必然是是同样能够做到。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还有那个废物周墨轩,也是早已叛变我朝圣皇极天!”

    此时的朝清潭,灵力被禁锢,其也是反应过来,庄坚此举,足以说明,那周墨轩早已叛变,眼下的局势,完全掌控在庄坚手中。&1t;i>&1t;/i>

    嗖嗖嗖!

    局势逐渐明朗,雷震天、林钟几人也是现身出来,他们实力低微,根本没有入得那冰幻魔皇的法眼,所以只是施展幻境,令得他们沉迷而已,眼下冰幻魔皇伏诛,他们也是醒转过来。

    当他们见到庄坚已经将朝清潭彻底制住之时,周墨轩的眼中,有着难以置信的神色浮出,显然,这一切似乎顺利的有些过分。

    三皇门的诸多高手也是身形升空,立于华圣和牧笛身后,并没有收到什么创伤。

    “若是正面与你战斗,倒是不会这么轻松,这冰幻魔皇倒是绝好助力!”

    庄坚抓住朝清潭的衣领,倒是不管他任何怨毒的咒骂,轻笑道。

    “周墨轩那小杂碎呢?他的父亲还在我的手里,竟然敢反叛,等本座回去,定然将两人挫骨扬灰!”&1t;i>&1t;/i>

    朝清潭扫视一眼,也是看到了周墨轩的身形,当即又是一阵大骂。

    砰!

    周墨轩听得朝清潭的话语,也是面色微变,直接便是一拳轰在朝清潭的肚子之上。

    “哼,就凭你的力量,也想对付本座?”

    朝清潭好歹也是圣者,一身圣躯别说是周墨轩,即便是王级顶峰的高手,恐怕都是难以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哼!庄坚,你最好是将本座放了,除非你想挑起我朝圣皇极天和万灵族两大势力之间的对拼,否则的话,你可要想一下你的行为带来的后果?”

    朝清潭虽然灵力被禁锢,但是其依然是朝圣皇极天天主,那种身居高位带来的威严,却是丝毫不减,所以,即便是落在庄坚手中,其依然是有恃无恐。&1t;i>&1t;/i>

    “啪!”

    庄坚对于朝清潭的态度,十分不满,直接是一个巴掌抽在朝清潭的脸上。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以为我万灵族是你朝圣皇极天可以揉捏的吗?”

    “你竟然敢打我?”

    朝清潭丝毫不相信眼前一切,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待过他。

    “我跟你拼了!”

    想要催动灵力,但是灵力被禁锢,想要以圣躯相撞,但是却是被庄坚仅仅抓在手中,此时的朝清潭,有一种有力使不出来的感觉,令得他面色通红,七窍生烟。

    “你拿什么拼?就你现在的状态,分分钟可以震死你!”

    庄坚手掌之上,火焰缭绕,直接靠近朝清潭的身躯,那般炙热,饶是以朝清潭的圣躯,都是难以承受。&1t;i>&1t;/i>

    “你竟然敢如此对我,你不知道我乃朝圣皇极天皇族,堂堂天主之位,你们这些蝼蚁,竟然想要啃噬巨龙!”

    朝清潭皮肤之上,有着焦糊之色,圣躯都是被焚毁的痕迹,庄坚驱动虚无幽炎,足以损毁朝清潭圣躯。

    “庄坚,不可!”

    就在庄坚行刑之际,华圣和牧笛两人也是靠近过来,他们见到朝清潭此时的惨状,也是对于庄坚的行为有所震惊。

    朝清潭毕竟乃是圣者,更是贵为位面天主,若是真的追究起来,足以使得朝圣皇极天皇族震怒,倒是牵一而动全身,后果不堪设想。

    “庄坚,住手,你此番行为,已经有所越界!”

    牧笛告诫道。&1t;i>&1t;/i>

    “难不成你想杀了朝清潭不成?”

    “有何不可吗?”

    庄坚将朝清潭按住,手掌之上,虚无幽炎继续燃烧,一掌按在朝清潭后背之上,顿时朝清潭再度出惨痛的叫声。

    “你真的想杀了他?”

    华圣也是为庄坚的胆子吓了一跳,就算是他,别看朝清潭敢暗算他,但是若是真的有机会杀朝清潭,恐怕他都是得掂量掂量后者的身份,毕竟,朝圣皇极天的主宰,绝对都是皇族,朝清潭皇族血脉再薄,也属于皇族。

    六大势力对于朝圣皇极天,若是动其麾下的圣者还好点,对于皇族,却是都留有一丝面子。

    “你们不必担心,在朝清潭眼中,我们都是万灵族的人,都可以代表万灵族,你们在这里劝我,还不如想想如何善后!”&1t;i>&1t;/i>

    庄坚则是对着两人一笑,说道。

    “而且,朝清潭我还有别的用处,就算是杀他,也得等到他的价值耗光再杀!”

    这句话,庄坚却是并没有说出来。

    “诸位,不要再躲着了吧?”

    庄坚看向远处,声音陡然加大。

    牧笛和华圣两人也是望向虚空,在那里,有着五道强横的波动。

    “小辈,还不赶紧将我朝圣皇极天天主放了!”

    天际之上,时空波动,其中走出五道伟岸身形,周身时空凝滞,显然都是进入圣阶的高手。

    只是,这五人虽然周身灵力浩瀚如狱,但是却并没有朝清潭那般,气息悠远,显然,五人并不是朝圣皇极天皇族。&1t;i>&1t;/i>

    一下出动五位圣者,这朝清潭手笔倒是极大。

    华圣两人也是感受着那五道身形,从其身上,他们也是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

    “五老救我!”

    见到五人现身,朝清潭也是顾不得身上传来的疼痛,大声呼救。

    而那五尊圣者见状,也是面色一寒,各自周身灵力席卷,便是要出手救人。

    “哼!”

    不过,就在五人即将出手之际,华圣、牧笛身后,也是有着一道身形踏步而出,周身异香阵阵,正是香圣。

    只不过此时的香圣,面色也是铁青,显然后者现在方才现身,也是知晓了此时双方的处境,极其艰难。

    庄坚虽然禁锢了朝清潭,但是后者身份特殊,除非引得两族开战,否则的话,定然是不能伤其性命,但是看庄坚出手,极其狠辣,催动虚无幽炎,对其圣躯都是有所毁损,若是继续下去,恐怕真的会对朝清潭造成不可逆的伤害。&1t;i>&1t;/i>

    眼下引出朝圣皇极天其余圣者,便是表明了立场,而且华圣和牧笛均在场,所以一下子便是形成了朝圣皇极天和万灵族两大阵营之间的对峙。

    所以,他也是不得不现身,而且,此时他们三皇门与庄坚的任何矛盾,都是必须得暂且放下,朝清潭和那五尊圣者,可是不会以为他们各有异心。

    “东华五老!”

    香圣一出场,便是对着那五尊圣者打招呼,显然是对后者颇为熟悉。

    “香圣!你们万灵族到底是什么意思,在我朝圣皇极天属地闹事,还禁锢我皇族天主,难不成是欺我朝圣皇极天无人不成?”

    那东华五老之中,一尊白老者开口说道。

    “风华长老,此事尚有蹊跷,待我问明事实再说!”&1t;i>&1t;/i>

    香圣手掌一挥,其面向庄坚,开口问道。

    “庄坚,你们来到寒魔之丘,本是为了寻求幻魔花,为何禁锢朝清潭天主?”

    庄坚闻言,却是冷笑一声。

    “香圣,你还看不出今日的情形吗?”

    “我放出消息,说是为了寻求幻魔花而来,才能诱你三皇门出动,为的便是此时,为我壮势!”

    “而我此行真正的目的,本来就是朝清潭!”

    庄坚嘴巴张合之间,言语被灵力包裹,传递到香圣的耳朵之中。

    后者豁然变色,他也是没有想到,庄坚竟然自一开始便是打算让他们为其壮势。

    眼下自己虽然得知庄坚的目的,但是朝圣皇极天五老现身,狡辩已然无用。&1t;i>&1t;/i>

    “你抓朝清潭,到底目的何在?”

    香圣也是以灵力包裹声音,问道。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庄坚扫了香圣一眼,也是暗道。

    “你们三皇门在灵皇讲道之时,为难与我,却不曾想过,我灵皇一脉,岂是那么好揉捏的?”

    说罢,庄坚身形便是缓缓升起。

    “朝清潭与我万灵族渊源颇深,说起来还是有些缘由的,我将其禁锢,也是为了我万灵族弟子出头!周墨轩师弟,你来说吧!”

    庄坚目光看向下,周墨轩身形也是朝前站定,其目光看向此时的朝清潭,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意。

    “朝清潭羁押我父亲,并且派我打入万灵族之中作为内应,本就有着挑拨两大级势力的野心,只不过我投奔明主,被魅影师兄感化,诚心归入万灵族之中,庄坚师兄等人更是为救我父亲,不远万里来此涉险,如今朝清潭技不如人,被庄坚师兄所擒,为的便是换取我父亲的自由!”&1t;i>&1t;/i>

    周墨轩一口气说道。

    “放肆!你这个背主求荣的叛徒!”

    朝清潭怒骂道。

    “早知道你是这种软骨头,真的应该将你父子炼成人偶,日夜祭炼,永生折磨!”

    朝清潭此时,对于周墨轩可谓是恨之入骨,倾尽天河之水,都是难以洗刷。

    “真是个白眼狼!”

    天际之上,五尊圣者之中,一人指尖一点,灵力汇聚如电,直接便是锁定周墨轩,电光直接突破时空,在周墨轩头顶之上落下。

    “光圣莫要恼怒,暂且听他说完!”

    就在那电光即将落下之际,周墨轩头顶之上,同样是升起一道灵力匹练,与那电光交织,瞬间消散无形。

    “我们今日此行的目的,便是要以朝清潭,换取我父亲的自由之身!”

    周墨轩看向那一脸怨毒的朝清潭,又扫视了一眼那天际之上盘踞的东华五老,缓缓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