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青松傲宇 > 朝凤阳

朝凤阳

 热门推荐:
    三皇门的退走,也是标示着此次寒魔之丘的行动,彻底结束,庄坚和众人的身形缓缓落下,各自对视一眼,也是有着欣喜之色浮出。

    尤其是周墨轩,此时搀扶着一个约莫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其形容消瘦,周身没有丝毫的灵力波动,甚至于其目光,都是黯淡无光,显然是在朝青潭手中,没少受折磨。

    “此处不是说话之处,眼下我们此行圆满结束,还是先离开此地再说!”

    庄坚环视一周,此时虽然双方退走,但是此处距离朝圣皇极天颇近,若是朝青潭卷土重来,还真的需要大战一场,眼下三皇门也是退走,他们也是必须离开了。

    庄坚看了一眼那山谷之中,幻魔花王的躯壳,随着那冰幻魔皇出世,也是随之消散,显然是化为其身躯的一部分,而那冰幻魔皇时机未选对,直接是身死道消,甚至于其凝聚的半枚神格,都是被庄坚的气运之力所震散,那些神格粉末,却是被庄坚尽数收取。&1t;i>&1t;/i>

    而那才是此次寒魔之丘,最大的收获。

    “庄兄所言甚是,我也是感觉到有一丝不安!”

    周墨轩也是眉头皱起,虽然双方皆是退走,但是此时的他,却是陡然升起一股心惊肉跳的感觉。

    在此行人群之中,如果说绝对力量庄坚属第一的话,那么那种单纯的直觉,恐怕就算是庄坚、林钟、雷震天三人,沟通天人之境,都是比之不上,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也是其身为灵体,最为玄奥的本领。

    “不错,虽然双方强敌退走,但是接下来需要面对的,却是最为棘手的存在!”

    周墨轩声音落下,其身旁的中年男子,也就是其父亲周朗,双目之中,也是有着深沉之色浮出。

    &1t;i>&1t;/i>

    “这位小兄弟解除了朝青潭在我体内的禁制,自然是能够摆脱朝青潭的控制,但是我和轩儿的踪迹,也是会彻底的暴露在某人的监测之下!”

    “朝凤阳!”

    周墨轩目光之中,有着仇恨之色浮出,一个恨之入骨的名字,自其口中说出。

    “那朝凤阳乃是朝天然的女儿,身份血脉之力,不是朝青潭可比,而且其借助于族中秘法,将我的机缘尽数夺走,为了牵制于我,也是在我体内设置相应的禁制,当年侥幸逃离,却是被朝青潭暗中控制,其为了摆脱朝凤阳的探测,也是在我体内设置禁制,用以干扰,现在禁制解除,那女人应该已是锁定我们的位置!”

    “那我们此时逃离,应该也是会遭到那朝凤阳的狙杀!”&1t;i>&1t;/i>

    庄坚也是皱紧眉头,那朝凤阳的名声,在这七大势力之中,也是颇为响亮,乃是实打实的名声,足以媲美万灵族一些老牌圣者,甚至于,极少有人能够探测到其具体的实力手段。

    “其实其已经是从我身上剥夺了几乎全部的气运及机缘,但是其却是人心不足,非得要赶尽杀绝,无非是在意其身份地位,不想被一介奴身所玷污,并且有着后代存留罢了!”

    周朗言语之中,有着一丝嘲讽,但是却并没有那种山雨欲来之前的紧张,反倒是有着一种即将解脱的释然。

    “周朗前辈当年能够逃脱朝凤阳的追杀,难不成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不成?”

    庄坚也是忍不住问道。

    朝凤阳名声太盛,比起秦风、魅影等年轻一辈圣子之名,早已远远越,甚至不亚于族中压箱底的长老,庄坚自问如果其出手的话,即便是动用天罡七星阵图的力量,都不知道能不能接下其攻击。&1t;i>&1t;/i>

    “朝凤阳杀不了我!其所要取其性命者,其实是轩儿!”

    周朗声音平淡,看向周墨轩“是轩儿的存在,令得其所剥夺的机缘,有了一丝不完美,只有将轩儿杀掉,其修为方才会彻底凝实,踏入半神!”

    “朝凤阳已经是这种层次了吗?”

    庄坚面色一变,如果说朝凤阳只差分毫,便是能够踏入半神,那今日若是其出现,任凭他们怎么折腾,都是难逃一死。

    “来了!”

    周墨轩听闻周朗所言,心中也是一寒,原来自己是那女人的最大绊脚石,难怪后者不惜任何代价的想要狙杀他们父子。

    不过,就在他们交谈之间,这片天地的灵力,却是仿若被凝固一般,众人皆是有着一种被圈养起来的感觉,升腾在心间。&1t;i>&1t;/i>

    庄坚抬起头来,看向虚空某处,在那里,灵力汇聚,化为一张脸谱,容颜清丽,约莫二十五六的年纪,看向众人,有一种神灵睥睨蝼蚁之感。

    那种倨傲的姿态,与之前朝青潭初次现身一模一样,只不过这脸谱的气息,比起朝青潭可是要强大太多,正是那朝凤阳的投影无疑了。

    “周朗,想不到你蛰伏十多年,竟然是在本座眼皮子底下,这朝青潭也真是大胆,竟然敢设计本座!”

    朝凤阳声音极其平淡,似是在谈论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

    “朝凤阳,你还真是执着啊,还是你实在是放不下你这遗留下的血脉?”

    周朗面庞之上,有着冷笑浮现,其向前一步,将周墨轩挡在身后。&1t;i>&1t;/i>

    “想要杀轩儿,除非是我死!”

    周朗脸庞之上,有着决绝之色涌现。

    “当日让你们父子逃脱,已经是侥幸,今日本座怎么会让你们逃走!”

    朝凤阳脸谱之上,依然是没有任何的情绪,仿佛一切都是尽在掌握。

    “这里的时空,都是被其封锁!”

    庄坚催动灵力,却是现此时的整片天地,所有的能量都是仿佛凝固一般,再也无法催动。

    “没有用的!这片位面,已经被我完全封锁,可以说在这里,我就是绝对的主宰,今日所有的人,都是会留在这里!”

    朝凤阳依旧平淡,对于庄坚的现无动于衷,仿佛其根本就是死人一般。&1t;i>&1t;/i>

    “朝凤阳,你依然是这般自负!”

    周朗见状,也是冷笑一声,后者的那般姿态,真是一如当年,让人讨厌。

    “多年以前,你便是如此,不还是让我携带轩儿逃走了!”

    “那时的我,做事尚还差了一丝火候,此时的我,却是不会那般了!”

    朝凤阳嘴角,似是流出些许微笑,其目光看向众人,眼角突然之间有着火焰燃烧起来。

    “凤阳火!”

    轰!

    天地之间的灵力,仿佛都是被那朝凤阳眼角的火焰点燃,温度以一种极快的度升腾起来。

    庄坚看着那朝凤阳瞬间点燃天地之间的灵力,仿佛其本身的凤阳火便是一个一般,而整片天地的灵力,便是那即将被点燃的一般。&1t;i>&1t;/i>

    而那凤阳火的威力,饶是以庄坚的虚无幽炎,都是感觉到一丝心悸,果然,随着力量的提升,虚无幽炎已经不能取得决定性的优势。

    如果任凭那凤阳火将此片天地的灵力尽数燃爆,即便是他有着虚无幽炎护体,也难逃陨落之局。

    朝凤阳悍然出手,为保险起见,其直接封锁一个位面的能量,足以见得其力量之强悍,如果庄坚他们不能逃脱出去的话,这寒魔之丘位面恐怕直接会被其兵解,这位面之上所有生灵,皆是会化为尘埃。

    这般手笔,已经有了一些远古大能的姿态,举手投足之间导致位面沉沦,这朝凤阳乃是庄坚除了灵皇之外,见过的最为恐怖之人。

    不仅仅是庄坚,蓝圣、紫菱四人被朝凤阳这股力量压制的根本动弹不了,雷震天和林钟尚还能动,但是根本无法催动任何力量。&1t;i>&1t;/i>

    “拼了!”

    庄坚心中所想,外界灵力不能催动,那便催动自身力量,其头顶之上的空间节点,疯狂震荡,灵力倾泻之间,其瞳孔之中,有着七星闪耀,一股玄奥的力量,在其身前汇聚。

    “气运之力,颠倒乾坤!”

    庄坚一拳轰击而出,化为一道千丈拳影,其上气运之力缭绕,有莫测之威。

    这一拳若是轰中,即便是朝青潭全盛之时,都是得退避三舍。

    砰!

    这一拳实实在在的轰击在那朝凤阳的脸谱之上,化为无数的光点消散,却是让庄坚大吃一惊。

    那脸谱丝毫都是没有损坏。

    这汇聚了庄坚全力的一击,竟然是对那朝凤阳没有丝毫的作用。&1t;i>&1t;/i>

    难怪那朝凤阳对于庄坚的虚无幽炎没有丝毫的觊觎之色,显然是其自信于其凤阳火,根本不亚于虚无幽炎。

    如果其能够将庄坚杀死,以其能够剥夺周朗神格的能力,虚无幽炎自然也是会被其炼化为己有,所以其根本不用动这方面的心思。

    不过,就在庄坚攻击无果之时,那周朗却是上前一步,其身躯之上,也是有着熊熊火焰燃烧起来,只不过那凤阳火呈现火红颜色,而周朗的火焰,却是呈现出苍白颜色。

    凤阳火热烈至极,仿佛能够引一切的爆炸,但是周朗的火焰,却是仿佛冰焰,能够镇压一切的暴动。

    “周朗,你这玄冰冷焰,早已没有了当年的火候,而我的凤阳火,这些年来,早已大乘,今日的你们,不可能再逃离我的掌心!”

    天际之上,那朝凤阳的脸谱面色一变,顿时,熊熊烈焰,犹如火墙一般,缭绕数十里,直接是将整片天地笼罩,化为囚牢,将众人围困其中。

    天地之间温度骤升,位面仿佛都是会被融化。

    “只能再度借用你的力量了!”

    周朗目光之中,似是有着释然之色,看向周墨轩及庄坚等人,也是洒然一笑。

    “我来牵制朝凤阳,你们赶紧离开吧!”

    话音落下,庄坚惊奇的现,周朗的身前,有着光点缓缓升腾在其周身。

    “这是?”

    “神格粉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