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青松傲宇 > 古月风尊者

古月风尊者

 热门推荐:
    周江和庄坚打个招呼,便是进入那古月风尊者的面试间。

    不过,还不待庄坚五人反应过来,那周江的身形,便是再度出现在众人面前,那一脸沮丧的样子,定然是再次遭到了拒绝。

    “周兄?”

    庄坚见状,也是上前问道。

    “唉!这一次古月风尊者倒是没有直接拒绝我,只是说我尚还未完成积累,等到真正到达临界点之时,再来蕴灵池晋升!”

    周江倒是一脸坦然的样子,看来其也是受挫习惯了。

    “马上就到你们了,祝你们好运!”

    周江见到那面试间有人出来,也是朝着庄坚几人说道。

    “庄坚、肖紫菱、蓝圣、林峰、吴晓楠!”

    那来人直接是叫出了五人的名字,这是他们刚才划去灵值之时,主动要求的,毕竟,五人同为一体,而且涉及到神格粉末,所以他们必须一同进入蕴灵池。

    “这边请!”

    五人跟随那引导者上前,走进那面试间的一刻,五人只觉眼前一花,身前的场景却是直接一变,巨大的穹顶犹如锅盖一般,将天地覆盖,透过穹顶,似是能够见到无数的星辰升腾陨落,演化出一方世界变迁史。

    地面之上,众人放眼望去,却是发现,在那里,似是有着一道类似于原点的位置,定睛一看,却是一面方桌,方桌跟前,一个身着青袍的少年,似乎是在打盹。

    “这就是古月风尊者?”

    庄坚见到那方桌之前的打盹少年,也是心生疑惑,不过既然是古月风尊者面试,这里又没有别人,而在万灵族之中,更是不能以容貌论英雄,所以五人也是走上前去,恭敬行礼。

    “拜见古月风尊者!”

    听到有人前来,那青袍少年也是缓缓地抬起头来,一脸睡眼惺忪的样子,看向庄坚五人,则是有着疑惑之色自其脸上浮现。

    “你们是来干什么的?”

    听闻眼前少年的话语,庄坚五人也是面面相觑,这里难道不是古月风尊者的面试间吗?

    “禀尊者,我们此次前来,乃是想要进入蕴灵池修炼,用以晋升!”

    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眼前的少年何故如此发问,庄坚依然是直接回到道。

    “晋升?”

    青袍少年闻言,也是眉毛一挑,开始打量起五人来。

    “三个玄阶顶峰,一身灵力外溢,已经是到达了晋升的临界值,两个初阶王级,似乎是刚刚完成晋升,体内灵力虚浮,尚还需要稳固境界,确实是需要靠蕴灵池来加强一下!”

    庄坚闻言,也是一喜,最起码,从这青袍少年的话语之中,能够听出,此少年正是古月风尊者无疑了。

    不过,那古月风尊者却是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但是内族之中,临近晋升者数不胜数,若是都来我蕴灵池晋升,就算是再多的能量,恐怕也是不够啊!”

    古月风尊者目光之中,似是有着光华闪烁,似是做了什么决定,其目光一扫,直接便是袖袍一挥,想要将五人囊括而进,直接扫出门外。

    “我看出来了,你们晋级需要的能量太大,对于我蕴灵池的损耗,恐怕一个月都是填补不回来,所以本座决定,拒绝你们!”

    古月风尊者袖袍挥舞,其话语也是响彻在五人耳边,顿时令得五人神色大变,这古月风尊者果然不按常理出牌,拒绝就拒绝吧,这样直接出手,实在是掉了尊者的价儿。

    不过看这古月风说话的口气,似乎也不是很在乎这种虚名。

    庄坚只觉耳边狂风呼啸,灵力夹杂着时空规则,仿佛五人的身形在此时变小了,而那袖袍,却是迎风暴涨,犹如巨大的口袋,能够容纳一切。

    “不能任由这古月风尊者出手!”

    庄坚目光一闪,也是打定主意,如果被其得手,恐怕他们五人也是如同之前的人们一样,直接被扫地出门了。

    庄坚掌心之中,同样是有着漆黑色的灵力呼啸而出,夹杂着灼热的温度,轰隆隆的便是撞击在那袖袍之上。

    砰!

    一声巨响,震得庄坚身形倒退一步,但是那袖袍席卷的趋势也是被抵挡而下。

    “咦!?”

    袖袍被挡下,古月风尊者也是有着惊咦之色传出,显然是没有想到会有人挡下其攻势。

    “尊者这般出手,实在是有失尊者风范!”

    庄坚身形站定,这古月风尊者看似随意出手,其实已经是动用了时空规则,若不是庄坚的话,恐怕就算是雷震天他们都是会被卷出去。

    蓝圣四人也是目露警惕之色的看向古月风尊者,后者实在是太没有章法,难怪之前上千人之中,能够获得进入蕴灵池资格的连十个都不到。

    “竟然是虚无幽炎?你就是灵皇手下的弟子?”

    古月风尊者闻言,却是毫不在意,其目光看向庄坚,下一刻,直接是有着灿烂的笑容浮现出来。

    “正是在下!”

    庄坚也是被这古月风不明所以的笑容弄得心里发毛,不过还是承认道。

    “之前倒是听闻过虚无幽炎的消息,想不到真的是,听说你已经和三皇门杠上了?”

    古月风尊者眉毛一挑,继续问道。

    “杠上倒是不至于,就是略有切磋而已!”

    庄坚说道,他在寒魔之丘的事情应该是还没有传播开来,但是之前灵皇讲道之事,却是在内族之中广为传播。

    “不用掩饰了!你们在寒魔之丘的事情,我已经是知晓了!”

    似是知晓庄坚的心理,那古月风直接说道“想不到你还真是有两下子,不仅是将朝清潭抓住,用作要挟,更是逼得三圣无功而返,你可知道,他们本来就是想去狙杀你的?”

    庄坚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这才几天的事情,便是传到了古月风尊者的耳中。

    “你不用讶异,在内族之中,有些消息,远远比你想象的要传播的快!”

    古月风尊者继续说道“三皇门在内族之中虽然有着三尊圣者坐镇,但是其力量仍然属于初级,在内族上不了台面!你得罪他们不用太放在心上!”

    “而且你竟然敢以挑动战争为代价,逼迫朝清潭,还真是魄力不小啊!”

    “这都知道了?”

    庄坚也是有些心惊这消息的传播途径,毕竟除了他们八人,朝清潭吃了大亏应该不会说,他们五人则是一直在一起,若要真是传播的话,应该是三皇门自身的人传播出来的。

    不过内族之中各个势力都是有着眼线,即便是三皇门内部的人,也难保不会传播这些信息。

    “也只有灵皇门下,有这个资格,你以其为由,逼迫三皇门站位,倒是将规则利用到了极致,只不过若是真的发动战争,恐怕你还没有那个能力!”

    古月风知晓了庄坚之后,对于其倒是颇感兴趣。

    “那是自然,以朝清潭的身份地位,根本也没有资格发起战争!”

    “不错,他虽然没有,但是你却有!”

    古月风尊者点点头“虽然有点自不量力!”

    “你知道灵皇在和你差不多时有多强吗?”

    “有多强?”

    庄坚问道,他也是听医皇说起过灵皇当年那横压当世的力量,却是没有想过其在他这般时的力量。

    “这样吧!既然你是灵皇的弟子,来到蕴灵池这,我自然是得给个面子!”

    古月风尊者面庞之上,突然之间有着一丝神秘的微笑浮现。

    “不过,听说了你这么多的消息之后,我突然之间有一种技痒的感觉,你不是想知道灵皇当年有多强吗?不如就让我来告诉你,他当年有多强?”

    看着古月风那神秘的笑容,庄坚也是有些不明所以。

    “不和你卖关子了!”

    古月风尊者见状,也是甩甩手,直接说道“当年我曾承受灵皇一招,可惜败北,今日可是得在他的弟子身上找回来!”

    “什么?”

    不光是庄坚,就连蓝圣四人都是满头黑线,这古月风一听庄坚是灵皇弟子,直接便是翻老账,想要将其当年的败绩,在其弟子身上找回来。

    不过想想其之前的行为,做出眼下的事情,倒也是合情合理。

    “尊者这气度,实在是让弟子难以恭维啊!”

    庄坚也是有些无语的看着面前看似与其相仿年纪的少年,怪不得灵皇当日提起此人,都是不断摇头。

    “呵呵!没关系,你不用恭维我!只需要受我一招就行,我会控制力度,应该是能够与灵皇当年一样!”

    古月风笑嘻嘻的说道。

    “况且你也应该知晓,即便是第一重面试过了,也会有第二重的考验,你们第一重就算过了,而第二重的考验,就是接下我的一招,接下来,就让你们进蕴灵池!”

    “如果接不下来的话,那以后也就和蕴灵池无缘了!”

    庄坚沉吟一下,也是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接你一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