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六章 就当只宠物养

第六章 就当只宠物养

 热门推荐:
    杨尚霓起身准备离开。

    穆瑾威“刷”的一下坐起来,一把抓住杨尚霓的手腕。

    杨尚霓感觉一股细细密密的电流从指尖窜到心脏,然后散开。

    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经常牵手,拥抱,一起游泳,看他身体更不是第一次,甚至打闹时会滚到一起,为什么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我喝,我喝。”另一只手已经拿起来杯子开始喝,霸道总裁的人设完全崩塌,跟受了气的小媳妇似的。

    我这个小媳妇也太凶了,要是换了别的女人早开心的喂我了,不过再凶我也喜欢。

    “看,喝光了,你陪我坐会好不好,”平时高冷的穆瑾威,今天说出来的话却带着几分祈求。

    “把扣子扣好!”杨尚霓再次强调,已经顺势坐在床边。

    “你帮我二哥扣!”

    杨尚霓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

    “又成二哥了?不是老公大人了?”本是想怼他,话一说出口,杨尚霓就后悔了,瞬间脸颊飘上红晕。

    穆瑾威完全不觉得尴尬。“叫够了二哥,就叫老公,我也不嫌弃,嘻嘻。”自顾自的傻嘿嘿。

    杨尚霓看他怎么都不肯扣扣子,无奈,只好把薄毯给他盖上,九月的夜晚已经微凉。

    “好热。”穆瑾威是真的热,一是喝酒感觉燥热,二是心爱的女孩就在眼前,好想做点什么。

    “早点睡吧,晚安二哥。”

    穆瑾威抓着杨尚霓的手依然不放,直直的盯着她。

    “sunny,你怎么还没睡觉,在客房里干什么呢?”传来了杨振宇的阴阳怪气的声音。

    “哥。”杨尚霓出来看了一眼杨振宇,他正站在客厅。

    杨尚霓很快上了楼。

    翌日

    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缝射入杨尚霓的房间里,打在穆瑾威的侧颜上。

    穆瑾威坐在床头,细细欣赏眼前睡熟的女孩,伸出右手的食指在杨尚霓吹弹可破的面颊上拂过。

    感觉到脸痒痒的,杨尚霓眨了眨惺忪的睡眼。一张惊世骇俗的俊颜就霸道的闯入眼帘。

    看着穆瑾威无比温柔的双眸中倒影着自己,杨尚霓脸上绽开灿烂的笑容。

    “二哥,早啊!”昨天的不愉快俨然已经忘到脑后。

    杨尚霓睡觉没有锁门的习惯,从小到大,只要穆瑾威在杨家留宿,早上都会来叫她起床,一起下楼吃早餐。

    所以一睁眼看到穆瑾威坐在她床头,并没有惊讶,只有喜悦。

    “来,二哥抱抱!”说着,穆瑾威像小时候一样自然的张开双臂。

    “讨厌!”杨尚霓脸颊微红,伸手拍了一下穆瑾威举起的手臂。

    看着有点羞涩的杨尚霓,让穆瑾威本就不平静的心湖,再起涟漪。

    穆瑾威揉了一下杨尚霓睡乱的前额碎发,起身,“我去书房等你,一起下去吃早餐。”

    杨尚霓的房间是套间,卧室外间是她的书房,穆瑾威坐在电脑前,在电脑上熟练的输入070,解锁成功。

    这是让穆瑾威很满意的地方,杨尚霓无论手机还是电脑都是用的他生日做密码。

    他坐在电脑前快速查看了一下公司邮件,把需要紧急处理的事情已经跟助理交代清楚。

    杨尚霓下周就开学了,他想空出来更多的时间陪她。

    “二哥,都九点多了,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吗?”杨尚霓换了一身很淑女的鹅黄色连衣裙,头发松松的在两边绑了两条辫子,整个邻家乖乖女一枚。

    穆瑾威静静的坐在电脑前欣赏着他的女孩。

    他的女孩泼辣时,跟呛口的小辣椒一样火爆;

    运动打架时却是英姿飒爽,连男人都打的跪地求饶;

    正式场合就是高贵的小公主;休闲娱乐时慵懒的像只猫;

    今天又给他了一个乖乖女。

    不禁在心中感叹,得此女,夫复何求。

    悲哀的是,整天二哥二哥叫着他的女孩,他终究不能确定她的心里到底把自己放在什么位置上,万一只有兄妹情,让他情何以堪。

    二人到餐厅吃早饭时杨栋和杨振宇都已经去公司,张倩约了三位太太逛街打牌。

    几份精致的小点摆放在桌上,一份蔬菜沙拉,和一碗白松茸汤摆在杨尚霓手边。

    穆瑾威面前摆放的却是牛排,铁板的松露,一杯咖啡,还有一小盏艾玛斯鱼子酱。

    杨尚霓两个月前就托人在英国伦敦订的,只有那一家店有这种鱼子酱,花了她两万多美金,昨天刚空运过来,特意今天给他准备的。

    杨尚霓知道穆瑾威跟郑彦皓都是肉食动物,尤其穆瑾威完全没有办法忍受生蔬菜。

    杨尚霓还清楚的记得穆瑾威之前很嫌弃蔬菜沙拉说过,“我又不是兔子,为什么要吃这种东西!”

    对,他不是兔子,他就是一匹狼,虽然他很年轻,然而做事狠辣老练,真真不亚于他老爸,以至于出入商场两年,在暮城穆瑾威的名字已经引起不小的震动。

    杨尚霓边吃边欣赏着眼前的美男,都说秀色可餐,果不其然。

    “二哥,来,尝一口。”杨尚霓突然想逗逗穆瑾威,叉了一块新西兰空运来的包菜伸到穆瑾威嘴边。

    穆瑾威皱着眉,往后躲,放下了手里的刀叉。

    “二哥你嫌弃我,大哥从来都不嫌弃我,哼!”穆瑾威心里还在挣扎时,杨尚霓装作生气欲缩回手。

    穆瑾威却是一把抓住杨尚霓拿着叉子的手腕,表情已经相当不悦。“你还喂过郑彦皓?”

    “嫌弃就算了,你管我喂过谁!”杨尚霓把脸转到一边,不看穆瑾威,然而右手腕还被他抓着不放。

    “以后不准再喂别人,只能喂我一个人!”穆瑾威虽然很嫌弃,但还是接受了杨尚霓的投食。

    当然,他不是嫌弃杨尚霓用过的餐具,只是嫌弃那片生的菜叶子,什么新西兰空运来的,就是神仙种出来也是草,好吗?

    “二哥是不是很好吃,来多吃点。”杨尚霓心里偷着乐,威老二让你总捉弄我。面上却不动声色,表情很认真,又叉了一块裹满了沙拉酱的牛油果。

    “二哥这是墨西哥空运来的牛油果哦,维生素含量丰富,主要是帮助消化,你看你一大早就吃这么油腻,胆固醇太高不健康!”穆瑾威的眉心都快扭成疙瘩,杨尚霓不依不饶。

    看着眼前这块牛油果,穆瑾感受到自己在颤抖,那个比草还难吃的味道,那个浓重的野草味,他吃过一次至今刻骨铭心。

    他真的不明白,人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要吃这么难吃的东西,还美其名曰,维生素丰富。

    杨尚霓在对面看着他,眨着无辜的大眼睛。

    “那个,sunny,你自己吃吧,二哥吃饱了!”穆瑾威想把杨尚霓的手推回去。

    杨尚霓却坚持举着,也不再说什么,然而从小习武练散打的她,穆瑾威不用上全力自然也是推不回去。

    仲伯看着这对小冤家,在餐桌吃饭也能僵持起来,心里偷着乐。

    穆瑾威一闭眼,吞下了杨尚霓投喂的牛油果,本想直接咽下去,不咀嚼,味道就不会散发出来。

    “二哥,不可以直接吞下去哦,容易呛到的,要细嚼慢咽。”杨尚霓一眼看穿,不忘叮嘱。

    穆瑾威现在真的很想把满口的牛油果吐到对面戏弄他的小丫头嘴里。这是他这辈子吃过的最难吃的物种,没有之一。

    艰难的咀嚼过后,就在吞咽这个动作刚完成时,穆瑾威感觉他的胃突然紧缩,把他刚才吃的食物全部顶出来了,完全没给他反应的时间,更来不急跑去洗手间。

    一地污秽,杨尚霓知道自己玩大了,赶紧给穆瑾威递上一杯清水,给他抚背顺气。

    “二哥,对不起。”杨尚霓像做错事等待发落的孩子,看着穆瑾威难受的样子,杨尚霓无比心疼。

    “哎,小姐你真调皮!”陈姨赶紧从厨房里出来,打扫,仲伯也过来帮忙。

    此时餐厅里的味道已经没有办法继续用餐,二人便来到客厅。

    “二哥,你还好吗?”杨尚霓关切的看着穆瑾威,杨尚霓心里肯定是愧疚的,她特意给穆瑾威准备的鱼子酱也没法继续吃了。

    “没事,你是不是看我吃你家东西,你心疼啊!”穆瑾威拍了拍还挎着自己胳膊的玉手,以示安慰。

    “是有点,你这一顿早餐就吃了两万多美金呢,还都……哎,真浪费。”杨尚霓很认真的点点头。

    “你这个臭丫头,我一年能吃你家几顿饭,也就这一顿吃的艾玛斯鱼子酱,你要不要算这么清!而且我这样,到底是谁害得,嗯?”穆瑾威边说边抓杨尚霓的痒痒肉。

    “不少吧,上个月你在我家至少蹭了十几顿饭!”杨尚霓也不示弱,两个人闹在宽敞的大沙发里。

    “臭丫头,记的这么清楚,你什么意思?你这么抠门,以后到我家吃,我养你好了!”

    穆瑾威躺在沙发上,钳制住杨尚霓的张牙舞爪乱挥的双手,此时杨尚霓正骑在他身上。

    “我才不用你养,我完全可以养你,就当养只宠物好了。”杨尚霓继续挑衅。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