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十九章 二哥,抱抱

第十九章 二哥,抱抱

 热门推荐:
    第二天军训结束,杨尚霓又是一天吃不下去饭,感觉自己已经快废掉了,全身的零件都要罢工了。

    杨尚霓还是拖着疲惫的身体,换下来床单和夏凉毯送到楼下,穆瑾琛果然在楼下等着。

    “谢了。”杨尚霓明显有些虚脱,将东西递给穆瑾琛,转身上楼,只想倒床上休息。

    穆瑾琛以为她太累了,便拿着东西回自己宿舍,并没有多说什么。

    教官是两人间的宿舍,穆瑾琛一进宿舍,战友就看到他手里的东西。

    “你小女朋友送的床单啊。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表达想跟你滚床单?”战友一脸猥琐的样子。

    ”说了很多遍了,那不是我女朋友。”穆瑾琛实在说不出口那是他嫂子。

    虽然是受他堂哥的委托照顾嫂子,但是别人会更误会。

    “她是我妹妹。”穆瑾琛想了想也只能这么说了。“她是个大小姐,不会真洗,让我拿回来帮她洗。”

    “哈哈,你骗鬼呢,这两天我们可是一声哥哥都没听她叫过你。倒是你整天殷勤的给人家送东西。”战友继续揶揄他。

    穆瑾琛没再理他战友,把床单泡盆里刚要动手洗,突然想起来什么。

    拿出来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他堂哥,又输入一行字,“堂哥,你家小嫂子太难伺候了,竟然每天都要换床单。还让我给她洗。”

    穆瑾琛点击发送,又发了一个委屈的表情。

    不到五秒就收到回信。“好好干,想要什么跟哥说。”

    看样他堂哥这个时间还挺闲的,每天他都要偷拍一些杨尚霓训练的视频给堂哥发过去。

    堂哥答应送他一辆陆地巡洋舰,他一直很想买,但是他自己的工资真不够,父母那边倒是有钱,但是家庭条件一般他也不想一开口就要一辆一百多万的车。

    家里很多东西其实都是叔叔和堂哥亲情赞助的,爸妈开的车,他们家的别墅。

    “陆地巡洋舰。”穆瑾琛给堂哥回了消息。

    “可以,陆地潜水艇都行。”穆瑾威也马上回过来。

    穆瑾琛嘴角一抽,陆地潜水艇是什么鬼。

    他在部队待久了,跟社会有点脱节,现在还真判断不出,他这个堂哥是不是跟他开玩笑,平时堂哥可是从来不跟他开玩笑的。

    ————

    军训第三天上午,站军姿时,杨尚霓突然晕倒了,杨尚霓身体素质不错,怎么会晕倒呢。

    穆瑾琛慌了,这两天也有不少同学晕倒,他都没觉得什么,军训有晕倒的很正常。

    生活助理和医疗团队会过来解决,现在杨尚霓一倒下,他担心堂哥会杀了他。

    穆瑾琛一个箭步接住杨尚霓,抱起来就往医务室跑,顾阮跟在后面,此时也是一颗心提到嗓子。

    杨尚霓被送到医务室,穆瑾琛第一时间拨通穆瑾威的情况,告知了杨尚霓的情况,他不敢隐瞒,如果被他堂哥事后知道,一定会杀了他。

    杨尚霓清醒醒过来了,医生给她输液,接着睡着了。

    顾阮要留下照顾杨尚霓,穆瑾琛不同意,将顾阮赶回训练场,监督其他学生继续军训,自己在这里陪着杨尚霓,等待堂哥。

    穆瑾威的迈巴赫直接开到了医务室门口。五十分的路程二十分钟就到。

    穆瑾琛平时的稳重现在全部化成泡影,一路横冲直闯,找到了杨尚霓的房间,房间门哐当一下被撞开。

    穆瑾威一把抓起穆瑾琛的迷彩服衣领,将人抵在墙上,抬起右拳,还没出手,就被一声微弱的二哥打断。

    “二哥。”杨尚霓又唤了一声,生怕二哥动手打穆瑾琛,怎么说现在穆瑾琛是自己的教官。

    杨尚霓欲挣扎着起身,却没有力气,两天超负荷的训练,又一直吃不进去饭,导致她身体非常虚弱,已经出现营养不良。

    “别动,躺好。”穆瑾威命令到,语气冰冷,且愤怒,心里此时却是无比心疼,双眸写满了担忧。

    得知这两天杨尚霓一直没有好好吃饭,就很后悔那天没有强硬的把她接走。

    一双幽深的黑眸折射出一道凉凉的目光落在杨尚霓身上。

    双腿却无比诚实的向床边走去,双手按在小丫头肩膀上,让她躺好。

    杨尚霓看出来二哥生气了。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自己也不想晕倒让大家担心。这两天心情真的不好,自从开学那天二哥把她扔下后,她就高兴不起来。

    军训早上又跟二哥发了火,这三天都没联系,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生气,总是不自觉的去想他。

    军训又累又热,总是饿过头,自然没有食欲,再加上真的吃不惯。

    一而再,再而三不得不吃饭,慢慢的就真的吃不下了。

    这才导致她在站军姿时突然眼前一黑,再醒来就已经躺在这里输液了。

    但是一睁眼睛就看到二哥,似乎前几天的阴霾都过去了。

    “为什么不好好吃饭?”穆瑾威在看到小丫头现在都样子时,虽然还生气,但语气再也硬不起来。

    这么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小丫头难道不知道,她的身体不只属于她自己,更属于他吗?

    杨尚霓抬头发现穆瑾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屋里了,还给关上了门。

    突然向穆瑾威伸出手,“二哥,抱抱。”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再考虑,就像赖在二哥怀里,可能是生病了比较委屈。

    这一刻她再也不想考虑,他喜不喜欢自己,只想让他抱着自己,陪在自己身边,如若不然,她真的快死掉了。

    穆瑾威一愣,心也跟着颤抖了一下,小丫头在跟他撒娇,瞬间缴械投降,再也说不出责备的话。

    杨尚霓还躺在床上,穆瑾威没办法,只能坐到床边,把小丫头抱起来,靠在自己的怀里输液。

    杨尚霓这几天烦躁不安的心,在靠进穆瑾威的怀里的这一刻安静下来,就像一只迷失在大海上的小船,终于驶进了港湾。

    “二哥你想我了吗?”杨尚霓漏出甜甜的笑容,但是声音却是有气无力的。

    穆瑾威从侧面看到他的小丫头,才三天的时间没见,变得又黑又瘦,从穆瑾琛每天发的视频里,他只看出来黑了,当面才发现瘦了好多。

    心口处隐隐作痛,不自己觉得收紧双臂。

    “不想。”淡淡的回了两个字,不是他不解风情。

    这个小丫头两天前,不让她来军训,就是怕见不到她,那时她还朝他发火,嫌弃他擅自决定她事,现在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有多想她呢。

    “哦。”杨尚霓有些失落,垂下明亮的双眸突然暗淡下来。

    看着小丫头这个样子,突然又不忍心了,穆瑾威刚想改口说骗她的。

    杨尚霓突然向旁边侧了侧,转过头来仰望着他,“可是我想二哥了?”声音很小很小,微不可察。

    穆瑾威还是听清楚了,看着小丫头宛若星辰、清澈见底的眸子里映着他的面容,心弦不断的被撩拨着,喉结微不可见的上下滚动着。

    慢慢的向小丫头娇艳欲滴的嫩唇凑近,杨尚霓看着一张惊为天人的俊颜不断放大,她的眼里只剩下那他那凉薄性感的唇,门突然开了。

    两个人同时看向声音的来源,是穆瑾琛推门进来,手机提着保温桶。

    杨尚霓不自觉的脸红了,刚才是她多想了吗?她怎么有种错觉,二哥想吻她呢。

    她又看了一眼穆瑾威,穆瑾威一本正经的侧身坐在床边抱着她,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切真的只是她的错觉,果然是老司机。

    “堂哥,这是粥,让小嫂子吃些吧,医生说她醒了先喝点粥,适应一下再吃别的东西。”

    穆瑾琛看着两个人动作有点尴尬,怎么他才去食堂买个粥的功夫,两个人就抱在一起了。

    如果他没猜错,刚才一进门的瞬间,他应该是打扰了他堂哥的好事,他发现堂哥的眼神像是一直折服起来的豹子,估计刚才没挨上的那一拳,早晚还是会落在他脸上。

    “放在这,你去忙吧。”穆瑾威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堂弟。

    “嗯,小嫂子,你下午就在这休息吧,不用去训练了。堂哥应该会留下照顾你。”说完穆瑾琛赶紧退出房间,这里太危险了。

    “二哥,你下午不用去公司吗?”杨尚霓很想二哥下午可以留下照顾自己。

    “不用去,我陪着你。”

    穆瑾威没有起身,长臂一伸,拿到桌子上的保温桶,双臂环着杨尚霓打开保温桶,盛了一勺粥先送到自己嘴边试了一下温度,温度正好,又送到怀里的杨尚霓嘴里。

    喂的整个过程,都是这样抱着杨尚霓,这样的机会不多,穆瑾威自然不愿意放手。

    给杨尚霓喂完粥,穆瑾威调整了一个让她舒服的姿势,让她躺自己怀里睡一会。

    可是杨尚霓一直不肯睡,生怕一睡着了,穆瑾威就会走了。

    输液一直滴到中午,穆瑾琛训练完,还没吃饭就跑到医务室来看杨尚霓,这次学聪明了,先敲了敲门。

    “进来。”传来的是穆瑾威浑厚而威严的嗓音。

    推问而入的穆瑾琛有种被闪瞎眼的错觉,两个多小时了两个人还抱在一起,准确的说是他堂哥抱着人家。

    交女朋友还真是累啊。

    “小嫂子好点了吗?”穆瑾琛是真担心杨尚霓。

    杨尚霓还没开口,穆瑾威抢白到,“还没有。”

    穆瑾琛顿时被呛得没话说了。他这个堂哥不按套路出牌,这时候不是应该说好多了嘛?

    “那堂哥你们想吃点什么,我去食堂给你们带来。”穆瑾琛想着杨尚霓刚输完液肯定不方便去食堂,还是应该多休息一下。

    “不用了,带我们去你宿舍,我让陈施宇给送吃的过来了。我们在你宿舍吃,下午在你那边休息。”穆瑾威上位者的威严,说出来的话不让他不敢质疑。

    “好,堂哥,现在就过去吗?”穆瑾琛知道陈施宇是堂哥的特别助理,肯定会准备符合他们口味的善食的,不用他操心,穆瑾琛总有种跟自己的领导在对话的错觉。

    穆瑾威点了点头,站起来身直接把杨尚霓抱在怀里,慕瑾琛跟在后面指路,穆瑾琛看着这样的堂哥眉头直跳。

    这时学生都在食堂吃饭,外面到没有什么人,杨尚霓老老实实的窝在穆瑾威怀里,享受这片温暖和坚实的胸膛带给她的安全感。

    好想一直赖在这里不起来。

    去宿舍需要经过食堂,有些吃饭快的同学已经从食堂里出来了,看到这样一个无比英俊帅气的男人,一身高定西装,王者的气场,怀里还抱着一个穿着迷彩服的女孩,女孩的脸埋在男人胸膛里,只能看到如瀑的长发从男人的臂弯处倾斜而已下。

    关键是他们的教官,怎么像小跟班一样跟在后面。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