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五十二章 叶琪歌

第五十二章 叶琪歌

 热门推荐:
    杨尚霓问了两次要去哪,杨栋都岔开问题,索性不再问。

    “带你去见一个亲人。”快到城东墓地时,杨栋开口。

    杨尚霓看前面就是墓地,难道是已故的人?

    杨尚霓便没有再问什么,跟着杨栋走到一个墓碑前,杨尚霓震惊的站在原地,像被钉住了。

    感觉到一阵凉风刮过,全身的汗毛都站了起来,从未有过的心慌。

    “爸爸,这位是?”杨尚霓莫名的觉得恐惧,墓碑上照片里的女人除了发型跟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木木的将目光移到墓碑上刻的字 :杨栋之爱妻叶琪歌之墓。

    杨尚霓一屁股坐在地上,将脸埋在膝盖上哭起来,杨栋没有打扰女儿,将带来的一束百合放在碑前,拿出手帕,将墓碑仔细的擦了一遍。

    “琪歌啊,对不起,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带我们女儿来看过你,现在她已经长大了,我带她看你了。”杨栋用拇指,轻轻的抚过墓碑上的照片。

    因为要瞒着杨尚霓,他将叶琪歌的照片都锁在保险柜里,从来也不敢拿出来,每次想念,都是一个人跑到墓地来看她。

    尤其杨尚霓日渐长大,那张完美的脸简直是叶琪歌在世,这让杨栋更加担心。

    “她一直对我这么冷淡,我一直以为我妈妈是重男轻女,原来她根本不是我亲生母亲……”杨尚霓说着说着又哽咽住。

    照片里的女人一看不是她双胞胎姐姐,那就只能是她母亲,而且写着杨栋爱妻,她的名字叫叶琪歌,诺之歌设计里也有一个歌字。

    杨栋曾经跟她说过,叶之歌是她母亲的心血,当年杨栋还在部队,她母亲非常喜欢珠宝设计,对珠宝设计天赋异禀,也很有管理才能,在她姥爷的帮助下,创立了诺之歌设计,后来杨栋退伍跟她母亲一起经营,逐渐扩大,才有今天的汇英集团。

    但是这些年来张倩基本没有插手过诺之歌的管理事务,更没有出过一个设计。原来她的母亲另有其人。

    “su

    y,对不起,爸爸只是想让你跟所有孩子一样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不得已才瞒着你的。”杨栋也坐下,慢慢的给杨尚霓讲。

    “那我亲生母亲是怎么去世的?”

    “你四岁的时候你母亲去世的,你当时受了刺激,病了一场,起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半年后你在幼儿园看到别的小朋友都有妈妈去接,突然问起你妈妈去哪了,我便想到要找一个人代替你的母亲,反正你也不记得了。”杨栋眼神闪烁了一下,不敢提叶琪歌当年是被谋 杀的,而且凶手至今没有找到。

    当时杨尚霓亲眼看到叶琪歌被杀害,看到那个人胳膊上的纹身,从此就对纹身充满了恐惧。

    “那我哥哥呢?”杨尚霓想到既然张倩是爸爸后娶的,为何杨振宇比自己大。

    “振宇其实不是我的儿子,我跟张倩也没有结婚,当时张倩的丈夫欠了巨额堵债,要卖了振宇,我救了他们母子两,张倩说愿意来杨家做佣人。”

    杨栋一顿,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讲。

    “正好那个时候,我在寻找一个可以代替你母亲的人,我觉得张倩挺善良的,于是跟她签了协议,从此让她做名义上的杨太太,我待振宇像亲儿子一样,等我过世也会至少给他两家以上的公司,保证他们母子后半辈子无忧生活。条件就是从此她要像对亲生女儿一样对你,对外也是一样。”

    杨栋重提当年的往事,心里并没有轻松反而更沉重。

    这件事除了栾管家和陈姨只有穆家人知道,杨家当年就跟穆家走的很近,穆瑾威更是从杨尚霓出生就天天赖在杨家,那时候的穆瑾威已经九岁,自然知道张倩不是杨尚霓的母亲。

    张倩带着杨振宇进杨家时,杨家上上下下的佣人全部都换掉了。

    只留下陈姨和栾管家,他们是看着叶琪歌长大的,因此他们看着张倩对杨尚霓的态度表面客气实则冷淡,杨尚霓却对张倩特别依赖时,都无比心疼他们这位小小姐。

    杨尚霓想起七八岁的时候听到家里的佣人闲聊,说小姐长得太漂亮跟夫人一点都不像。

    杨尚霓当时很难过,每一个孩子都希望听别人说自己长得像母亲,那时杨尚霓也一样,她经常委屈的跟张倩说,别人都说我长得不像妈妈,那时张倩也习惯了,每次都很平淡的说因为你像爸爸。

    最后那两个乱嚼舌根的佣人被栾管家开除,佣人都愿意留在杨家,杨家工资待遇丰厚,佣人众多,几个人负责一样工作,工作轻松。重要的是每年都有两个月的假期可以回家陪家人。

    杨尚霓七八岁的时候调皮捣蛋,每天闯祸,似乎是为了引起张倩的注意,然而无论她犯了多大的错,闯了多大的祸,张倩从来没有训斥过她。

    杨栋更是心疼她,也从来不惩罚她。最过分的一次她在学校故意将教室玻璃打破,班主任叫家长,张倩去了,赔偿了玻璃,还给班级赞助了图书角,回家就没提这件事,杨尚霓很失望。

    而杨振宇每次犯错,张倩都会狠狠的训斥甚至有时还要动手,或者罚他不准吃饭。

    杨尚霓本来就跟穆瑾威的关系好,所以那个时候很不待见杨振宇,还经常欺负她,直到长大一些才发现杨振宇是真的对她很好,她才慢慢跟杨振宇的关系缓和。

    杨尚霓的性格也养成了刁蛮、任性、霸道、桀骜不驯。

    杨尚霓止不住的又哭起来,自己竟然不知道自己亲生母亲,那个将她辛苦带到这个世界上的人,独自躺在这个冰冷的地方,她竟然将她忘记了。

    杨尚霓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到家后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中午也没有出去吃饭。

    杨栋拍了几遍门都不肯出来,想让她静静,再跟她提出国留学的事情。

    下午四点,手机铃声一遍又一遍的响起,杨尚霓一直愣愣的坐在书桌前,完全听不见手机响。

    二哥应该早就知道张倩不是自己亲生母亲,也知道杨振宇不是自己的亲哥哥,所以每次她跟杨振宇有亲密接触时,穆瑾威都会很生气。

    天黑了,屋子里没有开灯,杨尚霓落寞的身影淹没在黑暗中。

    ——京城湾

    “老三,当时你怎么跟四丫头说的?”郑彦皓看着坐在钢琴前失落的穆瑾威。

    “我就是按威让我说的,四妹都答应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一直不接电话,我去威家也没找到。栾管 家说她一早就出去了。”君陌也很着急,穆瑾威好不容易开窍,忙了一天,现在女主角却没来。

    早上起来穆瑾威给陈施宇打电话。

    “给我安排一场高调的告白仪式。在京城湾。”

    “好的穆总,是跟杨小姐告白吗?”陈施宇后半句的声音很小,有些担心猜错。

    “嗯。”

    “请问穆总,预算多少?”陈施宇谨慎的问。

    “能花多少就花多少,从我个人账上支。”

    “明白了穆总。”

    于是陈施宇立刻安排了策划公司,文娱媒体,买下了全城的广告牌和可用的led,全幕城的广告公司都接到同样的工作,将全城的灯箱广告牌都换上一句话,“su

    y,我爱你。”

    京城湾里水景秀的背景也是“su

    y,我爱你。”

    大型音乐喷泉进行着水景秀表演,穆瑾威坐在钢琴前,等杨尚霓到场,他要为她弹奏一曲《梦中婚礼》,然后再告诉她这些年以来自己对她的心意。

    穆瑾威五点时也给杨尚霓打过电话,她一直不接,查到定位显示杨尚霓在家里,于是给她发了好多条通信,告诉她自己在京城湾等她,有话要对她说,不见不散。

    结果一直到现在已经晚上八点半,杨尚霓都没有出现,也没有回电话,定位显示一直在杨家。

    穆瑾威突然坐正身体,一双幽深的眸子里蒙上了一层冰霜,专注的弹起钢琴,一曲《梦中婚礼》被他弹的充满了悲伤和落寞。

    一遍又一遍的弹,修长的十指在黑白键上落寞的跳动。

    穆瑾威学钢琴,还是小时候为了陪杨尚霓,杨尚霓五岁学钢琴,不想学,后来穆瑾威陪着她一起学,她才肯学的,那个时候穆瑾威已经九岁,起步有些晚,然而他却很有天赋。

    “学校去了吗?你没去学校找找?”郑彦皓突然想到,实在不忍心看不下去这样的穆瑾威。

    “去了,我去威的别墅没有,就去学校,给张赫打电话,说她没回学校,我还告诉张赫,一看到尚霓就给我打电话。”君陌也很无奈。

    两个人在穆瑾威后面看着他孤独的背影,就像千年遗立在此的一座冰雕。

    穆瑾威突然起身,嘴角划出一抹冷笑,似在自嘲。

    “去喝点?”穆瑾威开口。

    “嗯。”郑彦皓点点头。

    “去我那边把。”君陌询问。

    穆瑾威没有说话,直接上了君陌的车,郑彦皓也跟着上车坐在穆瑾威旁边。君陌会意,直接将车子开到不夜天。

    杨尚霓像春天复苏的小草,慢慢的有了动作,站起来喝了一杯水,看到手机上无数的未接来电,还有穆瑾威传来的通信。

    已经十二点多了,杨尚霓拿起手机给穆瑾威回电话。铃声响起,电话很快被接起来。

    “喂。”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穆瑾威手机里传出来。

    杨尚霓一愣,将手机拿离一些,看了一下拨的是二哥的电话没错。

    “喂?”对方又说了一句。

    “穆瑾威呢?”杨尚霓不悦,二哥的电话竟然随便让别人接,而且这都半夜了还是个女人。

    “他在洗手间。”女人眉眼间带着喜悦。

    “你们在哪?”虽然是通过手机,杨尚霓让人不容置喙的气势却将对方震慑了。

    “不夜天。”女人答的干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