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五十四章 前尘往事

第五十四章 前尘往事

 热门推荐:
    突然冲出两辆劳斯莱斯拦住穆瑾威的路,逼着他不得不在路边停车,穆瑾威蹙眉,这时前面的一辆劳斯莱斯里下来一个人,穆瑾威认出来是杨栋的特助陈楠。

    穆瑾威落下车窗。

    “穆少爷,我们家懂事长请您到车上有话对您说。”陈楠说着替穆瑾威打开车门,接过穆瑾威的车钥匙进了驾驶室。

    穆瑾威上了杨栋的劳斯莱斯。

    “杨叔叔。”穆瑾威有些烦躁,但是还是按耐下来,坐在杨栋旁边。

    司机发动车,穆瑾威发现竟然调点头向市区方向走。

    “杨叔叔?”

    “瑾威你这是要去找sunny?”杨栋悠悠开口道。

    “嗯,杨叔叔你知道sunny出国了?”

    “你不要去找她了,我大费周章才将她送出去,你这一去,她必然会跟你回来的。”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让她出国留学?我现在必须去找她,她昨晚误会我跟别的女人睡在一起。”穆瑾威突然就坐不住了,情绪也跟着激动起来。

    杨栋一愣,怪不得杨尚霓今早一定要走。

    “那就让她先误会吧。这是为了她好。”

    “杨叔叔你在说什么?”穆瑾威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叫让她先误会吧。

    “我昨天带她去祭拜了琪歌,告诉她琪歌才是她亲生母亲。我以为她因为这个才走,看样还是你对她的影响力最大。”杨栋本以为杨尚霓没有办法面对张倩才急着走,原来一直对她影响最大的还是穆瑾威,这让他这个做爸爸的有些吃醋。

    “你为什么这么做?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穆瑾威两只幽深的眸子倏然结冰,深不见底,紧紧的盯着杨栋。

    原来小丫头昨天还经历这么多,得知自己一直如此依恋爱戴的母亲不是亲生母亲,自己的亲生母亲却早已过世。

    被最亲的人隐瞒了这么多年,难怪下午大家都联系不上她,电话不接,通信不回,穆瑾威不知道他的小丫头是怎么度过昨天的。

    而他却不但没有陪在她身边,还在怪她,自己的胸襟却在自己深爱的丫头身上变得如此狭隘。

    穆瑾威埋首在膝盖上,双手揪着自己的头发,整颗心都在滴血,晚上又让丫头误会自己,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小丫头两只眼睛空洞的样子,整个人像被剥离了灵魂。

    “停车!”他必须马上去洛杉矶见到小丫头,给她解释清楚,陪着她度过着段时间。

    没有杨栋的命令,司机没有停车,继续往前开。

    “无论你做什么,只要你跟她解释,她都会马上原谅你,就算昨晚不是误会,你愿意哄她,她都会马上跟着你回来,不是吗?”杨栋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

    “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在她心里的位置甚至可能比我这个做父亲的还要高,但是你有想过我为什么坚持送她走吗?我也爱她,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爱她,我作为她的父亲,对她的爱不会爱你少,他是我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如果能保她的平安,我愿意用我的命换。”杨栋叹了口气,穆瑾威也安静下来,静静的听杨栋说。

    “但是现在危险的因素,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现在送她出国是最安全的。”杨栋说着拿出来一个盒子递给穆瑾威。

    穆瑾威打开是一个黄金的长命锁,上面刻着一行字,“歌负我,待其女成年娶之”。

    穆瑾威一愣,“歌”应该是叶琪歌,其女岂不是杨尚霓?

    叶琪歌能负的人,岂不是他父辈的,他岂能让一个这么大年纪的人觊觎杨尚霓。

    “杨叔叔,这是?”穆瑾威觉得杨栋和穆肖德一定有什么秘密瞒着他。

    杨栋陷入回忆,将前尘往事都讲给穆瑾威听。

    送锁的男人叫夏侯毡,二十多年前,他也是杨栋和穆肖德的战友,跟张树山四人在特战队一组,当时四个人都是兵王之王的神级人物。一直在部队里都是传说。

    他们四人出的任务只有成功没有失败,四个人的感情也如亲兄弟一般。

    杨栋在部队时就跟叶琪歌恋爱,他们那个年代,不像现在年轻人谈个恋爱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

    两个人都是偷偷通信,当时只有穆肖德一个人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

    一次放假,夏侯毡回家,见到叶琪歌,那时叶家做珠宝生意,跟夏侯毡的继父家有生意往来。

    夏侯毡的母亲是改嫁给他继父的,但是夏侯毡当时已经上学了,也没有改姓,还是跟着亲生父亲的姓氏。

    当时夏侯毡的继父白家在幕城的生意做的很大,夏侯毡对叶琪歌一见钟情,当时没有表露心迹。

    借着家里的生意往来,跟叶琪歌有了几次接触,叶琪歌待人和善,温柔端庄,在生意场上却是杀伐果断,跟叶琪歌相处下来更加喜欢。

    夏侯毡的母亲看出来儿子的心意,竟然跟叶琪歌的父亲为两个人定下婚事,夏侯毡知道后,自然是喜不胜收,拿叶琪歌当做自己的未婚妻看待,那个时候的婚姻确实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样本也没什么不妥。

    错就错在,叶琪歌早就跟杨栋两情相悦,甚至私定终身。

    叶琪歌知道后也是跟父亲闹了好久,离家出走都用上了,无奈叶琪歌的父亲就一个孩子,也不能一直这样跟叶琪歌冷着。

    同意叶琪歌带杨栋回家见面,后来叶琪歌的父亲也是被杨栋做事情的执着劲打动,觉得杨栋以后必有一番作为。

    最后只能豁上一张老脸到白家退亲。两家从此闹僵。夏侯毡觉得叶琪歌是变心辜负了他,是通过他才认识的杨栋,结果却看中了杨栋,甩了他。

    生活在再组家庭中的夏侯毡本就性格偏执,从此便恨上了杨栋。

    后来在一次抓捕军火走私巨鳄的任务中,由于夏侯毡的个人情绪暴露了伏击位置,同时拖累了跟他同组的张树山,夏侯毡被敌人发现并且控制,杨栋枪法百发百中,对自己的枪法也是非常自信,毫不犹豫,一枪将歹徒爆头。

    然而歹徒身上有心脏起搏控制的微型炸弹,心脏停止跳动微型进入倒计时,穆肖德听到嘀嘀的倒计时声音,冲过去迅速扑倒夏侯毡,穆肖德受了重伤。

    虽然巨鳄最后被捕,但是由于他们执行任务过程中出现的插曲耽误了第一时间,很多重要账目都被巨鳄团伙销毁,巨鳄本该被执行死刑,最后由于证据不足只被判了有期徒刑三十年。

    这次任务也成了特战队一组的污点,他们的军人生涯中第一次出现了失败两个字。

    经过此事夏侯毡更加憎恨杨栋,觉得杨栋当时不顾及他的生命,直接对歹徒开枪。

    夏侯毡,杨栋和穆肖德在那次任务中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三个人申请了退役。只有张树山还就在部队。

    退役后杨栋跟叶琪歌的婚事在即,马上就要举行婚礼,叶琪歌却离奇失踪。动用了所有的人脉警力都没有找到。

    一年后叶琪歌的父亲病危,杨栋在床边不离不弃的照顾,没多久他没能等回来失踪的女儿便长辞人世。

    杨栋一边打理着诺之歌,一边到处寻找叶琪歌。最后跟穆肖德都觉得叶琪歌的失踪跟夏侯毡突然消失有关。

    但是怎么也找不到夏侯毡去了哪,打听到夏侯毡退役后被他亲生父亲接去了国外,他的亲生父亲在国外是属于边缘势力,游走与黑势力和军方中间。

    叶琪歌整整失踪了两年,杨栋的意志也消磨殆尽,整个人开始失去生气,就在这时查到了蛛丝马迹,叶琪歌的失踪可能跟夏侯毡托不了干系。

    穆肖德找到夏侯毡的邮箱,试着给他发了一封邮件,说想见他。没想到夏侯毡真的回了穆肖德邮件,说两天后回幕城见他。

    穆肖德并不确定叶琪歌就在夏侯毡手里,却堵了一把直接让他放人,夏侯毡说他的命是穆肖德救的,他承这份人情。

    不到一个星期,叶琪歌真的被送过来。叶琪歌果然是被夏侯毡软禁了两年,两年里叶琪歌以死相逼,夏侯毡倒是没有强迫过她。

    期间叶琪歌割腕自杀过,被救后一直有人盯着她,叶琪歌又长时间绝食,一直输营养液维持生命。

    后来夏侯毡答应她只要好好吃饭,好好活着不会碰她,如果她在寻死,女干尸的事情他也能做出来。

    叶琪歌被送回来时整个人消瘦如骨,精神恍惚,杨栋看到叶琪歌样子如万箭穿心,本就爱之入骨的女人,失而复得后便更加疼爱。

    叶琪歌养了两年的身体才怀上杨尚霓。夏侯毡再次消失,叶琪歌跟杨栋过了两年多风平浪静的日子,也迎接来了新生命。

    当他们正沉浸在喜悦和甜蜜中时突然收到了一个礼盒,里面放着这个长命锁。从此他们又过上了担惊受怕的日子。

    讲完以前的事情,杨栋拿出来一张自己二十年前和叶琪歌的合影,递给穆瑾威。

    “还记得你叶姨吗?”

    穆瑾威记得,但是当他看到照片上的叶琪歌时还是震惊了。

    记忆里没有那么清晰,而且杨尚霓是慢慢长大,这么多年他几乎忘记了叶琪歌的样子。

    现在再看叶琪歌生前的照片,简直跟杨尚霓一模一样。

    照片上的叶琪歌只有二十一岁,跟现在杨尚霓的年纪差不多。若不是旁边的杨栋还是年轻的小伙子,穆瑾威都要以为这是杨尚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