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五十八章 想听一句我养你

第五十八章 想听一句我养你

 热门推荐:
    酒过三巡,唐潮的话也开始多了起来,这时突然整个不夜天静了五秒钟,随着音乐响起再次躁动起来。

    一个让全场沸腾的歌手出现在台上,她眼睛上绕了一圈黑色蕾丝带,头发齐肩,穿着一条紧身破洞牛仔裤,一字肩的娃娃衫,看起来性感却不妖媚,尤其眼睛上系着的那条蕾丝,让酒客无限遐想。

    带着淡淡忧伤的歌曲,让酒客更加沉醉。穆瑾琛突然被台上唱歌的女人震惊的放大了瞳孔,一双墨瞳紧紧的盯着台上。

    她怎么会在这里?她的眼睛……看不到了吗?

    就在穆瑾琛愣神的时候,唐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舞台下方,手里拿着一瓶威士忌。

    唐潮早就觊觎张赫,之前因为畏惧君家的势力,今日跟着穆家人谈生意,有穆家人撑场,唐潮胆子大了起来。

    走近后唐潮突然发现,蕾丝带下,张赫的眼睛清澈明亮,像浩瀚苍穹中的最耀眼的星星遮上了一层薄云,若隐若现。

    “你不是瞎子?”唐潮手脚并用的爬上舞台。

    音乐生噪杂张赫并没有听到楚唐潮说的话。以为是喝醉的客人上来敬酒。这样的事情很少,但也发生过几次。

    张赫能解决的也不想惹麻烦。却不成想,唐潮一把扯下张赫眼睛上的蕾丝带。

    穆瑾琛哗的一下站起身,桌子上的酒瓶子倒得七零八落,神情讳莫如深。

    “我就知道你是装瞎。”唐潮一只手抓着张赫的手腕,一直拿着威士忌的酒瓶朝张赫送来。

    张赫怕有人认出自己,转身背对着舞台。

    “我从来没说过我瞎。是你自己瞎看不出来!”

    这一年有君陌罩着,张赫也越发嚣张。

    很多酒客看热闹不怕事大,也都对张赫充满了兴趣。

    “喝!喝!喝!”下面有人开始起哄。

    “放手。”张赫想抽出自己的手,摆脱唐潮的牵制。

    奈何男人手劲太大,她挣脱不了。

    “滚!”就在这时君陌走到台上,将张赫拉到自己身边,像母鸡护着小鸡。

    唐潮一愣,明显露出畏惧之色,他没想到君陌会亲自出面护着这个女人。

    难道传闻是真的?君陌真的包养了一个卖唱的女人?

    张赫站在君陌身侧,万万没想到穆瑾琛会出现在台下,张赫又向君陌身后躲了躲,嚣张的气焰瞬间熄灭,君陌以为张赫害怕这个挑事的男人,将张赫又往身边揽了揽。

    这个动作让台下的穆瑾琛一惊,君陌会这样护着自己的员工吗?

    唐潮不甘心的瞟了一眼张赫转身下台。

    君陌护着张赫走到后台,张赫注意到身后有人跟着他们,突然拉了一把君陌,君陌转向张赫,用疑问的眼神看着张赫,张赫点起脚尖凑进君陌的脸颊。

    跟在后面的穆瑾琛便看到张赫主动吻了君陌,迈出的脚被钉在原地,心里发酸。

    君陌一愣,看到旁边的穆瑾琛,半边嘴角上挑,邪魅的一笑,左手卡住张赫的后劲,右手揽住张赫的腰肢,向怀里一带,张赫猝不及防,她的唇就真的碰到了君莫的脸上,君陌右手滑向张赫的臀部,狠狠地掐了一把。

    “啊,君陌你个王八蛋,敢吃老娘豆腐!”张赫突然炸毛想推开君陌,没想到穆瑾琛更快一步,捏住君陌手腕,将他拉开。

    “呵,你这个没心肝的,利用完爷还不准爷收点利息。”刚才张赫用自己鼻尖蹭了一下君陌的脸颊,就知道张赫故意让人误会,这个角度从侧面看,都会以为是一个吻。

    “自己努力吧!”君陌拍了拍穆瑾琛的肩膀,这一年来跟张赫相处下来两个人就跟兄弟一样,一起飙车喝酒,张赫总是一副嘻嘻哈哈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但是君陌也好多次撞见张赫看着手机里穆瑾琛的照片发呆,还有一次去医院,竟然遇到张赫趴在康复训练室窗户上,偷看穆瑾琛做康复训练。

    君陌不懂两个人之间究竟要闹什么,可能自己还没开窍,对男女感情理解不了,彼此喜欢为什么要将对方推开?

    君陌离开给两个人留下空间。

    “你瞪什么瞪?有我眼睛大吗?”张赫瞪大杏目,看着穆瑾琛。

    “你为什么在这里唱歌?你缺钱吗?”穆瑾琛刚才满腔的无名怒火,在对上张赫的美目时被生生的压了回去。

    “对,我很缺钱,怎么了?你给我?”张赫提高分贝,掩饰自己不知从何而来的心虚。

    “好,以后不要再来这种地方,你需要多少钱,我给你转过去。”穆瑾琛以为张赫遇到什么困难,不得已才来君陌这里唱歌,毕竟这里挣钱快。

    “我要你工资卡!”张赫伸出一只手到穆瑾琛面前。

    穆瑾琛看着张赫的白玉手平铺在自己面前,心尖一颤。

    张赫本想为难他,没想到穆瑾琛还真有工资卡,竟然没有丝毫犹豫,从钱包里拿出两张卡,放到张赫手里。

    “这是以前在部队上的工资卡,里面发的钱我大部分没动。这是我堂哥刚给我的新工资卡。每个月都会按时打款。”穆瑾琛拿出手机找出来“小可爱”的电话,点开短信,输入了六个数字,点击发送。

    “密码发你手机上了。”

    穆瑾琛态度无比认真。

    张赫手机叮的一声,拿出来看到备注是“唐僧”,却不曾联系过她的手机号码,发来了六个数字。

    张赫眼眶一热,转过身去,手里紧紧的抓着穆瑾琛的两张银行卡,虽然张赫很想听的那句我养你,并没有从穆瑾琛口中说出,也不管穆瑾琛出于什么心态将两张工资卡交给她,她此刻都感觉特别感动。

    张赫抓着两张银行卡跑进更衣室,将门反锁,趴在桌子上狠狠地哭了一场,她以为自己跟穆瑾琛再也没有交集,甚至不会再见面。

    她一次一次的努力让自己放下,却没想到他一出现,又搅乱了自己那波澜不惊的心湖。

    张赫换上自己的衣服拿出手机,想了一会,给君陌发了一条通信,迅速关机。

    张赫一出门看到还等在门口的穆瑾琛,顿了一下,心里嘀咕姑奶奶才不怕你。

    “你怎么还在这里?”张赫尽量压制自己沸腾起的热血,这个该死的“唐僧”,总是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站在她面前,就能让张赫的心脏莫名的出现悸动。

    “送你回学校。”穆瑾琛淡淡的回答。

    “哦。”张赫脑子有些不够看,这是什么节奏?

    两个人刚走到不夜天后门,一个人冲了过来,拧着张赫的后衣领提了起来。

    “谁批准你辞职了?”君陌手里攥着手机,屏幕上还是张赫刚刚传给他的那条通信。

    陌爷,小的辞职不干了,明天就不来唱了!后会有期!

    “放开,放开,有话好好说。”

    张赫在空中挥舞着两只小爪子,两条腿悬空着蹬踹,奈何在君陌面前,张赫1米66的身高完全不够看,就是个短胳膊短腿的小矮人。

    “我来唱时你也没批准啊,我不干了自然不捞您大驾,陌爷这么忙还有时间操心这种小事。”张赫索性放弃挣扎。

    “你还有理了!你把我这里当什么?游乐场?玩够了拍拍屁股就走,你将这搅浑了就想撒手不管了?我告诉你张赫想都不要想,不老实唱歌,爷就扣你在这陪男人……啊~疼!”君陌的狠话还没说完,手腕又被穆瑾琛卡住,还被狠狠的向后折了一下。

    终于着地的张赫,朝疼的面部扭曲的君陌吐着舌头做了一个鬼脸掉头就跑。

    “那个……陌哥,抱歉!”穆瑾琛刚才被君陌的话激的突然出手,现在看君陌这个样子,心里有些内疚。

    穆瑾琛说完转身也跟着张赫跑了。

    “你们两个小兔子别栽我手里!”君陌在身后咆哮,却也没让保镖拦住他们,两个人比兔子跑的还快,一溜烟便没了影。

    穆瑾威正在自己别墅琴房弹钢琴,自从杨尚霓离开后,穆瑾威回到家,不是健身就是弹琴,总之不让自己闲下来,每次都弹《梦中婚礼》,别墅里的佣人一听到这首被他们少爷弹得凄凄哀哀的曲子,就知道少爷这是又想杨小姐了。

    相思这种病,不仅改变着穆瑾威,同时改变了整栋别墅的气氛,从前穆瑾威虽然面容清冷,但是别墅的气氛轻松,尤其每次杨尚霓来住时,两个人总会打打闹闹,而这一年来穆瑾威变得越来越冷漠,整个人犹如行走的冰雕,佣人们都觉得从去年杨小姐离开的那个秋天,他们别墅就再也没从冬天走出来。

    穆瑾威看到君陌一边一边的电话轰炸,最终不耐烦的按下接听。

    君陌炮语连珠,对着手机一顿喷。

    “咱两好歹也是兄弟,穆瑾琛那个混小子也得喊我一声哥,今晚居然跟我动手两次,你说这还懂不懂规矩,你到底要不要管教?”君陌把从那两个人身上吃的气都发泄在穆瑾威这里。

    “你技不如人怪谁!”穆瑾威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威老二!到底是不是兄弟,你堂弟都敢跟我动手,你还在这说风凉话,你不打算管是吧?”

    “管,管!明天就让他去你那赔礼道歉,任你处置。”穆瑾威实在不想再继续听君陌没完没了的絮叨。

    “这还差不多……”君陌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忙音。

    “威老二,你特么的又挂我电话!我还没说完!”君陌再次拨通,穆瑾威接起来将手机扔在一边,任由君陌言语发泄,自己进了健身房上器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