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六十七章 惊艳的重逢场面

第六十七章 惊艳的重逢场面

 热门推荐:
    孟森怎么都不肯让开,既然说不过两个大小姐,索性闭嘴厚着脸皮在门口当门神。

    杨尚霓感觉情况不对,“若白。”

    若白早就看出猫腻,蠢蠢欲动,要是里面有什么不能看的画面,再好不过。

    这次杨尚霓回来,若白就没有安全感,即使他只是她的贴身保镖,但是在伦敦五年都只有他陪着杨尚霓,而这次他知道杨尚霓是回来见她未婚夫,还是特意给他准备了礼物,想给他惊喜,才会自己找到这里。

    孟森虽然身材魁梧,虎背熊腰,若白跟他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但是论起身手,孟森跟若白就不在一个段位,很快被若白牵制住。

    杨尚霓和穆慕一起推开门,噪杂的音乐如泄了闸的洪水涌出,看来这个包间装修时在隔音上下了功夫。

    就在这时保安队长正带队巡查过来,看到刚才发生的一切,保安队长还是五年前那个队长,在这里工作这么多年,也是个机灵的,尤其五年前送护送杨尚霓回家,还将情况及时告诉君陌,君陌便给他年薪翻了倍,所以他便死心塌地的跟着君陌干。

    保安队长看见穆慕和杨尚霓,没有解救孟森,调头就向走廊尽头跑,动作迅速的关闭两个电闸开关。

    房间里的音乐声戛然而止,彩色迷雾灯也灭了,但是悲剧的是照明灯还亮着,保安队长似乎拉错了一个开关。

    “郑爷,求,求你,求你,给了吧,我,快……要死了……”一个极度痛苦的女人声音传出来,一遍一遍的祈求。

    音乐生突然停止,屋里的人似乎也注意到了门外照射进来的强光。

    郑彦浩在卡座后面第一个反应过来,迅速整理腰带,抓起一个西装外套扔在卡座上,刚好盖住了一个人,那个人便瘫软在那一动不动。

    郑彦浩绕出卡座转身挡住半躺在沙发上的君陌,君陌上身整齐的衬衫,下身盖着一个浴巾,浴巾下支起来一个脑袋一直在晃动,郑彦浩将人从浴巾下拖出来丢在沙发后面。

    穆慕看得清楚那是个女人,望着郑彦浩眼,底流露出失望。

    杨尚霓愣愣的看着穆瑾威,虽然穆威穿戴整齐,正襟危坐在沙发上,旁边却依偎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对穆瑾威上下其手。

    一只纤细的素手在他大腿根部游走,原本坐怀不乱的穆瑾威在看到杨尚霓那刻不是震惊,而是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瞬间支起了小帐篷,这一幕刚好被杨尚霓看了个明白。

    “二爷,这两个女人是谁啊?好不懂规矩。”依偎在穆瑾威身边的女人抬头看着穆慕和杨尚霓。

    杨尚霓觑了那个女人一眼竟然有几分眼熟。

    杨尚霓露出轻蔑的笑容,手里抓着一个长方形的精致礼盒吧嗒一声掉在地上。

    转身出了房间。

    “哥,你们太过分!”穆慕拿起桌子上的醒酒器,将里面的酒尽数泼在李柔柔脸上。

    对,就是李柔柔,昨晚让君陌帮她引荐穆二爷的那个李柔柔。

    “规矩是吗?我教教你什么是规矩!”

    穆慕泼完酒,将醒酒器有意朝着郑彦浩扔去,醒酒器在郑彦浩脚边炸开。

    郑彦浩一愣,这丫头三年前突然被穆家送出国说是去留学,去年又突然回国塞进了幕大读书,从此对自己就跟有仇似的,不仅没再没好好的叫过自己一声大哥,每次见面不是一直盯着自己,盯的他都心里发毛,似乎自己做了亏心事,就是一副对自己一肚子怨气的样子,刚才那个眼神,让郑彦浩有错觉她想用刀剜了他。

    醒酒器炸碎的声音,终于拉回了穆瑾威的意识,刚才杨尚霓真的来过,倏然起身,步子却不稳的向门口走去。

    “哥,你们集体在这发春,你还有什么颜面去追sunn姐姐?”这两年穆慕的言语越来越犀利苛刻,但是这么难听的话还是第一次对穆瑾威说。

    穆瑾威没有反驳,摇摇晃晃的蹲下身捡起杨尚霓刚才掉在地上的那个精致礼盒。

    这是丫头给自己准备的生日礼物吗?

    “都给我滚!在这等着我叫人将你们丢出去吗?”穆慕声音不大,屋里的女人却都灰溜溜的出了房间,顾不上自己衣衫不整。只有李柔柔不情不愿的从穆慕身边走着猫步出了门。

    杨尚霓走时,穆慕也想转身跟着走的,可是她亲哥哥在这里,有些话她还是想说的。

    “你们一个个都快三十的人,该成家成家,有需要内部解决,整天搞些乌烟瘴气的,以后幕城好人家的闺女哪个还敢嫁给你们?特别是你君老三!”他们中最小的,今年刚21岁穆慕突然化身人生导师对他们说教。

    三个大男人哑口无言,尤其被点名的君陌直了直身子,却不敢站起来,毕竟下半身只盖了一条浴巾。

    “君老三你自己溺死在百花丛里不要紧,能不能别拉着我哥和大哥!”穆慕还是了解自己亲哥哥的,虽然哥哥27了,但从来没有传过绯闻,更没有跟除了sunn姐姐之外的女人有过暧昧,平时也是洁身自好。

    今天怎么就这么好巧不巧的让她们遇到这种事情。

    君陌冤枉却不敢喊冤,他是经营不夜天这种场所,平时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外人都以为他阅女无数,其实他只睡过三个女人,而且绝没有第二次纠缠,其中两个还是来不夜天做公主的,需要开智,下属塞给他的,第三个便是李柔柔他觉得更委屈,他是被李柔柔骗上床的。

    平时有需求他不喜欢五指姑娘,堂堂君三爷包养五指姑娘,说出去他怕被笑死,所以都是不夜天公主口的,但是今天这种集体上阵还是第一次。

    君陌觉得自己已经够洁身自好了,天天出入歌酒迷雾之地,每天都有形形的女人往他身上贴,他一个大好的单身男青年,已经抵住了无数诱惑。

    君陌觉得郑彦浩更惨,比他们还大两岁,向来清心寡欲,对女人就没有好感,除了五年前那次,在沙滩上人来疯似的当着两个丫头的面弄回去一个女人,虽然把人折腾的很惨,说实话,他真不知道那天到底熟了饭没有。

    君陌突然心疼他大哥,今天壮着胆子给郑彦浩的酒里加了料,不然郑彦浩也不可能当着两个兄弟的面开战,君陌被那个女人叫的实在受不了,才叫来个公主给他口。

    说来穆瑾威才是最冤枉的。这和尚吃素27年,今天也没尝肉星是啥味道,就被两个丫头撞见。

    越想君陌越觉得丢脸至极,杨尚霓这是毕业回来,以后他跟小四小五该怎么见面。

    穆瑾威靠在沙发上,双腿撑着地,手里婆娑着一个男款项链,一根手工编织的黑色皮绳,下面吊着一个母指肚那么大的红色心形钻石,血红色,就像一颗跳动的心脏,外面框着一个塔,塔是特殊工艺围绕红钻石立体镶嵌上的,看起来像塔从钻石里穿过去的,塔和钻石融会贯通,完全融为一体,从是四个面看都是塔形。

    穆瑾威不懂设计,但是觉得这么精巧的设计一定是出自杨尚霓的手笔,这个丫头很有设计天赋,她的设计总是独辟蹊径,从来不借鉴别人的。

    但是没有杨尚霓的解读,他便读不懂她的设计寓意。他觉得应该是她想将他的心牢牢的锁在塔里的意思吧。

    丫头今晚突然回幕城,难道是想给自己一个惊喜,特意来送这个项链给自己的?

    穆瑾威确实喝了很多酒,但是头脑却清醒。昨天知道是李柔柔利用君陌想接触自己,穆瑾威便想顺水推舟将李柔柔收进秘书部,看看她究竟是何目的,竟然下如此血本,牺牲自己。

    穆瑾威查到李柔柔两年前进入汇英集团实习,一年后成为汇英集团销售部总经理秘书。那时原财务总监已经住院,事情也败露,但是李柔柔似乎还在从中周旋。

    几次向上查找的线索都是从李柔柔身上找到的突破,然而不曾想两个月前李柔柔突然辞职,也是那个时候勾搭上了君陌。

    当她一跟君陌有联系,穆瑾威便察觉了风向,早已经叮嘱君陌不要拆穿,更不要拒绝她,陪着她演到底,看她最终目的。

    “难道她要睡我,我也不能拒绝?”君陌当时这样问穆瑾威。

    穆瑾威淡定的回答,“一个顺水人情而已。”

    之后真如他们所料,李柔柔用尽浑身解数将君陌弄上床。

    君陌那天还是很震惊的,他万万没想到李柔柔会为了一个目的,牺牲自己的第一次,而这个目的仅仅是为了进瑾威金融做总裁秘书,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本想着今晚将李柔柔引荐给穆瑾威,他便可以功成身退了,也知道李柔柔可能是某股暗势利的眼睛,既然李柔柔要来参加穆瑾威的生日宴,自然不能让外人看到,三个人规规矩矩的喝酒谈业务,所以君陌今晚安排了这么香艳的场。

    对方敢掏空杨家,而且在暗处,他们自然不能泄了底,纸迷金醉不正是他们想看到的吗?

    三个人便在这活色生香的百花丛中唱了一场大戏,错就错在不该真枪实弹上阵,还被两个丫头撞了个正着。

    穆瑾威刚才瞬间起的反应完全是因为眼前看到的杨尚霓,现在真是跳黄河也洗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