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六十八章 根深蒂固

第六十八章 根深蒂固

 热门推荐:
    穆瑾威手里的项链的确是杨尚霓设计的,在他们和好没多久,杨尚霓便有了初步设想,设计图出来后,整整花了九个月时间才制作完成。

    寻找这么大的血红钻,花了不少时间,又在镶嵌塔时出现屏障,世界顶级镶嵌大师米欧吉,在失败了八次之多后终于突破了新工艺,完成最后的工序,洛杉矶时间7月6日上午杨尚霓才拿到这个完工的吊坠。

    皮绳也是杨尚霓亲手编制的,从设计图出来后杨尚霓就开始学习这种复杂的编制方法,学习加练习了三个月才最后编制了这条她觉得最完美,可以配得上她二哥的项链。

    送给穆瑾威的这个吊坠,是杨尚霓珠宝设计初恋系列的第六个作品,也是最后一个,基本每年出一个设计,之前五款都参加了设计大赛并且获奖。

    最后这个她没有参加比赛,也不想对外公开,她想让它成为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因为她觉得只有独一无二的东西才能配得上她最好的二哥。

    然而这些穆瑾威并不知道。

    其实只要将吊坠倒过来看,穆瑾威看到的塔从任何一个面看都是一个v,而这个设计叫“根深蒂固”。

    就像穆瑾威在杨尚霓的心里早已经根深蒂固,不仅仅是在她心里,而是与她的心融为一体,就像那个大v已经深深的穿透那颗红钻心,若想将他从心里拔出,只怕要连着血肉,一同撕去,如果这么做,这颗心也活不成了。

    这就是穆瑾威在杨尚霓心中的样子,根深蒂固。

    “哥有时间回家看看小哲,他想你了。”穆慕说完不再管三个人径自离开了。

    三个男人都沉默,没在说话叫平时聒噪的君陌此时也是闭口不言。

    三个人又开了两瓶红酒喝完,君陌让两个人住下,穆瑾威想起来穆慕说小哲想自己了,决定回老宅住,这样明天一早起来就能见到小哲。

    孟森便扶着穆瑾威下楼,正遇到若白扶着同样喝醉的杨尚霓往外走,穆瑾威推开孟森,挡在若白面前。

    “放开!”单听穆瑾威威严的声音,听不出醉酒。

    若白嗤笑,“就凭你?”

    穆瑾威蹙眉,这个狂妄的态度让他很不爽。的确,自己的身手在若白面前只有挨虐的份,何况现在站稳都费劲。

    “瑾琛!”穆瑾威首先想到穆瑾琛,也是习惯,这一年基本将穆瑾琛拴在身上了。

    “二爷,穆副总没来。”孟森提醒,对若白有所顾及,毕竟是手下败将,看着若白那隐隐的笑意,头皮发麻。

    “穆总麻烦你让开!”杨尚霓开口,连个眼神都没给穆瑾威。

    一声穆总,如一把刀子剜在穆瑾威的心脏上。

    “sunn我有话跟你说!”穆瑾威语气近乎祈求。

    “我困了,以后再说吧!”杨尚霓这五年从来没喝过酒,刚才受了穆瑾威的刺激,下楼便坐到调酒师对面要了两杯现调花式酒,调酒师见是年纪不大的女生便给她调的偏酸甜口味的,酒精度数也很低,结果杨尚霓两杯又两杯,还是将自己灌醉了。

    杨尚霓是真的抬不动眼皮了。马上就要睡过去。若白扶着杨尚霓往前迈了一步,感觉到杨尚霓上半身随着他出去,腿似乎没动,低头看到她居然睡着了,不忍直视,这个时候竟然睡着了。

    穆瑾威蹙眉,这个丫头竟然喝了酒,还这么放心的在别的男人旁边睡着。

    若白将杨尚霓打横抱起来,直接忽视眼前的两个男人,大步往前走。

    穆瑾威依然挡在前面,孟森叫来不夜天的安保队和保镖队将若白团团围住。

    若白笑得更加肆虐。

    “你拦着我到底想干什么?”若白看着穆瑾威。

    “把她放下!”穆瑾威紧紧的盯着杨尚霓。生怕若白的手碰到不该碰的地方。

    “你这是当街强抢?”若白一挑眉,戏谑的样子,刺激的穆瑾威怒火中烧。

    “她是我未婚妻,你觉得你这样抱着她合适吗?”穆瑾威这句话戳中了若白的痛处,而且穆瑾威这个威严的语气和态度,让若白恍惚有种与生俱来的畏惧,跟他非常敬畏的那个人如出一辙。

    “但是我刚才听她跟你说话时,并不熟!作为保镖,我不可能将她交给任何人!更可况未经过她允许。”若白表面依然风轻云淡。

    穆瑾威眉头拧成疙瘩,没想到若白这么难缠,但似乎他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毕竟雇主的安全放在首位,但是怎么会找了个长相如此妖孽的保镖,他就是不能容忍若白就这样将杨尚霓带走。

    穆瑾威想动人,但是能感觉到自己一动头就更晕,四肢也不是很协调。现在站在这里跟若白对质,已经是耗尽力气,甚至脑子的运转都变慢。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想离开这里,你这些人根本拦不住我!”若白这次竟然爽朗的笑出声。

    若白抱着杨尚霓闪过穆瑾威,还用肩膀撞了他一下,孟森在旁边赶紧扶住差点被撞倒的穆瑾威。

    保镖和保安担心误伤杨尚霓,畏手畏脚,若白却丝毫没有受到怀里杨尚霓的影响,身法诡秘,眨眼间已经绕出包围,身后还有十几个人应声倒地。

    “年轻人,说话不要太张狂!”穆瑾琛出现在若白面前。对于杨尚霓和若白突然出现在幕城,穆瑾琛没有吃惊。

    穆瑾琛现在住在穆瑾威别墅,这个堂哥为了方便让穆瑾琛工作,不让他住校,直接搬到他的别墅里住,白天上课,晚上还要帮堂哥处理工作,所有节假日都要去公司。

    见这么晚穆瑾威还没回来,便过来看看,正撞见这一幕。

    若白舔了一下自己洁白的上牙。打量穆瑾琛,是熟人。虽然两个人没交过手,但是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将对方打败,现在还抱着杨尚霓。

    若白觉得只用腿必输无疑,但是又不能将杨尚霓交给穆瑾威,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若白突然转身对着穆瑾威,“不让我带她走可以,你要带她去哪,我必须跟着,她在哪我在哪!”

    穆瑾威毕竟没有见过若白的身手,看着他一直十分自信的样子,也不确定穆瑾琛是否能将人抢下来,也是顾及伤到杨尚霓,现在这个脑子受到酒精影响跟石头一样木讷。

    “好,去我别墅住,你可以一起!”穆瑾威也松了口。

    “走吧,若白。”穆瑾琛在前面引路,若白抱着杨尚霓跟在后面。孟森扶着穆瑾威走在旁边。

    穆瑾威眼神虽然有些涣散却依旧冰冷。

    穆瑾琛领着几个人到了一辆黑色保时捷前。打开副驾驶的门,想扶穆瑾威上车,穆瑾威径自拉开后门坐了进去。

    若白一愣,已经睡着的杨尚霓显然不适合坐在副驾驶,那么自己坐在副驾驶,要将杨尚霓放在后座跟穆瑾威一起坐,显然若白又不愿意。

    这个男人果然腹黑。

    正在若白愣神时,穆瑾琛顺手接过杨尚霓抱送到后坐,穆瑾威顺手一拦,熟睡的杨尚霓便靠进他的怀里,丝毫没有被打扰。

    若白第一次收敛了笑容,愤恨的看着穆瑾威,坐进了副驾驶室。

    有穆瑾琛来接,孟森便没有跟着。

    “没想到你跟着这么一个无赖的老板!”若白看着穆瑾威抱着杨尚霓心里不舒服,故意找茬。

    无赖?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说穆瑾威,不过穆瑾琛心里却是赞同的,自己也觉得堂哥很无赖,将自己压榨的都没时间跟张赫见面,但从来不敢抱怨。

    “你误会了,这是我堂哥。”穆瑾琛竟然没有反驳若白说穆瑾威无赖。

    “兄弟两一样黑。”

    穆瑾琛一直觉得若白有点幼稚,上次去洛杉矶相处的半个月,话不多的穆瑾琛,却偶尔愿意跟若白抬杠。

    “的确都不如你白。”一句话堵的若白没词了。

    人家明明没有说肤色!

    不过穆瑾威现在完全不在意他们在说什么。

    满眼都是杨尚霓,杨尚霓卷卷的长发从脸颊前滑落。穆瑾威抬起另一只手将滑落到她脸颊上的头发轻轻的拢到耳后。

    因醉酒而红润的脸格外迷人,乱了穆瑾威一颗禁欲心。

    一个饱含思念的吻落在杨尚霓的发顶,一吻落下穆瑾威再也不愿抬起,嗅着杨尚霓独有的味道,让他心里得到疏解和平静,丫头你终于回来了,我不会让你再离开。

    到了穆瑾威的别墅,穆瑾琛直接将车开到主楼门前,受了穆瑾威的意,穆瑾琛先若白一步将杨尚霓抱出车。

    虽然是穆瑾威示意让自己堂弟抱着杨尚霓的,但是看着穆瑾琛抱着杨尚霓,依然觉得刺眼,以后再也不能让这个丫头喝酒了,这样让别的男人抱来抱去,实在不像话。

    栾管家听到车声出来迎接。

    虽然已经半夜,但是穆瑾威没回来,栾管家还没入睡。

    看到穆瑾琛怀里的杨尚霓,先是一愣,随后又开始紧张,“少爷回来了,少爷,杨小姐这是怎么了?”

    “栾伯,小嫂子只是睡了。”穆瑾琛看出栾管家这是担心杨尚霓受伤了,赶紧解释道。

    穆瑾琛将杨尚霓送到二楼公主房,这五年里杨尚霓的公主房每天都有人打扫,还维持着当初的样子。

    穆瑾威叫了两个女佣帮杨尚霓换衣服,想让她睡得舒服点,穆瑾琛将杨尚霓放到床上便退出了房间。

    穆瑾威等到两个女佣出来,想进去再看看小丫头,若白却挡在房间门口不让进。

    “若白你的房间在一楼。我带你过去,早点休息吧。”穆瑾琛替堂哥解围。

    “不必了,我今晚就守在这里,防止有人图谋不轨。”若白恶狠狠的盯着穆瑾威,虽然对穆瑾威没有好感,若白却怎么也讨厌不起来这个人,甚至莫名的有几分敬畏。

    穆瑾威揉揉太阳穴,杨尚霓弄来的这个妖孽保镖,真是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