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七十章 不值钱的脸

第七十章 不值钱的脸

 热门推荐:
    此时一对小情侣却在房间里无比细致的上药。一进房间,穆瑾威便将杨尚霓放到沙发上,自己取了医疗箱坐在杨尚霓旁边。

    杨尚霓取出一个消毒的棉棒轻轻的拭去他嘴角的血迹,发现他嘴角处裂了一个小口,无比心疼。

    近距离盯着穆瑾威,越看越好看,怎么会看不够呢,这个男人气质高贵,英气逼人,不似若白和君陌那种阴柔美,更有男人气概。

    用药棉在嘴角周围打圈,痒痒的,穆瑾威一阵酥酥麻麻。

    杨尚霓起身想去楼下找个冰袋帮穆瑾威敷敷眼角和嘴角的淤青,穆瑾威以为她要走,大长胳膊一捞将杨尚霓拉回来正坐他腿上。

    “别走。”穆瑾威贴在杨尚霓耳边,嗓音低哑。

    仿佛有一股电流从她的耳朵蔓延到指尖,指尖轻颤,脸颊也开始红润。

    “我去拿个冰袋,帮你冰敷。”杨尚霓双手抵着穆瑾威的胸膛,想站起来。

    穆瑾威却不放手,手臂一紧将人揽进怀里,杨尚霓羞涩的将脸埋在穆瑾威胸前,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声,明显听出心跳的频率越来越快,似乎自己也跟随了他的节奏,心跳加速。

    穆瑾威却不敢乱动,担心杨尚霓察觉出异样,在心爱的丫头面前他总是轻而易举。

    “二哥,还疼么?”杨尚霓突然抬起头盯着穆瑾威脸上的淤青。

    “嗯,疼!”

    “你刚才不是还说不疼呢。”杨尚霓担忧的拧起眉。

    穆瑾威低头看到杨尚霓细长的睫毛密密的,一颤一颤的像蝴蝶的翅膀。

    “在别的男人面前说疼,不是给你丢脸吗?”穆瑾威说的一本正经。

    杨尚霓忍不住低笑出声,像一汪清泉缓缓的从穆瑾威的心田流过。

    “那你现在说,就不怕丢你自己的脸?”

    “嗯,我的脸跟你的比不值钱!”

    杨尚霓被逗笑得愈发的欢。穆瑾威看着她能开心的笑,终于松口气,昨天那件事算是过去了。

    “二哥,我去拿冰袋。”杨尚霓还是想帮他敷一下,盯着淤青出门穆大总裁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我有一个更管用的方法!”穆瑾威看着怀里的丫头,不让她起来。

    “什么方法?”杨尚霓抬头对上穆瑾威那双幽深的眼眸,熟悉而安逸。

    穆瑾威抑制住上扬的嘴角,平静的说道,“你帮我吹吹就不痛了。”

    果然是腹黑的,故意被若白打,原来是为了套路小白兔。

    小白兔顿时变成了染了色的红兔子。

    “二哥,你变坏了!”杨尚霓低着头小声嘟囔。

    “二哥一直都对你最好,现在二哥受伤你却不管了。”穆瑾威说着将自己的脸凑到杨尚霓面前。

    这种事情杨尚霓真的干不出来,想想就羞的想找个洞钻进去。

    看着那张放大的脸。杨尚霓抬起头,将唇凑过去,轻轻的贴在穆瑾威的嘴角。丝丝凉意传来,却刺激的他心中一热,大掌托住杨尚霓的后颈将这个吻加深,吮吸着她的唇珠。

    还没等到杨尚霓的回应,便听到有人拍门,“sunn!吃饭了!快出来!”

    穆瑾威蹙眉又是若白那个碍事的。

    杨尚霓挣扎离开穆瑾威的纠缠。“二哥,一起下去吧,找个冰袋,我帮你敷一下。”

    穆瑾威听到丫头又叫他二哥,满意的起身走出房间,看到若白,又觉得杨尚霓叫自己二哥似乎并不是很满意。

    “大白天的,为什么锁门?”若白不满的质问杨尚霓。

    杨尚霓还没从刚才那个吻中回神,被若白问的有些愣怔,二哥锁门了吗?她没在意。

    “有些事情白天也可以做。”穆瑾威故意气这只小白。

    若白果然被气的胸前剧烈起伏,他想杀了这不要脸的男人。

    穆瑾琛坐在一楼大厅,等着他们下来吃早餐,看着披着睡袍下楼的堂哥,挑眉。

    穆瑾威每天晨起先进健身房,出来冲澡都会换上整齐的衣服到餐厅吃饭,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若白,故意穿着睡袍到处晃。

    杨尚霓找栾管家要了冰袋,外面包了一条白色的毛巾,拉着穆瑾威坐在沙发上,像照顾婴儿般,轻轻的将冰袋贴在穆瑾威的嘴角。

    “先吃饭吧!这点小伤,他又不疼。”若白看着两个人亲密的样子很不舒服。

    “你们先吃吧,不敷一下,会肿起来的。”杨尚霓头都没抬,一直盯着穆瑾威嘴角处的淤青。

    若白并不饿,若自己先吃,一会他们两个人岂不是又要单独相处,才不要呢,若白坐在侧面的单人沙发上。

    中了这个腹黑男人的计,好后悔刚才动手打了他。

    “我不饿,我是担心你饿了。你每天早上起来就说饿,今天怎么吃饭这么不积极。”

    穆瑾威听了若白的话,嘴脸角不自觉的颤动,差点忘了这个妖孽小白脸跟杨尚霓朝夕相处了五年。

    穆瑾琛无奈的摇头,谁踩碎了柠檬?好酸的味道。

    终于冰敷结束,穆瑾威迫不及待的想起身。这样近距离的靠在一起,丫头呼吸,胸脯一起一伏,穆瑾威这热血大龄青年快扛不住了,虽然享受杨尚霓的照顾,却也无比煎熬。

    杨尚霓不放过他,又拿出薰衣草精油滴在指腹上,轻轻的给穆瑾威柔,帮他快点散淤。

    小丫头的指尖就像带着电流,经过的地方,酥酥麻麻,这种感觉险些让穆瑾威失控将眼前的丫头生吞了。

    杨尚霓抬头对上穆瑾威热切的目光,心里一紧,手指也一顿,怎么感觉二哥的眸子里住着一只兽就要冲出来吃了她?

    杨尚霓如受惊的小鹿从沙发上弹开。

    “二哥,好了!”杨尚霓低着头走进餐厅。

    感觉刚才的自己像饥饿了很久,眼前摆着一只红烧小白兔,却不能吃。穆瑾威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样子吓到了杨尚霓。穆瑾威做了两组深呼吸稳定自己迷乱的心绪。

    跟着杨尚霓进了餐厅帮杨尚霓拉开椅子,自己坐在旁边,红姨已经将穆瑾威的餐具摆放在主位上,穆瑾琛很有眼力将餐具移到穆瑾威面前。

    红姨端上来六盘饺子,给杨尚霓面前放了一盘她最喜欢的素三鲜的。杨尚霓一愣,并非节日,红姨怎么一大清早包饺子呢?

    “这是杨小姐喜欢吃的素三鲜馅,少爷昨晚吩咐栾管家今早要包饺子的,快尝尝看吧!”红姨笑得慈祥,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杨小姐终于回来,少爷也能活的像个正常人。

    杨尚霓夹了一个咬下去,是她喜欢的笋、香菇鸡蛋的,有点烫,汤汁顺着嘴角流出来。穆瑾威拿纸巾帮她擦干净,“小心烫。”

    杨尚霓感觉一股暖流从心脏处流过,若说饺子,她以前并不喜欢,只是每年过年一家人都要吃的,她也只吃这素三鲜的。

    上次穆瑾威去洛杉矶看她时问起来她在那边春节是怎么过的?她说陈姨也会包饺子,以前是不在意饺子的,因为不喜欢吃,可是到了洛杉矶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边的食材做出来的饺子与幕城的味道不一样,每次除夕夜都会心心念念幕城的饺子。

    人就是矛盾的动物,可以得到的时不以为意,得不到的时候就格外惦记。

    有一次杨栋去洛杉矶看女儿,问她需要什么,她竟然说想吃幕城的素三鲜饺子,杨栋还奇怪,陈姨跟着去的怎么会不给她做她想吃的东西?

    杨栋给她带了她想吃的素三鲜的饺子但是经过了十几个小时,味道远远的不如新煮出来的好吃。

    没想到穆瑾威居然记得,还特意让红姨包了她喜欢吃的素三鲜馅的。

    穆瑾威将饺子夹开放到杨尚霓的餐盘里,这样凉的快。唇上沾上油就赶紧帮她擦干净,照顾得无微不至,就差直接喂她。

    杨尚霓又想起来曾几时二哥也是一直这样的照顾自己吃饭,不停的夹她喜欢吃的,需要处理扒皮的都会给她扒好,大块分成小块。

    同样是从小娇生惯养的,被人伺候着长大的穆家大少爷,现在更是在商界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却从小就很会照顾她,如珍如宝。

    而她似乎总是对二哥要求太多,一再的误会怀疑他,是自己不信任二哥?还是太在意,太紧张,她知道自己一向对感情缺乏安全感,她要学会更加信任二哥。

    “sunn我要尝尝你的。”若白看杨尚霓吃的香,也想尝尝。红姨只给杨尚霓饱的素三鲜,因为穆瑾威是肉食动物,所以红姨觉得男人应该不喜欢吃素馅,给他们做的都是肉馅和海鲜的。

    杨尚霓很自然的夹了一个伸向若白,却被穆瑾威拦下,直接一口吃下杨尚霓夹的饺子。

    “保镖是不是应该去副楼?”穆瑾威不悦。

    “不好意思,五年里我们一直同吃同住!”若白起身夹了杨尚霓盘子里的一个饺子,直接丢进嘴里。

    “好吃!”

    穆瑾威一听同吃同住,整个人都不好了。

    穆瑾琛觉得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醋味,吃饺子可以不用蘸醋了,闻着味吃正好。

    “只是住在一个房子里,跟我吃一样的饭而已!”杨尚霓看出来穆瑾威的不悦,主动解释道,她不想二哥误会她,她深刻体会过因误会带给她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