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八十二章 见不得光的情感

第八十二章 见不得光的情感

 热门推荐:
    直到中午穆瑾威也没得等来杨尚霓的电话,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再次拨通仲管家的电话竟然没人接。难道都已经睡了?

    是自己大意了,明知道若白是杨尚霓的贴身保镖,却没有留若白的联系方式。

    穆瑾威让陈施宇立刻查若白的电话。下次见到杨尚霓一定再给她手机里重新装上定位系统。

    一个小时后陈施宇发来若白的电话,穆瑾威看着手机出神,不知在别扭什么,最终还是没有拨出去这串号码。

    将穆瑾琛从隔壁办公室叫到来自己办公室。

    “堂哥。”

    穆瑾威拨出若白的电话,按下免提,将手机递给穆瑾琛,“你让sunny接电话。”

    穆瑾琛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穆瑾威眉头瞬间结成疙瘩。又拨一遍依然不在服务区。

    “堂哥,出什么事了?”穆瑾琛看出穆瑾威的不安。

    “你先出去吧。”颇有几分卸磨杀驴的感觉,关键这磨还没拉呢就想杀驴了。

    穆瑾威一夜没睡,现在依然没有睡意,杨尚霓的手机关机可能是没电了,但是若白的手机为什么会不在服务区?

    穆瑾威再次拨通杨尚霓别墅座机电话,仲管家这次接起来电话了。

    “仲伯,sunny到底回没回庄园?为什么若白的电话不在服务区?”穆瑾威的声音透着不容置喙的威严。

    “小姐还没回来,毕业典礼结束在校门口好像被人劫走了,若白追去了。后来跟若白失联了,之前怕穆少爷担心,所以没说实话。我已经派人出去找了。”仲管家听到穆瑾威冰寒的声音不敢再继续隐瞒,便将事情全盘托出。

    穆瑾威向后一仰坐在总裁椅里,感觉眼前的物体都在转,夏侯辰靳都跟杨尚霓一起失踪了,如果不是他的阴谋,可见危险性。

    穆瑾威想到什么,到处翻找,最终在抽屉里找出来两张黄金名片。穆瑾威捏着两张名片冲到总裁特助办公室。

    陈施宇看到穆瑾威冲进来,明显受到惊吓,总裁有事都是用座机直接呼叫他,什么情况能让总裁大人亲自来他办公室。

    “穆总。”陈施宇迅速起身,态度恭敬。

    “马上给我安排跟夏侯澈见面,我去碧海蓝天找他。将下午和晚上所有的会议都推掉。”穆瑾威交代完,转身竟然用跑的出了陈施宇办公室,一路跑到停车场。

    穆瑾威直奔碧海蓝天酒店。陈施宇打来电话,告诉穆瑾威,联系到夏侯澈了,让他去碧海蓝天酒店等他,他十分钟后就回去,夏侯澈这次来幕城要在这个酒店住两个月。

    穆瑾威一进碧海蓝天的大厅正遇到从外面回来的夏侯澈,他第一次这么期待见到这个脸上带着一条刀疤的男人。

    大长腿跨出的一步相当别人的两步,直接拖着夏侯澈进了电梯。夏侯澈身边的属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的先生最是注重形象,尤其是在公共场所。

    刚才被穆总那样拖着真的好吗?虽然所有人都有目共睹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夏侯先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将这么穆总当祖宗一样供着,但是这位祖宗对他们先生总是很无理。

    穆瑾威将夏侯澈拖到他住的套房门前,“开门!”

    夏侯澈有些局促,却终究没有说出嫌弃穆瑾瑾的话,拿出房卡打卡门。

    穆瑾威拿出那两张黄金名片,放到桌子上。夏侯澈看到自己的名片,便明白这位爷是有事求于自己,只是这位爷的这个态度,哪有半点求人的姿态。

    名片是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时,他当见面礼送给他们四个人每人一张,许诺一张名片可以向他提一个要求,只要他夏侯澈能办的事情,当时他是看到了穆瑾威将杨尚霓的一并收起来的,看样一直保留到现在。

    “夏侯辰靳跟你什么关系?”穆瑾威将一张名片推到夏侯澈面前。

    夏侯澈没想到穆瑾威特意跑来找他,还用了名片竟然是问这个问题,他想知道没有名片他也会告诉他的。

    “叔侄。”夏侯澈平时很少与人沟通,说话向来简洁,想了一下又补充到,“辰靳是我大哥的儿子。”

    跟穆瑾威推测的基本一样。穆瑾威点点头,又将第二张名片推到他面前,“我未婚妻在洛杉矶被绑架了,你帮我把她安全带回暮城。”

    听到未婚妻几个字格外刺耳,表面依然维持着风轻云淡。

    “你就这么信任我有这个能力?”夏侯澈看着穆瑾威习惯于高高在上的样子,总是俯瞰众生的感觉,明明自己习惯高高在上,在他面前自己却总感觉他才是王者。

    “不是信任,我现在没有任何消息,不知道她被什么人绑架,也不知道绑架她的目的,绑匪甚至没有联系她的家人提条件。我现在束手无策,所以现在无论你有没有这个能力,都必须去将她平安给我带回来。”

    夏侯澈差点被穆瑾威气笑了,他总是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不讲理。“你这什么都不知道,让我怎么救人?”

    “夏侯辰靳应该跟她在一起。”这是穆瑾威唯一能提供的有用信息。

    “好,那你…”在这等吗?夏侯澈后半句却没问出口。

    “我在这里等着,你快安排人!”穆瑾威直接倚靠在沙发里面,铁了心在这里看着夏侯澈。

    夏侯澈一看他这副无赖的样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看上他什么。

    但是这份不见光的感情却不受控制的泛滥,似乎现在除了想见到穆瑾威已经无欲无求了,这五年里只要偶尔见到这个男人,他一颗躁动的心就可以安静下来。

    所有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不近女色,却不知道他不近女色的原因是心里装着一个男人,他今时今刻的地位,自然不能让任何人察觉,只能压抑着自己的感情。

    穆瑾威目光灼灼的盯着夏侯澈,看着这个男人眼睛都已经充了红血丝,还坚持着不睡,夏侯澈觉得无奈又好笑,“我进去打个电话安排人去查,你先休息一会。”

    夏侯澈进房间里十几分钟后出来,穆瑾威已经倚在沙发里睡着,这五年他跟夏侯澈接触的并不多,每年夏侯澈回幕城一到两次能见一面,他去洛杉矶基本不会去见夏侯澈。

    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对夏侯澈生出一份信任,竟然可以在他面前睡着。

    夏侯澈久久的看着这个睡觉都充满魅惑的男人,拿出一条薄毯给走到他面前,俯身将薄毯给他围上,无意间鼻尖从穆瑾威的鼻尖扫过。

    犹如羽毛从他鼻尖轻轻飘落,夏侯澈却感觉内心里激起惊涛骇浪,这张俊美的睡颜,性感的薄唇,对他来说都是极致的诱惑,有一只手一直推着他跨出这一步。

    他在理智即将崩溃的边缘徘徊,离他的唇越来越近,可以听到自己强有力的心跳声。

    最后的理智告诉他只碰一下马上离开,就在时穆瑾威“刷”的睁开一双幽深的墨瞳,夏侯澈竟然忘记了反应,向被他的一双瞳涡吸了进去。

    此时夏侯澈竟然有些不甘心。看到穆瑾威蹙眉,出乎意外的解释道,“给你搭条毯子。”

    夏侯澈后退坐回自己的沙发里,看着对面的男人依然蹙着眉。

    “辰靳的手机有定位,已经查到他们的具体位置了,很快会有消息。你再睡会吧。”夏侯澈紧张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这种游走在黑界里的人,竟然也会紧张。

    他怎么都没想到穆瑾威会突然起身走到他面前,单手撑在他耳侧的沙发背上。上身向前倾,压迫感袭来。

    “我对男人没兴趣,收起你那些不该有的心思,最好藏紧,不然我让你不能活着离开幕城!”穆瑾威一双墨瞳起了风暴,犹如旋风过境,将周围席卷一空,

    穆瑾威两年前便察觉到夏侯澈对自己有异样的感情,他不断试探他对自己容忍底线,竟然发现他对自己的容忍毫无下限。

    导致夏侯澈的属下都觉得他们的先生结交了一个无赖,却对他的无赖行为百般纵容。

    虽然穆瑾威说出威胁的话语,夏侯澈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很受用。

    他喜欢那个低沉带着怒气的声音,虽然冰寒,却没有杀气,他最害怕的就是穆瑾威会有一天对自己说话时充满杀气,他怕自己会将命交给他。

    而真的触犯了穆瑾威的底线,他相信这个狂妄的男人真的会毫不手软的拿去他的性命。

    “穆总说笑了,我对你没有非分之想。”夏侯澈在面对穆瑾威时内心永远无法像他表面这么平静,他不得不否认这份见不得光的感情,他担心承认后,他再见穆瑾威会难上加难。

    穆瑾威依然没起身,像要用目光在夏侯澈身上射出一个洞。

    “最好是这样!”穆瑾威终于直起身子,他现在没有多余的经历跟夏侯澈计较,全部的精力都在为杨尚霓担心。

    通过仲管家得知,距离若白联系庄园派人去学校附近找人,到现在已经七个多小时。

    穆瑾威在沙发前来回踱步。

    “穆总,你能不能坐下,你转的我头晕。”夏侯澈真的是忍无可忍,这妖孽再这样在自己面前转下去,自己刚平复的情绪很容易被勾起不该有的心思。

    “不能。”穆瑾威两个字怼的夏侯澈没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