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八十三章 成功逃脱

第八十三章 成功逃脱

 热门推荐:
    入夜,若白伺机想打开这道门,却没想象中那么容易,他的匕首和枪都被杰克坦斯搜去了。赤手空拳想打开这道防盗门几乎不可能。

    “若白,我们还能出去吗?”时间越长杨尚霓越感觉没有希望,虽然是夏天,这个房间里却格外阴冷,一天没有吃东西,也没喝上一口水,饥寒交加,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搞得,抓错了人,还提出那么苛刻的条件,杨尚霓觉得自己要被困死在这里。

    现在特别想二哥,若是在幕城二哥一定会救她,可是这里是洛杉矶,二哥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被绑架了。

    “能,一定能。”若白答的肯定,他不会让她在这里出任何意外,一定要将她带出去,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

    杨尚霓觉得自己可能是生活的太顺利太幸福,才会遇到一次又一次的绑架事件,上一次莫名其妙的被绑架,将她丢在废弃的汽修厂,也没有向她家索要赎金,这次又是这样莫名其妙的被绑架,依然没有联系她的家人,联系一个跟她无关的人,不是要赎金,而是要打人两枪,两枪打下去,性命攸关,谁会来赎她。

    听到门外传来锁的声音,杨尚霓全身紧绷。若白迅速躺在地上装死。

    进来的人正是其中一个在校门口将杨尚霓绑上车的人,看起来像一个打手,杨尚霓当时没有看清楚任何人就昏睡过去了。

    这个男人露出猥琐的眼神,色眯眯的盯着杨尚霓,一步一步的向杨尚霓靠近。杨尚霓被他盯的骨头发寒,不自觉的向后退到墙角。

    男人突然向杨尚霓扑来。“啊~若白~”杨尚霓发出尖锐的叫喊声,由于男人太高,杨尚霓抬起膝盖顶在男人的大腿上。

    男人刚碰到杨尚霓的肩膀,就被拖离,杨尚霓额头上溢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若白用之前绑杨尚霓的绳子勒住男人的脖子,打手是个黑人块头很大,是若白体积的三倍,剧烈的挣扎发出很大的声响,若白听到另一个人的脚步声靠近。

    手上一用力带着男人的头甩向墙,男人像石头坠落般砸在地上,若白迅速从男人身上摸出枪。

    若白担心枪声会再次引来人,将枪递给杨尚霓,杨尚霓自然会开枪,但是从来没有用枪对着人。

    这时门外又进来一个同样高壮的黑人,若白侧身贴在门旁边的墙上,黑人进来看到杨尚霓双手托着枪对着他,并没有害怕,象征的举起双手,戏谑的向杨尚霓靠近,杨尚霓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在微微的颤栗。

    男人突然出手想卸了杨尚霓的枪,却被人一脚踹在后背上,重重的砸向地面,若白飞身落下,用手肘砸在那人的后心,五指如铁钩般抓起第五节脊骨,向上一提,身下的人瞬间断气。

    杨尚霓目睹若白赤手空拳的将人打死,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手里的枪掉在地上,蜷缩在墙角抱着膝盖,将头埋在胳膊下面。

    若白第二次见到杨尚霓这么无助的样子。第一次是杨尚霓救他那天看到他的纹身,那次比现在的恐惧更加严重。

    “sunny,你在这里等一会,我出去探探路,一会回来带你走。”若白出声安慰杨尚霓,现在是最佳时机,再拖延下去担心暴露。

    “不要,若白别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杨尚霓突然抬头胡乱的扯着若白的胳膊,像被父母丢弃的孩童一样没有安全感。

    “好,我带你一起出去。”

    带着杨尚霓要护着她,无疑增加了他行动的难度,但是杨尚霓现在的情绪明显不适合一个人在这里等着,轻轻的将她揽进怀里,护在自己的臂下。

    从房间出来是很长的走廊,前面有一段楼梯,原来他们被关在地下室里。看样只有那两个人看守,现在都被若白解决掉了。

    到一楼大厅,若白听到有枪声,外面有枪战。若白担心带着杨尚霓会被误伤,“sunny,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好吗?我出去看一下情况。”

    杨尚霓拼命的摇头,死死的抓着若白不放手,上次见杨尚霓精崩溃时,他便觉得她曾经一定是受过刺激,而且跟纹身有关,现在想必跟死人也有关系。

    虽然每个女孩子都不能平静的目睹杀人的过程,但是与杨尚霓现在的反应太过反常。

    若白也有些不放心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只能硬着头皮带杨尚霓往前走。

    前面突然出现一个人,若白拔出枪指着对方的脑袋,那个人一愣,“少爷?”

    “你怎么会在这?”若白认出来这是跟在父亲身边的吉恩斯,有些吃惊,他应该跟父亲在加拿大。

    “先生也来了,带了不少人,交代我们一定将少爷和一位杨小姐救出来。”

    “我父亲呢?”若白一听夏侯飐也来了,着实出乎意料,父亲已经多年不参与任何事情,更不会因为他亲自出马,难道杨尚霓真的是他的女儿吗?

    “啊~”杨尚霓突然发出惊恐的尖叫声,若白这才发现吉恩斯穿着短袖,一条胳膊上布满了纹身图腾。

    赶紧将杨尚霓护在怀里,许是听到这面的声,冲过来三个抱着重型机枪的男人,对着他们一阵扫射,三个人贴着墙站着,毫无反击之力。

    瞬间枪声戛然而止,三个男人倒在血泊中,若白看到站在三个男人身后持枪的人中竟然有二叔的两个堂主,父亲不会用二叔的人,二叔怎么也会参与其中?来了这么多人围攻这栋别墅,怪不得他能如此顺利的从地下室逃出来。

    其他的地方还有枪声,几个人向若白靠拢,看到吉恩斯并没有惊讶。

    杨尚霓一天没有进食也没有喝水,在严重的精神紧张状态中终于昏迷。

    若白背起杨尚霓跟在吉恩斯后面,在几个人的掩护中出了别墅,上了吉恩斯的车。

    “你照顾好她,我去找父亲。”若白将杨尚霓放在后座上,想了一下,“你先将她送去医院吧。”

    “少爷,先生交代,找到你们,先送你们离开这里。”吉恩斯看着若白要回去,拦在他前面。

    若白绕开吉恩斯重新回到别墅。夏侯飐正被一群人众星拱月般的簇拥着向外走,胳膊上中了枪,另一只手按着伤口,还没止血,从指缝向外流淌着。

    夏侯飐看起来很年轻,完全不像五十多岁,五官轮廓分明,冷眉上挑,鼻梁高挺,上下唇偏薄,一看就是感情凉薄的人,身材健硕,若白跟这个男人只有三分相像。

    “父亲。你受伤了?”若白恭敬的迎上前。

    “上车。”夏侯飐觑了一眼若白,没有停顿径自上了停在别墅门口的车。

    “杰克坦斯呢?我父亲怎么受伤的?”若白问跟在夏侯飐身后的人。

    “跑了,他要求先朝先生开一枪,才可以将你们带出来,结果有人通知你们逃了,两方火拼杰克坦斯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夏侯飐的属下叫非凡,一个年纪比若白还小的华夏青年,简单跟若白说明了情况。

    “你们先走。”若白依然向别墅里走去。

    “少爷,不要忤逆先生。”非凡提醒道。

    若白头也没回的冲进别墅。非凡担心若白有危险,也跟着若白进了别墅。

    “少爷!”

    “杰克坦斯肯定没有离开别墅。”若白笃定的说道,大门被二叔的人堵住,除非别墅有暗道,否则围墙的高度,杰克坦斯的那个大肚子根本爬不出去。

    若白朝非凡伸出手,掌心向上。

    “你想干什么?”非凡向后倒。

    “拿出来。”

    “什么?”非凡知道他要炸弹,装傻。

    “别装了,快点,你肯定带着。”若白逼近。

    非凡没办法,只能拿出两颗微型炸弹放在白手上。若白没有收回手,依然盯着他,示意继续。非凡无奈又拿出来两颗。

    “没有了,就这些。”看着若白不死心。“真的,先生不许我用这个。”非凡摊开手。

    若白拿着四颗炸弹装在别墅的四个角落。跟非凡出了别墅将一辆车开到别墅门口,下车将油箱打漏,汽油流到地面上,迅速形成一滩,走出去一段距离,若白点燃一个打火机扔到露出来的汽油上。

    两个人上了另一辆车,刚开出别墅就听到爆炸的声音,没过多久又听到一声爆炸,别墅燃起熊熊烈火,火光照亮整个天空,又接连三声炸响,杰克坦斯的别墅偏僻,这么大的动静竟然还没有引来警察。

    “少爷,先生去澈先生那边了,你这是要去哪?”非凡看方向不对,出声提醒。

    “去医院。”

    “少爷你受伤了?先生带了私人医生。”非凡看若白一身血迹,但是行动没受限,之前以为是别人的血,这才仔细打量若白。

    “不是我。你打电话问吉恩斯在哪个医院。”若白开着车吩咐道。

    “吉恩斯受伤了吗?他怎么会去医院?”他们受伤都是用私人医生,不需要去医院,像他们这些人也不敢去医院。

    “快打。”若白对这个非凡很无语,是他认识的唯一一个比自己话还多的男人,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父亲身边活这么多年的。

    “不要总是命令我,我只听命先生,你是少爷也不行。”非凡也是个傲娇的人。

    “不打就滚下去,走着去找你的先生!”若白对非凡勾唇,虽然若白笑容很迷人,但是了解他的人都觉得若白的笑容很恐怖,他这样笑时,每每要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