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八十四章 别对她动心思

第八十四章 别对她动心思

 热门推荐:
    非凡毫无骨气的拿出手机拨通吉恩斯的电话。

    “少爷,吉恩斯说他正载着杨小姐去澈先生的别墅,杨小姐已经醒了。”非凡还没挂断电话,想着若白再有别的吩咐。

    “让杨小姐接电话,你打开免提。”

    “不要命令我!”非凡讨厌若白像自己主子一样,不停的吩咐他做事情,奈何打不过他。看到若白的眼神,乖乖的传话,打开免提,将电话举到若白跟前。

    “少爷你说吧,连着车载蓝牙,她能听到。”电话里传来吉恩斯的声音,声音有些空旷,可以听出来连着蓝牙。

    “sunny,不要害怕,你现在安全了,吉恩斯是我父亲的人,他不会伤害你,我现在就去接你。”若白对着电话的语气格外温柔,非凡用手搓了搓胳膊,感觉汗毛都竖起来了。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sunny?”若白突然想起来吉恩斯的纹身。

    “吉恩斯,你找件外套穿上,挡住你的胳膊。”若白觉得自己太大意了,当时担心父亲,忘了杨尚霓随时醒来会再次见到吉恩斯。

    “若白,他在前面,有帘子,我看不到的。”杨尚霓终于开口。

    吉恩斯开的商务保姆车,驾驶室跟后座可以隔开,察觉到来杨尚霓害怕自己,看她醒来就拉下了帘子。

    “sunny,你饿了吗?”若白想起来他们一天没吃东西。

    “我吃不下,车上有吃的和水。”其实杨尚霓很渴,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敢随意喝桌子上的水,现在若白一说她安全了,便放心的喝了一杯水。

    若白听到杨尚霓喝水的声音,明白她之前警惕不敢喝,有些后悔将她交给别人,应该寸步不离的。

    “吉恩斯,谢谢你!”若白很真挚的道谢。

    吉恩斯一愣,随即又明白若白这是因为他照顾杨小姐而感谢他。

    “少爷,不必客气,是先生吩咐要照顾好杨小姐的。”吉恩斯对若白的态度一直很恭敬。

    若白担心杨尚霓一个人坐在车里害怕,一直跟她聊着天,劝她吃了些东西,吉恩斯听出来他们的少爷对这位杨小姐不是一般的有耐心,看样子是少爷的女朋友。

    难怪先生会从加拿大赶回来解救他们两人,若是只有少爷一人被囚禁,他总会有办法脱身,先生也不会特意赶来这趟,只是今天怎么会有澈先生的人,先生的事情向来不喜欢别人插手。

    难道是少爷向澈先生求助的?

    半个小时后两辆车在夏侯澈的别墅区汇合,一起进了别墅区。

    “sunny,你没事吧?”若白停好车,一个箭步跨到吉恩斯的车旁边拉开后门,亲眼见到杨尚霓坐在里面,一颗心才算着地。

    杨尚霓摇摇头,若白向她伸出手,扶她下车。

    杨尚霓的脚步刚踏出车,若白便将她打横抱起,她今天受到太多惊吓,他心疼的紧。

    “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杨尚霓没想到若白会抱着她走,自己又没受伤,而他却是一身伤。

    若白没说话,执拗的抱着杨尚霓向别墅里走,想着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机会能这样抱着她。杨尚霓看到周围很多人,有些尴尬,将脸埋在若白胸前。

    一进别墅夏侯飐正在大厅里坐着,私人医生在旁边给他包扎,看样子已经将子弹取出来了。

    若白停下脚步,没想到父亲会在大厅里处理伤口,“父亲。”

    “放我下来。”杨尚霓听到若白叫父亲,更加尴尬,双手推着若白的胸膛,想下来打个招呼。

    “不必了,上去吧。”夏侯飐看着两个人浑身都是血,本想看看穆瑾威跟若白两个人护的跟命一样的女人长成什么样子,尤其还是叶琪歌的女儿,现在跟个小花猫似的,完全看不出来相貌,只能作罢。

    若白点点头,将杨尚霓送到二楼客房,叫来私人医生帮她检查。

    “你先洗洗休息吧,我去看看我父亲。”若白看着杨尚霓身上也沾上了血,应该是跟自己靠在一起时候沾上的。

    若白来到一楼大厅,夏侯飐已经离开,只剩下吉恩斯,“少爷,先生吩咐让你洗个澡,处理完伤口去他房间。”

    若白直接要去夏侯飐的房间,吉恩斯挡在前面“少爷,去洗洗换身衣服,先生不喜欢血腥味。你这样进他房间会惹他不高兴。”

    若白太着急想去问清楚,差点忘记自己的父亲不仅不喜欢血腥味,还有严重的洁癖,只好先去洗澡换衣服。

    若白收拾干净来到夏侯飐房间,“父亲。”

    夏侯飐抬起头看着若白,没有开口。

    “父亲,她真的是您的女儿吗?”若白神情急切,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

    “不是,你也没有姊妹。但是你也不许对她动别的心思。”夏侯飐语气冰冷,完全没有一个父亲的慈爱。

    “为什么?她不是我妹妹,我为什么不能喜欢她?”若白情绪激动,父亲向来不管他的事情。

    夏侯飐没有说话,幽深的鹰眸盯着若白,他立刻闭上嘴,不敢再多说什么?

    “她已经跟别人订婚,你不要浪费感情。帮她订明天一早的机票送回幕城,你也不要继续留在洛杉矶,换个国家。”夏侯飐知道若白将杰克坦斯的别墅炸了,他若没死会继续找他们报仇,而且警方已经介入。

    若白做好准备等待父亲训斥,没想到父亲会给他解释,竟然还知道杨尚霓已经订婚?为什么父亲会知道她?为什么父亲对她格外关心,为什么父亲不允许自己喜欢她?

    一连串的疑问出现在脑海中,知道父亲说的话不是在与他商量,他不敢再多问,他可以肯定的是父亲不会骗他,杨尚霓不是他妹妹。“我也想去幕城,那里是您的故乡,我想去幕城生活。”

    “好,让吉恩斯给你们订明天一早的机票,明天天亮就走。以后不要再来洛杉矶,记住我的话,别对她动不该有的心思。在幕城做些正经生意,找个喜欢的女人结婚,除了他,想让我参加婚礼我会去的,不想我参与你的事情,我不去也可以。你的账户里我每年都会给你打两千万,你什么都不想做也够你生活了。”夏侯飐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叮嘱他,也是唯一一次跟他说这多话,甚至想到他的未来。

    “父亲您的伤……”虽然父亲不让他喜欢杨尚霓,但是对于父亲的安排他还是有些感动,他知道父亲向来都是感情凉薄的人,能给他考虑这么多,他已经满足了,虽然从小父亲都不在意他,他却从来没有恨过他父亲,父亲依然是他崇拜的对象。

    “出去吧,我累了。”夏侯飐的耐心用尽重新躺回床里。

    “父亲您好好休息。”若白突然跪在夏侯飐床前。

    “跪什么跪,我还没死,赶紧滚!”夏侯飐厉声训斥。

    若白执意给夏侯飐磕了三个头才起身出了房间。夏侯飐抓起来床头的杯子朝门砸去,“混蛋!”

    幕城,碧海蓝天

    夏侯澈听完属下的汇报,勾唇,这下热闹了,他大哥当年说过要娶叶琪歌的女儿,大哥向来说一不二,杨尚霓已经成年,他不知道大哥为什么迟迟没有动手,他故意将若白推到杨尚霓身边,若白果然不负众望,爱上他父亲要娶的女人。

    “你能别露出来这副奸诈的样子吗?感觉你在算计我。”穆瑾威看着夏侯澈接完电话一个人坐那走神。

    “你能不能对我态度好点,现在是你有求于我。”夏侯澈带着明显的笑意。

    “成功救出我未婚妻了,对吗?。”穆瑾威看着夏侯澈的眉眼间比之前放松了很多。

    “嗯,明早飞机。”似乎能让眼前这位爷高兴,夏侯澈心情也跟着放松很多。

    “后天请你喝喜酒,我先走了!”穆瑾威的态度明显比之前要好,之前跟夏侯澈说话时就跟欠了他八个亿似的。

    “还要等后天?不如现在就喝杯?”夏侯澈想多留穆瑾威一会。

    “我还有事情,后天中午京城湾,我派人来接你。”穆瑾威起身舒展了一下身体,没再理会夏侯澈径直离开碧海蓝天酒店。

    洛杉矶

    “若白,你父亲没事吧?”杨尚霓在陌生的地方睡不着,看到若白回来,起身询问。

    “他没事,明早我们就去幕城吧,这里不安全。”若白以为杨尚霓睡了,想进来看看她,却看到她还坐在沙发里。

    “若白,他们为什么绑架我?你认识夏侯飐吗?”杨尚霓现在满心疑问。

    “他们应该弄错了,夏侯飐是我父亲,我已经问过他,你不是他女儿,放心吧。”若白拉着杨尚霓坐下,看着杨尚霓不安的样子,心里不舒服。

    “那你是谁?”杨尚霓以前无所谓若白的身份,现在看到若白身边的人,觉得他并不像看起来这么简单。

    “我原名叫夏侯辰靳,现在我更喜欢若白这个名字。”若白坦白。

    杨尚霓点点头,难道是自己跟若白在一起,那些人错以为自己是夏侯飐的女儿。

    “你早点睡吧,明早我们就去机场。”若白起身出了杨尚霓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