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八十八章 穆瑾威的身世(下)

第八十八章 穆瑾威的身世(下)

 热门推荐:
    夏侯飐奇怪穆肖德什么事情急着见他,怎么还带着一个孩子?近看清楚男孩一身小西服,打着蝴蝶结,帅气的像小绅士,甚是惹人爱。

    “穆兄?这是你儿子?”夏侯飐蹲下身拉小男孩的手。才一岁多的小男孩非常傲娇的甩开他的手,也不怕生,仰起头跟夏侯飐对视。

    “叫叔叔。”夏侯飐不知道为什么一见这个小男孩就喜欢的紧。

    “叔叔。”虽然小男孩很傲娇,却很有礼貌,乖乖的叫了他,发音标准,完全不像刚学说话的孩子那般吐字不清。

    “夏侯,你是不是把叶琪歌带走了?”穆肖德开口。

    夏侯飐没有回答,他不想对穆肖德说假话。

    “我想以叶琪歌的个性,即使被你拘禁两年,她也不会屈服于你吧?”穆肖德放开小男孩的手,悠悠说道。

    “你有事直说就行。”夏侯飐的目光一直黏在小男孩身上。

    “把叶琪歌放回来吧,你已经有后,给他积点德。”穆肖德将小男孩向夏侯飐面前推了推。

    夏侯飐看着小男孩算了下时间,难道是那次,苏雅生的?穆肖德竟然允许苏雅生下别人的孩子。有惊喜还有些不可置信。

    “苏雅什么都不知道,她当时怀孕了,只能让她生下来。”穆肖德说的风轻云淡,其实心里苦没人知道,但是他爱苏雅,她是他的妻,他不会让她承受那些不堪和肮脏的事情,尤其孩子生下来,一家人都很开心,他也真心喜欢,愿意当自己亲儿子对待。

    “他叫什么名字?”夏侯飐不受控制的激动起来!

    “穆瑾威!他不能跟着你,必须在我身边长大,这件事我不想再有其他人知道。”

    夏侯飐有些失落,却也点点头。“我能带他一天吗?明天我就回去,一个星期内琪歌送回来?”没有跟知道他在加拿大定居。

    “好,现在你跟他熟悉熟悉吧!”穆肖德知道夏侯飐是重诚信的人,只要他说出口的一定会做到。

    他跟杨栋、夏侯飐、张树山都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然而夏侯飐因为叶琪歌和最后一次任务中的误会已经跟杨栋结仇,两年前又有人设计他跟夏侯飐,想看着他们四个人彻底决裂。

    他苦心维护四个人的关系,这两年他已经查出来当年给苏雅下药的人,但是追查到幕后之人却是他们的老首长的儿子,老首长待他们如自己的孩子,他不想老首长伤心,这件事情变得棘手。

    穆肖德将一岁多的穆瑾威交给夏侯飐带了一天,小瑾威很傲娇跟夏侯飐相处的并不和谐,但是那天却成为了夏侯飐这一辈子过得最开心的一天,比看着叶琪歌时心情还好。

    他拍下了跟穆瑾威唯一一张父子合影,这么多年一直带在身上,他知道很多人都说他寡情,他自己也不否认。

    但是他珍惜曾经部队里出生入死的兄弟情,对叶琪歌近乎疯狂的爱情,还有现在这短短一天的父子情。

    夏侯飐信守诺信回到加拿大派人将叶琪歌送回了幕城。夏侯飐对这个儿子感情很深,记了穆肖德的情,当年他说了要娶叶琪歌的女儿,是为了报复杨栋和叶琪歌,按他的性子一定会做到的,但是他一直默默的关注着穆瑾威,知道他这个儿子喜欢叶琪歌的女儿,这才放弃了当年的计划。

    穆瑾威没能联系上杨尚霓,便想着去杨尚霓家当面解释,两个保镖如门神一般挡在门前,穆瑾威打开窗想爬下去,两个保镖只能当做没看见。

    “穆瑾威!”他刚爬上窗台,穆肖德便进了书房。

    穆瑾威又乖乖的从窗台上下来跪好,穆肖德让人送来一床夏凉被,躺在红木沙发椅里,穆瑾威无奈的看着老爷子,竟然来书房里睡,亲自看着他。

    “老头,你这一把身子骨还睡沙发啊,快去回去睡吧,我保证不起来,你对自己的儿子能不能多点信任。”穆瑾威想着穆慕怎么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知道回家安抚一下二老,还能去学校。

    穆肖德深知儿子的性子,躺着沙发里闭目养神,不接呛。

    苏雅对穆瑾威今天婚礼的事情倒是没太大意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没有以前那么喜欢杨尚霓那丫头了,可能是从她一声不响的出国留学开始,也可能是从自己儿子对她毫无下限的宠爱开始。

    似乎没有哪个母亲可以容忍,自己的儿子为一个女人毫无底线的去做任何事情,却看不到那个女人的回应。其实不是人家没有回应,而是做母亲的容易一叶障目。

    苏雅今天看到矫娇在酒店里穿着婚纱了,想着她是因为杨尚霓逃婚,想帮穆瑾威避免尴尬。这样好的姑娘处处为她儿子着想,她打心里喜欢。

    所以现在她并不想去计较到底是穆瑾威逃婚还是杨尚霓逃婚,也不想去追究杨尚霓是不是跟别人私奔了,婚礼泡汤了更合她的意。一心想着撮合儿子和矫娇。

    这么想着,晚上便将矫娇请到家里来做客,按理第一次叫人来家里做客,应该是白天,毕竟还没有熟到可以晚上到家里做客的程度,苏雅现在也是为了给穆瑾威解围,今天婚礼两家的亲朋好友和幕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却是看了一个大笑话,穆瑾威这顿皮带是躲不过了。

    “老穆,矫娇来了,你们出来招待客人。”苏雅在书房门口敲了两下门,在书房外在等着。

    穆肖德坐了起来,父子两个人对望一眼,都不知道矫娇是谁,穆瑾威本不屑于招待什么客人,但现在正好借机可以出门。

    父子俩到客厅,苏雅和一个年轻的女孩在聊天。

    “老穆,瑾威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建达伟业矫正楠的女儿矫娇。矫娇这是你穆伯伯,瑾威你应该见过!”苏雅拉着矫娇的手,看得出来很喜欢这个女孩。

    矫娇在一次宴会上见过穆瑾威,一见钟情,很多女人上前搭讪,都被他裸的嫌弃,她便聪明得先结识他的母亲苏雅。

    “穆伯伯好,穆总你好!”矫娇礼貌的站起身打招呼,苏雅越看越喜欢。穆肖德点点头。

    穆瑾威看了一眼这个叫矫娇的女人,身高跟杨尚霓差不多,身材也是玲珑有致,面容姣好,妆容端庄。

    但只是一眼,穆瑾威便认定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似乎除了杨尚霓看其他女人都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当全心全意爱上一个人时,就不会将其他人再划分到她这个类别里,她在这个世界里是独一无二的。

    “叫什么穆总,多见外,瑾威比你大三岁,叫哥哥吧!”苏雅示意穆瑾威靠着矫娇坐。

    “瑾威哥哥。”矫娇甜甜的叫了一声,带着羞涩,跟白天在酒店里穿着婚纱准备上台抢新郎的她判若两人。

    穆瑾威无视白雅的示意和矫娇的称呼,直接坐到单人沙发里。

    “瑾威,矫娇现在在建达伟业帮她爸爸打理生意,你那边是不是跟建发伟业有业务往来?你要多帮衬着矫娇。”苏雅见气氛尴尬,挑起话题。

    “没有业务往来。”穆瑾威毫不留情面。

    苏雅刚要接着说什么,被穆瑾威打断,“矫小姐,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穆瑾威完全不是征求意见,而是在表达自己的意向。

    “好,雅姨这么晚了我也该回去了。”矫娇想给穆瑾威父母留下好印象,而且难得穆总能亲自送她回家,单独相处是增加彼此了解的好机会。

    矫娇跟苏雅和穆肖徳告别后跟穆瑾威出了别墅。走到穆瑾威的迈巴赫旁边,“你没开车?”

    “开了,可以……”明天让司机来开,矫娇的后半句话还没说完便被穆瑾威打断。

    “自己开车回去吧,我还有事。”穆瑾威说完直接发动车离开,完全忽视在风中凌乱的女人。

    矫娇实在没想到穆瑾威会这样目中无人,但是她就是喜欢,幕城里她只看中一个穆瑾威,她觉得只有穆瑾威才配娶她。现在他对她不屑没关系,她愿意做个狩猎者。

    穆瑾威一路狂飙到龙沙湾,杨尚霓的别墅大门紧闭,穆瑾威按了半天门铃没人开门,只能爬墙进去,上午求婚铺的地毯鲜花都还在。

    别墅的灯亮着,别墅的门依然紧闭,任由穆瑾威如何拍如何喊都没人开门。

    穆瑾威抬头看向主卧的窗,只好再次爬墙,不凭借任何东西,二楼对穆瑾威说还是有难度的。

    废了一番力气,穆锦威终于爬上了杨尚霓的窗,若白从隔壁窗子探出头好整以暇,“穆总还有爬墙跳窗的爱好?”

    穆瑾威仿若未闻直接跨进杨尚霓房间,杨尚霓坐在沙发上发呆,突然看见一个男人从窗户进来,“若白!”

    听到杨尚霓的呼喊声,若白直接从窗户跳进来。

    “sunny,怎么了?”若白有些不敢面对穆瑾威。

    “有人闯进来你都看不见吗?你不想干了?”杨尚霓现在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二哥,只想一个人静静。

    “穆总您看,是我请您出去,还是您自己出去?”若白现在不想再跟穆瑾威加深怨恨,说出来的话不冷不热的却很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