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九十二章 原来那个女人是穆慕

第九十二章 原来那个女人是穆慕

 热门推荐:
    郑彦浩自从知道小哲是自己的儿子,穆慕是小哲的母亲,他的什么生活就变得一团糟,每天醉生梦死,不想有清醒的时间,不想去思考。

    清晨的阳光如一把凛冽的刀子刺痛沉睡在沙发上的男人。青黑的胡茬爬满男人的下巴,外面的日出日落都变得无关紧要。

    男人腾的坐起来,幽深的眸子闪过一道精光,昨晚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更像是脑海深处的记忆复苏。

    他在梦里回到穆慕十八岁生日宴那天,因为穆慕没有男朋友,也没有订婚,君陌自告奋勇陪她跳的开场舞,很多人便以为君陌和穆慕是一对,尤其郑彦浩更是深信不疑。

    君陌其实单纯的觉得穆慕没有男朋友,让穆瑾威做舞伴,好像穆慕找不到男伴一样,郑彦浩又不会跳舞,他完全就是为自己的小五妹撑场面。

    然而郑彦浩一直记得穆慕十六岁时君陌说过,小五长得越来越漂亮,等小五长大,不许嫁给别人,三哥娶你。

    君陌喜欢开玩笑,郑彦浩却认真了,从那时他一直以为君陌心里是有穆慕的。每次看着他们两个人都互动,都觉得两个人情真意切。

    郑彦浩终于体会到穆瑾威看着杨尚霓跟别跳开场舞是什么滋味。女孩十八岁的生日宴意义非同寻常,尤其她的男伴更是具有特殊的地位或者身份。

    郑彦浩自己也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情根深种,但是兄弟喜欢的女人,他不能插手。三个人搅在一起,最后只能全部受伤,便将这份感情默默埋藏在心底,然而感情就像一颗种子,埋的越深,发芽生长的越快,那种不明情愫,泛滥一般铺天盖地的兹扰着他。

    当看到他们两人在舞池里两个人出双入对时他感觉心口发闷,抑制不住的心痛。凭他的酒量很少能喝醉,这一晚却不知怎的,醉的有些厉害,穆慕让他住在穆家,他执意回京城湾。

    孟森来接郑彦浩回去,穆慕不放心跟在后面一路到了京城湾。

    “郑爷,给您准备了个女人,在总统套房里。”孟森觉得自己的老大过得太素。

    郑彦浩点了点头,脑子里有些打结,孟森见老大兴趣不高,一下车,从身上摸索半天掏出来一支烟给郑彦浩点上,“郑爷。”

    郑彦浩这两年习惯抽雪茄,雪茄不过肺,突然给他点一支烟,有些不适应,又觉得这烟味道不同寻常,“这是什么?”

    “助兴烟,郑爷放心不是药,不会过度兴奋,也不会出现记忆空白。”等孟森说完,郑彦浩已经吸了一半多,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扔在地上用脚踩灭。

    穆慕开车停在他们旁边,下车走过来。“大哥你没事吧?”

    郑彦浩看着穆慕是双影,有些模糊,努力站稳想看清楚眼前这张清丽脱俗的脸蛋,却比想象中要困难。

    “我送你上去吧。”穆慕跟在两个人身后,孟森直咳嗽,提醒郑彦浩,奈何郑彦浩早就忘了他之前说的事情。

    “孟森哥哥,你感冒了?”穆慕问道。

    “没有,就是嗓子不太舒服,穆小姐我送郑爷去休息就行,你放心回去吧,这么晚了。”孟森担心穆慕送郑彦浩会撞破他精心安排的香局。

    “好吧,大哥我先回去,你早点休息。”穆慕看着他平安到达京城湾,便安心了。

    “丫头,等下!”穆慕刚上车又听到郑彦浩叫她,从车里下来。

    “怎么了?大哥还有事?”穆慕满脸期待的看着郑彦浩。

    “你跟我上去,我有东西给你。”郑彦浩摇晃着过来抓着穆慕的手腕,拉着她往京城湾客房部走,也不用人搀扶,一个身高一米九三,一个身高一米六三,就像一个大人牵着一个孩子。

    孟森急了,郑彦浩房间里还有一个女人,一路跟在后面“郑爷,郑爷!”

    郑彦浩充耳不闻,拉着穆慕进了电梯,孟森赶过来拍着电梯门,迅速按下电梯开关,只有这一部电梯通往郑彦浩住的总统套房楼层,孟森焦急的按着电梯按钮,看着电梯上的数字显示2层,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郑彦浩拉着穆慕到了房间,才放开她的手腕一个人到卧室里拿出了一个系着丝带的金丝绒礼盒,“送丫头的,生日快乐!”

    这本是郑彦浩给穆慕准备的生日礼物,是一条钻石项链,结果君陌也准备的钻石项链,他便没有送,送了一套别墅。

    刚才在楼下脑子一热,又想将这条项链送给穆慕,本就是给她买的,不送留着也没用。

    “回去再看。”郑彦浩抓住穆慕拉丝带的手,不让她打开,感觉到眼前越来越模糊,小腹发紧,突然想起来孟森给他的那支烟。

    “我困了,你回去吧。”郑彦浩说完转身进了卧室。

    穆慕察觉到郑彦浩的不同寻常,想着可能是喝了太多酒的原因,将礼盒放到包里要离开,浴室里突然出来一个围着浴巾的女人,跟穆慕撞了个满怀。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穆慕反感的盯着眼前暴露的女人。

    浴巾太短只到大腿根,女人也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从嗓子里极小声的溢出几个人,“森哥让我今晚来伺候郑爷。”

    “你想要多少钱?给我个账号,我给你转,你马上走。”穆慕低斥。

    “不用。”女人进浴室迅速换了衣服跑出来了套房,门嘭的一声关上。穆慕像被抽空了所有力气,倚着墙滑坐在地上,像丢了魂。

    郑彦浩听到门响,从卧室里出来,已经脱掉了上衣,一身精健发达的肌肉,双目猩红,穆慕听到声音抬头,看着这样大哥,陌生又害怕,向后退,却被墙挡住了退路。

    郑彦浩走到她旁边,感觉这个女人竟然跟穆慕长得很像,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还是孟森看出来什么,故意给他找了一个跟穆慕长得很像的女人,“孟森送你过来的?坐这里干什么呢?”

    “大哥?”穆慕的声音颤抖着。

    郑彦浩一震,随即脑子又开始打结,只有一个想法,要了这个女人。俯身将穆慕抱起来,走进卧室,任由穆慕如何挣扎她都不可能对抗一个体重是自己三倍的男人,更何况她的力气对他来说就像小兔子和大象抗衡。

    郑彦浩懊恼的想撞墙,他那天根本不是什么幻觉,那个人就是穆慕,想起她哭哑了嗓子哀求着,他的心如刀万剜,因为他以为自己太喜欢穆慕,所以幻觉总是看到她,他要了她一夜。

    他不知道的是凌晨他睡着后,穆慕向被压路机碾压过一样,全身的骨头仿若碎了一样酸痛,自己怎么从郑彦浩房间爬出去的都不知道,这层楼上,他们五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穆慕的套房在郑彦浩隔壁,她刷了自己的指纹进了套房,让人来将她的车开走,三天没敢出套房。

    她怕被别人知道,怕家里人找郑彦浩,怕郑彦浩清醒过后想起来,她心里一直都有他,想长大后再问他喜欢她吗?还没有来的急问,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这三天她在伤痛、黑暗、恐怖甚至绝望中度过,直到第三天身上的伤痛减轻,穆慕渐渐恢复正常,那一晚上发生的事情很可怕,但是她不恨他,她还是想有机会问一下他喜不喜欢自己。

    造化弄人,两个月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想留下这个孩子,她担心大哥不喜欢她,以后会娶别的女人,她能到的,永远属于她的,恐怕只有这个孩子,所以她必须生下来。

    她只有十八岁,她要躲起来偷着生下这个孩子几乎不可能,而且凭借穆家的势力,她躲到哪恐怕都会被家人找出来,于是她跟苏雅坦白了,却怎么都不肯供出郑彦浩。

    无论父母怎么逼她,甚至父亲动手打了她一巴掌,她都没有交代,而且誓死要将孩子生下来,这对十八岁正处于花样年华的女孩来说需要莫大的勇气,她不仅面对家庭的压力,还担心事情暴露世俗舆论,穆家处在幕城顶端,备受瞩目。

    而当时郑彦浩却让孟森到处去找那天晚上的女人,孟森最后查清楚,告诉郑彦浩那个女人的继父为了钱,将她嫁到临市一个暴发户的儿子,是个瘫子,传言不能人道,所以那晚她到不夜天买醉想来一场艳遇,却被孟森盯上。

    她是幕城人自然知道郑爷,便答应了孟森,跟孟森回到京城湾,在套房里等了一个多小时,她清醒了一些,开始害怕,正好遇到穆慕又厉声羞辱她,便落荒而逃。

    郑彦浩最终没能见到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只是觉得跟穆慕长得很像,最后叮嘱孟森暗地照顾她一些,别让她婆家欺负了她。

    之前虽然已经知道小哲是穆慕生的,但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现在终于想明白那天的人就是穆慕,虽然欣喜,却无比心疼自责,她还那么小,她为什么执意生下小哲,是心里有自己吗?

    她虽然瞒着自己小哲的身世,却没有不里他,难道她没有恨过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