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九十七章 穆太太(下)

第九十七章 穆太太(下)

 热门推荐:
    “那我这趟来的值,正好也见识一下做医疗的跟做珠宝的怎么合作。”穆瑾威双腿交叠,一副上位者的姿态。

    “穆总说笑了,圣石仁和要长期生产口腔医疗器材需要用到金刚石,便跟诺之歌签一份长期供货协议。”吴凡不卑不亢的回答,都知道诺之歌垄断了全国的金刚石进口加工,找杨尚霓自然没错。

    杨尚霓感觉自己是多余的,全程充当看客。

    “林娜合同。”穆瑾威伸手,林娜犹豫,看杨尚霓没反应,将合同递到穆瑾威手里。

    穆瑾威一目十行快速浏览了一遍合同,推到吴凡面前,“那学弟把合同签了吧。”

    合同里写着诺之歌会按当前市场价格持续向圣石仁和供货,半年后需要从新根据市场价格调整供货价格,重新签订合同。

    总所周知,钻石价格是持续上涨的,诺之歌囤有大量金刚石,半年不涨价,已经是非常优惠的政策,也是杨尚霓看在跟吴凡是校友的面子上。

    吴凡没有犹豫,因为所有条件他跟杨尚霓在视频会议里已经协商好,今天签合同只是个过场,随便派个人来就可以,他却亲自走这一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想来看看她,看看她这些年有没有变化,过得怎么样。

    林娜傻眼,这就把合同签了,穆总果然与众不同,林娜收好合同退出房间。服务员进来上菜,穆瑾威像从前一样照顾杨尚霓吃饭,只是今天她偏不吃他夹的菜。

    帮她切好的牛排也不吃,看着她只吃麻汁油麦菜,穆瑾威蹙眉,看着进来送菜的服务员,指着油麦菜道,“把这个给我撤了。”

    “菜叶子有什么好吃的,只吃那种东西哪有营养。”说着用叉子插了一块切好的牛排送到她嘴边,杨尚霓避开。

    穆瑾威明知道杨尚霓是不愿意理他,却问,“嫌太油腻?”

    又插了一块龙虾伸到杨尚霓嘴边,“吃块鲍汁龙虾。”

    “穆总自己吃就好,不必照顾我。”杨尚霓忍无可忍,在外人面前还是顾及他的面子,不想让说过分的话。

    “可是为夫已经习惯伺候你,穆太太不用害羞,吴总不是外人。”穆瑾威挑眉,执着的举着叉子。

    杨尚霓朝穆瑾威瞪眼,这个男人越来越过分了。

    吴凡一看便知,小两口在闹别扭,他这是跟穆瑾威第二次见面,他不当他是外人,他是不是应该开心一下,自顾自饮了口红酒,当自己是空气。

    “穆太太为何这样盯着为夫看?”穆瑾威将不要脸进行到底。

    “咳,我去下洗手间。”吴凡觉得自己应该回避一下。

    “学弟自便。”

    见吴凡出了包间,杨尚霓将面前的餐盘推到穆瑾威面前,“二哥,闹够了没有?你太过分了。”

    “我照顾你吃饭怎么过分?以前我们一起吃饭不都是这样吗?”穆瑾威疑惑的看着杨尚霓,表情很无辜。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杨尚霓知道他故意的,二哥如此腹黑,她根本不是对手,杨尚霓狠狠的瞪着穆瑾威。

    “不许再叫我穆太太。”

    “遵命,老婆大人。”

    林娜进来给杨尚霓送手机,有电话打进来。刚好看到这一幕,穆总平时跟个冰雕似的,怎么跟她们家总裁在一起时如此顽皮,那个生人勿近、高冷范的穆总哪去了?

    杨尚霓起身接了个电话,是陈楠特助打来的,下午公司有个紧急会议叫杨尚霓尽快回公司。

    杨尚霓收起手机要走,穆瑾威端着燕窝粥挡在她前面,“喝了才能走。”

    杨尚霓看着这样的二哥,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她知道自己向来对他狠不下心,何况这次他是真的放下身段,不顾及脸面求她原谅。

    尤其知道小哲不是穆瑾威的儿子,二哥不曾背叛过她,也没有欺骗她时,更狠不下心,一时又不想这么轻易放过他。

    其实她心里清楚,她早就不怪他了,但是这口气还是咽不下去。

    杨尚霓接过穆瑾威手里的燕窝粥喝一半,穆瑾威不依,逼着她全部喝完。

    吴凡回来见两个人站着。

    “吴总,公司有事,我先走一步,实在抱歉,下午不能一起去幕大了。”杨尚霓将小西服外套搭在小臂上,跟吴凡告别。

    他们之前约好中午吃完饭,一起回母校逛逛。杨尚霓也很想回去看看,回到幕城后,一直在学习公司业务,没时间去幕大看看,正好吴凡提出这次回到幕城想去逛逛。

    “失陪!”穆瑾威要跟杨尚霓一起离开。

    “有机会再聚。”吴凡将两人送到泉碧楼停车场。

    若白开车载着杨尚霓,穆瑾威跟在后面也回到自己公司。

    ”nny,你回来了。是集团股东会在你办公室隔壁会议室里。”陈楠在总裁办公室门口等她。

    ”现在吗?陈叔叔?”杨尚霓还没参加过汇英集团的懂事会议。

    “嗯,马上要开始了。”陈楠陪着杨尚霓一起进去。

    会议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杨尚霓从会议室走出来脸色很难看。

    董事会有人怀疑汇英财务出了状况,想要公开查账,一时间流言四起,杨栋神色凝重,他没想到会有人敢当面戳穿。虽然大部分亏空穆瑾威已经给补上,但若查还是有迹可循。

    无论是杨栋还是穆瑾威都在立保诺之歌不受侵害,想将诺之歌从汇英集团里独立出来,杨栋甚至想过要清算一部分小公司,但是汇英集团太大,有些小动作都会引起猜疑。

    一旦影响扩大会影响整个汇英的股价,到时诺之歌必然会受到波及。

    近一年里,杨栋和穆瑾威尽全力抢救汇英的同时一直将诺之歌隔离在外,避免受到影响,诺之歌用的人都是杨栋和穆瑾威层层筛查,又全面调查,才放心留用。

    就是打算有一天汇英不保,至少给杨尚霓留住诺之歌,原本的亏空已经补缺的差不多,蛀虫也神不知鬼不觉清理。

    却不知何时又开始出现问题,他们已经察觉到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力量在超控着这一切,而且野心很大,想要蚕食掉整个汇英。

    杨栋将杨振宇安排出国,一直派人跟踪张倩,她每天逛街,打牌没有跟做任何可疑的事情甚至没有接触过任何可疑的人,一时间无从查起。

    虽然这次风波被杨栋压下,但是杨尚霓还是察觉到汇英集团财务出了状况,但是无论怎么问杨栋,都跟她说没事。

    杨栋开完会给穆瑾威打电话,商量着想将诺之歌从汇英集团分离出来。然后将剩余的公司保不住的全部清算,或者让穆瑾威收购,两个人秘密谋划着。

    第二天杨尚霓问陈特助集团的事,陈特助也是避而不谈,导致她心情不好,今天中午穆瑾威没有过来骚扰她,也没心情吃饭,想去在附近逛逛。

    没有叫若白,一个人到地心大厦楼下,回来之后每天来公司上班还真没好好看看周围的景象。

    却刚好看到穆瑾威从宏程大厦里出来,想着最近二哥对自己的殷勤,也该原谅他了,便主动迎上前,“二哥,……”

    “穆总我们中午去哪里吃啊?”李柔柔跟了上来拉住穆瑾威的胳膊。

    “nny,吃饭了吗?一起去吧?”穆瑾威平淡的问道,同时轻抚开挽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

    杨尚霓摇摇头,有些惊讶的看着李柔柔,“不用了。”

    穆瑾威点点头。

    “穆总这位是?不绍一下吗?”李柔柔故意贴着穆瑾威。

    “未来的穆太太。”穆瑾威说出来的话,让杨尚霓全身不自在。

    “穆总,那我算什么?”李柔柔嘟着嘴状若生气。

    “你说你算什么?”穆瑾威挑起嘴角似笑非笑,整个人看起来却越发冰寒。

    说完也没再理会杨尚霓,径自朝着他那辆迈巴赫走去,这已经不是五年前那辆迈巴赫,好像二哥格外钟爱迈巴赫,一直换最新款,李柔柔跟在后面,上了穆瑾威的副驾。

    杨尚霓有些不解,这个女人是二哥生日那天,在不夜天里的那个女人,怎么会从宏程大厦里出来?难道是二哥公司里的职员?总觉得这个女人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

    二哥开车时,除了她从来不让其他人坐在副驾驶上,更别说女人,可是刚才那个女人上了二哥的副驾驶,他开车载着他离开。

    杨尚霓久久的立在原地。

    “nny你一个人出来,怎么不叫我。”若白从地心大厦出来,走到杨尚霓身边,跟她说话,她却没有反应。

    “想什么呢?”若白推了一下她胳膊。

    杨尚霓一惊,“没什么,你怎么神出鬼没的?”

    “是你自己想事情太专注,我叫你都没听见。”若白看杨尚霓从昨天下午开完会就郁郁寡欢,中午也没吃饭。

    “今天我不想在公司吃饭,想换个口味,你可不可以带我出去吃?我都来幕城一个多月了,你也没带我出去尝尝幕城特色,你这属于压榨员工。”若白是想着让杨尚霓吃些,担心她中午不吃饭下午又继续工作。

    “你这个员工要求有些高。”虽然若白一开始说只要负责他吃住,跟杨尚霓的一样就行,但是她还是单独给若白开了一个账户,每个月将工资打到这个账户里,想着若白终有一天要离开,要成家立业,虽然她上次见到他父亲,觉得若白并不是缺少的人,却依然习惯每个月给他转一笔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