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章 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第一百章 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热门推荐:
    穆瑾威到京城湾时杨栋正好也到了,两个人在门口碰头,“nny呢?被记者围攻了?”

    穆瑾威嗯了一声。

    杨栋已经看到新闻,各种娱乐头条刷爆。杨家大小姐承认幕城财神爷另结新欢,为此杨家大小姐报复婚礼现场逃婚,穆二爷已经对诺之歌下手,诺之歌股价受到影响,等等。

    甚至有些报道写到杨尚霓承认与外国美男私奔,始乱终弃。穆杨两家商业联姻宣告破裂。

    穆瑾威也看到满天的飞的八卦新闻,但是这次却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制止。

    “你打算借着这件事让诺之歌股价继续下跌?”杨栋平静的问道。

    穆瑾威又从嗓子里溢出一个嗯字。

    “nny受委屈了。”杨栋仰头,不难看出他将眼睛里打转的眼泪逼了回去。

    这次穆瑾威再也发不出声音,重重得点了一下头。

    “进去吧。”杨栋拍了拍穆瑾威的肩膀。翁婿两人表情都很沉重。

    大家见面一阵寒暄,张树山问杨栋,“老杨你怎么孤家寡人的来了?你家丫头呢?”

    “在公司加班,我告诉她忙完过来,咱们先吃,不用等她了,她还不确定能不能来。”杨栋替张树山和穆肖智高兴,好事多磨,有情人终成眷属,两个孩子终于要结婚了。

    “感谢你一直对赫赫的照顾。”张赫的工作还是杨栋给的。

    “说什么呢,你的孩子跟我自己的孩子一样。”

    大家边吃边聊,张树山和罗琦对穆瑾琛很满意,尤其张树山喜欢军人出身,对穆瑾琛现在从商也很满意。

    “老穆、老杨您们两家也好事将近了吧。”张树山在帝都对幕城的事情不了解。

    穆肖德想起来之前儿子婚礼的闹剧一阵尴尬。

    张赫突然拍案而起,“威老二,你特么还是不是男人,nny有难你从旁边经过竟然袖手旁观,你看没看到她……”

    张赫突然意识到所有的目光都聚在她身上,刚才她看到一个头条,有一个短视频,是杨尚霓被记者围攻,穆瑾威的车在记者后面停着,却没下车径自开走。张赫看着杨尚霓望着车子离开的方向,眼里只有失望,张赫就受不了,瞬间炸了。

    穆瑾琛拉张赫坐下,苏青看着张赫的眼神有些怪异。穆肖智觉得没什么,张赫是什么性格都好,只要儿子喜欢,更何况是张树山的女儿。

    穆瑾威出乎意料的替张赫解围,“张叔叔,我听说帝都那边婚嫁习俗跟幕城有所不同。您给我们讲讲帝都的习俗吧。”

    张树山自然知道穆瑾威是替张赫解围,接过话题,大家的目光从张赫身上转移到张树山身上。

    张赫舒了口气,给穆瑾威发了一条通信。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伤害nny,从此我们不共戴天。

    穆瑾威听见手机提示音,在桌子下面看到张赫发的通信,觉得张赫对他家丫头是真的关心,感到欣慰又心酸。

    看杨尚霓一直没来,张赫坐不住了,穆瑾琛察觉到张赫坐立不安,在桌下伸出手去抓她的手,想让她安分点,结果伸出去的手抓了个空,张赫已经起身出门。

    张赫出了房门拨通杨尚霓的电话,“nny,你到哪了?怎么还不过来?”

    张赫听到电话那边的风声和海浪的声音。

    “张赫,我不去了,你们吃吧。”杨尚霓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心疼。

    “那你在哪我过去找你。”张赫担心她出事,穆瑾威那个没心没肺的家伙,竟然能坐那吃得下。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你别乱跑,我没事。不说了,你快回去吧,给穆伯伯留个好印象。”杨尚霓说完挂断电话。

    坐在沙滩上,吹着海风想让自己头脑清醒些。

    “nny,这里风太大了,我们回车上看好不好?”

    已到夏末,今天的温度偏低,海风很大,湿湿潮潮的,吹在身上并不舒服。

    若白担心她着凉。

    杨尚霓摇摇头,“若白,你看那边的焦石像什么?”

    若白顺着杨尚霓手指的方向看去,“看不出来。”

    “像不像两条对在一起的海豚吗?”

    “哦,是有些像。”听杨尚霓说像两只海豚后,若白也越看越像。

    这里是小时候二哥带她来的地方,这边没什么游客,因为焦石比较多,游客都喜欢去有大片细沙的海滩,像龙沙湾那样的地方。

    杨尚霓执意在海边做到傍晚,气温渐低,海风渐冷,若白这次真的担心她会感冒。

    不再征求她的意见,直接将她抱起塞进车里,开回别墅,别墅门口却停着一辆警车,一辆武警车。

    之所以跟着武警,是因为都知道杨家大小姐身边有一个非常厉害的贴身保镖,传说可以以一敌十。

    见杨尚霓的车回来,刘警官从警车上下来。

    “杨小姐,您涉嫌一起网络贩毒交易,麻烦您跟我们回警局配合调查。”刘警官自然是不信杨尚霓会跟毒品扯上联系,不谈别的,凭借杨家的财力杨尚霓也不会去做这种事情。

    但是缉毒大队的网警查到杨尚霓手机上进行了一笔网络贩毒交易。

    在这里等杨尚霓回来的过程中,刘警官一直拨打穆瑾威的电话,穆瑾威看了张赫发的通信后就将手机静音了。

    下午张赫一家去了穆瑾琛家,其他人各自散去,穆瑾威心情烦闷,回到别墅在书房写字,早已经忘记手机还在静音状态。

    每一张毛笔字度气势恢宏、盛气凌人,一张写着“斩草必除根”的宣纸飘落在地上。

    若白陪着杨尚霓到达警局,因为跟刘警官很熟悉,杨尚霓也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自然也不害怕,非常配合。

    刘警官安排杨尚霓在他办公室坐着,要了她的手机送去检查。

    杨尚霓从中午就没吃饭,感觉又饿又冷,刘警官给他们送进来一杯热牛奶和一杯咖啡就再也没进来过。

    直到深夜十一点多,杨尚霓靠在若白肩膀上睡着,若白想把自己衣服给她盖上,却只穿了一件衬衫。

    担心她冷,像抱孩子一样将她揽在怀里,贴在身上才发现杨尚霓全身发烫。若白不再管那么多,抱起来杨尚霓走出办公室。

    刘警官正拿着杨尚霓手机回来。

    “我们现在就要离开。”若白浑身散发着肃杀之气。刘警官不由打了个冷颤。

    “可以,已经处理好了,有人入侵了杨小姐的手机,那笔交易只是借助她手机做了载体……”刘警官觉得眼前这个年轻男人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一样可怖。

    没等刘警官说完,若白接过杨尚霓的手机就大步朝门口走去。

    刘警官一愣,还没让杨尚霓签字,只是刚才看着杨尚霓的脸上露出不正常的潮红,不会生病了吧?这下他可惹祸了。

    若白刚跨出警局门口,迎面撞见穆瑾威。“让开。”

    “nny怎么了。”穆瑾威紧张的盯着若白怀里昏睡的人儿。

    “你会关心吗?”若白绕开穆瑾威。

    穆瑾威迅速脱下西服外套,追上若白盖在杨尚霓身上。

    若白想说不用,但是杨尚霓现在全身滚烫,夜深寒重,担心她再受凉。

    穆瑾威上了杨尚霓的车,若白很不情愿的将杨尚霓交给他,走到前面开车。

    穆瑾威接过杨尚霓,“她怎么这么烫?老刘对她做了什么?”

    穆瑾威已经知道事情的原委,他准备洗澡时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手机上有刘警官给的十二个未接,他给他打电话定没有好事,赶紧回过去。

    “有我在他敢吗?”

    穆瑾威抚摸着杨尚霓的脸颊,有些烫手,无比心疼。“开快点!”

    若白将油门踩到底,快十二点了,路上的车很少,也没有行人,连闯四个红灯,到达医院。

    穆瑾威抱着杨尚霓向急诊室跑去,是严重风寒感冒,杨尚霓被送到病房输液。

    穆瑾威自责的守在旁边,不停的用毛巾帮她擦脸擦手。若白也很自责,他应该早些将她拉走,不该让她在海边坐一下午的。

    两个自责的男人守了一夜都没有睡。

    清晨,护士查房,杨尚霓已经退热,穆瑾威到洗手间洗了一把脸,让栾管家送来了早餐给若白,便退出房间。

    “你要去哪?”若白突然问道。

    “你不需要知道。照顾好她。”说完穆瑾威便离开。

    “臭屁!”若白最近学会一个新词,觉得用在穆瑾威身上最合适不过。

    穆瑾威没有回头径自离开。

    杨尚霓醒来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若白,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若白,我们还在警局?”

    “你醒了,这里是医院,昨晚你发了高烧,饿不饿?”若白起身打开保温桶,见面时清粥,盛了一碗递给杨尚霓。

    在床上给她打开小桌子,摆上几道爽口小菜。

    杨尚霓默默的喝着,想起昨晚梦里梦见二哥一直抱着她,给她擦脸,还亲了她的额头,醒来却什么都没有,原来她这么依赖他。

    “若白我感觉好了,你给我办出院,我们回家吧。”杨尚霓喝完粥放下碗。

    “再留医院观察一天吧。”

    “没事的,回去吧,家里有艾丽莎在,而且就是感冒而已,我不喜欢待在医院。”

    若白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