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零一章 易姓,从此姓穆

第一百零一章 易姓,从此姓穆

 热门推荐:
    见过张赫后,苏青一直愁眉不展,“老穆啊,儿子的婚事是不是再考虑考虑,就这么定下来是不是有些草率?”

    苏青是大学教授,喜欢文静的女孩子,在机场初见,觉得张赫很文静,一天下来才发现那只是错觉。

    “你就别操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再说你没看见两个孩子感情很好吗?瑾琛也说了他们两个人已经在一起快四年了,你忍心拆散他们?”穆肖智盼着儿子早些结婚,他马上就要退休了,想在家带孙子。

    “我没说要拆散,就这么结婚是不是欠考虑?”苏青还是通情达理的,也比较开明,只是真的不喜张赫的性格,这样的媳妇真嫁进门,以后生了孩子万万不敢让她自己带。

    “日子是儿子自己过,你不要想那么多。等有了孙子我们接过来,让你带。”一起生活三十多年,穆肖智自然知道苏青顾虑什么。

    “这还差不多。”一提孙子,苏青心情阴转晴。

    这次见家长张赫勉强过关,她却觉得自己折腾去半条命。回家后挺尸到周一上班不得不爬起来。

    穆瑾威经过两天的调查,查到煽动记者围堵杨尚霓的背后主使人竟然是矫娇,这让穆瑾威始料未及,毕竟杨尚霓没有得罪过她,建达伟业跟诺之歌也没有利益冲突,建达伟业是干建筑的。

    这就让穆瑾威感到糊涂,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要毁了杨尚霓的名声,穆瑾威绞尽脑汁也没有跟自己联想到一起。

    还是陈施宇提醒,“穆总,矫小姐背后设计杨小姐,会不会是为了您。”

    “为了我?我会让人去伤害nny吗?”穆瑾威说完,想到之前苏雅撮合他跟矫娇时矫娇似乎很愿意。

    原本穆瑾威推测是想搞垮汇英集团的幕后黑手,助推整件事情,想用这种低劣的手段让诺之歌股价跳水,看样他低估了那个人,那是一个很有耐心的猎人。

    穆瑾威查到是矫娇,便让人去将矫娇的所有事查了个遍,确认她是个人所为没有受人指示。

    并意外收获到杨尚霓手机被入侵做了贩毒交易,也是她买通人所为,她竟然如此狠毒,那就莫怪他心狠手辣了。

    周一上午建达伟业的投资商纷纷要求撤资,一些已经签了的项目以各种理由违约,一时间建达伟业陷入混乱,矫正楠焦头烂额。

    他知道这些事情绝不是巧合,这是有人想搞垮他,搞垮建达伟业,可是幕城和他能算得上对手,且有这么大手笔的只有郑家,而他并没有得罪郑家,向来井水不犯河水。

    他听说郑家那位还在医院,不可能有这么大动作,那么在幕城有这个能力的仅有一人,穆家那位,细思极恐。

    让矫正楠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穆二爷为什么对他家下手?难道是想要建达伟业?但是不必如此操之过急吧,而且摆明着让他知道是他穆二爷做的。

    总觉得这是一次疯狂的报复试摧毁。

    这几日的经历,让矫正楠筋疲力竭,虽然先毁约方赔了建达伟业违约金,却不够堵撤资的窟窿,建达伟业是做建筑的,资金都已经投入到工程,再建工程突然停工可想混乱,工程不竣工尾款自然收不回来。

    不到一个星期建达伟业股价即将处于崩盘,一夜之间落入生死存亡的关卡,银行也回收贷款,更别提想贷出新的资金,比登天还难。

    矫正楠已经认命,突然问了一句他的女儿,“矫娇,你到底怎么得罪穆瑾威?”

    矫正楠声音疲惫,甚至说到“穆瑾威”三个字不由一颤,这个男人像死神一样可怕,偌大的一个集团一个星期内土崩瓦解。

    曾经说若白是生命收割机,那么说穆瑾威是企业收割机一点不为过,这兄弟二人都轻而易举的捏住别人的命脉,可以随时置人于死地。

    矫娇一听得罪穆瑾威,终于明白自己有多愚蠢,原以为自己做的滴水不漏,也以为穆瑾威对杨尚霓没有真心,没想到矫家的祸事因她而起。

    当她将事情捋顺明白,魂不附体地瘫坐在地上,这个男人心狠手辣的程度令人发指,她却敢怒不敢言。

    伤害杨尚霓的事情是她做的,他却不直接对付她,也没有制止那些新闻的发酵蔓延,将手悄无声息的伸进了建达伟业。

    这可是整个矫家的命脉,矫家几十口人的生计。

    “你去找穆瑾威道歉,认错,无论你做了什么,快去!马上去!要你的命你今天也给他,一定保住集团。”矫正楠瞬间明白一切都是因为她这个不争气的女儿,将女儿从地上提起推出办公室。

    穆瑾琛已经站在大厅,过来接盘,穆瑾琛从瑾威财团带来一些人,过来改组清算,遵从堂哥的意思,矫家的人一个不留,全部换上瑾威的人,后期再陆续招聘补齐。

    “你们穆家要不要做事这么决绝?”矫正楠对着穆瑾琛咬牙切齿。

    “穆瑾威在哪里?我要见他。”矫娇向穆瑾琛扑来,她觉得穆瑾威是她最后一块浮板。

    穆瑾琛的身手又怎么会被她触碰到,矫娇扑了个空摔在地上。

    穆瑾琛一个眼神示意,从瑾威带过来的保镖上前将姓矫的全部清楚建达伟业的大门。

    一夜之间幕城的报纸和网络新闻头条都是建达伟业易主,自此姓穆。

    矫娇四处寻找穆瑾威,在宏程大厦楼下堵他,却先看到杨尚霓从地心大厦走出来,瞬间点起她愤怒的火焰。

    矫娇从包里拿出来提前准备的匕首,原本想着穆瑾威如果不放过她们矫家,她就在他面前自杀。

    若白已经走到车边,帮杨尚霓拉开后车门,矫娇突然冲过来,手里握着匕首向杨尚霓扑来,杨尚霓自小练习防身术,虽然留学这五年不锻炼,但是警觉性依然很高。

    感受到后面有人扑来,杨尚霓一个闪身,矫娇扑了个空,被若白钳制住手腕,铮铛一声匕首落地。

    杨尚霓蹙眉,并不认识这个女人,看这个女人一身名牌,显然不是当街抢劫,那么就是针对她。

    杨尚霓并不觉得自己得罪过什么人,严重到想治她于死地。

    “杨尚霓你这个狠毒的女人。我只是让记者来曝光你,你竟然让穆瑾威搞垮整个矫家。你这个狠毒的女人。”矫娇挣扎去捡地上的匕首。

    杨尚霓越听眉头蹙的越紧,原来是这个女人煽动的记者在地心大厦围堵她,二哥搞垮矫家,她最近是有耳闻的,是因为替她报仇吗?

    可是那天他明明就从记者后面经过都没有下车替她解围,只要他下车澄清,也不会有那些漫天飞的绯闻,诺之歌股价也不会一再跌停。

    为了让诺之歌情况得到改善,杨尚霓最近联系了洛杉矶一家珠宝公司,想寻求合作,那家公司的负责人德理曼夫人对设计要求很高。

    提出诺之歌想合作可以,但是要根据她和她爱人的故事做一个系列的设计,能让她满意就跟她签合作合同。

    若白拨打报警电话,将矫娇交给了警察。穆瑾威从宏程大厦出来,正看到这边的景象,有些担心杨尚霓会受伤。

    “nny,你没事吧?”穆瑾威走到她面前。

    杨尚霓看着穆瑾威,心情颇为复杂,摇摇头,刚想说没事,李柔柔跟过来。

    “穆总我今天没开车,能不能麻烦穆总送我回去?”李柔柔看着杨尚霓笑笑。

    穆瑾威点了一下头,看到杨尚霓没事便放心的离开,杨尚霓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二哥了。

    也感觉自己跟二哥越走越远,也许是因为他们认识的太早,已经将缘分用尽,试问有几对青梅竹马的情侣可以走到最后?

    可是他们究竟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地步,就是因为上次婚礼的事情,她迟迟没有原谅他吗?

    看着穆瑾威的车走远,杨尚霓也上车,上车后一直看着窗外一句话都没有说,杨尚霓看到宠物店门口有一只小萨摩,关在笼子里很可怜。

    “若白,停车!”

    “怎么了?”

    “我想去那个宠物店!”

    “好!”

    杨尚霓走到宠物店门口俯身蹲下看着笼子里的小狗,通体雪白,蹲坐那里,像在对她微笑。

    “穆总,我想买那只狗狗,好可爱。”李柔柔凑过来。

    “老板我要这只狗。”李柔柔看了一下杨尚霓。

    “杨小姐怎么会在这里?”李柔柔原本远远看见杨尚霓在这,故意过来的,现在却一副惊奇的样子。

    穆瑾威掏出卡付了钱,让陈施宇将萨摩带到车上。

    “二哥。”杨尚霓站起身叫了一声穆瑾威,又回到自己车上。

    “想买那只狗?我们再去别地方看看。”若白以为杨尚霓喜欢那只萨摩。

    “不用了,我不太喜欢养宠物,本就是看着它可怜,现在有人愿意带它回家就好。”杨尚霓解释道。

    “为什么不喜欢养宠物,多可爱。”

    杨尚霓不语,陷入沉思,她小时候养过一只灰色的垂耳兔,阴阳脸,一半白一半灰,看着就让人喜欢,是她四岁生日穆瑾威送她的,那只小兔子陪伴她十年,她十四岁那年小兔子到了寿命。

    一直陪伴她十年的宠物,感情很深,突然离开她,感情上自然接受不了,从此她便再也不养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