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共浴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共浴

 热门推荐:
    穆瑾威趁杨尚霓不注意将她拉进怀里,打横将她抱进浴室。

    杨尚霓顾及身上裹着的床单,不敢乱挣扎。

    穆瑾威按下浴缸开关设置38度5,八个出水口同时放水,不到五分钟,偌大的浴缸便放满了水。

    穆瑾威担心她害羞,又按下泡泡浴,沐浴露自动加入浴缸,按摩功能起动,浴缸里瞬间浮起厚厚的一层泡泡。

    穆瑾威直接抱着杨尚霓跨进浴缸,扯下她身上的床单。杨尚霓一惊迅速向后躲,靠在浴缸壁上,只穿内衣面对穆瑾威她还能做到,毕竟一起游泳她都穿比基尼,可是在同一个浴缸里共浴,就些难以接受。

    穆瑾威站起身将打湿的衬衫脱下,一身精健的肌肉暴露在杨尚霓视线里。

    “过来。”男人邪魅的向她伸出手,想帮她把内衣解开,穿着湿的肯定不舒服。

    “不要,你出去。”杨尚霓又向后缩了缩。

    “你现在应该叫我什么?”男人倾身向前,凑近杨尚霓。

    “二哥,你出去。”杨尚霓两颗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着星星,盯着男人看不底的眸子。

    从男人嗓子溢出一个字,“嗯?”混浊的的拖着不满的尾音。

    “看样穆太太没有进入角色?”穆瑾威越逼越近,将杨尚霓圈在浴缸角落里。

    他想着这次一定要逼她改口,不能再纵容这个丫头,都已经领证了,他可不想媳妇一辈子叫自己二哥。

    “再不知道,我就要……”穆瑾威的视线向下移,身体又向前靠近了一些。

    杨尚霓慌忙的伸出双手抵在穆瑾威的胸前,“停!你先出去。”

    穆瑾威低头看着她两只白嫩的小手正按在自己的胸肌上,杨尚霓像触电般迅速缩回手。

    “对不起,我,我……”杨尚霓不知道如何解释。

    “没关系,整个人都是你的,想怎么摸都行。”穆瑾威挑着嘴角,故意揶揄她。

    杨尚霓本就泛红的双颊,腾的一下红到耳根。

    “快点,叫一声我听听。”

    杨尚霓张了张嘴还是难以启齿,扁着嘴,委屈巴巴的看着他。

    穆瑾威有些心软,低头狠狠啄了一下她的嘴巴,“有这么困难吗?”

    杨尚霓扁着嘴巴不说话。

    穆瑾威妥协,“确定让我现在出去?”

    杨尚霓点点头。

    穆瑾威直接站起身,杨尚霓吓得快速转身趴在浴缸壁上,男人身上带着一团一团的白色泡沫,修长精健的身躯,有些蛊惑人心的魅力,迈开大长腿跨出浴缸,到淋雨室冲洗刚进身上的泡沫,围着浴巾出了浴室。

    杨尚霓终于舒了一口气,滑坐在浴缸里,半躺着放松下来,刚才跟二哥过招才发现自己不进身手退步,身体素质也下降很多,现在感觉好累。

    大脑放空,浮现出刚才穆瑾威从淋浴室走出来的样子,无数的水珠带着勾魂夺魄之势从他麦色的肌肤上滚落。

    杨尚霓揉了揉额角,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些古怪的想法。

    泡了半个多小时她感觉很舒服,不想出来,穆瑾威推门进来,直接将手伸进浴缸里,“水都冷了,快点出来,再泡下去会着凉。”

    杨尚霓下意识的向里缩了缩。

    “那你出去。”

    “你确定?”穆瑾威转身出了浴室。

    “二哥!怎么没有拖鞋!也没有浴巾!”杨尚霓大声喊道。

    “你应该叫我什么?”穆瑾威拿着浴巾进来。

    “让我冻感冒算了!”杨尚霓赌气,二哥真是无处不在的算计她。

    穆瑾威哪舍得让她冻着。伸开浴巾将杨尚霓拎出浴缸,用浴巾包好,抱出浴室,放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

    其实空调开的很大并不冷,却依然担心她着凉。

    杨尚霓躺在床上,明明是白天,房间里却是开着暖黄色的灯,有些昏暗,这才看到二哥竟然将遮光窗帘都拉起来了,不由蹙眉。

    穆瑾威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压在她身上,一只胳膊支持着他的重量,令一只手曲着食指刮了一下杨尚霓的鼻尖。

    “穆太太想什么呢?”

    “二哥,天还没黑,现在是白天……”

    “我知道。”穆瑾威的语气轻松。

    “那你这是……”杨尚霓有些紧张,穆瑾威做的这一系列,怎么看都是想吃了她。

    穆瑾威一个翻身下床,找出杨尚霓的睡衣,这是他求婚之前就给她准备好的,还有她的衣服、生活用品一直都给她备着。

    “你想干什么?我陪你一起,看电视吗?”穆瑾威拿出遥控器。

    杨尚霓摇摇头,很久没看电视,还真不知道想看什么,尤其现在心里慌慌的,完全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

    “看书吗?我们去书房?”穆瑾威凑过来,他已经做出很大让步,生生将体内不断叫嚣的火焰压下去。

    看着杨尚霓兴致缺缺的样子,穆瑾威继续提议,“弹琴?画画?还是想洞房?”

    “画画吧!”杨尚霓送他一个白眼,二哥怎么总是这么不正经,实在不知道干什么,也许画画可以让人平静。

    穆瑾威本已经做好准备开餐,但是看着丫头可怜巴巴的的样子又不忍心,只好先忍着,耐心的陪着她。

    将拖鞋放在杨尚霓脚下,看着她穿好,一起到书房,穆瑾威利索得支起画架,夹上画纸,便一个人到书桌前写字。

    杨尚霓对着画纸拿起炭笔,随意的在画纸上勾勒,成型后才恍然,自己似乎已经习惯画二哥,这又是一副二哥的画相。

    穆瑾威写完字抬头看着还在认真画画的杨尚霓,“丫头,画完了吗?我看看画的我怎样?”

    杨尚霓一愣,“你怎么知道我画的你?”

    穆瑾威勾唇,走到画架旁边,“难道你看着我还能画出别人?”

    可是她画的时候,他一直专心写字并没有看她。

    穆瑾威拿着签字笔在旁边写下一排小字老公大人的画相,结婚纪念。

    “二哥!”这个男人,写的什么啊,以前她画画,他都会给写个有意义的标题。这次是什么嘛,看着老公大人几个字杨尚霓的脸不自觉的发烫,今天他们真的结婚了,这次是真的。

    “嗯?你能看出来我写的是什么?”穆瑾威凑过来,“你认识这几个字?”

    杨尚霓看了一下虽然穆瑾威写的行书,但是他的字,她都认识。

    “认识!”杨尚霓不解的看着他。

    穆瑾威蹙眉,“你读一下。”

    “老公……”杨尚霓哽咽,知道自己中了圈套。

    “唉!”穆瑾威眯起眼睛,满意的看着杨尚霓,“现在会叫了吧?再叫一次。”

    杨尚霓嘟着嘴巴,二哥竟然又算计她。

    “我去做饭,你先休息一会。”穆瑾威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

    “还做海鲜粥?”

    “嗯。”穆瑾威有些无奈,这个丫头怎么一副嫌弃的表情,他会做已经不错了。

    杨尚霓忍不住笑出声,穆瑾威扬起手照着她臀部拍了一巴掌。

    笑声戛然而止,“霸道!笑都不让!”

    穆瑾威勾唇,出了书房,今天似乎一直抑制不住得想笑。

    下楼发现厅里已经被收拾得整整齐齐,下午明明被他们两个人弄的一片狼藉,他回家之前特意让栾管家给所有佣人了放假。

    “少爷,可以吃饭了。”红姐从厨房里出来。

    “红姐,你怎么没回家?”

    “少爷我家里没什么人,就一个儿子在国外读书,栾管家担心没人给你做饭,让我留下。”红姐和栾管家都是从小照顾穆瑾威,红姐的儿子去年想出国留学,还是穆瑾威送出去的。

    “也好,我做饭怕是把小丫头吃腻了又要赌气。”穆瑾威回书房叫杨尚霓下楼吃饭。

    “二哥,你这么快就做好饭了,不会只给我吃蔬菜沙拉吧?”

    “既然我们结婚了,你是不是应该担负起做饭的责任?”穆瑾威故意逗她。

    “可是,我不会做。”杨尚霓不喜欢做饭,上次君陌车赛,让她压车,后面有车坠崖被二哥知道了,罚她做的十菜一汤,她清蒸了十种海鲜,发誓这辈子都不要再进厨房。

    “不会做饭怎么做合格的穆太太?”穆瑾威看着小丫头赌气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上次被罚的事情。

    “那我不做好了。”杨尚霓嘴硬。

    “你说什么?”这也可以随口说出来?看样子小丫头并不重视穆太太这个身份。穆瑾威一转身将她禁锢在怀里。

    “再说一遍!”

    杨尚霓看着二哥真的动怒了,立刻妥协,“我,我说我可不可以不做饭。”

    “逗你的,我能舍得让你做饭吗?看你的样子,让你给我做顿饭,你吓得连穆太太都不做了?”穆瑾威看着她委屈的样子,刚才还想狠狠的惩罚她一下,这一刻心已经软下来,舍不得吓唬她。

    将杨尚霓抱到餐厅洗了手,给她拉开椅子,“好了,快来吃饭吧。”

    “二哥,这都是你做的?”二哥下来一趟,这么快做了一桌子菜?

    红姐进来给杨尚霓盛汤,她听说两个人已经领证,她家少爷将杨小姐接到别墅里住了,特意给杨尚霓炖的补气血助孕的汤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