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二十章 上门宣誓主权

第一百二十章 上门宣誓主权

 热门推荐:
    顾海成早早的等在门口迎接穆瑾威的大驾光临。

    “穆总光临寒舍蓬荜生辉。”顾海成热情的跟穆瑾威握手,引着穆瑾威和杨尚霓进入顾家。

    顾婷一直在杨尚霓另一侧挽着她胳膊,一点明星架子都没有。

    杨尚霓跟穆瑾威刚在顾家坐下,顾阮染了一头火红的头发,穿着一身白色西装,带着一只钻石耳钉,抱着一大束红玫瑰风风火火的走进来。

    “nny好久不见。”顾阮一眼看到我在沙发上的杨尚霓,激动的刚要上前,注意到旁边的穆瑾威。

    “学,学长您也来了。”顾阮谄媚的样子,惹的顾婷直翻白眼,他这个哥哥平时眼睛长到头顶,怎么见了穆瑾威就跟个小跟班似的。

    顾阮上学时就是穆瑾威的跟班,他能当上学生会长还是穆瑾威一手扶持的,见了穆瑾威依然一副狗腿样。

    “嗯,花不错!”穆瑾威扬起下巴,玩味的看着顾阮。

    顾阮尴尬的笑了两声,将花递到顾婷面前,“哈哈哈,给大明星的。”

    “怂!”顾婷回他一个字,将花接过来送到一边。

    顾阮瞪她一眼,没接茬。

    穆瑾威当着顾婷和顾阮的面各种花式秀恩爱,顾阮怎么都觉得穆瑾威在跟他宣誓主权,他觉得自己很无辜,他什么都没做过,怎么就把这位爷得罪了。

    顾阮在大学时知道杨尚霓是穆瑾威的未婚妻之后,就没在妄想过,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快跟陆瑶交往。

    晚饭过后,顾婷小声对顾阮说,“哥你是不是又在外面和女人鬼混了,浓重的廉价香水味,能不能去洗洗。”

    “你个死丫头再胡说!”顾阮瞪着她咬牙切齿。

    “不洗算了,那你离我朋友远点。让你熏死了。”顾婷故意往旁边移了移,很嫌弃的看了他一眼。

    顾阮怀疑地看了看顾婷,闻了闻自己身上,香水味是有点浓。

    “学长,我上去换套衣服,您先坐会。”

    “爸,你先招待穆总,我上去换套衣服马上下来。”顾阮一步跨出两米,快速跑到自己的房间。

    顾海成陪着穆瑾威在一楼厅里下棋,顾夫人看穆瑾威年轻,应该不喜欢喝茶,特意亲自煮了咖啡给两个人送来。

    顾夫人早就听说过穆瑾威,一直误以为是个中年男人,这次一见颇为惊讶,竟是跟自己儿子差不多大,年轻有为。

    顾婷拉着杨尚霓,“nny我带你去我房间里聊天吧,我有话想单独跟你聊,在男人面前不方便。”

    在大一时她们宿舍的相处得都很好,杨尚霓便跟着顾婷上楼。

    “nny那个是我房间,你先进去等我,我去书房拿我们的毕业照片给你看。”

    杨尚霓点点头,推门进了顾婷指的卧室,坐在床尾沙发上,这个房间怎么看都不像女孩子的房间,过于简单,色调偏冷。

    “穆总,你看到nny了吗?”顾婷下楼问穆瑾威。

    穆瑾威挑眉,眸中寒光一闪而过。

    顾海成落下黑子,“不是你带杨小姐去你房间了吗?”

    “我去拿毕业照给她看,回去就找不到她了。”顾婷表现出焦急的样子。

    “你这丫头,慌什么,咱们家又没坏人,出不了事,我跟你一起再找找。”顾夫人拉着顾婷一起上楼。

    “穆总要不要一起去找一下。”顾婷回头看着穆瑾威。

    穆瑾威跟顾海成微微点头,示意他稍等,起身跟上顾婷,想看她究竟导的哪出。

    杨尚霓坐在沙发上,看到地上的一双男士拖鞋,微微蹙眉,顾婷房间里怎么会有男式拖鞋,杨尚霓察觉出异样起身想离开,这时浴室门开了,顾阮围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

    “nny你怎么在我房间里?”

    看着顾阮赤衤果着上半身,杨尚霓慌乱得低下头,“顾学长,不好意思我进错房间了。”

    杨尚霓说完转身朝房门走,顾阮下意识伸出手抓住杨尚霓的胳膊,“nny。”

    杨尚霓回头诧异的看着顾阮。顾阮像触电一般缩回自己的手,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拉住她,“看你跟穆学长很幸福,他一定很爱你吧。”

    “nny你怎么在我哥房间里?”就在这时顾婷推门进来,身后跟着穆瑾威和顾夫人。

    “哥你……你怎么不穿衣服?”顾婷瞪大眼睛,吃惊又惶恐的情绪从眸子中溢出,表现得淋淋尽致,不愧是演技实力派女明星。

    顾阮无语,他这个妹妹是要坑他吗?她让他洗澡的,他围着浴巾呢,怎么能叫不穿衣服?被她这么一说总感觉有歧义,可是他又不知道如何辩解。

    “哥,你怎么可以欺负nny?你……”顾婷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顾太太赶紧出面阻止。

    顾阮无语,这是他亲妹妹吗?

    “你让我来你房间等你,我不知道顾学长在这洗澡。”杨尚霓看看顾婷,又看看穆瑾威,觉得二哥这次肯定会生气,他那么爱吃醋。

    “这是我哥的房间,隔壁是我的房间,我跟你说的是隔壁。”顾婷无辜的看着杨尚霓。

    杨尚霓不想跟她继续争辩,两个门靠得很近,但她看得很清楚,顾婷指得是这间,也怪她自己进来时已经质疑,却还在房间里等。

    “过来。”穆瑾威朝杨尚霓招手,杨尚霓乖乖的走到他身边,他揽着她的肩膀向外走。

    “段位太低!”穆瑾威回头对着顾婷说了一句,顾婷对上他一双幽深的眸子,目光闪躲。

    穆瑾威跟顾海成告别,便带着杨尚霓离开顾家。

    顾阮惶恐的穿上衣服想跟穆瑾威解释,追出别墅时穆瑾威的迈巴赫已经扬尘而去。回到别墅,盯着顾婷,怎么都觉得今天是个局。

    顾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回了自己的房间。

    穆瑾威虽然知道她被设计,心里还是不太舒服,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顾阮还只围了一条浴巾。

    对,二哥在吃醋,但他绝对不会承认。

    一路无言,杨尚霓实在受不了这种煎熬,二哥有气就说出来,这样不说话冷着她算什么。

    “二哥,你真的怀疑我去偷看顾阮?”

    “嗯?”穆瑾威声音发闷,尾音拖得很长。

    杨尚霓立刻会意,“老公。”

    “我怎么可能怀疑你去偷看他,他有什么好看得,瘦不拉几的,没我身材好。”

    “但是他比你白。”杨尚霓看穆瑾威酸溜溜的样子,故意逗他。

    穆瑾威一听这丫头还真看了,而且还看得挺仔细,竟然说比他白,“那你还不如看君老三,他皮肤比君老三差远了。”

    “那下次见三哥,我要仔细看看。”杨尚霓忍着笑意。

    “老三就是个花瓶,你不是说过男人一定要有肌肉么?”穆瑾威说完曲起右臂,展示自己的肌肉。

    杨尚霓装作没看见,“大哥的肌肉最发达。”

    穆瑾威已经不想跟她继续交流,这几天一定是他太过于纵容她,才导致她敢如此挑衅他。

    穆瑾威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如离弦的箭一般飞出去,杨尚霓紧紧得抓着车门上方的把手腹诽道,这个小气的男人,经常说三哥玩车太危险,就他时不时地在大马路上飙车,岂不是更危险。

    此时的车速已经容不得杨尚霓说这些风凉话,她只能捞捞的抓住把手。

    用城市死亡速度开到他们家别墅,杨尚霓还惊魂未定,比给君陌压车还恐怖。

    穆瑾威下车打开副驾驶室的门,直接将她的安全带解开,抱下车扛在肩上向别墅走,杨尚霓有种被当成货物的感觉。

    二哥还是第一次这样扛着她,以前不是抱着就是背着,扛着着实不舒服,硌得她肋骨疼,“二哥放我下来好不好,这样扛着我很难受。”

    一个大掌重重的拍在她臀上。

    好吧,因为这称呼的问题,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挨巴掌,有些羞恼,她这个二哥是改不掉了,都结婚两个多月依然改不了,毕竟已经叫了二十多年的二哥,而且二哥在她生命里占据重要的位置。

    “老公放我下来!”

    “不放!”

    这个男人闹哪出,这是又生气了?她刚才真的只是想跟他开个玩笑。

    穆瑾威将她扛到卧室才放下来。“顾家的饭不好吃,我没吃饱。”

    这还真难到她,她不会做饭怎么办,穆瑾威每年过年都给家里佣人放假,红姐的儿子回来过年,连红姐都回家了。

    “我给你要外卖?”

    “眼前就有,为什么要外面的?”穆瑾威挑眉。“我要吃你……”

    杨尚霓无语了,刚吃了饭,这个男人就想那件事。

    “就是刚吃了饭,才要运动一下。”穆瑾威看杨尚霓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杨尚霓彻底无语,二哥就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总是轻而易举的知道她在想什么。

    然而穆瑾威每次想开餐都要费些力气,杨尚霓从来都不是任人宰割的主,跟着若白练习了两个月的散打和自由搏击,穆瑾威想擒住她,让她就就范,十招之内已经搞不定。

    两个人没再废话,动起手来整整打了七八个回合,穆瑾威才将她按在床上,两个人都气喘吁吁。

    不能再这样下去,这丫头的身手不断提高,他都快制不住她了,体力都消耗在打斗上,过会深入交流该怎么进行。

    得想个方法让若白不再教杨尚霓功夫,然而他直接说,若白肯定不会理他,还需要他好好盘算一下。

    走神了一会,发现身下的女人直直的盯着他看,低头在她粉嫩的樱唇上啄了一口,“看什么呢?”

    杨尚霓立刻羞红了脸,将头转像一侧,都结婚两个多月了,两个人交流过不知道多少次,怎么这个丫头还这么害羞,看着她害羞的样子,总是让他谷欠罢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