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她一定恨极了他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她一定恨极了他

 热门推荐:
    曲洋一愣,她竟然已经结婚,而且她丈夫看起来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从他的笑容里他却感受到寒意,甚至带着杀气。

    杨尚霓尴尬的笑了两声。“曲副总你也来吃饭。”

    “嗯,su

    y你已经恢复记忆了?”虽然她的家人来了,曲洋依然很关心她。

    “没有。”杨尚霓有些失落。

    “那你……”

    若白看着曲洋欲言又止的样子,而且他眼睛一直在看他,“她一直都记得我,就算她失忆,记忆里唯一记得的人只有我,所以你可以放心,她认识我。”

    若白说这话是心虚的,但是必须让这些觊觎她的人明白,他们没有任何希望。

    这顿早饭杨尚霓吃的很慢,最后也没有见到jo

    i。

    曲洋等他们吃完要送他们。

    “不用谢谢。”若白拒绝道。

    “su

    y你们要去哪?你家在江城吗?”曲洋追问,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面。

    “不是,不方便告知。”若白牵着杨尚霓的手走出小店,杨尚霓想缩回自己的手,若白握得更紧。

    “你今天去上班吗?”曲洋突然问道。

    杨尚霓一愣,对啊她已经签了合同。

    “不去,要违约金我会赔付,但是su

    y只是她的英文名字。签的合同不具备法律效力!”若白突然邪魅的笑着,曲洋明明能感觉到他很生气,可是这个男人竟然在这个时候还在笑。

    “我没有那个意思,su

    y有时间来江城看我们!”

    曲洋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身影消失在他的后视镜里,才发动车子离开。

    若白在寻找杨尚霓时给她做了一套新证件,一个全新的身份。

    那时他就想着找到她就带她离开,本以为会费一番力气劝说她换个身份跟他离开,没想到她已经失忆,一切都可以顺理成章。

    若白带着杨尚霓直接到机场,他一早起来就定了飞往菲律宾的飞机,再从菲律宾乘船到帕劳。

    想必穆瑾威来江城找不到杨尚霓,查到是若白带走的杨尚霓,一定先想到洛杉矶,他一定会猜到若白会带杨尚霓去洛杉矶,因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所以若白打算带着杨尚霓先到帕劳住两个月,等穆瑾威彻底放弃在洛杉矶寻找时,他们再回洛杉矶,毕竟杨尚霓在洛杉矶生活过五年。

    果不其然,若白带着杨尚霓到机场,就看看穆瑾威带着穆瑾琛、陈施宇身后跟着浩浩荡荡的一群人从机场接机楼里走出来。

    杨尚霓没想到能再一次遇到这个男人,她看到那个男人似乎有心事,面沉如霜,目不斜视的向前走,心里漾起一圈一圈的涟漪,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每次见到他都有种春心荡漾的感觉。

    杨尚霓努力收回视线,不能这样,她已经嫁人,自己的老公也很出色,为什么总是对着别的男人想入非非呢?

    若白顺着杨尚霓的视线看到穆瑾威警铃大作,抓紧杨尚霓的手向安检走去。杨尚霓情不自禁的又回头看了一眼,只能看到一群人的背影,再也看不到那个男人。

    穆瑾威突然停下脚步转身,他感觉有一双眼睛热切的看着他,然而确实有无数双热情的眼睛看着他,在他回头的瞬间,甚至有尖叫声。

    很多女人都无比激动地看着穆瑾威视线从她们身上扫过。

    穆瑾威收回视线,没有他想看到的那个身影,快步上了一辆来接他的劳斯莱斯,直接驶到g公司楼下。

    g公司的大小事务都由曲洋负责,穆瑾威来到曲洋办公司门前,一行二十多个人,小秘书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她不认识穆瑾威,又不敢阻拦,眼巴巴的看他推门进总裁办公室。

    这个男人长得真好看,小秘书想多看几眼,却被他身上强大而冷漠的气场压得不敢抬头。

    听到有人推门曲洋抬头,看到是穆瑾威,有些不敢相信,“穆总,怎么突然到我这来了?”

    “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穆瑾威开门见山,因为知道杨尚霓在他这里,他心里无法平静,说出来的话也有些急切。

    昨天穆慕突然找他,给他看最近网上很火的面具美模视频,穆瑾威刚从温哥华回来不久,完全没有杨尚霓的任何消息,心情烦闷。

    不想看,穆慕非逼着他看,当他看到杨尚霓出现在t台上时感觉自己的血液在身体里开始流淌,心脏也有了动力,犹如万物复苏。

    这一段时间他活得如同行尸走肉,终于在看到样杨尚霓的这一刻活过来。他立刻赶到机场包机飞到江城,她竟然在江城。

    他去温哥华之前还来过江城,竟然没有在江城寻找。

    “穆总想找谁?”曲洋起身请穆瑾威坐。

    “你们公司的一个新模特,杨尚霓。”穆瑾威恨不得马上看到她出现在他面前。

    曲洋蹙眉,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穆总稍等,我让人下去查一下,新人太多,我没听过这个名字。”

    “就是这个模特。”穆瑾威找出杨尚霓的视频,将手机递给曲洋。

    “这,她已经不在我们公司干了。”曲洋看了一眼穆瑾威,难道穆总看中了su

    y。

    “她去哪了?什么时候的事?”穆瑾威大惊失色,他从没有在人前如此失态。

    穆瑾琛上前一步扶住险些坐到地上的穆瑾威。

    怎么看着穆总很紧张su

    y,难道他们认识?听说穆总有个妹妹十分宝贝,难道是他妹妹?

    “她今天刚辞职,她丈夫来找她,不让她继续在我们公司做模特,她丈夫看起来应该不缺钱,可能不喜欢她做公众人物。”今早若白虽然没开车,但是曲洋看着若白的一身价值不菲的西装和价值几千万的手表,便知道他是个有钱人。

    “你见到她丈夫了?”穆瑾威震惊,这是什么情况?

    曲洋点点头。

    陈施宇拿出一本穆瑾威和杨尚霓的结婚证展开给曲洋看。

    这次是曲洋差点没站住。照片上的人一看便是su

    y,原来她的中文名字叫杨尚霓,她竟然是穆太太。

    “穆总,可是……”曲洋将要说的话又咽回去,豪门的事情太复杂,他还是不要参与。

    “她在江城住哪?你带我去!”

    曲洋机械的点点头,将穆瑾威和一群人带到jo

    i的住处,曲洋拍门。

    “su

    y是不是你回来了?”jo

    i的声音从门内传出,很快便打开门。

    “曲洋你来干什么?我家小可爱走了!”jo

    i哭丧着脸,突然又一脸谄媚,比专业变脸的还娴熟。

    “穆总大驾光临……”jo

    i的话还没说完,穆瑾威嫌弃得推开他径自走进屋里。

    “好a

    。”jo

    i跺着脚痴痴的看着穆瑾威。

    “你还敢说你不喜欢男人。”曲洋狠狠的瞪了他一样。

    “su

    y住哪?”穆瑾威环视一圈问道,莫名的烦躁。

    jo

    i跑过来打开杨尚霓的房间,他早上起来叫她起床吃饭,没有人应答,他进房间看到她留的字条都快气炸了,给她打电话再也没通过。

    穆瑾威一进房间便看到书桌上他的画相,拿起来捏在手里一张一张的翻过,一张、两张、三张……每一张他都无比珍视。

    他的丫头在躲着他,心里却还在想着她。看了好一会穆瑾威问jo

    i杨尚霓去哪了。

    jo

    i也不知道,将她留下的字条给她看。穆瑾威看到老公两个字时,眼珠都快夺眶而出,连穆瑾琛都目瞪口呆,他家小嫂子这是跟别人私奔了。

    “那个男人长什么样?”穆瑾威心中已有答案,只想在确定一下。

    jo

    i摇摇头,曲洋悠悠开口道,“是个金发的外国男人,比穆总要好一些,总喜欢笑,但我总感觉他的笑容带着杀气。”他不笑的时候竟然跟穆总有几分相似,这句他不敢说,谁也不想听别人说自己跟夺妻情敌长得相似吧。

    穆瑾琛快速翻自己的手机,他手机里有一张杨尚霓、若白和张赫的合影。“是这个人吗?”

    曲洋看了一眼,果然那个金发男人和su

    y原本就认识,曲洋点点头。

    “你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吗?”穆瑾琛追问。

    “不知道,这个男人说要带su

    y回家,我问过他,他不肯说。”曲洋无奈,现在不知道谁才是她真老公。

    “洛杉矶!”穆瑾威说完转身出了joi

    家。

    “堂哥,若白一定能猜到我们会去洛杉矶找他们,现在很明显小嫂子在躲着你,他们还会回洛杉矶吗?”穆瑾琛快步追上穆瑾威。

    “你跟我去洛杉矶,陈施宇带其他人留在江城找,再派人查江城机场有没有su

    y的订票记录。”

    “穆总,要不要查汽车火车的?”陈施宇问道。

    “不需要,他们要走,一定会离开华夏。”穆瑾威非常确定。

    因为只要在华夏任何地方,他都找到她。

    只是穆瑾威没有想到这两个月杨尚霓竟然一直在江城,还做模特,这有些让他想不通,为什么她会跟那个花公鸡住在一起呢,看样子若白也是刚找到她的。

    那一开始又是谁救了她呢?还是她自己从车里逃出来的?无论是哪种情况她都恨极了他吧?一系列的问题在穆瑾威脑海中浮现。

    现在至少确定她没有受伤。他必须马上去洛杉矶,剩下的问题只能交给陈施宇去查。

    xiarishe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