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四十二 永远失去做母亲的资格

第一百四十二 永远失去做母亲的资格

 热门推荐:
    “父亲,您怎么来了?”若白看到夏侯飐难以置信,父亲向来不管他,怎么会突然来他这里。

    这时杨尚霓洗完澡出来,看着这个气势逼人的中年男人,有种来兴师问罪的感觉。

    “su

    y这是我父亲。”若白牵着杨尚霓的手给夏侯飐介绍道。

    “爸爸。”杨尚霓弱弱的叫了一声,感觉很别扭。但这是他丈夫的父亲,她理应唤一声爸爸。

    夏侯飐看着杨尚霓大惊失色,在原地愣了足足半分钟,倏然转身惊慌失措的逃离。

    若白追出别墅,父亲这是怎么了。

    “父亲!”

    夏侯飐上车,司机快速发动车离开。

    若白一头雾水,回别墅想不明白他父亲为何会突然来他这,又为何会一句话未说就离开?整个过程令人匪夷所思。

    “你父亲他?”杨尚霓分明从刚才那个魁梧高大的男人眼中看到了惊慌失措,甚至恐惧。

    自己有那么吓人吗。

    “我也不知道。他身边有很多人照顾着不会有事。”话虽这么说,若白还是揣揣难安。

    晚上给吉恩斯打电话,吉恩斯电话不在服务区,想必被父亲派出去执任务,又打给非凡,非凡这趟也没有跟着夏侯飐一起来洛杉矶。

    若白慌忙拨通夏侯飐电话,怎么父亲两个贴身的人都没跟着。

    夏侯飐没有接电话。

    若白只得拨通夏侯澈的电话,“二叔,我父亲去你那了吗?”

    “没有,找你父亲什么事?你现在在哪?”

    “我没事,就是有些担心他,他去洛杉矶没带吉恩斯和非凡。”

    “你在哪?”夏侯澈平静的问道。

    “二叔,你去看看我父亲。我先挂了。”若白说完便挂断电话,快速关机。

    夏侯飐到酒店,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有些不可思议,那个丫头怎么会跟她母亲长得一模一样,他认识叶琪歌时,她也跟杨尚霓这么般年纪。

    一样灵动的眼睛,清澈见底,撩人心弦。

    他不明白多年来犹如一潭死水的心,在看到杨尚霓的那刻,为何突然惊恐万分。

    他为了叶琪歌一生沉沦,现在他的两个儿子又因为她的女儿一个要死要活的寻找,一个又不管不顾得将人藏起来。

    到底该不该告诉他杨尚霓他们的下落,又是一段孽缘。

    夏侯澈第二日到酒店见夏侯飐,“大哥你来洛杉矶找辰靳?”

    夏侯飐点点头。

    “你见到他了吗?”

    夏侯飐不由再次想起杨尚霓那张跟叶琪歌几近相同的脸。

    夏侯澈见他没回答应该是见到了。

    “大哥,辰靳现在在哪?”他既然已经答应穆瑾威,就一定会帮他找到他们。

    “是瑾威让你找的?”

    “嗯。”

    “这件事你别再插手。”夏侯飐一夜未睡,也许那个丫头不再回到穆瑾威身边并不是一件坏事,他可以再娶一个女人,对一个女人用情太深并不是一件好事。

    “我已经答应一定帮他找到他们!”

    “我告诉过你不要再跟他见面!”夏侯飐一双幽深的眸子突然迸发出火焰,昨天他已经被杨尚霓搅得一片混乱,现在夏侯澈又来参和。

    “他来求得我!”

    夏侯飐的心倏然一紧,眼中的火焰渐渐熄灭,“难道不是你推波助澜将那丫头从他身边弄走的?现在又在唱哪一出?”

    “是我,那时是我糊涂,现在请大哥告诉我,她在哪?”夏侯澈直直的跪在夏侯飐面前。

    夏侯澈也算是叱咤风云的硬汉,绝不轻易屈膝求人,这一刻为了穆瑾威跪在这里求夏侯飐。

    “我是为他好,不能再让那个丫头回到他身边,她早晚要毁了他。”夏侯飐的语气不容置喙。

    “你这是在逼他走你的老路。你觉得他找不到那个丫头就能过得好?那么大哥为什么至今未娶?”

    夏侯飐被夏侯澈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哑口无言,是啊,除了叶琪歌他不想也不会娶任何女人。

    知道叶琪歌被杀那刻,他的心也跟着封印,他追查近二十年都没有找到凶手,是杨栋没用,他将叶琪歌送回幕城,杨栋却不能护她周全。

    他对杨栋的恨不仅仅因为他抢走叶琪歌,更是因为他没有保护好她,她死了他却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他要让杨栋付出代价。

    “我跟你这辈子是逃不掉这孤独终老的命格,好在你还有两个儿子,我呢?”夏侯澈冷笑道,“我现在除了想帮他做点事情,看着他过得好,活着对我来说没什么太大的意义。”

    “混账!”夏侯飐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你说的什么混账话,父亲还活在这世上,你竟然敢说活着没有意义。”

    “大哥既然不愿意告诉我,我让瑾威自己来问你。”

    “我跪这里大哥不会心疼,不知道你看着瑾威跪在这会不会心疼。”

    最终夏侯澈拿到若白的地址,第一时间通知穆瑾威。

    穆瑾威第三日便赶到若白别墅外,看着大门却不敢进。

    想起杨尚霓画的他,他知道她虽然在生气,心里却依然有他的,只要他将事情解释清楚,她一定会原谅他。

    在穆瑾威纠结时,看到远处走近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只是惊鸿一瞥他便听到自己的心跳,她是他心脏的起搏器。

    杨尚霓突然停下脚步,转身找不到若白,想着他一定是又躲起来吓唬她,他经常这样走着走着突然消失,当她找到他附近时出来偷袭她。

    用这种方式提高她的警惕性。

    正当杨尚霓认真的观察附近环境时,一个人从身后温柔的抱住她,她以为是若白。

    “老婆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那些都是误会,你原谅我好吗?不要再躲着我。没有你,我周围的空气都变的稀薄;没有你,我的呼吸都变的没有意义。”男人性感而沙哑的声音萦绕在她耳边。

    杨尚霓的心如万针穿过般痛楚,一对湿凉的唇贴在她的后颈上,她竟然忘记挣扎。

    若白从树后窜出来,一把推开穆瑾威,将杨尚霓拉到自己身后。

    杨尚霓愣愣的看着穆瑾威,这个男人说话时为什么会让她如此心痛。

    穆瑾威从杨尚霓眼中看到的是陌生和茫然。

    “你还想继续骗她吗?误会?说的好听是误会,跟别的女人滚到一个床上也是误会?”

    “那不是我,老婆你跟我回去,我可以证明那些照片上的人不是我。”

    杨尚霓茫然的看着穆瑾威,这个男人为什么口口声声的叫她老婆?那样高高在上的他竟然如此卑微的祈求她。

    “就算不是你又怎样?因为你她才坠江,因为你没有保护好她,她才会失去孩子,你看!”若白让出一步,让杨尚霓面对着穆瑾威。

    穆瑾威瞳孔巨缩,她平坦的小腹已经说明一切。三个月时可以看不出来,现在已经六个月,不可能还是这样。

    他的心像入一把弯刀,在里面不停的搅动,疼得他想瘫坐在地上,甚至找个角落里将自己蜷缩起来。

    他心疼他的妻子,她当时该有多么绝望,她误会她的丈夫背叛她,她一个人面对失去孩子的伤痛。

    他就知道坠入那冰寒彻骨的寒江中她怎会安然无恙,那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她一定恨极了他。

    “医生说她永远失去做母亲的资格,你怎么好意思让她再原谅你,跟你回去?”

    穆瑾威心如刀绞,他是混蛋,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做的不好,事情如此严重,如今只要她活着就是最好的结果。

    雾气模糊了他的视线,这一刻他抛下全部的尊严跪在杨尚霓面前只想她跟他回家,“老婆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你跟我回去好不好!”

    杨尚霓被吓的连连后退,虽然她跟他不熟,但是joi

    的描述他是那样高高在上的男人,她两次见到他,他都如神邸一般,现在为什么会跪在她面前。

    她揪心的疼,莫名的心痛让她想逃却无处遁匿。

    她现在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但是听两个人的对话,似乎若白隐瞒了她很多事情,她究竟是谁,她又跟这个仅见一面便怦然心动的男人是什么关系?

    杨尚霓很乱,甩开两个男人跑进别墅。

    若白被穆瑾威的举动震惊定在原地,这是一个多么骄傲的男人,跟他父亲一样俯瞰芸芸众生,这一刻竟然为取得杨尚霓的原谅下跪。

    他抛弃尊严,卸下盔甲,只为她跟他回去,他真的那么爱她?为什么又一次次的伤害她。

    “你走吧,她已经不记得你了!”若白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朝着别墅走去。

    穆瑾威快速起身拉住若白,“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她已经忘记你,她失忆了!你不要再来打扰她,你也看到了她现在过的很好。”

    “你除了带给她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和伤痛还能给她什么?”

    “你放过她吧……”他心疼杨尚霓,也心疼穆瑾威,这是他在这世上除了他父亲以外最亲的人。

    “失忆?怎么会失忆?”穆瑾威如遭雷劈,一颗心脏一次又一次的被狠狠蹂躏。

    “不知道,我从江底找到她送到医院孩子就没了。她醒来后失忆的!”若白心中难受即使杨尚霓失忆,也会再次爱上穆瑾威。

    xiarishe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