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一定会给她的孩子报仇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一定会给她的孩子报仇

 热门推荐:
    穆瑾威愣愣的站在原地,若白回到别墅将门锁好。

    杨尚霓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su

    y你开门好不好,我都告诉你,你想知道什么,你出来我们谈谈。”

    听到若白这么说杨尚霓终于打开门。

    “他为什么口口声声得叫我老婆?为什么祈求我原谅?”

    “因为你们,你们是夫妻。”

    “那我跟你呢?”

    “对不起,我骗了你。”

    杨尚霓极其平静,“你说我的孩子是什么意思?”

    若白一五一十的将所发生的事情都讲给她听。

    杨尚霓平静的坐在沙发里,原来她曾经那么爱穆瑾威,难怪她第一次见到他就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原来他们本该有个宝宝在她肚子里,现在却没有了。原来是他背叛她,她坠江失去宝宝和所有记忆。

    杨尚霓不自觉低头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你只是一个保镖,为什么要骗我说是我丈夫?”杨尚霓突然冷冷的说道,她昨晚差点将自己给他,原来只是一场谎言,简直荒谬。

    亏她还那么信任他,原来他根本不是她丈夫,好一个弥天大谎,就是因为她失忆所有人都欺骗她。

    这一刻她万念俱灰,现在她还可以相信谁?

    若白惊慌失措,没想到杨尚霓表现的这么冷淡,她以前从没只拿他当保镖看。

    “对不起。是我太想将你留在我身边,一时鬼迷心窍。”若白此刻也是悲痛欲绝,整颗心像在开水里煮。

    “我要回幕城。”

    男人都是骗子,她曾经最爱的人欺骗她,她最信任的保镖也欺骗她,连她以为是好人的joi

    其实又何尝不是在欺骗她。

    人心叵测,她简直就是最大的笑话。

    负她可以,但是她孩子不能就这样无辜枉死,她要替她的孩子报仇。

    “好,明天我就带你回去。”若白感觉杨尚霓突然变了一个人,说话的语气极其冰冷。

    找到杨尚霓后比没找到之前更让他心痛,穆瑾威就像被生生剥离灵魂一般,在若白家门前站了一整夜。

    夏侯澈赶来将穆瑾威拖上车,“怎么了?穆太太不原谅你?”

    “她忘记了我,彻底忘记了我!”穆瑾威喃喃自语道。

    “你放弃了?”夏侯澈知道他不可能放弃,他真的没办法看着他这副活不起的样子,堂堂穆二爷几时如此狼狈过。

    穆瑾威一双幽深的眸子闪过一抹不明的光亮,“我不会放弃,她这辈子只能是我的,她忘记我,我就让她重新认识我,重新爱上我。”

    只要他有目标,一定会重新振作,夏侯澈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再多说什么。将穆瑾威带到他的别墅休息。

    幕城地心大厦

    半年没来过公司的总裁出现在诺之歌办公区,若白陪在杨尚霓身边。

    张赫惊的差点掉下眼珠子,她一直以为杨尚霓已经死了,以为穆瑾威一直在找她只是麻木他自己。

    没想到她真的能回来。

    “su

    y,我好想你!”张赫扑向杨尚霓想抱住她,她不敢说你还活着太好了,因为整个公司都不知道那件事情,没人知道为什么空降总裁才上任半年突然消失。

    一直都是穆总打理他们公司,甚至很多人听说公司在穆总手上,他们以前的总裁在家做全职太太。

    杨尚霓避开张赫,冷冷的看她一眼蹙眉道,“在公司疯疯癫癫成何体统!”

    张赫感觉到她不是在跟开玩笑,疑惑的看向若白,这是找人假扮的杨尚霓吗?她怎么对她这么冷漠?

    若白朝她摇摇头,看杨尚霓进了办公室,小声对张赫说,“她失忆了,突然性情大变,你不要去招惹她。”

    “失忆?”

    若白快速堵住张赫的嘴,环视周围,其他人都已离开。

    “能不能小点声,你这个疯女人。”

    “ su

    y怎么会失忆?”张赫瞪大眼睛。

    “上次坠江之后就失忆了。”若白摊开手,他也很无奈,本来好好的,当她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情后就变得冷漠。

    话也不多说,平时都不多看他一眼,说话的语气能冻死人。

    张赫无比心疼,怎么会变成这样。君陌已经失联半年多,只在穆瑾威昏迷时去看过一次,听说杨尚霓坠江身亡后伤心的离开。

    张赫想着君陌还不知道杨尚霓没事,给他发了一条通讯。

    ——陌哥,su

    y还活着,她回来上班了。

    君陌收到通讯不到半个小时就赶到诺之歌,直接推门进总裁办公室。

    “su

    y你真的没死!太好了。”君陌手足无措的看着杨尚霓,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如亲兄妹,当得知她身亡时他也绝望过。

    杨尚霓看着君陌蹙眉道,“谁让你不敲门进来的?出去!”

    “丫头,我是你三哥,你不认识我了?”君陌诧异地看着杨尚霓。

    君陌走到杨尚霓身边,伸手想试试她额头,这丫头不会摔傻了吧,猝不及防地被杨尚霓反手将他胳膊拧在身后。

    君陌疼的哇哇直叫,若白和林娜闻声而来。

    若白让杨尚霓放开君陌。“他是你三哥。”

    “什么三哥?你不是说我只有一个冒牌的哥哥杨振宇吗?”时间太短,若白只告诉她跟穆瑾威的渊源,和简单说了她的家庭。

    “林娜有人进我办公室你都不知道吗?还有你若白,若是我遇到危险,你是不是也现在才赶过来?”

    若白被杨尚霓怼的哑口无言。

    君陌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小丫头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尖酸刻薄,她曾经是霸道刁蛮,可是从不会这般刻薄。

    张赫跑进来将君陌拉出去,“陌哥,你怎么来了,我以为你不在幕城。”

    “su

    y怎么了?”君陌担心得回头向办公室里张望。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su

    y失忆了,你怎么突然跑来。”张赫怀疑的看着君陌。

    “我一直在不夜天,听你说su

    y回来了,我来确认一下。”

    两个人就着杨尚霓失忆的话题又聊了一会,若白和林娜灰头土脸的从总裁办公室里出来。

    下班后杨尚霓让若白载着她去杨家老宅,她想去看看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她的爸爸。

    杨家老宅的佣人和保镖都已全换,没人认识杨尚霓。

    “不好意思,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杨尚霓被拒之门外。

    “我今天偏要进去,你们谁也拦不住!”杨尚霓说着便开始动手。

    一个管家自然拦不住杨尚霓,但是动起手来保镖很快聚过来。若白没想到杨尚霓会先出手,迅速加入战斗。

    管家抽身以私闯民宅为由拨打报警电话。警察到杨家,若白才停手,保镖躺了一片,哀嚎声阵阵。

    杨振宇刚从公司赶回来。“su

    y你回来了?你去哪了这么久不回家?我们都快急死了。”

    管家是个机谨的人,看到杨振宇回来跟杨尚霓认识,赶紧将警察打发走。“抱歉各位警官,误会,误会。”

    杨尚霓打量着杨振宇,恐怕这就是若白说的她那个冒牌哥哥。

    “我要见我爸爸。”杨尚霓语气冰冷。

    “爸爸没在家里,被穆瑾威接到你们家去了,你还不知道吗?”

    杨尚霓将信将疑的看着杨振宇。

    “先进来再说。在外面站着干什么。”杨振宇将杨尚霓和若白带进杨家老宅。

    杨振宇看着躺在地上的保镖,不禁又打量一下若白,他花那么多钱竟然雇了一群废物。

    “爸爸听说你失踪急的病倒,脑梗塞现在醒来瘫在床上,被穆瑾威接去你们那边了。你回来还没回家吗?”

    果然是知道虚伪的男人。

    “这里才是我的家,谁还不认识我,都看清楚,下次再给敢拦我,可不会在这么轻易放过你们。”竟然趁着爸爸生病想霸占她们家老宅。

    她本想晚上回自己的别墅住,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这里是杨家老宅,是她的家,不可能让这个冒牌货鸠占鹊巢,“若白,让人把东西都送过来,把管家、佣人、保镖全部换成我别墅那边的,原来的人全部辞掉,不够用让仲管家重招。”

    “嗯。”若白点头答应。

    杨振宇任由杨尚霓安排,他更愿意她回来住,这样他又可以每天回家都看到她。

    “若白,你带我去看我爸爸。”杨尚霓今天必须要把杨栋接回来,不想他住在穆瑾威家。

    穆瑾威应该还在洛杉矶,想去看也方便,若白载着杨尚霓到穆瑾威别墅。

    “太太您回来了。”栾管家看到杨尚霓老泪纵横,每次杨尚霓不知所踪时他们家少爷都过得不好,每天茶饭不思,经常一个人在房里不出来。

    “我爸爸在哪?”杨尚霓走进别墅,这里真的曾经是她的家吗?为什么她找不到熟悉的感觉?

    “太太,杨董事长在这个房间里。”栾管家带着杨尚霓到杨栋的房间。

    房间里有医护人员在帮杨栋洗漱。杨尚霓缓缓的走到杨栋床边,脑海中搜索不到这个中年男人的影子,自己为什么连最亲的人都不记得了。

    这种无力感,她无法言说。

    “爸爸,我回来了。”杨尚霓蹲在床边拉着杨栋的手。

    杨栋睁大眼睛看着她,情绪激动,挣扎着想坐起来,医护人员赶紧将杨栋扶起来,依靠在床头。

    xiarishe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