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觊觎嫂子的弟弟

第一百五十二章 觊觎嫂子的弟弟

 热门推荐:
    若白见杨尚霓一直没来上班,他最近一直再查穆瑾威和李柔柔的事情,查到那天晚上跟李柔柔在一起的男人真的不是穆瑾威。

    李柔柔设计穆瑾威,是有人在背后指使,穆瑾威将计就计找来一个身形跟自己差不多的人,做成跟他一样的发型,在腰部做一个跟他一样的疤痕。

    他本意是要瞒过李柔柔背后的人,李柔柔给穆瑾威下药的酒被他移花接木换给她自己喝下,她在房间里提前架了录像机。

    穆瑾威是知道的,他断定李柔柔第二天从视频里发现那个男人不是他时只会将仅有男人背影的照片交给背后的人。

    纵然他算无遗漏,却漏算李柔柔一气之下将那些仅男人背影的照片发给了杨尚霓。

    而刚巧杨尚霓那天晚上发现诺之歌的转让合同,本就情绪激动,又高速行驶在幕江大桥上。

    若白想将查清楚的事情告诉杨尚霓,让她不要因这件事继续痛苦,一上午却没见到她。

    若白拨通杨尚霓的电话,“你没来上班?”

    “嗯,这几天我不去公司,你不愿意在公司里也可以不去。”

    “哦?发生什么事了?”若白听出来杨尚霓的声音带着丝丝疲惫,像是没睡好。

    “他受伤了,我在家照顾他。”杨尚霓声音越来越小。

    若白惊讶以穆瑾威的身手和他随身带着的那些保镖怎么会受伤?

    “怎么样了?”

    “挺严重的!”

    若白一顿,父亲让他护着他哥哥穆瑾威的安全,现在他伤的严重算不算他违背父亲的指令?

    “怎么会受伤?”

    杨尚霓不语,若白似乎已经明白,昨天还好好的,也就是在晚上受伤的,大晚上的一般在家里,外人想进去伤他就更难,现在听着她内疚的语气,恐怕只有她了。

    本要告诉她李柔柔那些照片的真相,现在还是不要说为好,她知道是误会肯定会内疚自责。

    等穆瑾威伤好后再说吧,若白也有些担心穆瑾威。

    杨尚霓挂断电话,看着床上正在输液的男人,用幽怨的眼神正看着她,像在讨伐她电话讲的太久,冷落了他。

    她现在脑子里很乱,不该是这样的,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究竟是哪里错了。

    她不是要报仇吗?为什么现在却是满满的负罪感。

    既然想不通就先放放吧。她再不过去,正在输液的男人又要开始折腾。

    杨尚霓拿起栾管家刚送进来的果盘,插水果喂给穆瑾威吃,男人满意的眯着眼睛,他家小丫头觉悟果然高。

    红姨进来给杨尚霓送调理身体的药膳汤。

    杨尚霓蹙眉,味道太难闻一点都不想喝,“你不会是每天给我喝吧?”

    穆瑾威差点噎到,张开嘴,示意他先尝,没想到杨尚霓真的送他嘴边一勺,好吧,这是女人助孕调理身子的补药,慕二爷为了妻子安心,每天陪着妻子喝各种女人助孕喝滋补的汤药。

    ”少爷,这是活血化瘀的,您现在有伤不宜多喝。”红姐看杨尚霓又送到穆瑾威嘴边一勺,出言阻止,这可是一碗暖宫汤啊。

    杨尚霓是想着穆瑾威多喝一口她便可以少喝一口。

    穆瑾威还是喝下杨尚霓送到他嘴边的这勺药膳汤。杨尚霓才反应过来红姐说这汤是活血化瘀的。

    “不要喝了!”

    “没关系,喝两口没有影响。”穆瑾威看着杨尚霓紧张的样子,很欣慰,她的妻子越来越关心他。

    “我尝过了,你快喝吧。”

    红姐看着穆瑾威温柔宠溺的看着杨尚霓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他们家少爷对杨小姐掏心掏肺,她什么时候能明白。

    昨晚就他们两个人在房间里,连打斗声都没有,他们家少爷就受伤了,虽然没人敢提,但心里都明白肯定是杨小姐刺伤的。

    杨尚霓这次回来,所有人都看出来她对穆瑾威的冷淡,时常用幽怨眼神望着他。

    然而即使被伤害,穆瑾威依然甘之如饴。

    若白因为杨尚霓那句挺严重的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最终还是决定去穆瑾威家看一下。

    却又拉不下面子,得找个合适的借口,总不能说他因为担心穆瑾威才去看他的。

    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借口,若白索性先到穆瑾威家,坐在客厅里,反正大家都认识他。

    佣人上楼送午饭,若白殷勤的帮忙端东西。

    一进门看到杨尚霓正扶着穆瑾威坐起来,若白忍不住揶揄,“哟,穆大总裁也有今天?”

    “小白这是改行做佣人了?”穆瑾威被杨尚霓照顾得心情好的怼回去。

    “穆大总裁都成伤员了,我当佣人也无可厚非。”若白笑眯眯的样子好欠揍。

    “老婆,我想吃牛排。”穆瑾威突然转向杨尚霓拉着她的手。

    “你现在适合吃清淡好消化的。”

    “就吃这一次,晚上我乖乖喝粥。你去厨房让她们给我做好不好?”

    若白看着穆瑾威撒娇的样子简直辣眼睛不敢直视。

    杨尚霓无奈只能去安排给他煎牛排。

    见她出去穆瑾威恋恋不舍的收回视线,又恢复了一贯的冰冷傲气,“你帮我调查一件事。”

    若白看着床上的男人,前后判若两人,这真是他亲哥哥吗?

    “我凭什么帮你?”

    “不帮我可以,我会给su

    y换个保镖。”

    “你威胁我?”若白觉得好笑,这个男人怎么就那么肯定他会在乎这个。

    “我就是在威胁你。”穆瑾威挑唇。

    “你觉得现在她会同意你替她做决定吗?”

    穆瑾威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若白思忖,刚才两个人的互动,明显杨尚霓已经妥协。对穆瑾威的要求有求必应,估计这个男人会像刚才一样撒娇让她同意,真是无耻。

    “让我帮你查什么事。”若白问道。

    穆瑾威满意的勾唇,“我先问你个问题,我跟你是什么关系。”

    “或者说我跟你父亲是什么关系?”

    若白大惊失色,很快收敛情绪,穆瑾威将若白的表现尽收眼底。

    “你知道对不对?”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若白心里猛的一震。

    “随便吧,反正我没打算认你,你父亲一直针对杨家,但是有人在背后助推,还有人一直想逼走su

    y,除了杨家的事之外的应该不是你父亲做的,但我不确定其余的事情是不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还有二十年前杀死su

    y母亲的人,之间肯定有联系,而这些都需要从你父亲那边查,很有可能是他的仇人。所以我想让你去查,哪怕能查到一点线索。”

    既然杨尚霓想知道当年的事,无论多么困难,他都要帮她查清楚。

    都说人类三岁之前的记忆不会长久,长大后都会忘记,但穆瑾威一直都记得两岁多时穆肖德带他见过一个人男人,那个男人带了他一整天,对他特亲昵,他冥冥之中记得穆肖德叫那个男人夏侯。

    长大后他模糊觉得那个男人是他父亲,后来做过自己跟穆肖德的亲子鉴定,结果跟他预想一样。

    他没想过要找他的亲生父亲,穆肖德一直带他如几出,并有意隐瞒他,而那个男人选择放弃他,他便没有必要去探求他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

    直到他见到夏侯飐,总觉得那个男人看他的眼神过于热切,好像有冲动想将他抱进怀里。

    还有他对他的种种忍让,还有夏侯飐为替他挡枪宁愿挨他那一刀,他不是杀伐果断的男人嘛?怎么会处处忍让他?真的只因为他是他救命恩人的儿子吗?

    真是那么重要的救命恩人,这么多年来为什么从来不联系。

    联想到杨栋曾经的叮嘱,不让他去找夏侯飐报仇,不让他与他为敌,还有夏侯澈对他的帮助和忍让,他总觉得自己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刚才若白震惊的反应,足以说明他的猜想的很有可能是真的。

    他们既然都不愿意认他,又何苦都来招惹他呢,一个两个三个都出现在他身边,或多或少,或明或暗的在帮他。

    既然不愿意相认,他也不强求,他这辈子也只会认穆肖德一个父亲。

    “你既然已经都知道了,那他是我们的父亲,不是我一个人的,你就不要总是用你父亲称呼他。我听吉恩斯说过,他为你挡过枪,还被你刺了一刀,并且是在你用雇佣兵围攻他的情况下,他都不曾责备你一句。这还不够你承认他的吗?”

    “责备?他有资格责备我吗?承认?你可承认过我是你哥哥吗?可有觊觎自己嫂子的弟弟?”

    若白被怼的哑口无言。

    “你走吧,去查一下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些。去你父亲身边,总能找到线索。”

    杨尚霓端着牛排进来时已经没有若白的身影,只有穆瑾威一个人坐在床上,半依靠着枕头,腿上托着笔记本电脑,十根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在键盘上飞。

    睡衣的袖子卷到手肘,露出一截有力的小臂,不知何时睡衣的扣子都开了,露出紧实的肌肉,结实的胸膛中间上绕着两圈绷带,是她的杰作。

    “牛排好了,吃饭吧!”

    穆瑾威将邮件点击发送,收起电脑,乖乖的吃饭,享受小妻子的投食。

    xiarishenghua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