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

第一百五十四章 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

 热门推荐:
    陌生男人将她禁锢,杨尚霓十分惊恐。

    夏侯飐呢喃,“琪歌,你回来了,你终于愿意来找我。”

    “你放开我!救命!”杨尚霓很疲惫,浑身无力,而男人的力气大的惊人,牢牢的将她禁锢,根本推不动眼前的男人。

    她努力想摆脱这个恐怖的男人。

    夏侯飐俯首在她的颈窝,啃拭她的脖颈,杨尚霓突然照着他的脖子狠狠地咬下去。

    嘴里弥漫出血腥味,她依然不啃放口,感觉到禁锢她的男人缓缓的放开她,她才送开嘴。

    而穆瑾威早已经看不下去挣扎着,连人带椅子倒在地上,绳子依然捞捞的绑在他身上。

    他胸前的伤口再次撕裂,溢出一片鲜红,他眼角带着泪珠,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深深地无力感生生的剜着他的心脏,他看到夏侯飐已经开始侵犯她,电视忽然黑了。

    他无比煎熬的躺在地上,这一静下来,感觉到他应该是在船上。他听到有海的声音,感觉到船随着海浪的晃动。

    杨尚霓看着眼前的男人用力推开他,向角落里退。

    “你是杨栋的女儿?”夏侯飐受到疼痛的刺激,清醒一些,努力镇定自己,他可以感觉自己的谷欠望不正常的放大,是受到药物的影响。

    他在温哥华收到巨鳄发给他的邮件,视频里的穆瑾威被绑在椅子上沉睡着。

    “一个人过来,马上来,每晚十分钟就切他一根手指。”夏侯飐听出这个阴森森的声音是巨鳄,视频最后给他留下一个坐标。

    夏侯飐独自开着快艇来到他的船上,一上船就被打晕。

    杨尚霓恐惧的看着他,点点头。

    她看到他眼底再次浮现出最原始的     谷欠望,本能的想逃,但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她避无可避,门被锁着。

    夏侯飐抬手抠住被杨尚霓咬过的地方,似要将伤口撕开。“丫头你打晕我。”

    夏侯飐喘着粗气,已经最大程度的隐忍。“然后找东西把我绑上。”

    杨尚霓环视一圈,这里什么都没有,让她用什么打晕他?又能用什么绑他?

    “快!”夏侯飐嘶吼,双眸猩红的吓人。

    颈部不断的溢出鲜血。

    杨尚霓小心的绕到夏侯的背后,使出全部力气用手掌侧面劈向他后颈,但是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些脱力,其实她已经两天没有进食。

    夏侯飐猛然回头,一双黑眸侵略的扫过她,她心中大害。

    夏侯飐扯下自己的腰带,杨尚霓吓得连连后退,肩膀在发抖。“先把我手绑上!”

    他努力保持最后的一丝袜理智,他若伤害她,他儿子一定会跟他兵戎相见。

    杨尚霓战战兢兢的接过腰带,小心翼翼的绕到夏侯飐的背后,他已经将双手背在身后,杨尚霓快速将他的双手用皮带绑紧。

    夏侯飐突然开始挣扎,杨尚霓手一抖,已经被他再次顶在墙上。

    当他的唇要碰到她的唇时,动作戛然而止,他努力跟她分开,靠在离她最远的墙角里坐下。

    杨尚霓现在很怕,却无计可施,这里似乎与外界隔绝,她被绑架也不知道穆瑾威有没有发现。

    这个时候她竟然第一个想到他,她多希望他能来救她。

    夏侯飐倏地起身冲向集装箱唯一的一扇门。一脚踹在门上,门并没有想象中结实,随着男人的一脚,出现晃动。

    夏侯飐接二连三的踹门,再次陷入幻觉,他想要占有她,转身缓缓向杨尚霓靠近,一切理智都被谷欠望烧成灰烬。

    杨尚霓不断的躲避。伴随轰的一声爆炸,巨大的晃动让她中心不稳倒向夏侯飐,砸在他身上,他胸肌坚硬如石,她瞬间绝望了。

    她觉得自己打不过他,也无力摆脱他,真的没有人会来救她吗?

    她究竟在什么地方?穆瑾威又在哪里?

    接着又一声炸响,她跟夏侯飐一起随着集装箱倒向门的一面,门开了两个人从门落入海中。

    泡在海里夏侯飐清醒了几分,两个人浮在海面上,看到他们刚才是在一搜货轮上,货轮正被十几艘快艇围攻。

    枪声萦绕耳畔,杨尚霓还是第一次身处枪林弹雨中,货轮上的人被无数扫射而来的子弹贯穿身体,瞬间坠落在海里,一片红色晕开很快被海水吞没。

    杨尚霓从来没想过身处和平年代她,也会身陷战场。

    “丫头,给我解开。”

    杨尚霓快速将绑在他手上的皮带打开。在海上绑着双手没有办法游走。

    随着皮带扣发出咔哒一声,又是一声炸响,爆炸气流的冲击造成巨大的海浪将他们两人拍到海里。

    杨尚霓出现耳鸣,看着海里一片浑浊,脑袋里向炸开一样痛,已然忘记向上游。

    在穆瑾威绝望的时候,吉恩斯和非凡打开穆瑾威所在房间的门,穆瑾威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胸前一片血迹,眼神空洞。

    吉恩斯惊慌失措的上前看查看,眼前这个男人如果死了,他无法想象他先生会用怎样的方式处罚他们。

    “穆总?”吉恩斯伸手摸了一下穆瑾威脖子上的动脉,穆瑾威一双眸子迸射出两道寒光,似要杀人。

    吉恩斯呼吸一窒,慌忙缩回手,帮穆瑾威解开身上的绳子,“穆总,我们家先生让我们来接您离开。”

    吉恩斯不敢用解救这个词,他清楚记得这个男人要杀他家先生时,他开枪阻止,他家先生替这个男人挡枪,还罚他三十棍。

    以及后来他家先生叮嘱要将这个男人当成他们的主子守护时,他就知道这个男人对他们家主子的重要性,从此不敢轻视怠慢。

    “你们找到夏侯飐了?”穆瑾威听到吉恩斯说是他家先生让他们来的,穆瑾威灵魂终于附体,那岂不是他们已经找到他了?杨尚霓安全了?

    “还没有,我们家先生之前吩咐,命我们一定先保证您的安全。他有能力离开这里!”吉恩斯其实也很担心夏侯飐,他登船时看夏侯飐的定位还在船上。

    “快去找他!”他知道他们都是夏侯飐的人,他们一定不会不管夏侯飐。

    “先生不会有事的,我们必须先将您带到安全的地方,您身上的伤需要处理。”虽然夏侯飐让他们将穆瑾威当成主子,但保证他的安全这个命令是夏侯飐下的,他不敢违抗。

    “让开!我自己去找!”穆瑾威踉跄着向门口走。

    吉恩斯快速跟上,扶着他,非凡不屑的看着穆瑾威,不明白先生为什么会让他们将他当主子。

    “这样我们会暴露的。只有我们两个人登上这艘货轮。不想死现在就跟我们走!”非凡挡在他面前,他也很担心夏侯飐,但是他们一直牢记自己的使命。

    “滚开!”穆瑾威低呵!

    非凡不自觉的让出路,这个男人的眼神跟他家先生生气时一样恐怖,里面有一个黑色的漩涡,似住着一只凶手随时会出来将眼前的人吞灭。

    穆瑾威找了两间屋子都空无一人。非凡看着穆瑾威向前走,身后留下的一条血迹,一个闪身到穆瑾威身后,将他劈晕。

    “你……”吉恩斯语塞,这也许是个不错的办法,不然他们真的很难将这个执拗的男人带走。

    看样他真的跟他们家先生感情深厚,自己都快死了还要去找他们家先生。那上次他为什么要杀他们家先生呢?

    吉恩斯想不明白,他不知道穆瑾威的执着是因为杨尚霓跟夏侯飐在一起,只见非凡快速将穆瑾威背起朝他们的快艇跑去。

    突然有人从背后向他们开枪扫射,“你带他先走,我断后!”

    非凡没有回头,背着穆瑾威继续向前跑,吉恩斯隐蔽在拐角处将身后的人逼得不敢向前,为他们逃离赢得时间。

    杨尚霓感觉周围都是海水,脑海里出现很多画面,十八岁订婚宴的画面,跟穆瑾威领证的画面,耳边不断反复响起他在她大学迎新晚会上对着所有人说,“她是我的未婚妻,娃娃亲那种。”

    穆瑾威说过的话犹如泄闸的洪水一样涌进她的脑海里。

    “穆太太我担心继续打下去,你就要一丝不挂了”

    “你早晚要看,我不介意你现在看。”

    “你已经看过我,我看回来才公平。”

    “我会负责的。”

    “su

    y,对不起,是二哥做的不好才让你误会。”

    “二哥可是为你守身如玉二十七年。”

    “我的心很大,却只能装下你一个人。”

    “su

    y,我爱你,从小到大只爱你一个人。”

    “su

    y嫁给我好吗?”

    ……

    她脑海里浮现出他求婚的那幕,他们领证那天下午的两个人在别墅大打出手的画面,最终她被他摁在床上,那是他们新婚之夜,第二天早上他让她签了诺之歌的转让书。

    原来他一直都是她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

    她都想起来了,她开着车想回杨家老宅找杨栋求证,结果在幕江大桥上收到李柔柔发来的照片,她坠江失去了她的孩子。

    她周围都是冰冷的海水,有种要窒息的感觉,在痛苦的漩涡中徘徊,怎么都醒不过来。

    xiarishenghua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