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粉身碎骨

第一百五十五章 粉身碎骨

 热门推荐:
    ≈lt;!--o--≈t;

    夏侯飐锁着眉头望着床上昏睡的女孩,试探着唤了她一声,“丫头?”

    

    他看她没有反映,转向他的私人医生,“她什么时候能醒?”

    

    杨尚霓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她耳边说话,她想逃出那个恐怖的漩涡,伸手慌乱的挥舞,试图抓住说话的人将她拉出去。

    

    夏侯飐看着杨尚霓抓着自己的手不由再次蹙眉,见她无助的样子便任由她抓着。

    

    “先生,穆总已经被平安送回幕城。”吉恩斯进来汇报。

    

    夏侯飐点点头,吉恩斯退到一边,夏侯飐收到巨鳄的邮件后,安排吉恩斯带人在他出发后一个小时跟上,他将一枚微型定位器植入式皮肉组织下。

    

    时间紧急他直接用刀在胳膊戳一个洞,用植入抢将定位器射入伤口里。

    

    吉恩斯跟着定位第一时间在公海上找到巨鳄的货轮,按着夏侯飐的吩咐只要救出穆瑾威,就要全力捕杀巨鳄,无论他本人在不在公海,必须将绑架穆瑾威的人全部歼灭。

    

    夏侯飐本以为会跟巨鳄周旋一段时间,为吉恩斯搭救穆瑾威争取时间,凭他的能力,不需要吉恩斯搭救也能顺利离开,却没想到一上货轮就被打晕,还被注射了那么烈的药物。

    

    这个巨鳄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他当年在部队接受过抵制这方面药物的训练,如果面前换成其他女人,他都能很好的抵制药物,保持清醒,然而面对一张跟叶琪歌一模一样的脸,他的意志力就彻底崩溃。

    

    她是他三十多年的执念,眼前出现杨尚霓时,谷欠望瞬间吞没他的理智,他甚至忘记自己为什么而来,忘记穆瑾威还身处险境。

    

    杨尚霓被爆炸的气流冲撞起的海浪打沉入海里,他将她带到接应的船上,又经辗转来到欧洲的一个小镇。

    

    他不能让她继续留在穆瑾威身边。战争结束后,他们没有见到巨鳄,他猜想他或许没在货轮上。

    

    根据清理战场的手下汇报他和杨尚霓那个房间里的监控链接穆瑾威所在的房间电视上。

    

    如果真的发生了不在他控制范围内的事情,穆瑾威的余生将在黑暗中度过。

    

    巨鳄逃了,如果经杨尚霓送回去,他可能会继续用杨尚霓威胁穆瑾威,而且他听说这个丫头还差点杀了他儿子。

    

    现在他更不能让她继续留在他身边,他甚至后悔当初不该将若白的地址告诉夏侯澈,那个时候穆瑾威找不到她,也不会有后面这些事情。

    

    不得不说过去了三十年,夏侯飐的思想依然偏激,他周围的人对他唯命是从,所以他永远都觉得自己是对的。

    

    夏侯飐坐在杨尚霓的床边,看着她恬静美好的睡颜带着些许疲倦,她跟她母亲一样拥有着别人没有的美貌,她瘦弱的身躯闲得格外单薄,眉心锁着浓浓的忧伤。

    

    她柔软的小手死死的抓着他因常年用枪布满薄茧的大掌。

    

    如果这是他的女儿该有多好,他一定会倾尽全力保护她,照顾她,不让她受到一分一毫的伤害。

    

    更不会让他们上一代的恩怨牵扯到她身上。

    

    然而,她不仅不是他的女儿,还成为他两个儿子最爱的女人,并且她现在已经成为穆瑾威的软肋,他不知道该拿这个丫头怎么办。

    

    送回穆瑾威身边绝对不可能,杀了,他却下不了手,仅因为她有一张跟叶琪歌一样的脸。

    

    夏侯飐的思绪飘远,感觉到抓着他的小手突然缩了回去。

    

    “醒了?”

    

    杨尚霓向后缩了缩,惊恐的望着夏侯飐,他一双漆黑的眸子,幽深的望不到底,她还记得他之前可怕的样子。

    

    “别怕,我没事了。”

    

    听着他的声音不似之前那样沙哑,语速也放缓,不似之前那样隐忍,杨尚霓放松了一些。

    

    “我们逃出来了?”杨尚霓已经明白自己被绑架,而且还有人想用若白的父亲毁了她。

    

    看着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迷茫的看着他,他又错觉叶琪歌在他眼前,他不自觉的站起身,跟她拉开一段距离。

    

    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下达命令般对她说,“以后你不许再回到穆瑾威身边!”

    

    杨尚霓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二哥,她记得他在若白家门口跪地求她原谅,现在既自责又心疼。

    

    她记得失忆后发生的所有事情,记得她恨过他,记得她前不久要杀了他。然而她又戏剧性的再次爱上他,那段时间她活在矛盾、迷茫甚至无助中。

    

    可是现在她都想起来了,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他,她不恨他,她从来没有真正的恨过他。

    

    她爱他爱得那么浓烈,爱到无法自拔,无论他做过多少伤害她的事,她依然爱他,她只会一个人心痛,绝干不出伤害他的事,然而在她失忆的时候却想杀了他,她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也没有办法去面对他。

    

    无论他出于什么原因,将诺之歌转移到他的名下,又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跟李柔柔在酒店翻云覆雨,她这一刻都释然了。但是他们应该再也回不到从前,她担心最后剩下的只有彼此伤害。

    

    想了这么多,其实她清楚她是过不去李柔柔那道坎,她太爱他了,她可以原谅他出轨背叛她,心里却无法当做那件事没有发生过。

    

    杨尚霓鬼使神差的点点头,夏侯飐明显没想到她会这么轻易答应,看样子她并不重视穆瑾威。

    

    “你现在想去哪!”

    

    杨尚霓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不想回幕城,去洛杉矶的话他很快就能找到我。”

    

    世界这么大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那你就留在这吧,如果你愿意可以叫我爸爸。”夏侯飐想起来第一次在若白家里见到她时,她就是这样称呼他的。

    

    若白一直都叫他父亲,虽然只听杨尚霓那样叫过他一次,但是他很喜欢。

    

    想认她做女儿,却说不出口,因为他总是高高在上,不习惯去跟别人商量或者征求别人的意见,他就是这样别扭的人。

    

    只有她叫他爸爸,才能时刻提醒他,她不是他心底那个女人。

    

    杨尚霓一愣,“我有爸爸!”

    

    想到杨栋,夏侯飐只觉得火气直冲太阳穴,那个讨厌的男人抢走他最爱的女人,现在这个丫头竟然敢因为杨栋拒绝他。

    

    夏侯飐摔门而出,重重的将门关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杨尚霓只觉得前胸贴后背,胃里空空的,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饿得没有力气下床。

    

    门再次响起,非凡给她送进来吃的。

    

    “蠢女人!”非凡将饭菜放到桌子上,转身出了房间,他听见刚才他们家先生让她叫爸爸,她既然拒绝。

    

    杨尚霓一头雾水,刚才那个小男人说谁呢?

    

    穆瑾威醒来的时候躺在幕城中心医院,没有看到杨尚霓他再次陷入恐慌。

    

    穆瑾琛带着人去那片公海寻找杨尚霓,他知道找不到嫂子,他堂哥不会罢休。

    

    穆瑾威上车被打晕后,绑架他的人将他手机扔下车。穆瑾琛一直没有找到他。

    

    直到昨天吉恩斯将穆瑾威送回幕城,穆瑾琛问他杨尚霓的下落,吉恩斯说没见过她,只负责保护穆瑾威的安全。

    

    穆瑾琛联系若白,若白已经到加拿大查穆瑾威让他去查的陈年往事。

    

    若白第一时间联系夏侯飐,夏侯飐知道穆瑾威肯定会问若白,便告诉他,当时他跟杨尚霓关在一起,但是因为炮弹打中货轮,他们坠海后又再次遭受袭击,杨尚霓被炮弹炸沉入海底,他没能找到她的尸首,应该已经粉身碎骨淹没在大海里。

    

    若白听后整个人都凉了。父亲知道杨尚霓对穆瑾威的重要性,上次是父亲告诉穆瑾威他们的住址,穆瑾威才找到杨尚霓,所以父亲一定不会欺骗他。

    

    若白绝望地坐在地上很久,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下来。

    

    穆瑾威打来电话,他将父亲的话告诉穆瑾威。

    

    “不可能!她不会有事的!”电话里传来穆瑾威愤怒的咆哮!

    

    “你不要自欺欺人!父亲对你什么样你不清楚吗?他知道s

    

    y对你的重要性,只要能救她,他一定会把她给你平安带回来的!”若白知道他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不是这样的,不是!他当时被下了药意识不清楚,一定是他弄错了!”穆瑾威像失去灵魂一般喃喃自语,不知道是说给若白听,还是安慰自己。

    

    “s

    

    y没有了,你节哀吧!”若白自己接受不了,现在只能劝穆瑾威接受,他知道他还有伤,若是瞒着他,他必定不顾自己的伤天涯海角去找。

    

    “你骗我!上次就是你做的手脚对不对!这次你是不是又将她藏起来了?”穆瑾威想起上次那具女尸。

    

    “这次我没有,你不信去问父亲!”若白无力继续解释,将问题推给夏侯飐。

    

    “他在哪?我现在就去找他当面问清!”

    

    果然如夏侯飐所料,他猜到穆瑾威不会轻易相信,他提前已经告诉若白他的地址,是欧洲的另一个小镇。

    

    “父亲知道你肯定会找他。但他说你必须先养好伤再去找他!”

    

    “他管不到我,赶紧告诉我地址!”

    

    若白直接将电话挂断。≈lt;!--ov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