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给我看看你的孩子

第一百五十八章 给我看看你的孩子

 热门推荐:
    非凡猜测杨尚霓会功夫,每天陪着这个女人实在无聊。

    非凡没事便喜欢惹杨尚霓,两个人又在院子动起手来。

    顾嫂站在门口惊呼,“住手,非凡你快住手,杨小姐怀孕了。”

    听到顾嫂的声音,非凡伸出去的拳头停在半空中,杨尚霓趁机抓住非凡的手腕一个扭转将他推出去,非凡趴到洋甘菊花丛中哀嚎,“死了,死了,你个蠢女人,这是先生最喜欢的花。”

    先生看到一定会发怒的。

    顾嫂已经顾不上被压倒的花草,赶紧来扶着杨尚霓,“小祖宗你可慢着点,这要是抻到肚子可怎么办啊。”

    将着杨尚霓坐下,顾嫂气愤的朝着刚爬起来的非凡狠狠拍了两巴掌,“你要是伤到杨小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小心先生不扒你的皮!”

    “怀孕?你肚子明明平平的。”非凡死死的盯着杨尚霓的肚子。似要看出一个洞,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孩子。

    “你个傻小子!现在月份小当然看不出,过两个月你再看,等你长大娶了媳妇就懂了。”顾嫂好笑的看着非凡。

    “再看,小心我揍你!”杨尚霓看着非凡傻傻的样子也觉得好笑,一个多月的相处,非凡像个孩子一样,杨尚霓将他当弟弟看。

    “嘁,就凭你?五个你加起来也打不过我!”非凡傲娇的扬起下巴。

    “自大!”杨尚霓屈起手指敲了一下非凡的额头。

    “蠢女人,不许随便敲我的头!”非凡故作凶悍瞪大眼睛盯着杨尚霓。

    “不好意思,你已经很笨了,我再敲你会更笨,以后我注意。”自从蒋煜叮嘱她要开心,心情好对宝宝健康成长很重要,她便不再让自己沉浸在那些纠结的往事中,每天出来,在院子里晒太阳、散步,偶尔跟非凡打闹,经常故意说气他的话。

    看到非凡气鼓鼓的样子,还要故作深沉,杨尚霓每次都忍不住想笑。

    非凡骨转着一双暗棕色的眸子,“蠢女人,给我看一下你的孩子,我便既往不咎。”

    非凡小时候是流浪儿,被吉恩斯捡回来后进行专业训练,十六岁跟在夏侯飐身边,他属下都是男人,除了顾嫂和林夕他基本没见过什么女人,

    对于怀孕他更是好奇。

    杨尚霓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傻子。”

    “蠢女人,你说谁呢?”非凡炸毛,明明这个女人最蠢,竟然总说他傻。

    “傻小子,宝宝现在在肚子里,怎么给你看?”顾嫂忍不住插嘴到。

    “你在这等我。”杨尚霓忍不住又敲了一下非凡的头,转身回房间拿出上次产检的b超图给非凡看。

    “杨尚霓!你竟然敢耍我?这是什么鬼东西!”非凡将b超图翻过来转过去只有黑漆漆的一片。

    “宝宝现在还小,所以看不出来。”顾嫂解释道。

    非凡将信将疑的看着b超图。

    后来非凡偷偷问顾嫂孩子爸爸是谁,顾嫂告诉他是他们家先生,非凡倒吸一口凉气,他每天都做了些什么,被他们家先生知道真的会扒了他的皮。

    一个月后夏侯澈在洛杉矶大街上遇到杨尚霓,这个女人怎么又跑出来了?夏侯澈坐在车里对着车窗外蹙眉。

    他吩咐属下将车停在杨尚霓身边。“杨小姐,好巧。可否上车一叙?”

    杨尚霓眸中闪过一抹精光,鱼儿上钩了。“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我不姓杨。”

    夏侯澈蹙眉,这又是唱哪一出,“可否有幸跟小姐认识,请你喝杯咖啡。”

    夏侯澈说完径自走进路边的咖啡店,阿七拦住杨尚霓的路,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杨尚霓跟着夏侯飐走进咖啡店。

    “这是我的名片,敢问小姐尊名。”夏侯澈恭敬地递上一张名片。

    “林夕。”

    夏侯澈看着眼前的女人,她面无表情,一双黑亮的眸子清明见底,看不出破绽,可她明明就是杨尚霓。

    夏侯澈点了杯咖啡,不动声色偷拍一张她的照片发给穆瑾威,穆瑾威立刻打过来电话。

    “你在哪?”穆瑾威的声音激动得带着轻微的颤抖,终于有她的消息。

    已经找了两个多月,杨尚霓如人间蒸发般杳无音信。这次他没有联系夏侯澈,杨尚霓绝不会因为躲他再去洛杉矶。

    却没想到,竟然又是他找到的。

    夏侯澈听着穆瑾威紧张又激动的声音,不答反问,“是她吗?”

    “是。你们在哪?”

    “在洛杉矶。你在幕城?”夏侯澈从上次帮穆瑾威找到若白的住址后,便修身养性,再也没关注穆瑾威的事。

    “我在欧洲。你留住她,我马上飞去。”穆瑾威恨不得马上出现在夏侯澈面前。

    穆瑾威挂断电话,订最早的飞洛杉矶的机票,收拾好自己的衣物拖着行李箱便赶往机场。

    夏侯飐看着他离开的背景勾唇,儿子愿你以后的人生一路平坦,可以幸福。

    穆瑾威凌晨四点到达洛杉矶,阿七在机场接他,直接来到夏侯澈的住处。

    杨尚霓已经被夏侯澈强行带到他家。

    穆瑾威一进门便看到夏侯澈坐在客厅里。

    “人呢?”穆瑾威两步并一步,急切的走到夏侯澈身边。

    “在房间里,还没起来。她好像不记得自己是谁。”夏侯澈觉得奇怪。

    穆瑾威蹙眉,“哪个房间,我去看看。”

    夏侯澈带他到杨尚霓的客房门前,穆瑾威转动门把,门被反锁着。

    “钥匙!”穆瑾威看着夏侯澈,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没有眼力见。

    夏侯澈看了一眼阿七,阿七立刻去找钥匙。

    穆瑾威走进房间,床上的女人已经惊醒却依然假寐。他还没完全适应黑暗,看不清床上的人。

    待他走近,还没看清她的脸。床上的女人刷的坐起,单膝跪在床上一把抓住穆瑾威的胳膊向后反转。

    穆瑾威轻松破解,两个人你来我往,扭打在一起,穆瑾威嘴角不自觉的勾起笑意。

    女人用的是杨尚霓惯用招数,很快便落了下风,被穆瑾威压到床上,伸手打开灯。

    房间里突然亮起来,女人不适的用手挡在眼前,穆瑾威俯身,逼近女人的唇。

    女人突然用手捂住嘴,“色狼!”

    男人一双幽深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女人一双充满震惊的黑眸。

    这是令他梦牵魂绕的声音,是他最爱的娇容。但总觉得有些陌生,“你是谁?”

    “你能起来说话吗?”女人小心翼翼的样子,让穆瑾威想起来杨尚霓小时候做错事的时候。

    穆瑾威翻身下床,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

    被男人盯得有些不自在,女人快速坐起。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因为被劫持来,虽然待遇不错,她依然不敢解衣而眠。

    “我说过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我叫林夕,我可以走了吗?”女人说完便向门外走。

    穆瑾威一愣,她究竟经历了什么?怎么名字都变了,可是看着她刚放松的样子,他没有办法彻底否定她不是杨尚霓。

    看着女人用陌生的目光看着他,心里一阵刺痛,这是又不认识他了吗?

    “你不认识我吗?”

    “不认识!”

    穆瑾威不肯放弃,“你失忆过吗?”

    女人眼中闪过一抹惊慌,很快整理好情绪,“没有。”

    “你记得你小时候的事情吗?”穆瑾威紧紧的盯着她,不放过她任何细微表情。

    “关你什么事?”女人向后退,贴着墙壁。

    “嗯?”穆瑾威向前逼近,男人周身散着寒光,一双幽深的眸子盯着眼前的女人,仿佛能洞穿她的前世今生。

    女人努力镇定,不被看出破绽。

    “你真的知道自己是谁?”

    “当然知道,难道你不知道你是谁?”

    “伶牙俐齿!你叫什么名字?”

    “刚才已经说过了,林夕。”女人忐忑,她寄希望他不要看出破绽,告诉她她叫杨尚霓,她又不想用别人的名字,虽然她这种人活着根本没有什么身份。

    但是林夕这个名字是夏侯飐给她取的,她曾经在杀手营只有代号,他喜欢华夏文化,她是亚洲人,他给她起了华夏的名字,让她学习华夏的文字。

    “嗯。还早,你继续睡吧!”

    “我可自己来了吗?”

    “暂时不可以。”

    穆瑾威走出房间,坐到夏侯澈对面。

    “你的房间一直给你留着,进去休息一下。”夏侯飐看着穆瑾威布满血丝的双眼,心里还会不舒服。

    “我想坐会!”

    “嗯。”

    “你在哪里见到发现她的?”穆瑾威总觉得哪里不对。世界上怎么会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而且刚才过招,她的招数,甚至声音,说话的神情都有杨尚霓的影子,但他却没法肯定她就是他的妻子。

    “大街上。怎么?只是长得一样吗?”虽然那个女人口口声声说她叫林夕,可是夏侯澈总觉得她是杨尚霓,难道有人要算计穆瑾威?

    “一个人经历什么可以变成另外一个人?”穆瑾威喃喃自语。

    夏侯澈不明白他的意思,便没有再开口。他是说杨尚霓经历什么变成现在这样?还是说那个叫林夕的女人经历什么,变成跟杨尚霓一样的容貌甚至一样的声音。

    xiarishe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