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久别的吻

第一百六十九章 久别的吻

 热门推荐:
    璟凡窝在夏侯飐的怀里,“爷爷,璟凡哪里都不去,璟凡不走。”

    固然夏侯飐的心若磐石,也早已被璟凡磨软,此时听孙子这样说,感觉有什么东西不断的撞击他的心脏。

    “这是你爸爸,跟你爸爸回去吧!”夏侯飐将璟凡从自己身上拎下来,放到地上。

    “爷爷,你不要璟凡了?”小家伙哭得稀里哗啦的。

    夏侯飐的心也乱得一塌糊涂。

    穆瑾威心中早已分明这个孩子是他的,当听到夏侯飐说出来时,还是抑制不住的激动,他想将眼前这个男孩搂在怀里。

    可是看着他跟夏侯飐难舍难分的样子,心里不是滋味,想必这五年他们相处的不错。

    “去叫那个丫头出来。”夏侯飐吩咐非凡。

    非凡六神无主地走到杨尚霓房间,“蠢女人,你出来一下。”

    房间里没有声音,非凡推开房间的门,看到杨尚霓愣愣的坐在桌子前,看着窗外,她已经看到穆瑾威和若白进了别墅。

    非凡在她身后站了许久,终于开口,“先生叫你出去一下。”

    杨尚霓依然没有反应。

    “穆瑾威身边的那个女孩是你的女儿,你的女儿没有死。”非凡小心的说道。

    杨尚霓腾的站起来,震惊的看着非凡,她的女儿?难怪她看到她时莫名的亲切,却以为她是二哥跟别人的女儿不敢多看她。

    若白站在杨尚霓房门口,对着她露出一抹暖心的笑容。

    杨尚霓看着若白恍若隔世,五年的时间若白也成熟,虽然他对着她笑,她却感受到他的杀气更重了。

    杨尚霓不知道跟他说什么好,开口竟想跟若白道歉。她失忆时说了伤害他的话,她一直都欠他一句对不起。

    “若白,对不起。”

    若白敛去笑容蹙眉,不明白她为什么说对不起。

    “没什么,就是觉得欠你一句对不起。”杨尚霓看着若白的茫然,笑着解释。

    穆瑾威牵着穆初夏站在若白身后,杨尚霓伸着手扑过来,穆瑾威张开手臂想接住她,他等这一刻等得太久。

    他幻想过无数次重逢的场景,她欣喜地扑进他的怀抱,然而就在女人近在咫尺时,他却只抓到空气,她已经蹲下将初夏搂怀里。

    杨尚霓哽咽的说不出话,穆瑾威有些羡慕的看着女儿,女儿可能比他更需要这个拥抱。

    穆瑾威蹲下将母女两揽进怀里,细密的吻落在她的发丝上。

    他将她扶起按进怀里,将她禁锢,再也不会让她离开。他一只手托起她尖尖的下巴,迫使她抬头对上他的视线。

    他细细的打量她,终是忍不住,俯身一吻落下,唇上传来丝丝凉意,他等这个吻等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吻由浅及深,若白拉着非凡和初夏离开房间。

    非凡不甘的瞪他们一眼,这个蠢女人总是这么不矜持。

    依然是他熟悉的柔软,依然是他熟悉的温度,细腻的舌尖不断试探,直到撬开她的贝齿,一览她口中的芬芳。

    他紧紧的揽着她的腰肢,担心她逃走,虽然杨尚霓被迫接受这个吻,却似乎这个吻也是她梦寐以求的。

    想起她失忆时二哥找到她跪在她面前求她原谅,求她跟他回家,杨尚霓终于绷不住,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带着苦涩带着思念,如潮水般倾泻。

    穆瑾威看到怀里的女人哭得一塌糊涂,惊慌失措的放开她。本有好多话想说,这一刻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对不起。”穆瑾威无力的说道,想必她反感他的亲吻。他这辈子道歉的话都用到她一个人身上了。

    “二哥。”杨尚霓却扑进穆瑾威的怀里,她现在不想考虑他是否已有别的女人,也不想再考虑他是否背叛过她,她只想依偎在他怀里,任由自己发泄,五年,她整整离开他五年,她的生命里不能没有他。

    “二哥。”杨尚霓细细碎碎唤着他。

    穆瑾威身体紧绷,她终于又叫这样叫他,她这是恢复记忆了吗?她失忆后从来没这样叫过他,听得他的心都要碎了,她这是受过多少委屈。

    “二哥在。”

    “二哥来接你回家。”

    “都是二哥不好。二哥来晚了。”穆瑾威轻轻的哄着怀里的女人,温柔的拍着她的背。

    带孩子时杨尚霓努力让自己坚强,然而面对这个男人时她再也不想坚强,只想躲在这个男人怀里,一切都由他来承担。

    穆瑾威突然想到她最在意的,“我除了你从来没有过任何女人,你说穆太太另有其人,实属冤枉我,穆太太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人。”

    穆瑾威一边哄着,一边给她解释。连同李柔柔的事情也认真地解释。

    穆瑾威抱着她坐到床边,将她放在自己腿上,从手机翻出李柔柔的视频,给杨尚霓看,他一直存在手机里,找到她一定要给她看,这次必须解释清楚,他不能再让她心里带着疙瘩。

    杨尚霓看到穆瑾威手机屏幕上香艳的画面,视频中的两个人疯狂的折腾,杨尚霓的脸红到耳根,看清楚那个男人的正脸果然不是二哥。

    穆瑾威看着怀里害羞的小女人,将手机关掉,倾身将她压在身下,落下细细密密的吻,吻变得急促,犹如狂风暴雨势不可挡,房间的气息暧昧缱绻,两个人已然忘情,穆瑾威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随着嘭的一声门响,穆瑾威发出一声闷哼。

    “不许欺负我妈咪!”

    穆瑾威大腿上被射进一只驽,他倒吸一口凉气。杨尚霓看到璟凡站在门口,抬着胳膊,小手臂上绑着一个改装过的电子小袖驽。

    小袖驽像手表那么大,一次可以装三只驽,虽然小驽只有八公分长,却是三棱状,射进肉里迅速放血。

    “杨璟凡!”杨尚霓气结,这个孩子胆子越来越大,竟然敢朝着人射击。

    璟凡小肩膀一抖,看着穆瑾威大腿上涌出的鲜血也是一震,这是他第一用电子袖驽射伤人。

    “快去找蒋煜!”杨尚霓坐起来,让穆瑾威趴在床上。

    穆瑾威勾唇,这小子果然有胆识,不亏是他穆瑾威的儿子,看着杨尚霓担心的样子,他心情莫名的好。

    只是怎么姓杨?还是先不要跟她计较,回家以后慢慢再研究这个问题。

    杨尚霓愧疚的不知所措,她失忆后刺过他一刀,现在她没有教好璟凡,璟凡竟然敢射伤他亲生父亲。

    杨尚霓的情绪还没有平复,现在看着穆瑾威的大腿心疼不已,她怀疑自己当初怎么狠得下心刺伤二哥,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自从她生了璟凡后特别容易落泪。

    穆瑾威一侧身将杨尚霓揽进怀里宠溺用手帮她将脸上的泪水拭去,“怎么又哭了。”

    杨尚霓怀疑自己泪腺的阀门可能坏了,不受控制的流泪,刚擦干有落下,她觉得自己还真是够矫情的,穆瑾威完全忽视腿上的伤,凑近吻着她的眼角。

    蒋煜拎着他那古老的药箱姗姗而来,看着两个人在床上亲昵,无语的想将门帮他们关上,人家在这滚床单叫他来干什么?

    在门还剩一条缝时,蒋煜的瞳孔猛然一缩,又迅速推开门,“咳,咳!”

    蒋煜站在两个人后面,洋装咳嗽,这个男人的大腿上在喷血,竟然还有心情跟女人。

    杨尚霓慌忙起身,蒋煜才看清楚床上男人竟然是穆瑾威。

    蒋煜也不废话,拿出剪刀将穆瑾威的裤子剪开,看着驽已经没进肉里想拔出来并不容易。

    夏侯飐亲自给蒋煜打的电话,说璟凡用电子袖驽射伤了人。能让夏侯飐如此着急亲自打电话的人八成是太子,蒋煜便准备的都是处理外伤的工具和药物。

    先给穆瑾威打止血针,又打一针局部麻醉,“太子,你这伤不太好处理,需要再切一刀才能取出短驽,幸运的是没有伤到动脉。”

    穆瑾威没吭声,蒋煜拿出手术刀将伤口划开,又拿起手术钳,杨尚霓看着心痛的打颤。穆瑾威感觉到杨尚霓轻微的颤抖,将她的手握得更紧。

    “已经打麻药了,不疼!”穆瑾威安慰道。

    杨尚霓想起来之前自己刺他那刀,他也是这样安慰她的。

    “二哥,对不起,是我没教育好璟凡。”杨尚霓哽咽。

    “别这么说,是我没照顾好你,你永远不需要跟我说对不起,我只想听你说那三个字!”穆瑾威眼角带着笑意。

    “嗯?”杨尚霓疑惑的看着他。

    穆瑾威怕她羞恼便没有继续逗她,但他真的很想听她对他说一句我爱你。

    “我们的儿子很好,他叫璟凡对吗?是哪个璟啊?”穆瑾威跟她聊天,分散她的注意力不让她看他的伤口。

    “瑾是美玉,璟是美玉的光彩,有一句诗,东望叠璟霞,有山虞吐翠。二哥听过吗?”杨尚霓说起璟凡的名字注意力便转移到穆瑾威的脸上。

    “不错,听过。看样穆太太起名字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还想到了他。穆瑾威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当时林夕让他给初夏起名字,他以为那个女孩跟他没关系,生在初夏,便随口说叫初夏好了,他母亲苏雅是不同意的,没想到林夕同意了。

    杨尚霓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脸上带着桃红,她一直都挂念着他,给璟凡起名字时自然会考虑上他

    “我们的女儿叫什么名字?”杨尚霓还是问到这个问题。

    穆瑾威一顿,清了清胖子,“穆初夏。”

    杨尚霓一愣,显然没想到自己女儿的名字如此随意,不紧蹙眉。“谁起的?”

    穆瑾威心虚的看着杨尚霓,生硬的转移话题,“你跟我讲讲当时你坠江后的事情吧。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为什么叫初夏?”显然杨尚霓比较在意这个问题。

    “痛,好痛!”

    蒋煜缝针的手一颤,拔出驽后,止血花了一番功夫,难道麻药这快就失效了?

    “哪里痛?”杨尚霓紧张的想起身看他伤口。穆瑾威哪肯让她起来,扣着她的后颈深深的吻下去。

    蒋煜手又是一抖,这个男人能不能避讳一点,他这个大活人还在呢,而且好歹也算个小手术,这样考验医生的定力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