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你知道得罪我是什么后果吗?

第一百七十七章 你知道得罪我是什么后果吗?

 热门推荐:
    穆瑾威好笑的将璟凡接过来,“淳善现在还不是你老婆。想要搂着自己的老婆睡,首先要先长大,成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结婚后才能算是你老婆。而且一个男人只能娶一个老婆知道吗?”

    “那你还没跟我妈咪结婚呢?为什么跟我妈咪一起睡?”璟凡抗议。

    “我们早已结婚,否则怎么会有你?”

    “为什么我不知道,妈咪怎么可以不告诉我一声就结婚?”

    杨尚霓一阵无语,现在的孩子太难沟通,幸好还有二哥在,“我去看看早餐,你们洗漱后下来吃早饭。”

    穆瑾威将璟凡抱回他的房间,帮换衣服。

    璟凡抗议,“我自己会穿。”

    “爸爸想帮你穿一次。”穆瑾威一边帮璟凡穿衣服,一边跟他讲道理。

    初夏小时候,他还给她穿过衣服,总觉得亏欠璟凡的。

    穆瑾威陪着老婆孩子吃过早饭,换上黑色的西裤,双腿显得格外笔直修长,上身穿着白衬衫,从第三颗扣子开始扣,露出麦色肌肤和颈部,五官俊朗,尤其眉眼之间透着王者的英气,泼墨般的瞳仁在对上杨尚霓时溢出浓到化不开的情愫。

    “二哥,你要去上班?”杨尚霓看着一身正装却穿出雅痞的男人,总是不经意间被他勾了魂魄。

    “嗯,有日子没去公司看看,年底事情多。”穆瑾威换好鞋,又回身将杨尚霓抱进怀里,本想抱一下,结果却舍不得放手。

    穆瑾威声音低沉好听,抱在一起听着他讲话,杨尚霓的心怦怦乱跳,犹如情窦初开的少女。

    直到怀里的女人透不过气,轻轻的推他,穆瑾威才放手。“诺之歌,我一直帮你打理着,等过完年你再去公司吧。年前你陪璟凡适应新的生活环境,过完年让璟凡跟初夏一起去上幼儿园。”

    穆瑾威了解杨尚霓,她喜欢设计,诺之歌是她妈妈给她留下的,她想将诺之歌经营的更好,他不能将她拘在家里。

    “好,都听二哥的。”

    穆瑾威又在杨尚霓发顶印下一个吻,才满意地转身走出别墅。

    刚出别墅,便看到驱车而来的吉恩斯,穆瑾威看着吉恩斯没有说话,他怎么会来这里?

    “太子,我来接淳善。”吉恩斯最近有时间,要接淳善回去自己教导,以后以便可以保护璟凡。

    “嗯。”穆瑾威说完便径直走向等在门口的迈巴赫,司机为他打开后门。

    杨尚霓站在门口奇怪的看着吉恩斯,他刚才为什么称呼二哥为太子?

    “杨小姐,我想接淳善回去。”吉恩斯表明来意。

    杨尚霓不舍,还是将淳善叫出来,“吉恩斯,我二哥跟你们家先生?”

    吉恩斯觉得这件事没什么不能说,先生的属下现在无人不知,穆瑾威自己不愿意承认所以没有告诉杨尚霓,“他们是亲生父子。”

    杨尚霓被雷得半天说不出话,“那穆伯伯?”

    “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们家先生肯定是穆总的亲生父亲。”

    杨尚霓讷讷的点头,看着淳善一脸不情愿的跟着吉恩斯上车。

    杨尚霓带着璟凡送初夏上幼儿园,璟凡一路不高兴,他上厕所的功夫淳善竟然被接着了,这个小丫头也不知道等他一会。

    长这么大这是他跟淳善第一次分开。

    车停在幼儿园门口,璟凡留在车里不肯下车,杨尚霓牵着初夏送她进幼儿园,老师们站在门口迎接,初夏的班主任看到杨尚霓有些惊讶,接送初夏的除了司机就是穆瑾威,一直没见过有女人接送初夏,班主任以为初夏是单亲家庭,本对穆瑾威抱有幻想。

    “初夏这是谁啊?”班主任接过初夏的手。

    “这是我妈咪!”初夏一脸骄傲的看着杨尚霓,爸爸果然没有骗她,她妈咪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妈咪,比她班其他小朋友的妈咪都漂亮,甚至比她最喜欢的班主任老师还漂亮。

    “甜甜老师,我悄悄告诉你,我爸爸说我的妈咪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他说的对不对啊。”初夏神秘的跟班主任说道,班主任老师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女生,失落的点点头。

    初夏之所以这样跟她说,是因为她之前经常会打听穆瑾威的事情,所以初夏觉得她一定对她妈咪也很感兴趣。

    穆瑾威到办公室,穆瑾琛已经等在办公室门口。

    “堂哥。”

    穆瑾威点点头走进总裁办公室,穆瑾琛跟着进来,随手将门关上,“堂哥,我查到当年绑架嫂子和绑架赫赫的不是一拨人。”

    杨尚霓和张赫上大一时同一天遭绑架,穆瑾威当时便已经推测不是一帮人,后来杨尚霓出过留学,回来后意外事故失忆、失踪,找回后又消失五年,这件事情一直被搁浅。

    现在穆瑾威必须拔出所有隐患,绝不能再让杨尚霓出任何状况,他不想跟杨尚霓分开,哪怕分开几天都不行。

    “是这个人带走嫂子的人,在国内查不到任何信息。”穆瑾琛将一张男人侧面的照片递给穆瑾威。

    “我会派人在国际上查一下,他有进出幕城的记录,应该可以查到。”穆瑾琛继续说道,看着穆瑾威看到照片后不由蹙眉,以为对他查到的消息甚少感到不满。

    “不用查了。夏侯澈的人,阿七!”穆瑾琛一愣,夏侯澈他见过,却没见过阿七,如果见过他一定会记住,他在部队那么多年,只要见过的人都可以过目不忘。

    穆瑾威处理完全部文件,开完办公会已经中午十一点半,拨通夏侯澈的电话,直到铃声断了都没有人接听,第二次拨通,电话响到第三声被接起来,“二爷好。”

    “夏侯澈呢?”穆瑾威听出是阿七的声音,有些不耐。

    “先生他现在不方便接电话。”阿七的声音透着疲惫,甚至有些消沉。

    “您有什么吩咐,直接说,我会安排人去做!”阿七认真斟酌着话语。

    穆瑾威看了一下手表,洛杉矶现在应该是晚上九点左右,这个时候不方便情有可原。

    “让他方便的时候给我回电话!”

    阿七以为穆瑾威会立刻挂断电话,却又听到他的声音传来,“阿七,你知道得罪我是什么后果吗?”

    “阿七不敢!”

    穆瑾威直接挂断电话。阿七看着躺在床上至今昏迷不醒的夏侯澈,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穆瑾威。

    可是那个男人向来对他家主子无情,呼来喝去,有事时就会出现,没事时一消失就是几年,想必告诉他他家主子死了,他也无动于衷。

    夏侯澈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迷恋上赛马,似乎是在十二年前看见穆瑾威赛马,又似乎是六年前知道穆瑾威是他亲侄子后,而且他最近喜欢一个人去马场看赛马,不带保镖。

    两个星期前夏侯澈在洛杉矶马场看比赛时被袭击,一枪打中了左肾,一枪打中肺部,想杀他的人太多,一时没有找到凶手。

    现在虽然脱离危险,却一直昏迷,阿七知道在夏侯澈心里最重视的人是幕城的穆二爷,重视到他早已写下遗嘱,在他身后将全部资产都转移给其侄子穆瑾威。

    “先生,二爷打电话,让您回电话,听着挺急的,你知道他的脾气,您再不起来给他回电话,他又要不高兴了。”阿七站在床边跟夏侯澈说话,希望他听到穆瑾威的声音可以醒过来。

    阿七刚接电话前按下录音,此时一遍一遍的播放给夏侯澈听。

    不知道播放了多少遍,在手机里传来第n遍那个男人低沉略带不悦的声音时,夏侯澈刷的睁开眼睛。

    阿七的心里却说不出的难受,他们家先生叱咤风云,却对一个男人迷恋至此,若是一个普通男人,不用先生开口,他就做主弄回来养在先生身边,当个宠物养,只要他们家先生看着高兴就好,可偏偏是穆二爷,他们家先生的亲侄子。

    不知道这层关系之前,先生还想方设法的去幕城跟他多接触,每次跟穆二爷见面后,先生的心情都非常愉悦,自从知道穆二爷是他家先生亲侄子后,先生便刻意躲避。

    从此他们家先生的心情也再没有明媚过,如一湖波澜不惊的死水一般毫无起。

    “瑾威怎么了?”夏侯澈带着呼吸机声音发闷。

    果然不出阿七所料,夏侯澈醒来的第一句话便是问穆二爷。

    “先生,您稍等一下,医生马上过来。”阿七已经按下呼叫铃,医生很快就能来。

    夏侯澈不悦,“手机!”

    “先生……”阿七欲言又止,他想劝夏侯澈等医生检查后再打电话,他了解他家先生的脾气,只能将手机递给夏侯澈。

    夏侯澈活动一下僵硬的右手,上面还插着管子,扯下氧气罩。

    “先生!”阿七想阻止,夏侯澈已经将氧气罩扔到一边。按下回拨,电话很快被接听。

    “现在方便了?”电话里传来穆瑾威揶揄的声音。

    “嗯。”夏侯澈嗓子发干,声音低哑,阿七赶紧递上一杯温水。

    “十一年前为什么让阿七绑架我妻子,又将人丢在废旧的汽修厂。”穆瑾威质问。

    夏侯澈松了口气,他五年没跟他联系,突然打电话,担心他有急事,原来是这件事,提起来的心也跟着放下。

    “过段时间跟你解释。”夏侯澈感觉到自己离开呼吸机,呼吸有困难,胸腔剧烈起伏。

    “现在就说清楚!”

    阿七见医生进来,一把夺过手机掐断通话。

    xiarishe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