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八十六 璟凡成功爬床

第一百八十六 璟凡成功爬床

 热门推荐:
    穆瑾威和杨尚霓回家中已经凌晨四点,两个人躺在床上虽然疲惫却是睡不着。

    穆瑾威将她搂在怀里,杨尚霓睡意全无,抬头看着男人好看的五官,忍不住双臂交缠上他的脖子,更加认真细致的盯着他看。

    她从小就知道二哥长得好看,还是看得失神。

    “好看吗,傻丫头?”穆瑾威的话语里带着微薄的戏谑和满满的宠溺。无论她长到多大,都是他的小丫头,需要他捧在手心里小心的呵护。

    ”好看。”杨尚霓也不扭捏,非常坦然的承认。

    穆瑾威却被她看得口干舌燥,呼吸也变得沉重,在她腰肢上的手臂一紧,便吻上她的唇,杨尚霓似乎也很想亲吻他,很快开始回应。

    穆瑾威被这个吻撩得浑身燥热,大失方寸,一只大手沿着她的睡裙向上攀,婆娑着她背部滑嫩的肌肤,另一只大手不自觉的探进她的小

    ei,触碰到姨妈巾时,一阵烦躁,在这情难自禁的时候偏偏这个东西还在。

    杨尚霓感受到他身体起的变化,想起前两天在市度假酒店她的手,便后开始后悔,特殊时期她怎么能跟这个狼一样的男人热吻。

    “二哥,不行……”

    “知道不行,还敢勾引我!”

    听着他带着隐忍沙哑的嗓音,杨尚霓一阵无语,她何时勾引他?她只是想静静的多看他一会,美好的东西谁不想欣赏。

    早知如此她刚才睡不着也应该闭目养神。

    穆瑾威一个翻身压在杨尚霓身上,杨尚霓心呼不好,二哥不会又要让她用手吧。

    不知何时她的睡裙已经被他褪去,男人埋首在她的颈窝细细地啃拭着。

    “二哥,你压得我肚子痛。”杨尚霓的声音甜腻得让他全身紧绷,却还是毫不犹豫翻身下来。将她搂在怀里,盖好被子,用自己温热的大手轻柔的给她揉着肚子。

    看着她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他知道被骗了,却还是耐心、认真的给她揉着。

    为了分散穆瑾威的注意力,杨尚霓想跟他聊点别的。

    “二哥,你记不记得在我表姐葬礼上我被绑架那次?”

    “嗯。”穆瑾威没想到她会突然提起这件事。

    “我觉得可能是夏侯伯伯做的。”

    穆瑾威知道杨尚霓说的夏侯伯伯是夏侯飐,因为她跟夏侯澈只见过那一次面,并不熟,而且夏侯澈的年纪她也不会叫伯伯。

    “为什么?”

    “直觉,因为那次绑架我的人很小心,并没有伤我分毫,我们婚礼绑架小哲的人,我觉得也是夏侯伯伯,他想阻止我们的婚礼,他这么做只是不想我跟你在一起。”杨尚霓将自己分析的说给穆瑾威听。

    被杨尚霓这样提醒,他也想起来小哲被绑架的事,跟杨尚霓被绑架那次都做的干净利落,让他无迹可查,却都不伤害肉票,甚至绑人时都小心翼翼,似乎担心伤到他们都是用的软布,手腕、脚腕上没有留下任何淤痕。

    很有可能都是出自夏侯澈之手,他上次问夏侯澈为什么绑架杨尚霓,夏侯澈说过段时间给他解释,至今还没有消息,难道夏侯澈是受夏侯飐指示?

    “何以见得?”

    “夏侯伯伯有意将我留在欧洲五年不让我跟你相见,还不能说明他不想让我跟你在一起吗?”杨尚霓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想她跟二哥在一起,难道因为不喜欢她?

    “他不配插手我们的事,任何人都不可能再将我们分开,我允许。”穆瑾威霸道的将杨尚霓向怀里一拉,将她搂得更紧,似乎担心她会突然消失一样。

    杨尚霓感觉自己落入一个温柔又安全的怀抱,有二哥在她便不会害怕。

    杨尚霓已经知道夏侯飐是穆瑾威的亲生父亲,但看他的态度似乎并不打算跟他相认。

    “二哥,他好像认识我母亲。”从那次被绑架被,他看着她叫琪歌时,她便知道他跟她母亲必定有渊源。

    “他手下很多人都有纹身,当年杀死我母亲的人的手臂上也有纹身,会不会是他的人?所以他不想我跟你在一起?”杨尚霓想会不会是因为他派人杀了她的母亲,她跟二哥是世仇,所以他不想他们在一起,注定是一段孽缘,只是没有想到他禁锢她时,她已经怀有二哥的孩子。

    似乎这样一切都可以想通。

    穆瑾威向来知道他的丫头头脑聪明,却没想到诸事对她隐瞒,她还是能一件一件串起来,联想到当年的事情上。

    摘除夏侯澈不考虑,不得不说杨尚霓推理的很有道理,只是夏侯澈是对夏侯飐尊敬,但具穆瑾威观察,夏侯澈做事向来不羁,也不替会夏侯飐做事。

    简单来说一开始真的是夏侯飐真要阻止他们在一起,绑架小哲和杨尚霓完全不需要用夏侯澈的人,他自己手下的人无数,绑架杨尚霓那次完全可以直接将她带走,又怎么会轻易放了她?

    而且具杨栋的说辞,夏侯飐对叶琪歌的感情很深,他拘禁她两年都没有强迫过她,没有道理放她回幕城,六年后再次暗杀她。

    “应该不是他派人杀的你母亲。”穆瑾威一直在追查当年的事,他总会查清楚一切,给杨尚霓一个交代。

    “二哥,如果真的是他杀的呢?”杨尚霓有些不敢想象,她深爱的人是她杀母仇人的儿子,她还给他生了两个孩子,她要如何自处。

    穆瑾威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当年的事情必须马上查清楚,虽然他不认夏侯飐,但这件事一定会成为她心里的一根倒刺,他不能再让她伤心,不能让她再次离开。

    “不会的。”穆瑾威不想跟她强调他不会认夏侯飐,也不想急着跟他撇清关系,这种父子血缘,也不是他想撇清就能撇清的。

    虽然穆瑾威没有任何有力的说辞证明不是夏侯飐,仅凭不会的三个字,杨尚霓却无比信任她的二哥,跟他紧紧的贴在一起,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让她格外安心,酣然入梦。

    两个人正睡的沉,突然有人开门闯进来,穆瑾威刷的睁开眼睛,看到站在门口的璟凡。

    璟凡讨好的笑着,小声叫他,“爸爸。”

    穆瑾威冷着脸下床,想将璟凡抱出去,一弯腰却扑了个空。

    璟凡早有准备,绕过穆瑾威,光着小脚已经绕过奔向大床一溜烟爬上床,得以的回头看他。

    “出去。”穆瑾威压低声音,怕吵醒杨尚霓。

    璟凡朝穆瑾威做鬼脸,一骨碌滚到杨尚霓胳膊上枕着,杨尚霓顺势将他搂进怀里。

    穆瑾威回到床上,此时没办法将他拎出去,来硬的又担心吵醒杨尚霓,狠狠的盯着璟凡,用极小的声音警告他,“你妈咪很累,天亮才睡。”

    璟凡点点头,竖起一根小指头立在嘴前做禁声手势。

    穆瑾威脸色难看地躺回床上,看着这对抱在一起的母女,发现儿子隔在中间,他没发抱着老婆睡,心情极其不爽。

    翻来覆去睡不着突然坐起身,璟凡颇为得意地看着穆瑾威走出卧室。

    穆瑾威看到非凡坐在客厅沙发里看电视,“你怎么看得璟凡?”

    非凡自然看到璟凡溜进他们的卧室,也知道他言外之意是为什么让璟凡进他房间,可是他又不是璟凡保姆,这个男人真是霸道,他的卧室连他儿子都不让进。

    非凡不理。

    “留着你浪费粮食,你回去吧!”穆瑾威自然知道非凡最怕什么。

    非凡腾的站起来,他若是回去了,先生会活剥他的皮,他知道穆威不是跟他开玩笑,让太子不高,兴太子真的会把他赶走。

    “璟凡我给你做弹弓。”非凡蹑手蹑脚地走到穆瑾威卧室门口声音不大,但是璟凡完全可以听到,非凡还没离开门口,门就被打开。

    “走吧!”璟凡兴奋的跑出来,他的秘密武器都没带回来,一听非凡要给他做弹弓迫不及待的出来。

    穆瑾威不自觉得勾起嘴角,看着一大一小走出别墅。才早上八点,今天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便回卧室抱着他心爱的人继续补觉。

    一直到中午十一点璟凡在客厅里闹腾的声音越来越大,穆瑾威再次醒来,杨尚霓也被璟凡吵醒,悠悠睁开一双迷蒙的睡晚,懒懒的翻身转向穆瑾威。

    “二哥。”

    “嗯,饿不饿?”穆瑾威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尖。

    杨尚霓确实有些饿,两个人起了一会腻终于从卧室里出来,直接跟璟凡和非凡吃午饭。

    饭后穆瑾威要去公司,杨尚霓带着璟凡去医院看张赫。

    到病房看见穆瑾琛正在喂张赫喝粥。

    “嗨。”杨尚霓站在门口,两个人竟然没发现她,便先打招呼。

    “su

    y!快来!”张赫向杨尚霓伸手。

    “我自己能走能动,他偏要喂我。”张赫解释道,这一解释还不如不解释。

    穆瑾琛以拳抵唇咳嗽两声掩饰尴尬,昨晚跟张赫从鬼门关走一遭,现在看着她虽然跟正常人无异,他依然十分心疼,只想亲手照顾她。

    穆瑾琛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尴尬,他无数次撞见穆瑾威跟杨尚霓腻在一起的画面,穆瑾威从不尴尬。只是穆瑾琛平时比较刻板,在人前较含蓄,所以他才会觉得尴尬。

    xiarishenghu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