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问鼎 > 第九章 墨家理念

第九章 墨家理念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在长老院内议论不休的时候,两墨家子弟正在门口偷窥。两名守门的墨者都是二十出头的年龄,内搭黑白里衫,外罩着棕色短甲,腰挎长剑,显得英气勃勃,这两名墨者当中一个叫祝天雷,一个叫吴峰,都是墨门武者派系的,

    其中祝天雷正是杨烈的亲传大弟子。看到洗星河长老顶撞自家师傅的时候,祝天雷有些按捺不住,愤愤地对吴峰说道:“你说说,这些长老们真是安逸的生活过的久了,什么都不懂!尤其是洗长老,看在我师

    父尊敬他,他就肆意妄为,竟敢当面冲撞钜子,一点规矩都没有!”吴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是有所不知啊,在上一届钜子选拔时,洗长老和你师父呼声不分上下,最后洗长老仅仅以一票之差落选。在你师父上位后,洗长老也是处处看

    他不顺眼。有事没事两人就得吵一架,你习以为常就好了。”

    祝天雷愤愤不平:“你说,长老会又不是只有术者长老参加,我看坐在下面的武者长老怎么也一声不吭的,害的师父一个人在上面下不来台。”

    吴峰叹息说道:“其实大家心里多多少少对燕国都有看法,只有你师父一人,一心认为燕国会始终捍卫自己的利益,再说了……”说到这里,吴峰将祝天雷稍微拉远了一点,略带怨气的:“燕太祖本就是墨门武者出身,咱们墨门当初不但帮着大燕建了国,自立宗门于此,还帮着他们抵御胡族入侵,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啊。可燕国呢,现在是处处提防咱们、排挤咱们,有时候还见死不救,大家心里都窝着火儿呢。你师父虽然也是武者出身,可他偏帮燕国,就算是武者

    长老,心里也不舒服呀。”

    祝天雷摇了摇头,悻悻地回到门外。看到院内的长老气氛尴尬,公输臣只好主动站出来,为杨烈打圆场:“诸位长老,钜子所作所为,俱是秉持我墨门一直以来的宗旨,原也无可厚非,大家不该妄加指责。只

    是…”公输臣作为一个调解员,疑惑地询问杨烈:“钜子,如果燕国和神狸部落真的有心于和平,那么又何必需要我墨门派遣24节气小队,前往无定城维持秩序呢?如果要靠我们

    墨门武力来维持,这和平,恐怕也难以持久。所以,本长老也反对墨门介入其中!”

    杨烈沉默片刻,缓缓地吸了口气:“其实,我要派24节气小队前往无定原,是另有目的。只是事关重大,所以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说出来。”

    杨烈向门口望了一眼,又转向众长老:“既然各位长老有所疑虑,我只好坦诚布公了。”

    他随手就在桌上叩击了三下,只听周围“哗啦”一声,椭圆形会议大厅的门窗都自动关闭起来,整个封闭的大厅内陷入黑暗之中。

    紧接着“噗噗噗”的声音连窜地响起,室内壁上的壁灯竟自动亮起了灯火,将大厅照耀的一片白昼。

    飘摇的灯火下,映照的洗星河的老脸一片阴沉。看到长老院机关发动门窗关闭,两人见听不到会议内容,吴峰拍拍祝天雷的肩膀:“天雷,别想太多了,你师父作为钜子,应对这些的能力还是有的。接下的事情不是咱们

    能掺和的,还是听命行事吧。”

    祝天雷叹了一口气,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长老大厅之中,空气都快凝结。洗星河再次起身挑衅:“杨烈,有话直说吧,让我们看看你这钜子还能弄出什么治国平天下的大事!”杨烈并没有理会洗星河的挑衅,沉默半晌后,他忽然开口说道:“诸位长老们,草原胡族在荼狐荒淫无道的统治下,已经各自四分五裂,连连叫苦。而当年守护皇陵的以哈

    梵为首的巫师们,影响力越来越大,已经渐渐凌驾于胡王荼狐之上,早有谋反之意。”长老院中顿时一片喧哗,众长老勃然色变,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脸上皆有震惊之色。洗星河有些不妙的预感,他似乎忽略了什么。杨烈观察了一下众长老的反应,接着说:“那些巫师,正是怂恿胡族南下的主要力量。更是我墨门的大敌,千百年来,我墨门不知多少精英,折损在这些掌握着自然之力的巫师手中。于公于私,我认为,墨门

    都应该出手。”众长老交头接耳的小声交谈,纷纷点头,敌忾之心大起。杨烈看到众人意见统一,微笑着说道:“无定原之会,是墨门为数不多和平接触神狸部落的机会,但也是巫师反击的好机会!若我不带武者前往,等哈梵带领巫师得手之后

    ,我墨门的处境将更加的不堪设想。”

    洗星河张了张嘴巴,看着杨烈,心中一阵不甘。想不到还有这一层,又被杨烈占了上风!更让洗星河懊恼的是,杨烈看都不看他一眼,自始至终!简直是……片刻沉默后,公输臣率先发声:“我同意!”继而凌风沉吟了一下:“我也同意!”阳鹏也激动地:“我师父就是丧命在胡族大巫手中,能有机会把他们一举铲除,我举双手同

    意!”

    长老们陆续发出“同意”的声音。

    洗星河瞪着杨烈,嘴巴动了动,却无话可说,再阻挠的话,他就成了无理取闹了。只是,这脸上怎么觉得火辣辣的疼!

    这时,长老院中突然响起一阵悠轻的小钟声。这是警钟!出什么事了?众人都开始紧张起来,难道杨烈刚才所说的隐患,这么快就发作?

    此时的杨烈微微有些轻讶,伸手按动桌上一个机关,让一道原本封闭起来的门户缓缓打开。

    一个墨门弟子快步走了进来,向杨烈行了一礼,说道:“钜子,刚刚收到木蛮国消息,该国发生叛乱,木蛮王向本门求援!”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墨者长老哗然。

    凌风惊讶地说道:“木蛮国叛乱?木蛮国盛产大木,是我们墨门制造机械的最重要原料供应国!若因木蛮国叛乱供应出了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公输臣一脸为难:“这可怎么办,木蛮生乱,无定城那边也需要派人。”

    众人犯难一时不能定夺,如此糟乱的场景让一旁的洗星河露出一丝得意笑容,这回看你钜子该怎么办!

    杨烈目光骤然一闪,长老们的视线也投了过来,洗星河马上正襟危坐。思忖片刻之后,杨烈当机立断说道:“诸位长老,木蛮国对我墨门至关重要,木蛮王与我墨门关系又一向友好,此次叛乱,我们定要出手相助。我意,派祝天雷带队立即前

    往木蛮国!”

    冼星河故意再次挑衅,话语冰冰的:“那无定原呢?”

    杨烈断然说道:“我云中城留六个小队留守,其余的由我亲自带队,前往无定城。”

    众长老急急以目光互相问询了一下对方的意见,纷纷点头。唯独洗星河一人,除了冷哼一声,也没有表示反对意见。

    远处诺大的城墙之下,两个小黑点在不断的移动。祝天雷起初以为自己看花眼了,所以三步并两步的加速走近,想看个清楚。陈思贤穿着一身加大码的衣服,中规中矩的依着墙根而坐,双腿并拢蜷缩着,笨手笨脚的在为千雪妹妹拨糖果,他手在糖纸外滑溜了几下后都没有拨开。急的小千雪在一旁直流口水,陈思贤越着急手中的动作却越笨拙,就在糖纸即将被剥下的那一刻,陈思贤激动的手往前一捏,直接就把糖果蹦落到地上。千雪撇了撇嘴,朝天翻白眼,一

    副“我就知道会这样”的架势。

    陈思贤傻呆呆地看着地上的糖果,一下子眼泪就飙了出来,豆大的泪珠掉落在土地上。他抹了一把脸,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千雪妹妹……”小千雪望着陈思贤的样子,脑袋向右歪了一下,忽闪忽闪的眨了两下眼。随后跌跌撞撞的捡起糖果,走到城墙根一处活水旁,小手拿着糖果在水中涮了涮。笑嘻嘻的带着

    崭新的糖果走到陈思贤面前,嘴里断断续续的说着:“哥哥…哥哥…你看糖糖干净了。”

    陈思贤破涕而笑,嘴巴咧的好大,千雪趁机把糖塞进他嘴里,陈思贤只觉得满心满口都是甜的。千雪却转头继续翻白眼……

    两个小孩嘻笑的声中,祝天雷走近,叫着两人:“小雪、思贤。”杨千雪转身摇摇晃晃的走向祝天雷,陈思贤张着嘴巴跟在后面,生怕杨千雪摔着了。祝天雷一把抱起杨千雪,看着这两个年龄加起来还在十岁上下的小孩,祝天雷终于忘记长老会中发生的种种。不苟言笑的他主动开口询问:“小雪妹妹,见到哥哥开心吗?

    ”

    杨千雪搂着祝天雷的脖子,贴着他的耳边:“开心,如果哥哥再给我买个糖果,我就更开心了。”“哈哈哈…”祝天雷长笑了一声,抱着杨千雪亲昵地说道:“今天小雪想吃多少,哥哥就给你买多少。”随后又低头跟陈思贤说:“别戳在这儿了,走,吃糖去。”连拖带拽的带

    走两个孩子。

    祝天雷左手抱着杨千雪,右手牵着陈思贤,渐渐远处,杨千雪的眼中只有糖果,而陈思贤眼中却只有杨千雪。杨烈回到家,带着凛冽的风,一推门,便有一个小小的粉色身影跌跌撞撞地撞进自己怀里。杨千雪努力的抬起头看杨烈,眨巴着小鹿般的眼睛,小小的身高只能抱住杨烈

    的腿。“爹爹,你可算回来了!”声音紧张中带着些许期盼。杨烈低头看了看这软糯可爱的小小人儿,对自己又不能陪伴年幼的女儿感到些许惭愧,一把将女儿抱起。目光一顿,又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蓝衣小少年。那少年神色一凌,上前两步,微微做了个辑道:“您回来了!”杨烈点了点头,投去赞扬的眼神。“千雪这两天有无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