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问鼎 > 第二十三章 咫尺天涯

第二十三章 咫尺天涯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无定河自夏季以来,上游暴雨持续至秋末。此时,正值大汛末尾,河况并不乐观。而无定城附近的这段望乡河,本是流经山间盆地,却因上有水势最险的春日峡,下有山

    形最窄的丰越峡,水流急入慢出,年年涨潮,方圆数里住不得人。

    山脊下,鱼世恩、邺锋寒带领着着残存人马,保护着刘威扬一路朝望乡河赶过来。卡萨在鱼世恩手上没讨到便宜,鱼世恩也未能留下他的性命。实际上此时的鱼世恩的本领较之平日也要打几分折扣,能吓退卡萨与自己多年威名不无关系。再说保护刘威

    扬性命,远非卡萨能比,自然也就顾不上追杀。一夜之间连败苏利耶、卡萨两位草原勇将,放在平日也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喜事,可是此时的鱼世恩以及无定军兵将都没有庆贺的心思。他们的危机并未过去,距离平安二

    字还遥遥无期。

    神狸大军天罗地网一般的追击,让无定军始终不能安心休整收容部队。虽然沿途一直有部队加入,可是刘威扬身边将士总数并没增加。好在神狸部队自身也分散行动,单独一支部队兵力有先,在人数上并不占绝对优势,没办法形成局部以多打少。无定军精锐剽悍,又有两员大将坐镇,每次交锋都能成功

    把神狸士兵击溃,刘威扬才能一路顺利到此。

    鱼世恩之所以选择行兵至此,原因便是这条望乡河。无定城被袭击的消息肯定已经传到墨门,墨门矩子杨烈这时多半已经带兵来援。只要这支精锐赶到,一切危机便能成功化解。乘船快过马,墨门援兵调动必走水路,选择

    这里就是为了早点和墨门人马汇合。

    既为了等待墨门人马,燕军便不能再前进。士兵保持着战备状态,鱼世恩和邺锋寒警惕地看着四周,防范神狸的人马突然出现。

    就在此时,刘威扬腰间的玉飞燕忽然剧烈摇晃起来,发出叮当作响之声。这对玉飞燕乃是荼盈送给刘威扬的定情信物,每一枚玉飞燕实际都是一对,由巫法秘术加持,平日不管如何行动碰撞都不会发出声音,只有在两枚玉飞燕彼此接近到一定

    距离时才会有所感应,发出叮当作响之声。而且这巫术与施术人血脉相连,只要施术人不死,法术就一直有效。方才在乱战中刘威扬就格外注意这枚玉飞燕,只是一直没有动静。此时终于听到期待中的叮当声,直如天籁仙音,兴奋地大叫道:“爱妃!朕的爱妃就在附近!你们快去找

    !”

    鱼世恩和邺锋寒听到刘威扬的喊声连忙过来,刘威扬吩咐道:“你们快去找朕的爱妃,她肯定就在这附近。朕就知道,爱妃神通广大根本绝不会死。”

    “陛下,此事恐怕不行。”

    刘威扬面色一寒:“大胆鱼世恩,你敢抗旨?”

    “并非臣抗旨,而是情况有变!臣恐分身乏术。”正说话间,只听远方已经有阵阵号角声响起,随后就见大批神狸骑兵于地平线出现。其高挑的旗帜赫然是虎、熊二卫的旗号。骑兵咆哮着、嚎叫着,向刘威扬这支人马疾

    冲而来。

    鱼世恩道:“这些胡人也懂兵法,我们想到的事,他们也想到了。这次的人马只怕不容易打发。”刘威扬也看到,在虎、熊二卫旗下,指挥官正是苏利耶和卡萨,这两人败而复返,证明已经有了再战的本钱,所统辖的自然是本部精兵。双方对比众寡悬殊,即便全力应

    付也未必能胜,此时分兵找人不啻于自取灭亡。刘威扬再怎么担心荼盈,也只能先应付了眼前的对头,再想其他。只好点头道:“且先破了来敌再说!”

    “我要去救威扬!”山顶的荼盈抱着熟睡的刘宸瑞,掉头便要往下走。身上玉飞燕叮当作响。

    王景转身拦住荼盈:“娘娘!您不能去。”

    荼盈双目一瞪,道:“你快让开!”

    别看荼盈认为众生平等对人不摆架子,可终究是天才巫女,又是草原女子不讲究温文尔雅温柔贤淑那套。凶狠起来的气势,不逊于军中武夫,岂是王景所能颉颃。

    不管是身份尊卑还是能力强弱,王景都挡不住荼盈,只好提醒道:“娘娘如今身子亏虚,如何能够临阵交锋?若是分了陛下的心,不是更糟糕?”

    “我们两个死也要死在一起,不用你管!”

    荼盈边说边走,不想自己的嗓音一提,怀中刘宸瑞受了惊吓,张开小嘴大哭起来。

    冲天的杀气瞬间消失,荼盈赶忙停下脚步轻颠襁褓,安慰道:“乖乖不哭……不哭……”刘宸瑞不听,哭得更大声了。荼盈心乱如麻,刘威扬处境危险,刘宸瑞大哭不止,王景说得也有道理,以自己这种状态出去非但帮不上忙可能还要添乱,可是看着丈夫近

    在咫尺不能相助心理这一关又过不去。一向不哭的她此刻也红了眼。王景搜肠刮肚,想要好好劝劝荼盈,却又想不出言语。

    就在彷徨无计之时,王景忽然惊喜地指着远处,说道:“娘娘!你看那是什么?”

    荼盈一怔,顺着他指着的地方望去,只见山下的望乡河中一支舰队顺流而下,黑底白字的“墨”字大旗冉冉升起!

    “是墨门!”荼盈惊喜交集,心头登时一松。

    王景也大喜过望,连声喊道:“娘娘!墨门来救皇上了!”

    看清了墨门旗帜后,荼盈心神骤然一松之下,软绵绵地坐倒在地,两行清泪悄然划过面庞。

    她抱着爱儿,痴痴凝视着丈夫,喃喃自语道:“威扬有救了,威扬有救了……”忽然见山下大河那方燃起了火光,他定睛一看,黑底白字的墨门大旗在风中飘扬!

    王景大喜过望,喊道:“娘娘!墨门来救皇上了!”

    荼盈无措的视线朝山下扫视一遭,也看清了墨门旗帜,她几欲落泪,喃喃自语道:“威扬有救了……威扬有救了……”

    墨门船队在水面一字排开,随后便有漫天石雨倾泻在神狸大军头上。

    此时战船上多装备拍杆很少装备发石机,不在于技术,而在于应用。作为攻城利器,在陆地对军阵使用都面临角度及准确问题,往往不能发挥效果。陆地尚且如此,在水面起伏不定的船只上,投石机的准头就更加不可靠。像是当下这种混

    战局面,如果乱用投石机,很可能一轮石弹下去,刘威扬也变成肉酱。

    可是这一波石弹落点控制精确无比,伴随着石弹落下,神狸军中便响起无数惨叫声,神狸军阵顿时坍塌了一角。

    “墨门!杨烈!”苏利耶这时也已经看清来敌,首船之上负剑而立的男子,不是墨门矩子杨烈又是何人?天下除了墨门谁又有这种精妙的杀敌利器,更没有能把落点计算如此准确的行家里

    手。

    指挥这些投石机的并非杨烈,而是名为莫无垠的年轻人。他不过二十出头,国字脸,肤色黝黑,五五官平淡无奇,秋末深夜,天气寒冷,他却露出肌肉结实的双臂。

    “标高七,皮绳八分!放!”莫无垠一声大喝,石头再次砸向对岸神狸士兵!纵然是善于骑射的草原男儿,也没法把箭簇射到墨门战船上,战场变成了单方面的挨打不能还手,于士气的妨害还在伤亡之上。卡萨忍耐不住,大喝道:“挺起你们的胸膛

    ,那不过是石头而已!杀了燕皇!”神狸士兵当然知道,自己面对的不是普通石头,而是死神的拥抱。可是草原汉子的血勇被激发出来,便暂时忘记了死亡的恐惧。再者,他们心里有数,投石机利远不利近

    ,只要近身肉搏就不用担心石弹轰击。士兵呐喊着不顾一切冲向燕军,因为墨门援军到来而士气大振的燕军虽然兵力依旧处于劣势但是胆气大坐,挺起兵器与冲到面前的敌人厮杀交锋。鱼世恩、邺锋寒两人则

    担任箭头,负责斩杀神狸军中那些骁勇健卒。船上的杨烈皱着眉头,他虽然武功冠绝天下却不喜欢争斗杀伐,这种血腥长面是他一直努力避免的。此时纵然避不过,也不想杀伐太重,向身旁莫无垠问道:“准备好了吗

    ?”

    “回矩子,一切都准备好了。”“传令夏至,架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