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问鼎 > 第一百零八章 将计就计

第一百零八章 将计就计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代州城中。二皇子刘宸毅破天荒地认真起来,居然没到午时就起床,还把国舅莫崇山叫到房间里商议军情,手下护卫不禁疑心二皇子是不是吃错了药,再不就是这段时间胡作非为太

    过终于遭到天谴发了疯癫。书房内的刘宸毅眉头紧皱满脸焦虑,盯着对面莫崇山不耐烦地说道:“舅舅,你从进门到现在那么长时间了,怎么一句话都没有啊?我把你叫来不是看你发呆的,你得给我拿主意!墨门的人虽然不怎么招人待见,但是办事稳当更不会谎报军情。父皇和墨门矩子杨烈翻脸,都没敢动墨门的心思,就知道他们多厉害了。既然他们说神狸人要断

    粮道,那肯定是真的,咱们该怎么办啊?你得想个办法啊!这运粮可是咱们的差事,真出了差错父皇那边怎么交待?”数十万人马每日消耗的粮草数字惊人,运粮之功虽然比不上攻城拔寨斩将夺旗但也差不了许多。刘威扬素来知兵,自然知道粮秣对于战争的重要,只要把这个差事干好不

    愁得不到功劳。因此莫崇山在出征之时就把这个差事抢到手,既为了立功更是为了发财。大军在外身为主君最担心的并非兵败,而是大捷之后军将不受控制,仗着精兵强将在手自立为王,到时候太阿倒持,就有亡国之忧。固然可以通过监军、掺沙子等手段进行控制,但是最好的防范手段莫过于控制其后勤补给。因此前线固然不能缺粮,却也不能粮食太多,以免不受控制。作为运粮官,保证天水塞的粮草开销能满足一月左右

    开支就是大功一件。

    莫崇山为人贪婪成性,仗着这个位置大肆中饱,以次充好克扣斤两乃至用沙土石子填充其中,或是以糠麸抵精米的手段样样不缺。他打出来的旗号是为了刘宸毅的大业筹措资财,加上刘宸毅自己花天酒地挥霍无度,也需要从舅父手里要钱,所以对这些事并不过问。但他好歹能分清轻重,眼下是神狸

    人可能要劫断粮道,这事一旦发生刘威扬必然动怒。就算是父子怕是也没那么容易过关,再说从小到大刘宸毅只感受过母爱从未感受过父爱,并不认为和父亲有多亲切。刘宸毅志大才疏,平日里胸脯拍得山响,真到了用武之时第一个害怕。一方面想要做事,另一方面又想不到做事的办法。只能把责任往下丢,要求莫崇山为自己拿个章程

    。莫崇山并不像刘宸毅那么着急,反倒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自从进了门就没话,这时见刘宸毅着急才打了个哈欠:“慌什么?神狸人是断粮道又不是打代州,殿下有什么

    可担心的?这天塌不下来!他们不就是想劫粮么?好事啊。”

    “你说这是好事?”“当然。如果没有他们劫粮,我们在粮食上玩的花头还得费心思弥补。有了这支人马,就省了咱们好大力气。要我说这些神狸人是老天派来给我们帮忙的!不管火攻还是抢

    粮,总之粮食是没了。有他们这么一闹,多少亏空都能抹平!”

    “可是……可是咱们头上的罪责怎么办?墨门把消息送来了,我们什么都不做,父皇肯定不会答应。”“什么罪责?”莫崇山不以为然。“咱们的差事是运粮,只要把粮食运到前线就算功德圆满,沿途遮护保护粮道可不是我们的差事。我们想做事,也要自己有这个力量才行。要兵没兵要将没将,拿什么保护粮道?墨门给咱们送信,难道就不给界牌关送信?神狸人马若是过了界牌关抢粮,板子就得先打到张世杰身上。如果神狸人是在界牌关外抢粮,就更是张世杰的责任。那是他的防区,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咱们所能指挥的,就是代州兵将。这些人马保护你的安全都不够,哪能往外派?手里没兵,说什么都没

    用。不是我们不想出力是使不上力,陛下怪罪也得讲个罪罚相当。不能张三犯错打李四的板子,是不是这个道理?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差事就行了。”

    刘宸毅盯着舅舅:“你是说……就看着神狸人劫粮?”“谁让你看着了?王祐不是领命出征么,就让他负责押粮入天水。他是咱们手下第一号战将,如果他都不行其他人更不成。再给他派五百兵,这已经是咱们能调动的全部人

    马。不管将来闹到哪都挑不出咱们的错处。自古以来朝廷的事就是如此,只要自己的脚步站稳,后果如何都没关系。再说有你母后和你外公在,难道还能让你吃亏不成?”

    刘宸毅点着头:“这话倒也对……可是前线没粮,会不会打败仗啊?”

    “胜败兵家常事,谁又敢保证自己不打败仗?再说偶尔败个一两次也没什么要紧。你难不成还真想大获全胜?”见刘宸毅满面狐疑,莫崇山只好继续说道:“如今在界牌关的是刘宸英那个孽种,总帅是张世杰那个老狗。如果咱们轻而易举就把神狸人收拾了,这份战功会落在谁头上?动脑子想想,这样谁会得利?别忘了,那个孽种占着东宫,朝廷里还有个顾世维帮他。就算你们两个得功相当,也是他占便宜。所以这仗确实要赢,但是不能赢在孽种手

    里。粮食在界牌关外出了问题,还折了陛下心爱的枭卫小统领,这件事是谁的责任?等到绊脚石一去,咱们再来个反败为胜,这天下就是你的!”

    “可……可我们的神策军也在天水塞。”“那又怎么样?鱼世恩、邺锋寒都不是省油的灯,何况还有墨门帮手。我敢打赌,就算真的粮草断绝,他们也能支持几天不至于立刻就败阵。再说咱们也不会让他们陷入那种绝境,只要陛下换人,咱们立刻就打几个胜仗,绝不会坏了大事。神狸人不过是一群野人,人马再多也是乌合之众,没什么可怕的。舅父我这回也是破了血本,准备从

    墨门采购大批器械回来。到时候就用这些机关巧器,填也填死神狸人!你自己心里得有数,你的对头不在神狸而在身后,明白么?”

    刘宸毅不住点头,随后又有些担心地看着舅舅:“这样做出不了差错吧?”

    “傻小子,有你舅父在,能出什么差错,就按我说得办吧,一准没错!”

    界牌关内。张世杰与刘宸英也接到了来自墨门的警讯。张世杰的眉峰紧锁,手指在行军草图上来回挪动。他做了多年禁军统领,久不来边关,加上年事已高不以筋骨为能,运筹帷幄

    尚可,亲身临阵力不从心,探勘地形之事也只能作罢。明知道手上这份行军图错漏之处甚多,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下。刘宸英不谙军务,性情又懦弱。听到神狸人绕过天水塞就已经魂飞魄散,不住催促岳父调集人马把他们一举全歼,免得杀到界牌关下。可是张世杰平日对女婿很是客气,

    军务大事上却不容他作主。“以咱们手上的兵马不可能把神狸人一举全歼,搞不好还会打草惊蛇。若是这样简简单单把敌人吓走,就对不起千辛万苦打探消息的墨门武者。何况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

    防贼,单纯把敌人吓跑是没用的。过几天再杀回来,我们又该怎么应付?必须抓住这次机会,杀他个片甲不留,让神狸人不敢再来。”

    “可是……神狸来的都是精兵,恐怕不好对付。”刘宸英面现难色,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把敌人尽数歼灭。张世杰手捻须髯微笑道:“神狸有精兵,难道我大燕就没有?何况墨门武者也答应助阵,两方合力不怕对付不了神狸。惟一需要考虑的,就是诱饵。神狸人都是好猎手,要

    想让他们入圈套,诱饵就必须选好。这饵料么,就得二殿下帮忙了。如果老夫所料不差,他这次会把王祐派去押运粮草。这位枭卫小统领,想必能做好这件事。”

    刘宸英听到王祐的名字,心头就泛起一丝不快,但是军情紧急何况事情关系到张世杰爱女,他也不敢多说。只好强做笑脸:“老泰山是想和王祐里应外合,共同破敌?”

    “我对王祐当然是这么说,只不过沙场之上瞬息万变,援军失期也是常有之事。不过派将的不是我们,他日纵有不幸,也不关我们的事。”

    刘宸英脑子并不笨,立刻明白岳父的意思:“老泰山是要借这个机会除掉他?”“老夫只是设计歼灭神狸的伏兵,至于为此造成的伤亡,也是没办法的事。陛下也是知兵之人,自然明白慈不领兵的道理,想必不会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