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问鼎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雪中行(一)

第一百五十七章 雪中行(一)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宸英这一路人马有百多骑,单纯从人数看并不算少,可是比起这片广袤森林就显得微不足道。一旦分散行动,就如泥牛入海,高大的林木形成天然遮蔽,把骑兵分散开

    来,加上森林内视线受影响,互相之间很难照应。以刘宸英的胆小谨慎本不敢如此安排,可是献祥瑞对他的吸引力太强,让这位一向胆小怕事的太子也无法保持冷静。平日里疏于骑射的刘宸英配上他那匹养废的马,再加上那身盔甲,根本就不适合在林地行动。两旁树枝挂住甲叶,让他行动变得很是困难。而且那盔甲响动足以吓跑任何

    野兽,肯留下来的肯定是恶兽,绝非麋鹿。张素素皱了皱眉,唤道:“殿下,不要太过心急!”可是刘宸英已经不顾一切拼命催动脚力,张素素只好跟在他身后,几名家将随行。杨陌与王佑对视一眼,双双苦笑,也

    紧随其后。

    一队人马追出许久不见麋鹿,只闻声声怪叫。

    刘宸英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杨陌道:“这只麋鹿可能是失了群,也可能是受了伤,总之本不该出现于此,在这里纯属意外。它现在肯定非常紧张……”“然后呢?”刘宸英素以儒雅形象示人,可是如今却有些气急败坏。不知是急于找到麋鹿,还是因为那一身盔甲压得他呼吸困难,恨不得早点捉到麋鹿回去,所以顾不上风

    度。杨陌心道:现在?现在只要不是头傻鹿,肯定在拼命的逃。不过这头麋鹿确实也不算太聪明,这种时候拼命嘶叫,显然是希望得到族群的救护,却不曾考虑过可能导致其他同伴伤亡。再说如果自己所料不差,这一带根本就没有其他麋鹿,这头离群麋鹿这样叫下去,被捉就是个时间问题。只不过太子的态度让杨陌不高兴,所以也就懒得回

    答。

    王佑对太子轻笑道:“太子殿下稍安勿躁,待臣将那逃跑的麋鹿赶回来。”

    刘宸英见王佑答应去捉麋鹿,心头狂喜。枭卫小统领帮自己献祥瑞,这可是一记妙手。然则他随即又觉得应该趁热打铁,拉近与王佑的关系,当下说道:“王统领,行猎之事,追逐争夺才是乐事,你我便比试比试,看谁先射到这头四不像!”说罢,便抢先冲了出去。显然是准备制造彼此之间甚为相得的现象,哪怕王佑不是

    这么想,只要消息传开,也没了其他选择。终究是和顾世维学了十几年本领的人,虽然志大才疏,但起码的权术手段并不欠缺。只是太子显然过高估计了自己的骑术,又低估了道路的恶劣情况。跑了不出半里,他那匹坐骑突然马失前蹄,坐骑跌倒,刘宸英坐不稳雕鞍,惊叫一声就向下摔去。王佑

    不敢怠慢,连忙飞身而起,凌空飞跃。与此同时杨陌也已经赶上来,两人同时凌空掠出,一左一右接住刘宸英的身躯,三人几乎同时跌倒在地。这两人一身武艺都是当世一流,接住一个马失前蹄之人不算为难。可是刘宸英这三层甲胄分量太过沉重,两人就觉得像是被流星锤在身上砸了一下,半边身体发麻,王佑

    的胳膊更是一阵剧痛,却是被刘宸英的护肩划破了手臂。刘宸英本人倒是没受什么伤,只是看着那匹马发呆。要知,那匹马是他心爱之物,如今马突然跌倒至今不起,看情形多半受了重伤。不管日后恢复程度如何,受过伤的马

    都不能供太子骑乘。一想到既未能猎到麋鹿,又要和爱马就此分别,让刘宸英心中难过,全忘了权谋手段,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张素素这时也领着家将赶到,见王佑受伤刚要开口,却看到王佑朝自己摇了摇头。刘宸英这时还傻在那不知如何是好,张素素心思电转,来到太子身边,下马耳语:“不能

    让瑞兽跑了。妾身让王佑去抓麋鹿,我在后监视,免得他搞鬼,让夫君献不成祥瑞。”刘宸英挥挥手,表示一切由妻子做主。他现在心思都在马上,根本没精神考虑其他。张素素飞身上马,朝王佑使个眼色:“小统领,有劳你去捉麋鹿。杨少侠,请你留在这

    里保护太子。”王佑依令飞马而行,张素素又朝几个家将丢个眼色,示意几人护住太子,自己的打马如飞向前奔去。行不多远,就见王佑在前等待。张素素微微一笑,从马上跳下,牵着

    坐骑一路走到王佑身边,从怀中取出自己的丝巾手帕,为王佑包扎伤口。二人近在咫尺,张素素身上脂粉香味直冲王佑鼻端,让他心神摇曳头脑一片模糊,浑不知自己在何处,更不知心在何方。张素素包扎的很是认真,纤手划过王佑的皮肤,

    让他心头阵阵麻痒。不知过了多久,张素素终于停止包扎,朝王佑一笑,低声道:“我们该去找麋鹿了。”随手飞身上马,打马而行。王佑看着手上的那条丝巾帕,看着太子妃英气迫人的背影

    ,那淡淡的香气萦绕在鼻端心田,似乎永不消散。他叹了口气,也飞身上马,策马追上去。而背对着王佑的太子妃,这时却在回想方才的大胆接触,面露赧色,心头狂跳不止。搞不清楚自己此时究竟是猎手还是猎物。明明是要去猎麋鹿的,可为什么自己的心先

    迷路了?

    张素素和王佑不知不觉地并驾齐驱,王佑侧目看向一片雪白的恢弘山林,一片雪白之中,只有几道马蹄印,延伸向远方。

    张素素喃喃道:“如此静谧,宛若仙境。俗世的身份地位,当真那么重要吗?”

    言罢,眼帘微垂,妩媚动人,余光看着身边策马缓行王佑。王佑佯装不察,指着一旁一掠而过的阴影,轻笑道:“有狍子。”张素素嫣然一笑。在王佑惊讶的目光中,张弓搭箭如行云流水,一箭射出,钉在那狍子面前的树木上,狍子惊觉抬头,一时间伫立不动,张素素紧接着抽箭搭弦,又是一

    箭,直穿那狍子四蹄而出。她虽然会骑马,却不善于射箭,这一箭却是无功。

    王佑看着那应声倒地的狍子,愣了半响,刚准备前去查看,却被张素素轻笑着拦下:“傻狍子,取它性命作甚。”

    王佑心中也升不起杀伐念头,点头道:“确实没必要伤它。”

    有一阵寒风掠过,王佑抬起头,这才发现不知何时,空中又浮现出大片乌云遮蔽了阳光,风中再次出现雪花。

    王佑皱眉道:“又要下雪了……”

    忽然,王佑眼神一凝,树木上摇摇欲坠的积雪,轰然而落,太子妃马匹受惊,嘶鸣起来,张素素一时惊慌,眼看着就要跌落下马,张素素紧紧闭上了眼。

    只感到有一只温暖有力的手,扶上了自己的腰。

    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被王佑一把搂在怀中,侧坐在王佑马上。那少年一双乌黑瞳孔,正满是担忧的盯着自己。

    “没受伤吧?”

    “啊……嗯……”

    王佑深吸了一口气,骤然满口满心都是张素素身上的香气。他楞了一会儿,才发觉眼下的情况,有些尴尬地别开眼光。

    手却仍然搂着张素素的肩。

    风变成了白色。二人沉默不语,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谁也不进,谁也不退,就好像谁先打破了这份沉默,就要回到那天水塞的明争暗斗之中,就要重新戴上太子妃和枭卫统领各自的面具

    ,只有马儿始终踏步行走在高大的密林之中,除了白茫茫一片,已经看不见任何杂质。

    张素素倚在王佑的怀里,看着天空,落下越来越多的雪花,遮蔽了视野。有那么一刹那,大燕太子妃忽然觉得,就这样一直下去,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