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问鼎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大义鬼王

第一百七十九章 大义鬼王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半时分,鬼市之内。鬼市四大区域乃是自己内部划分,外人不得知。其中一、二两区可以任意往来,三区则少有人行,只有多狸这种身份才能进入。至于四区却是连鬼不收内部也要按职级划

    分,不是谁都有权进入。

    谭笑生这时就走在鬼市四区,李延泽一言不发地紧随其后。他看着谭笑生脚步缓慢,知其内心想法,在后轻声劝解:“等见过那位,再考虑其他鬼王的事情吧。”

    谭笑生一语不发,心中暗自叨念着:鬼不收,鬼不收。五百年过去,世人都把鬼不收当成一伙黑道贩子。不问世事,不遵常理。居于地下,守着自己的一片无法之地。可谁还能记得五百年前,那些国破家亡的游侠死士,曾在这里谋划了多少起惊世骇俗的刺杀?谁还能记得如今多狸踏足的那栋阁楼,曾聚集着多少王侯将相,只为了有朝

    一日,能推翻天命,重见天日?谁还记得鬼不收是那一群死无归处的孤魂野鬼,是一群洗不净贪嗔痴的亡国志士,报那国仇家恨的执念所在?

    几乎没人记得的了。

    但自己记得。

    是那个死死守着最后一片“鬼不收”的兄长,亲口告诉他的。

    谭笑生与李延泽同时停下脚步,面前的,是一栋漆黑的巨大的牌坊。仅剩下几根石柱,雕刻着一些面目不可分明的纹样。

    谭笑生轻吸了一口气,穿过石柱,刹那间,鬼市街道上,掠过一阵阴风。谭笑生面不改色,仍然笔直的向前走去。四周阴森恐怖,谭笑生却不自觉的面带笑意,脸上柔和的神色和脚边的森罗白骨,对比鲜明。李延泽跟在谭笑生身后,余光瞟去

    ,那些飘忽不定的黑影,始终跟在二人十仗之后,屋檐阴影下,枯木枝丫上,街边枯骨中,都有这些人的身影。

    直到谭笑生站在了一栋幽深院前,那些黑影顿了一顿,明显忌惮着些什么。

    谭笑生踌躇了片刻,院内传来了一道厚重沧桑的笑声:“贤弟,欢迎回家。”

    那扇威严不动的院门缓缓打开,看着步步走来的大忠鬼王,谭笑生面色动容,笑道:“兄长,许久不见。”

    大忠鬼王温和一笑,抬起头,努了努嘴,那些潜藏在阴影里的鬼不收死士也不再刻意隐蔽气息,纷纷露出身形,向大忠鞠躬示意后,再度消逝在一片昏暗之中。

    李延泽向大忠鞠躬恭声道:“见过大忠鬼王。”

    大忠把目光转向了李延泽,同样笑的温厚,欣慰道:“这么些时日,辛苦你照顾笑生了。”

    李延泽腰弯的更深:“愿为鬼王效死。”

    大忠鬼王满意地点了点头,拍了拍谭笑生的肩,转身走入院中。

    谭笑生咂了咂嘴,同样拍了拍李延泽的肩,走进院中。庭院之中,有观石红烛,花坛里种着奇异竹子,通体漆黑,肃杀诡异。大忠鬼王提来一壶热茶,亲自为谭笑生斟茶。二人坐于石凳之上,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一时无

    言。

    大忠率先打破沉默:“贤弟此番回到鬼市,可有什么感触?”

    谭笑生吹了吹茶,感慨道:“鬼市不曾变,鬼不收却是天翻地覆了。”

    大忠只是微笑着端起茶杯,拨开茶叶:“贤弟何出此言?”“百年鬼市,从不参与地上争斗,这是规矩。这规矩,是鬼不收不受外人所扰的基石。可如今,有人坏了规矩,把鬼不收牵扯进地上的纷纷扰扰,乱世之中,这鬼不收,还

    能不变吗?”大忠鬼王忽然盯着谭笑生,良久,苦笑道:“贤弟既出此言,想必是已经猜到了个大概。怎奈大孝大悌,终归还是你我的兄弟。鬼不收沉寂数百年,按捺不住性子的鬼不计

    其数,说到底,都是为了鬼不收的未来,寻一条出路。”

    大忠直直看向谭笑生:“贤弟,你云游多年,可曾寻到答案?”谭笑生摇头:“我曾去了那墨门云中城,呆了几年,说来不怕兄长笑话,还拿了个武者的名号。只是后来觉得,武者理念,毕竟与自己使命相违,一时迷茫,就胆怯的抛下

    了武者名号,逃回了天京城里。”

    大忠莞尔一笑:“墨门理念,我只略有耳闻。太过美好,我倒反而不怎么理解了。墨门怎么说来着?天下不攻?”

    谭笑生点头道:“天下非攻。”

    “对,倘若真有一日,天下非攻,你觉得那片极乐净土,可有我们鬼不收的一席之地?”

    谭笑生沉默无言,墨门让他看见的未来,太过光明。而他担心始终不见天日的鬼不收,已经无法再适应那万丈光芒。见谭笑生纠结起来,大忠抬起头,安慰道:“我相信贤弟,你所选择的道路,一定能成为鬼不收的指路明灯。大孝大悌,只是太急功近利了些。还有那个和他们交易的木恩

    ……哼!”

    谭笑生闻言皱起眉头:“兄长准备有所动作?”

    大忠鬼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谭笑生云里雾里,大忠却突然问道:“贤弟,可否答应我一件事?”

    谭笑生微微一怔:“兄长请讲。”

    “贤弟,你可以是墨门武者,也可以是禁军。”大忠鬼王缓缓开口,面色慈祥,“但你总归是大义鬼王,现如今风雨飘摇,四大鬼王理应凑齐,大义鬼王也该回到鬼市了。”

    谭笑生默然点头。大忠满意的站起身,看向院外,踌躇满志:“多少年前,你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义鬼王时,我便意识到,最终能为鬼不收找到新的方向的,不是我,也不是大孝大悌,而是你。我同意你云游四方不问鬼市之事,我不插手你在地上的游历,不愿去拔苗助长。时到今日,你回到鬼市,也是时候去按你的意思,改变这鬼市的风貌。至于大孝

    大悌,我毕竟身为兄长,不能看着他们一错再错。也是时候敲打他们一番,让他们收敛一些了。”

    大忠慈爱的揉了揉谭笑生的头,嘴上喊着兄长,大忠却几乎等同于谭笑生的养父:“贤弟,鬼不收的未来,就看你的了。”谭笑生心中淌过一丝久违的温馨:“谨遵兄长教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