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问鼎 > 第二百一十章 龙吼巨炮

第二百一十章 龙吼巨炮

 热门推荐:
    夜色深沉。

    出三峰闸,过足印崖,转入喜峰河后进入海口,便是苍茫无际的大海。

    对于神狸人来说,海意味着未知、恐怖、乃至死亡。

    由于马不肯喝海水,所以大多数神狸牧民坚持认为海水是恶魔的酒浆,人类不可接近,把大海视为最恐怖的所在。

    是以虽然经过海路可以到达南曜,神狸人也从没想过从海路进兵这种事。

    哪怕是强大如哈梵者,如果下达海上征伐令,也只会惹来部下的大规模叛乱。

    此时大海之上,一条巨大海船正破浪而行。

    船舱内,托娅面无血色神情憔悴,虽然勉强支撑,也能看得出她此时已近极限。

    反倒是多狸神色如常,海上风暴对她根本毫无影响。

    一阵敲门声响起,托娅还想勉强行动,多狸用眼神制止了她,自己走到舱门前拉开舱门,只见一个水手站在那里,朝多狸行礼道:“大巫请上甲板,东西已经运来了。”

    托娅嘶哑着声音道:“大巫小心,这毒泉……”多狸微微一笑:“这是海,不是毒泉。

    你只是晕船,不是中了诅咒。

    好好休息两天,习惯就好了。

    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

    随后迈步而出,随着水手一路上了甲板。

    甲板上放着一尊庞然大物,上面盖着草席。

    见多狸上来,有人吆喝一声,随后草席掀动露出下面物体的真容。

    多狸定睛看去,却见草席下苫盖的,竟是之前在天水塞给神狸带来巨大杀伤的龙吼巨炮!多狸还是清楚地记得,在天水塞,龙吼巨炮发威的情景。

    伤亡还在其次,那种心理上的震撼,哪怕多狸这种意志坚定的人都能从中体味到绝望,更不用说普通士兵了。

    面对燕国拥有的这种大杀器,多狸想的是战事开启前,要想办法让间谍将其破坏掉,却没想过这门大炮会出现在自己面前,有机会用它来攻打天水塞!想到这里多狸的脸上满是兴奋,却又满是疑惑,她转头望向水手:“你们头领怎么弄到它的?”

    “我们自有我们的办法。”

    黑暗中,一人缓步而出,正是之前与贪狼联手战杨烈,反倒败北受伤的破军。

    他的答案当然不会让多狸满意,不过多狸知道再问他也不会说,便换了一个问题:“你这么做,想得到什么?”

    破军道:“我和木恩都是商人,但是大家想法不同。

    我不需要财富,也不想要神狸部落的奇珍。

    不过你看看这大海,浩渺无穷,再看看这江河,川流不息。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这些江海却与天地日月同存。”

    “我神狸可没有长生不老的法术。”

    多狸打断破军,冷冷地说道。

    破军又笑了笑:“长生不老我是不敢奢望,但传说那最了不起的大海商,将他的船队开到了大海的尽头,让他的马队走遍了大陆,让他的财富融通四海八方。

    他的财富就好像这江河大海,川流不息,浩渺无穷,这世间但凡有人的地方,就能看到他商队的身影。”

    多狸接着话头说道:“燕国是个抑商的国家,你想让草原打垮燕国,便于你的伙伴行商?”

    破军点头道:“没错!燕国抑商重农,像个钉子一样钉在草原和南耀大陆之间,阻碍了商货的流通。

    我不需要钱,但我要为天下商贾求条生路,所以我就要打掉他们!这门龙吼巨炮,就是送给你们草原的礼物,供你们敲开天水塞之用。

    等神狸涤荡燕国之时,便是我的伙伴遍布大陆之日。”

    多狸看着黑暗中的破军,他的口气更像一个野心勃勃的枭雄!毕竟这世上没有什么比窃国更加划算的生意了。

    但多狸没有多说什么,不管其所求为何,对自己而言,眼下都没什么坏处。

    至于未来……到时候该怎么样谁又说得好?

    她离开甲板返回船舱,托娅强撑着迎接。

    多狸摇头道:“不必多礼,你快点大巫师的包袱给我拿过来。”

    托娅起身,从行李中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小包袱递到多狸跟前,多狸从里面拿出一张棕色的动物皮。

    这皮子切得四四方方,巴掌大小,托娅见多狸拿出这个问题,有些紧张地问道:“主人,发生什么紧急情况了吗?”

    多狸摇摇头,却又点点头,但她没有说话,她又拿过托娅手中的短刀,抽刀出鞘,用锋利的刀刃划破了自己的手指,鲜血立刻从指间沁了出来,凝成一滴血珠。

    多狸以自己的血为墨,在动物皮上写了几行字,接着将皮卷起,双手合十夹在手掌心,闭上眼睛开始默念咒语。

    慢慢的,在黑暗中,多狸的手掌心开始发出艳红色的光芒,并有点点的青烟冒出。

    过了约一漏的时间,光华慢慢褪去,多狸睁开眼睛,分开手掌,掌心的动物皮已经化为了飞灰。

    多狸的额头也是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托娅赶忙拿手帕给多狸擦一擦,边问道:“主人,发生了什么事,需要动用鼠神符咒?”

    刚刚那块动物皮正是一块鼠皮,来自草原上广泛存在的草原地鼠。

    草原人民供奉着许多神灵,而地鼠代表的就是鼠神,每年草原人都会祭祀鼠神,祈祷来年地鼠不要泛滥成灾,噬毁草地。

    但每当地鼠成灾的时候,草原人也会毫不犹豫的捕杀他们,捣毁它们那些错综复杂的地下网道。

    在挖掘它们的地下宫殿时,如果捕获到幼年的地鼠,草原人会把它们送给巫师们,巫师会挑选同窝的幼崽成双结对,用自己的精血饲育长大。

    等到成年,就把其中一只杀死剥皮,制成巴掌大小的皮块。

    只要在皮块上用自己的精血写上文字,用咒语将其焚毁,无论在什么地方,那些文字都会浮现在另一只地鼠身上。

    当然,要饲育这种地鼠很是费时费力,只有在传递极为重要的信息时才会用上,这次多狸来到天京城就带了三张鼠神符咒,这还是她第一次使用。

    多狸喘了口气:“我们要有龙吼大炮了!”

    “什么?”

    托娅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多狸继续说道:“我把这个消息传给了阿爹,让他提前做好准备。”

    草原上,黎明前的黑暗,月亮和星星已经隐去了身影,太阳还埋在地平线的下方,正等待着升起的号角,隐匿着自己的光华。

    神狸部落的核心区域,一些牧民已经醒来,洗漱、打水、烧灶,为主子们起床做准备。

    大祭司的帐篷里,羊脂灯依旧亮着,哈梵裹着羊皮坐睡在木床上,他已经很久没有熄灯躺着睡了,即便有病在身,他认为点灯坐着睡能让自己时刻保持着警觉的心,而躺着太舒服,会让人麻木。

    这时,地上传来了一阵悉悉率率的声音,哈梵睁开了双眼,好似他从未睡着过,他听出来,那是地鼠的声音。

    果然,没一会儿,一个黑黑的小影子从地上破土而出,一只肥硕的地鼠钻了出来,接着在地上吱吱吱地叫着,并疯狂的打滚。

    哈梵眉头一皱,知道这是多狸从京城传信来了,他心中既喜又惊,喜的是多狸终于有消息传来,惊的是既然有消息来,还是用鼠神符咒,肯定是非常紧急的事情。

    哈梵用枯槁的手“蹦蹦蹦”敲了敲床板,地鼠便平静了下来,跃到了哈梵的床上,哈梵一把抓住了地鼠,轻轻摸了摸地鼠的头:“你的使命已经完成,让你的魂魄随着鼠神而去,愿你来世不生于黑暗,能入这人世间,做大地的主人。”

    说着,哈梵从身边抽出一把短刀,哗地一刀割破了地鼠的喉咙,鲜血喷涌而出,地鼠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身体软了下来,死掉了。

    接着,哈梵用刀从肚子划开地鼠的皮毛,将整张地鼠皮给剥了下来,鲜血淋漓,哈梵的手上、脸上和身上尽是鲜血,但他顾不上这些,他将鼠皮展开,抹掉披上的血渍,看到了皮面上的印出了黑色字迹。

    “龙吼巨炮,海运。”

    看着这些字,哈梵一下瞪大了眼睛,须发皆张,他枯槁的手一把握紧了鼠皮,竟微微有些颤抖。

    此时,哈梵的仆人正在帐篷外生炉烧水,听到哈梵的账内有动静,过了一小会儿,就看到哈梵大祭司掀开帘子走了出来,他满脸、满手的鲜血,仆人以为他遇到了刺客,急忙冲上前去:“主人!”

    哈梵却朝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他转头望了望东方的天空,隐约的白光正驱逐着黑暗,要从地平线喷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