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问鼎 > 第二百三十六章狗急跳墙

第二百三十六章狗急跳墙

 热门推荐:
    乾清宫中,燕皇刘威扬和王佑望着面前沙盘面色凝重。

    燕国文武群臣也个个面色严峻,不敢有丝毫怠慢。

    大家都知道此战与以往不同,过去是大燕压着神狸打,可是自从无定、天水接连失守,神狸又拥有龙吼巨炮之后,如今的局面已经逆转。

    事关社稷安危,谁又敢大意?

    刘威扬语气严肃“此战关系大燕宗庙社稷,不可等闲视之。

    王佑,这一战由你来做先锋,朕给你做后援。

    朕已经决定御驾亲征!”

    顾世维眉头一皱越班而出,似乎想说些什么。

    但刘威扬抢先挥手,阻止了顾世维的话“顾卿,你想说什么,朕一清二楚。

    朕也知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神狸有大炮在手,朕不该以身犯险。

    不过此战关系重大,由不得朕不去坐镇。

    此时不亲征,更待何时?

    朕也是马上皇帝,可不是坐守深宫,坐享其成的无用之人!再说于战局的部署,朕心中早已有了打算。”

    他望向众人“关于之前墨门器械被倒卖给神狸牵连莫家一事,朕心里比你们清楚。

    这么多年了,莫家为何存在?

    便是因为朕允许!否则的话,就是十个莫家也被连根拔起了。”

    刘威扬这番话,让众人心中疑惑,摸不透陛下心中所想。

    确实,论宠爱,现在的莫皇后比不上当年他对荼盈的十分之一。

    但是,即便仅仅是如此程度,也足够她后半辈子高枕无忧的了。

    她家中的两位亲人却不这么想,贪婪之心愈发膨胀,借着皇帝重用胡作非为,乃至触及底线。

    可是皇帝始终不办他们,实在有些奇怪。

    其实,刘威扬的心中早就有打算了。

    只不过兹事体大,投鼠忌器的心理使他迟迟未把事情做绝。

    况且,莫家也有其存在的必要性。

    但是,国家生死存亡面前,莫家却过了线,他不得不痛下决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他终于把久藏心中的话说了出来“此次作战,朕不可能把神策军的大权再交给莫家统领,出征前,朕要好好整治一下神策军。

    而且不光如此,我要把莫家现在拥有的权利统统收回。”

    刘威扬用眼光审阅了一圈“神策军的主将也要更换。”

    “陛下,临阵易帅军中大忌,望陛下三思!”

    一向与神策军为敌的顾世维,此时却不顾一切为神策军说话。

    刘威扬摇头道“此言差矣!只要找的接替之人才具足够,就不会是大忌,只会是大吉。

    王佑!”

    王佑忙上前一步“臣在。”

    “天水塞之战你屡立战功威名早著!对于神策军众将也知底细,朕相信你有能力管好神策军,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子!”

    “承蒙陛下的厚爱,臣定不辜负陛下的期望!此次出征,定将神狸胡儿斩尽杀绝!”

    王佑跪谢隆恩,语气恳切。

    想不到,在这个特殊的时刻,一个华丽的身影从后宫中缓缓而来,赫然正是莫皇后。

    门外侍卫见有人前来正欲拔刀,却发现是莫皇后,纷纷准备行礼。

    莫华妆做出噤声的手势,让门口看见她的侍从不要声张。

    随后缓步走入却正好听见神策军将被收权一事,她脚下被吓得往后倒了两步。

    里面已经有人发现莫华妆踪迹,厉声喝道“何人在外面?”

    莫皇后一时惊慌失措,匆忙跑开。

    片刻之后,王景就追了出来。

    望着莫华妆远去背影,王景一声冷笑这莫皇后真是越来越糊涂,这种事也做得出?

    不过皇帝显然顾虑大战在即,不愿意节外生枝。

    连莫家父子的人头都寄在项上,也不可能杀了莫华妆。

    总之这一家子如今就是待宰羔羊,只要前线打退神狸,回头就要满门抄斩。

    这段时日就暂且由她胡作非为就是了。

    莫国丈府密室之中,莫家父子正在小声交谈。

    房间里只有一根红烛照明,整个房间一片昏暗。

    莫崇山从来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他大声痛斥着“这个皇上真是越来越糊涂了,以为结好墨门就能牵制我们?

    神策军几万人马,杨烈就算再能打又能对付几个?

    真要是惹急了,就算拿人填也填平了他们墨门!”

    莫如晦哼了一声“神策军几万人马,也得听从调遣才行。

    眼下最严重还不是墨门,而是我们过去做的事。”

    突然,一阵阴风吹来,桌子上的红烛瞬间熄灭,吓得两人冒出一身冷汗。

    莫如晦咳嗽一声“现在大战将至,神策军乃是燕国第一强军。

    不管如何交战,都离不开我们。

    可是直到现在,咱们都不曾得到皇上的一次召见。

    这件事说明什么?

    你想过没有?”

    “父亲说的在理。”

    莫崇山此时才意识到眼下事态的严重性,“这可怎么办呢?

    要不我们主动去见皇上?”

    莫如晦依旧摇着头“现在这种时刻,咱们谁都猜不透皇上的心思,所以切莫轻举妄动。”

    就在两人愁眉苦脸不知对策的时候,门外忽而传来敲门声,吓得莫崇山急忙询问“何人?”

    门口传来微弱的声音“莫大人,小的是受莫皇后所托,前来给两位送信的。”

    一听是莫皇后的手下,莫崇山急忙前去开门,他接到了一封牛皮信封“父亲,是家书。”

    莫如晦此时也站起身,拆开“家书”后,一行黑字映入眼帘,看过之后莫如晦摊到在身后的八仙倚上。

    莫崇山不明所以的捡起地上的家书,看后惊呼“什么?

    皇上要将神策军的军权收回!这可该怎么办?”

    莫如晦道“还能怎么办?

    快去把邺锋寒招来!”

    邺锋寒来到莫家时,天已然彻底黑了。

    密室之中,什么话都憋不住的莫崇山直接告诉他“皇上要把咱们神策军的军权收回去!”

    “什么?”

    邺锋寒听后也感到十分震惊!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急促的喘着气。

    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那现在,国舅是什么打算?”

    莫崇山像打了鸡血一样,振振有词“还能怎么样?

    总不能坐在这里坐以待毙吧!既然皇上都把咱们逼到这个地步了,除了带兵起事,咱们还有别的路走么?

    是他先不仁的,那就休怪我们不义了。”

    “难道我们就这么反了吗?”

    邺锋寒心中十分犹豫,随后将目光看向了莫如晦。

    寂静的深夜,莫国丈府中也陷入了无止境的沉默。

    莫如晦不停的盘着手中油光锃亮的核桃,“如今南曜诸国精锐未到,墨门和禁军的兵力对于我们来说也实在不足为惧。

    这次我们也无别的退路了,就按崇山刚刚说的办吧!”

    他起身,将手中的核桃拍到桌子上,两个坚硬无比的核桃竟然应声而裂。

    最终,他们决定带领神策军反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