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器有灵 > 第二章 剑笼

第二章 剑笼

 热门推荐:
    昏暗,寂静,只有余起的脚步不断回响在四方。

    走在这通道之中,实在是枯燥、乏味,入眼处皆是黑暗的石壁以及昏暗的火光,使得他的心里很是压抑。

    继续行驶了半刻钟之后,余起终于看到了前方的一些光亮,他知道,快到尽头了,连忙跑了过去。

    离尽头越近,通道越加明亮。

    不久,余起便来到了散发光亮的所在之地。

    只是久处于黑暗中的他,突然被如此强烈的光芒照耀,不得不抬起左手挡住双眼,待到适应了之后,这才放下了手臂观望起这一处地方。

    这是一处圆形的空地,仿佛有人将整座山的内部挖空了一般,而在周围的石体之上,镶嵌着一颗颗散发着光亮的珠子,尽管一颗珠子散发出来的只是较为微弱的光芒,但这里足有数百颗,所汇聚成的光芒足以将这一方天地的每一处都照亮,而在这空地的中央,则伫立着一座石像。

    “这这么多的夜明珠。”余起看着那些珠子,暗自吞了一口唾沫,夜明珠本就昂贵,可这里居然有这么多,不得不使他心惊。

    余起在夜明珠的照耀下径直地走向中央的石像,原本他以为这里会藏着稀世神兵,可现在看过去,除了那一墙的夜明珠以及中央地雕塑,这里什么都没有。

    这座由石质材料雕刻而成的石像,是一名中年男子,长发飘逸,在两道剑眉之下则是一双凌厉的双眼,嘴角轻蔑,五指交叉间压在了一柄刺入地下的长剑之上,一副唯我独尊的模样,尽管只是石像,但余起却依旧感受到了傲人的气息。

    他看着这座雕塑,感觉似曾相识,可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细细思索了一会,他回想起之前在族中大殿内,曾经看到族长的身后挂着一幅画像,上面所画的,貌似正是这座雕塑所刻的人物。

    余起回想起之后,突然露出震惊的神色,他的双眼露出敬畏的目光,身体朝着石像跪了下去,“余家第十二代族人余起叩见余家老祖。”

    接连磕了三个响头,余起这才站起身来,双目中的敬畏不曾减少一分,因为这是他们余家的创始人,更是这世间曾经的顶级强者,一手剑术出神入化,相传他的剑法,连鬼神都为之心惊。

    只是强者也会有寿元将近之时,在他创立余家之后不久,便已身亡,没有了他的威慑,曾经的敌人便攻向了余家,好在他的传人武力强盛,才将敌人击退。

    而不知道何时,余家越往后,整体实力越有所下降,待到余起这一代,余家的实力已是大不如前,故此才会遭遇如此大难。

    就在余起还在慨叹之时,眼前的石像突然裂开了一道道缝隙,并且还在不断地蔓延向整个石像,看到这幅景象,余起连忙蹭蹭地往后退去。

    强烈的光芒从裂缝之中绽放而出,而石像也加快了碎裂的速度,仿佛里面有什么东西要挣脱出来一般。

    轰!

    石像轰然倒塌,一道淡蓝的光华像是突破了束缚一般冲天而起,随后在空中不断得旋绕着,一道半透明的人影逐渐浮现而出。

    余起看着这突发的景象,不知所措,只是当他看向空中的人影之时,脸上所剩下的却只有惊愕。

    因为,那一道人影居然和石像所雕刻的人物一模一样。

    余起震惊的看着半空中的虚影,嘴里喃喃地吐出了两个字,“老祖”

    人影显然是有灵智的,他注意到了下方呆滞的余起,眉头微微皱起,虚无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我不是吩咐过余长笙让他禁止其余族人进入剑笼的吗,为何你一个后辈会出现在此处?”

    余长笙正是老祖的传人,而剑笼,也是从他那一代开始便被设为禁地。

    余起听到这道虚影传出的话语,心理升起激动之感,因为,他见到了余家老祖,曾经傲视群雄的强者。

    他猛然跪下,朝着虚影一拜,“余起拜见余家老祖。”

    虚影突然快速的飞向了余起,在他的四周旋转观摩着,当他感知到余起的身上存在余家的血脉之时,这才问道,“我问你,余长笙在哪?”。

    余起不敢抬头,他恭敬的答道:“回老祖,长笙老祖早已寿终正寝。”

    听到此话,虚影先是一愣,随后便再次发问,“距离我死去过去了多久?现在的族长又是谁?而你一个普通族弟,又为何能进入此处。”

    余起听到老祖的问题,连忙回答,“老祖,弟子愚昧,只知我是第十二代族人。”

    说完,余起顿了顿,双眼流出两行泪水,“老祖,我余家,已被灭族,全族上下只剩我一人存活,弟子无能,学艺不精,为寻求复仇的契机,只能进入禁地,望老祖莫怪。”

    “什么?我余家竟然遭人所灭。”余家老祖的虚影猛然一颤。

    余起的双目露出希冀的目光,他看向虚影说道:“弟子恳请老祖出手,将灭我族人的凶手碎尸万段。”

    他的双眼期待的看着老祖,只要对方能够出手,必定能够诛灭所有敌人。

    “没想到余家竟然落入如此境地。”虚影哀叹一声,双眼之中露出了不甘的神情,“现在的我只是我身死之前附在器灵之上的一缕灵魄,没有一丝武力,如今禁锢住我的石雕已经破碎,再过不久,我便要消散于这个世间了。”

    听到老祖的回答,余起面如死灰,他攥紧了拳头,连老祖都不能相助,他自己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报得了大仇。

    “也罢也罢,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吧,余起,我问你,你可知道我为何设下这处禁地?”虚影再次朝余起问起。

    余起自然是不知道,他只能摇了摇头。

    虚影这时飞向中央,“我之所以将这里命名为剑笼,是因为我想锁住一把剑。”

    “锁剑?”云起听着,脑海中满是疑问。

    “是的,我的佩剑。”虚影又窜向了另一方,他看了看墙壁上的夜明珠,接着说道,“我的佩剑早已生出器灵,并随我征战杀伐多年,你知道,人的实力越强,贪念越多,就连我都抵挡不了,也正因如此,跟随我的器灵滋生出了邪恶的一面,故此我进入剑笼之中,并将此设为禁地,是因为不想让人打扰到我。”

    “最终,我花费了毕生的功力消除了它的恶性,而我也因此而消亡,只是我不忍看着自己的佩剑就此被尘封于世间,便留下一缕灵魄赋予其中,与它一起长眠于此,就是希望有一天,我余家有人能够唤醒他的剑意,将它的身影再次凌呈现给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