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 728 斩草除根要干净,四婶or嫂子?

728 斩草除根要干净,四婶or嫂子?

 热门推荐:
    关东司家

    司清筱回家后,换好了准备随父母出门做客的衣服,跟踪者的资料就递到了她面前。

    “小姐,查过了,这几个人是近期受雇,一直徘徊在我们家附近,昨天蹲了一天,今天您出门,才跟了去。”司家人紧抿着唇,眸色冷厉。

    “根据我们的调查,虽然他没亲自出面,可联系这群人的那个人,与他有关系,大概率就是……”

    “这也太嚣张了,什么意思?他到底想干嘛?还是说,想对您做什么!”

    ……

    司清筱正打开首饰盒,在挑选今天要佩戴的首饰,“他们没跟踪爸妈?就只跟踪了我一个人?”

    “目前是这样,要不要通知先生和夫人,让他们处理,毕竟牵扯到那边……”司家人心底想着,还是交给先生或者夫人处理更合适。

    “不用,先暂时按着,给我盯紧那些人。”

    “您就放任他们跟踪您?”

    “你知道钓鱼最忌讳的是什么吗?”司清筱拿出一个耳环对着镜子比照着。

    “心急,急躁,沉不下心。”

    司清筱点头,“这鱼要是没有紧紧咬住钩,贸然收线,他就跑了,可能它奋力挣扎,还会溅得你一身水。”

    “您是想放长线,然后……”

    司清筱没作声,只是低头又换了副耳环戴,方才满意的下楼,准备随父母出门做客。

    而司家人目送她出门,心头却隐隐震动:

    看样子他们家小姐是下定决心要搞那家人了……

    这毕竟沾亲带故的,如果证据不硬,不能彻底捶死,他随时随地都能出来膈应你,她的意思,明显是要等他作大死,作到夫人都保不住的程度。

    彻底把他搞死。

    ……

    司清筱下楼时,游云枝正在清点礼物,“对了,他们家有小孩子,把之前从南江带回来的那个椰子糕还有椰子糖给带,孩子肯定喜欢。”

    “到底去谁家啊?”司家回京这么久,还从未出门拜访过谁。

    “你爸一个生意的合作伙伴,请我们去家里吃饭,肯定不能失礼啊。”游云枝说完,又帮女儿整理了一下衣服。

    司清筱偶尔也会随父母出去见些人,这不算是应酬,就是私交加深一下感情,她也没多想,直至车,听父母说起什么谢家,才微皱眉头。

    “我们是去谢家?”

    “怎么?你认识谢家人?”游云枝瞧她一脸诧异,“你爸最近在和谢家人做生意,对了,谢家有个哥哥,比你大一些,模样能力在京城都是拔尖儿的,这要不是你已经谈恋爱了,倒是能接触一下。”

    “谢家还有个孙女,听说性格很不错,和你年龄相仿,可以交个朋友。”

    司清筱悻悻一笑,怎么是去谢家……

    之前唐菀孩子满月,谢家肯定有人参加了满月宴,只是没接触过,她也没什么印象,也不知对方记不记得自己。

    **

    而此时的谢家,也在为司家的到来做准备。

    谢老爷子正在叮嘱谢夺,“待会儿司家人到了,你一定要给我热情点。”

    “尤其是对那位司小姐,就算没那个缘分,你也得给我殷勤点,就是你这种对女孩子散漫的态度,所以你才一直单身。”

    “你别给我蔫蔫的,去洗把脸,给我打起精神。”

    ……

    说话间,外面传来一道温婉的女声,“谢夺又怎么惹您生气了?”

    “知闲来啦。”谢老笑着,冲谢夺摆手,让他滚远点,别站在自己面前碍眼。

    今天在谢家,不仅有谢家自家人,还有江宴廷一家,能与司家结关系,他们肯做来做客,实属不易。

    老爷子特意让江宴廷也过来,他过年时,还去司家送过礼,也算熟面孔,最主要的是,商场人脉关系很重要,他也希望这些小辈能与司家结善缘。

    江宴廷今天本来有客户要接待,走不开,推辞了几次,谢老很坚决,他才把接待客户的任务交给了江锦。

    “哥——”江江刚从幼儿园下课,直接就朝着谢夺扑过去。

    谢夺弯腰将他抱起来,“今天课老师教了什么?”

    “做手工,画画了,哥,我们出去踢球吧。”

    “马要来客人了,改天吧。”

    “那说好了,下次陪我踢球。”

    ……

    谢老瞧见谢夺和江江相处甚欢,觉得欣慰的同时,又忍不住嗤之以鼻:

    “别人家的孩子是不是挺好玩?你有本事自己去生一个啊。”

    “爷爷——”谢夺皱眉,这江宴廷也在,他们针锋相对那么多年,还是不大愿意在他面前被爷爷数落,总觉得丢了面子。

    “你看祁家那孩子马都要订婚了,你看你,比他们年纪都大,怎么一点都不着急。”

    谢老原本也不是很急,结果祁则衍都能找到对象,为什么他这么优秀的孙子,还是单身。

    一点都不科学。

    约莫五点左右,外面传来了车声,谢老这才招呼大家,准备出门迎贵客。

    沈知闲还特意带着两个孩子去洗手,帮他们简单收拾了一下。

    而司清筱下车后,看到江宴廷,就傻了眼。

    江宴廷显然也记得她,只是神色未变,客气得和她打了招呼。

    待她进屋后,沈知闲也带着两个孩子出来,江江虽然不太懂什么男女情情爱爱的事,可是之前谢老爷子叮嘱谢夺的话,他也听了个干净。

    大抵就是希望谢夺能跟要来做客的小姐姐,成为一对之类的。

    他原本还想着,哥哥年纪大了,找对象真的不容易,他是不是要当个小助攻撮合一下,结果看到本人,就有些懵了。

    这……

    这不是四婶吗?

    她为什么会来这里。

    和他同样震惊的还有沈知闲,可能谢家人没怎么关注过这姑娘,可她给小歪脖子树做过衣服,老太太还夸过她,长得又好看,印象自然深刻。

    这谢家与司家人不清楚,还在热络客气地互相打招呼,殊不知一群人皆是各怀心思。

    谢夺本着身为主人家应尽的义务,加之迫于自家老爷子的淫威,也热情地招呼了司清筱。

    江江看着这一幕,小脑瓜子不够用了。

    他实在搞不明白,这个漂亮姐姐,是要当他的四婶,还是要当他嫂子……

    司清筱哪儿知道江宴廷一家也在,面对他们,虽然表现得从容大方,心底却很忐忑。

    以前根本没接触过江家人,最近几天是怎么回事……

    接二连三的,居然把江承嗣的几个兄弟看了个遍。

    以前接触江家人,她可以做到宠辱不惊,现在关系不同,这以后可能都是她的哥哥嫂子,自然要客气些。

    ……

    江宴廷后来并没把这件事告诉家里,而是先跟江锦、唐菀通了个气儿,毕竟这姑娘是经由唐菀才出现在他们圈子里的。

    却被告知,他们前几天已经知道了,而且她和江承嗣还有关系。

    “你说她跟承嗣?”江宴廷有些难以置信,“他们的关系是……”

    “两个单身未婚的男女,你说还能有什么关系。”江锦笑着,“是不是挺惊讶的?”

    “我现在终于明白,傻人有傻福是什么意思了。”

    司清筱身份毕竟特殊些,江宴廷夫妻俩即便知道,也没跟家里人细说,而江江和陶陶,毕竟是孩子,关注点压根不在这件事。

    吃了司家送来的椰子糕,什么事都抛诸脑后了。

    **

    游鸿宪虽然派人跟踪了司清筱,可她早有防备,他收到的消息,肯定都是她想让他看到的。

    不过游鸿宪此时也没有时间和精力管她,因为司家与谢家已达成了初步合作的意向,圈内有风声,说司家原本可以选择他,却偏偏选择了司家,是不是两家关系出现了什么问题。

    原定与游家合作的几个项目,全部都搁浅待定,大家都在观望,游鸿宪已经有些焦头烂额,眼前的事,已让他焦头烂额。

    游慎明去年故意伤害沈老、栽赃唐菀的事情,法院近期也准备开庭审理,他就更自顾不暇了。

    司家素来神秘低调,关于他们家的事,可供大家讨论的素材不多,而祁则衍订婚的事,已经提了日程,大家自然更关心他这边。

    订婚宴早已商量好在平江,由阮家操办,双方出席的肯定都是至亲好友。

    祁则衍与江家几个兄弟关系本就相当好,加唐菀和阮梦西是闺蜜,她又想回平江探望爷爷和父亲,便与江锦商量带孩子回平江。

    祁则衍朋友多,好友却屈指可数,江承嗣本就是个闲人,自然也被叫了。

    出发去平江的前一天晚,他跟司清筱和见面吃了面,热恋期肯定依依不舍,他只能暗恨祁则衍这厮太会挑日子了。

    隔天出发的时候,平江已是回春三月天,他就提了个20寸的小登机箱,结果就惨了。

    他行李最少,而江锦这夫妻俩,行李却非常多,不仅有孩子的,还有给唐家人捎带的礼物。

    这夫妻俩说是去参加订婚宴,实则是回娘家。

    江承嗣原本穿得很很飒,潇洒不羁,结果却只能跟着两人屁股后面,帮孩子背尿不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