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七十三章 不知情的暴露

第七十三章 不知情的暴露

 热门推荐:
    想想比赛前自己的夸口,赵飞不由得笑了笑,自己实在是太托大了啊,本来是想间接的那五人制足球部的叶雨比一下,看看到底谁强?结果居然试出十木亥这隐藏的技能了,让人意料不到。

    即便是场边的队长柳不言也是第一次看到十木亥的原地爆发性过人,就一个字,快!

    都以为十木亥接下啦必定会一鼓作气以同样的技巧直接完爆赵飞,毕竟这是最有把握的过人了,但是接下里的动作却让赵飞看不透了,十木亥居然像最初的几次一样带球加速了!

    对于自己的绝技,十木亥非常自信,每天上千次的反复训练会让自己面对任何对手都自信满满,但是从西门玄那里学来的身体与脚下技巧结合的组合技一直模仿的不到位,对手是一些踢球不太正规的人时,还可以用的上,但是面对赵飞这样的顶级后卫,现下的模仿根本不管用。

    因此,难得赵飞学长愿意和自己切磋,怎能浪费练习的机会?

    这一次的十木亥稍微放慢了脚下的技巧动作,这样可以让自己的重心更加稳一些,在身体的力量和脚下之间不断平衡着,直到开始面对赵飞时,才终于感觉有了协调性,与之前不同,这次和赵飞的撞击居然是势均力敌,硬抗住了,而自己的脚下就比赵飞快多了,穿花蝴蝶一般,利用对方脚下慢的特点,迅速切分过人,赵飞分心去看脚下,结果十木亥上身突然闪躲,让赵飞失去了受力点,一个趔趄差点摔了出去。

    刚才的过人,十木亥是第一次尝试将西门玄的身体和学长东方植的切分过人结合了起来,看起来效果不错,第二次过了赵飞学长,按照之前的约定,赵飞算是输了。

    但是十木亥心里却是认为是自己输了,心里也感谢赵飞能够帮助自己训练,回过头去想要表示感谢。

    却看到队长柳不言正在冷冷的看着自己,这还是队长第一次以这样的目光注视自己,这让十木亥心里打鼓,怎么回事?

    尤其是被自己过掉的赵飞也是皱着眉头,缓缓走向队长,对着队长点了点头。

    “刚才的动作是跟谁学的?”队长柳不言开口问道。

    十木亥被看的脊背有点发凉,诚实的说道,“是我偷学东方植学长的。”

    柳不言摇摇头说道,“是之前的动作!你跟谁学的用身体和脚下配合?”

    十木亥正疑惑呢,之前自己和叶雨切磋的时候,学长王平也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虽然那次自己用了个断球动作,但也是学习的西门玄的动作,和这次的过人有异曲同工之妙。

    和盘托出之后,十木亥依旧是描述了那人的形象,让赵飞摇了摇头,而队长柳不言陷入了沉思。

    这也让十木亥越发的好奇,那家伙到底是谁?和足球部什么关系?

    这时,恰好东方植从门口走了进来,柳不言摆了摆手让十木亥自己训练去了,随后和赵飞,东方植一起去了二楼。

    二楼会议室,赵飞首先忍不住了,“你们不觉得十木亥的动作和那家伙很像么?”

    柳不言在茶几前踱步,来回走了几趟,始终不说话,一旁的东方植像是没事人一样,瘫坐在沙发上,手里剥着糖纸,然后不断地折叠。

    “呵呵,十木亥不都说了,那人是黑头发,你们觉得那家伙会剪掉自己的那一头金色长发?”东方植咀嚼着嘴里的硬糖说道。

    “那肯定不会,那家伙臭屁的很,又极度自恋,剪头发的事是做不出来的。”赵飞笃定的说道,“先不说这个,但是说十木亥的踢球方式和那家伙那么像,难免会让其他队员生疑。”

    东方植嘴里含笑,“那怎么办?告诉他不能这样踢球?咱们是不是管的太多了?”

    “东方说的有道理,人品是人品,球技归球技,即便十木亥真的学的那家伙,我们也没办法干涉,只要人品别学那人就行。”柳不言深思之后终于开口了。

    东方植点点头,把玩着手里的糖纸,接话道,“我倒是对他很期待,刚才我在外面看了会,他好像有极强的模仿能力,而后还能在原有的基础上开发,甚至融合,就比如说最后的动作,就融合了身体的组合技和我的切分技巧。”

    “那天你的演练估计只有他真正看懂了吧!”柳不言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还有上次他学习了你的影球射门,能够同时学会你,我,甚至有可能那家伙三个人的绝技人,他还是第一个吧。”

    赵飞还是第一次听到东方植和队长如此高评价一个人,说道,“有个人的看法和你们一样,同样觉得十木亥是天纵奇才!”

    “是叶雨吧!”东方植头也不抬地说道。

    “你又猜到了!”

    “如果不是叶雨,你怎么会主动想要和十木亥切磋?真是不明白,你们俩一个中场,一个后卫,到底有什么好比较的?”

    柳不言插话道,“东方,你就是对个人荣誉太无欲无求了,那叶雨从高一就把你当做对手,但是你却从来没这心思,导致他单方面的在那里比较。现在人家这不是找到了新的目标了,对吧,

    赵飞!”

    “切!那家伙比不过东方是自然的,但是我要让他知道,足球部还有其他人能胜过他!不过话说回来,怎么今天来训练的人这么少?”赵飞说道。

    “估计还在发传单吧,也真是难为陈风,梁山那些人了,被沐裳衣折磨得够呛!当然了,这都得归功于咱们的队长,要不是你给沐裳衣撑腰,她哪能这么快就征服了足球部!”东方植幽幽的说道。

    柳不言站着面向窗外,不再开口。

    今天的体育馆来的比较少,尤其是老队员来的更少,让本来还想来一场队内赛的十木亥希望落空了,因为剩下的都是新生了,大部分都要进行基础训练,哪会有人陪着十木亥比赛?

    左量的球技在自己的调教下倒是有了飞速的增长,让十木亥很欣慰,时不时的和左量进行一下攻防演练,虽然每次都是自己完虐他,不过左量从不气馁,也不恼怒,始终咬着牙不断地尝试。

    十木亥今天想提前走去那之前的野球场碰碰运气,就让左量自己在这里先练了,自己收拾了东西出了校门,直奔野球场,然而令人失望的是,今天那里居然连人都没有,拖着失望的身子懒懒的走出去,叹着气溜达在金街上,只有砰砰的足球一直陪着自己。

    “同学,不好意思!能问个路吗?”

    十木亥有点提不起精神的说道,“问吧!”

    “明业高中是在附近吧!”

    “嗯?”十木亥抬起了头看了看那人,着一身黑色卫衣,黑裤,脖子上带着吊坠,褐色的头发二八分,有点椭圆的脸型,很有亲和力。

    “你这时候来明业做什么?都放学了已经。”十木亥说道。

    “哦?你是明业的学生吧?附属初中的?”那人问道。

    十木亥笑笑说道,“我是明业高中的,我是跳级生。”

    “那太好了,你能告诉我明业高中怎么走吧,我是第一次来春城,还真的是不熟悉。”那人诚恳的问道。

    颠着足球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说道,“你跟我来吧,不远,就在这附近!”

    “哦,谢谢谢谢!”那人有礼貌的答谢。

    走在路上,两人没有说话,十木亥脚下足球的砰砰声引起了那人的注意,“我叫王城,城市的城,你呢?”

    “十木亥,十核分开就是。”

    “你的名字好有趣,看你随身带着足球,你一定很喜欢踢足球咯!”

    十木亥点点头。

    “我也喜欢踢足球,有空可以交流一下!”王城随口说道。

    “交流?”听到这两个字,十木亥眼睛都亮了,恨不得现在就和这家伙拉开个地方交流一下。

    “不过现在不行哈,我有要紧事!”王城看到十木亥殷切的眼神,赶紧推辞道。

    十木亥看着家伙也经不起开玩笑,随口问道,“你找谁?说不定我认识呢,这个点了,基本就是一些体育部的人在训练了。”

    “我找叶雨!”

    王城的话让十木亥直接愣在了那里,这家伙居然找叶雨,难道他们认识?

    “你们认识?”

    “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了,只不过我小时候搬走了,现在转校回来春城就读。”王城说道。

    “你要转校到我们学校?”

    “不,我转到了西城的麒麟高中!”

    十木亥听到麒麟高中,脚步顿了下来,“你是麒麟高中的?那你是麒麟足球部的了?”

    王城笑着说道,“是啊!”

    “你比叶雨如何?我是说球技。”

    “五五开吧!我们俩算是很熟悉的了,虽说好久没见了,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那你在麒麟肯定是主力球员了?”

    “额?算是吧,不过我只是二队的主力。”王城轻描淡写的说道。

    十木亥嘴上不说,表情不变 ,心里早已翻江倒海,五味杂陈,甚至有点后怕,以王城和叶雨的实力在麒麟居然只能踢二队的主力?

    假如自己当初去了麒麟的话,恐怕也就二队替补的实力了吧!

    说话间,两人过了体育馆,十木亥停下了脚步,给王城指路说道,“喏?那个小屋子就是五人制足球部的训练场地。”

    “好的,同学,谢啦!”

    “不客气!”

    送走了王城,十木亥心里久久不能平息,麒麟高中到底有多强?真想去见识见识啊!

    “喂!十木亥,你不是走了么?”刚刚训练完换好衣服的左量看到十木亥居然去而复返,还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喂喂喂!”见十木亥居然没听到自己叫他,忙上前去拍了拍他,这一拍把十木亥拉回了现实。

    左量见十木亥的状态不对,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怎么魂不守舍的?”

    十木亥抬头看看左量,深呼吸,总算是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没事,刚才走神了!”

    “你这不是走神了,是失魂了吧,在想什么呢?”和十木亥相处了这段时间,两人几乎是无话不说,因此左

    量说话也不像之前那么拘谨。

    “左量,也许从明天开始,我们要加大训练量了。”十木亥说道。

    左量笑道,“就这事啊,没问题啊,现在的训练的确不过瘾,你尽管加练,我一定配合。”

    “嗯!”

    左量离开之后,十木亥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又重新搬出来了训练器材,这时候的体育馆里已经只剩下自己了,给自己重新制定了训练时间,十木亥一次次的冲刺着,挥洒出的汗水消失在了昏暗的灯光之中。

    距离城际杯赛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时间太紧张了,十木亥第一次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以前的自己总是将队长柳不言等人的实力作为一个标杆,来衡量自己的实力,可现如今,这样的标杆明显不够了,自己必须朝着更高的实力标准去努力。

    在这之前,麒麟高中作为春城的神话,无数次的代表春城参加省级赛事,然后参加全国大赛,十木亥心中只有一个笼统的概念,那就是麒麟高中很强,但是具体强到什么地步,自己不知道。

    如今,王城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自己知道了明业高中与麒麟高中在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一种紧迫感不断地侵蚀着自己的脑海,留给明业高中的时间不多了!

    体育馆里的灯亮着,体育馆后的五人制小房子里灯也亮着,终于结束了自己的加练,冲澡之后通体舒泰,也让十木亥心里稍微好受了一点。

    刚刚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这就好比你有一个学霸同学,你一直知道人家比你学习好,但是在没有高考之前,你还没法去具体感受之间的差距,你觉得自己靠努力可以拉近你们之间的距离,可是有一天,人家收到了最知名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而你却连大学都没考上,差距立现,落差之大,无以复加。

    十木亥刚才就是这种落差,总算是深深体会了什么叫无知者无畏!

    收拾好了书包,熄了灯,关了门,带着足球离开,刚出去就看到王城和叶雨正在有说有笑的往这边走着,天色已经很晚了,本想趁着夜色赶紧离开,哪知叶雨眼睛太尖,一眼就看到了要逃走的十木亥。

    “十木亥!”叶雨急忙出声叫住,快走了几步。

    十木亥回头,俩人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好巧啊!”

    叶雨笑道,“既然这么巧,就一起走走呗。”

    “好巧!”王城也对着十木亥说道。

    “怎么?你们俩认识?”叶雨疑惑道。

    “也是刚刚认识,就是他把我带到你这里来的。”

    “那你知道他是谁?”叶雨问道。

    王城摇了摇头。

    “我之前跟你提过,我们明业出了个天才,十木亥,就是他!”叶雨介绍道。

    叶雨的夸赞让十木亥心里很不舒服,并不是叶雨的错,只是自己觉得天才二字受之有愧,尤其是刚刚知道了麒麟高中的实力后。

    “怪不得,你一听说我是麒麟高中的,就问我在球队的位置,敢情是要打探实力啊!”王城开玩笑道。

    “去去去!你在麒麟都踢不上球,哪能接触到最机密的事情,又何来透露球队实力?”

    “叶雨,你们明业高中今天很有野心啊,藏了这么一个秘密武器,是想要挑战我们麒麟么?”

    “挑战一下冰岐高中还可以,你们麒麟还是算了,都是些变态!”叶雨没好气的说道。

    十木亥听着两人的说话,心里感慨,强如叶雨,都生不起挑战麒麟的野心,麒麟该是多强大!

    “叶雨学长,麒麟高中真的有那么强吗?”十木亥问道。

    认真的神情让面前的王城有所触动,这小家伙该不会真有挑战麒麟的心思吧?

    一旁的叶雨前所未有的严肃起来,“十木亥,当着这家伙的面,我其实不愿意去说他们麒麟高中,但是,事实是,现在的明业还不具备挑战麒麟的资格,唯一有资格的只有冰岐。你们今天想要有所突破,最好把心思全放在冰岐高中身上,这还有点希望。”

    “那我想问队长柳不言在麒麟高中是什么水平?可以踢上主力吧?”十木亥问道。

    王城接过话茬说道,“你们队长柳不言的水平,在春城任何一家高中都是绝对的主力,估计全春城实力和他差不多的不超过五个,这是我们部长的原话,但是,可以比肩柳不言的五个人里,我们麒麟就占了三个,另外我们剩下的八个人也只是比你们的队长差一点点而已。以你们现在的实力也就是我们麒麟二队的实力,我们二队可从来没赢过一队,一次都没有,每次都是大比分完败!对不起,我刚到春城,不太熟悉,有些话是我们的队员告诉我的,我只是转述。”

    “话虽然不好听,但的确是实话,学弟,别气馁,每年参加省级赛事的不是有两个名额么?你们只要能击败冰岐高中,一样可以出线代表春城出战!”

    三人走出了学校,分道扬镳,临走时叶雨这样安慰着十木亥。

    殊不知这样的安慰对十木亥来说简直就是打击,十木亥心乱如麻的度过了整个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