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余多

第一百一十一章 余多

 热门推荐:
    黄庭高中诗画一样的条条回廊让沐裳衣有点流连忘返,时不时的停下让十木亥给他拍照,十木亥一阵无语了,只是不忍心扫她的兴致,也就一次次的帮着拍了。

    沐裳衣不断的摆拍着自己的位置,但是当看到十木亥拍出来的成品后,不由的怒发冲冠,把自己的身高给拍矮了也就算了,有的照片都恍惚了。

    “喂喂喂!你到底在干什么?我不是教过你了么?你拍的时候从下往上拍,蹲下一点,手拿稳了。好了,等我一下!”沐裳衣说完之后,就去做到亭子里的椅子上做姿势去了。

    十木亥按照沐裳衣说的蹲下之后,把沐裳衣全身都给拉到了镜头里,刚要拍照,看到凉亭后似乎有一个建筑物,上面有着几个人。

    十木亥拉近了镜头看了看,隐隐约约看清楚了三个字,足球部,前面的被树叶挡住了看不到。

    沐裳衣等了半天也不见十木亥摁下快门,直接坐了起来,走向十木亥看着他手里的手机问道,“你到底拍了没有?”

    “哦,不好意思,忘记了!”十木亥摸了摸头,不好意思说道。

    “你在干嘛呢?我姿势都整半天了,腿都软了。”

    十木亥没有给沐裳衣继续埋怨自己的机会,手一指说道,“足球部似乎就在那里!”

    沐裳衣顺着十木亥的手指看去,顿时看呆了,“那就是黄庭高中的足球部,不会吧,是栋独楼!”

    独楼风格古色生香,周围高大树木合围,秋花弥漫。

    俩人被那些树木遮住了视线,穿过一条条小路,来到了黄庭高中足球部的门口。

    俩人这才发现独楼原来是假象,其下面也不过是一座体育馆而已,体育馆开着门,里面静悄悄的,十木亥走近了,听到里面有扫地的声音。

    “你们是?”

    一个穿着黄庭高中明黄色校服的人看到十木亥在门口驻足观望,当下手中的笤帚问道。

    “请问一下,这里是黄庭高中足球部吧?”沐裳衣走上前来问道。

    那人点点头,上下打量了一下十木亥俩人,说道,“你们不是黄庭高中的学生?”

    “不是,我们是明业高中的学生,来这里是因为和你们足球部有观摩训练协议,提前说好了的。”沐裳衣回答道。

    那人恍然大悟道,“我知道,我知道,学长们交待我了,你们快进来吧!”

    十木亥和沐裳衣进了体育馆,发现每个角落都被打扫的干干净净。

    “这里都是你一个人打扫的?”十木亥很好奇,这么大的体育馆,怎么只有一个人在这里。

    “嗯嗯,是的,我是黄庭高中足球部的新生,我叫余多。”

    扑哧!

    沐裳衣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笑了出来,十木亥看着沐裳衣,觉得莫名其妙,沐裳衣凑近十木亥耳边小声的说道,“余多,倒过来不就是多余么?这个名字好有意思!”

    十木亥这才明白沐裳衣为什么发笑,虽然自己也觉得余多的明业有意思,可这不是自己去笑别人的理由,因此,只得无奈的看了看沐裳衣。

    “余同学,为什么你们足球部没有人呢?”十木亥说道。

    “哦!他们都去跑步去了,这是我们学校足球部的规定,训练之前先跑步热身。”余多说道。

    “可是,我们就是从操场过来的,并没有看到你们足球部的人?”

    余多将笤帚移动到了一旁说道,“他们是去后山跑步,并不是在操场,本来呢,是让你们在操场等候的,等我们这边跑步结束,就会去和你们汇合,没想到,你们俩直接找到这里了。那看来,我们还真是怠慢了,抱歉!”

    十木亥急忙说道,“没事,没事,您们学校很漂亮,更衣室也格外干净,我们很满意。”

    “哦,那就好!我还怕自己打扫的不干净,让你们不满意呢?”

    “更衣室也是你打扫的?”沐裳衣问道。

    余多点了点头。

    沐裳衣再次在十木亥耳边小声说道,“人如其名,余多多余。”

    十木亥没反应过来,问道,“什么意思?”

    沐裳衣接着说道,“这难道还不明显吗?他们体育馆和更衣室的卫生都是他一个人来打扫,球队出去跑步热身,他都不能跟着去,你说他在足球部是不是多余?”

    沐裳衣说完之后,想了想,自己好像哪里说的不妥,改口道,“不对,他在足球部不是多余的,毕竟还要用他打扫卫生,但是他也只能打扫卫生了。”

    十木亥听沐裳衣这么说之后,突然也感觉好像是这么回事,作为足球部的一员,如果在足球部的作用就是打扫卫生,不能上场比赛,甚至训练都没有自己的份,那的确是有点惨。

    一瞬间,十木亥有点同情眼前的余多了,不过,看起来余多的心态很好,看到十木亥看着自己,也是笑了笑。

    “你们足球部其他人什么时候回来?”沐裳衣问道。

    余多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已经去了半小时了,估计还有半小时吧。后面那山,一上一下基本是一个小时。”

    十木亥问

    沐裳衣,“咱俩还在这里等?还是先回去?”

    沐裳衣想了想,反正黄庭高中的队员们跑步回来也得去操场那里,自己不如先和十木亥再去溜达溜达拍拍照片,欣赏一下风景。

    于是,一拍十木亥的肩膀,说了声,“走!”

    就先起身走了出去,十木亥皱了皱眉头,感觉自己是不是给自己挖了个坑?

    出去之后,俩人又是一通拍照,沐裳衣在短短的半个小时内,将自己的身影覆盖住了整个黄庭高中。

    十木亥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胳膊,拖着疲惫的身体跟在沐裳衣后面,心里不断的想着法子摆脱沐裳衣。

    直到,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依稀传来时,十木亥终于知道自己的救兵到了,不一会,就看到一些人列队慢慢的降下来速度,快步走而后走进了足球部。

    “人家回来了,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十木亥看着意犹未尽的沐裳衣说道。

    沐裳衣走向十木亥,查看了自己最后的一张照片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和十木亥朝着操场走去了。

    灯俩人走到操场的时候,队员们正在队长柳不言的带领下各自训练热身,沐裳衣回来和队长柳不言说了几句,柳不言就让王平召集队伍在场边等着。

    过了一会,黄庭高中的球员们身着明黄色校服出现在体育场门口,为首之人看到柳不言之后,主动上前打招呼道,“不言!好久不见!”

    十木亥看着其他队员尤其是学长们似乎对于那人直呼队长的名字并不感到奇怪,小声的问着自己的学长陈风道,“他们认识啊?”

    陈风说道,“那个人叫吴涧,是队长的发小,俩人在一个胡同长大。”

    十木亥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俩人之间有这样一层关系,再看看其他队员那表情,看来队长已经提前告诉他们了。

    “老吴,等你半天了,你们这黄庭高中接待客人的方式总是这么特别。”柳不言说道。

    “见谅见谅!出去爬了个山,回来晚了点。你们都已经换好衣服了?”吴涧个头比队长柳不言要高上一头,皮肤黝黑,骨骼精壮,看起来十分有气势,在他面前,队长柳不言的清冽气质倒是显的有点柔弱了。

    “嗯!不然的话,我们接着训练,你们先去换衣服怎么样?”

    “没问题,不过,你们可得慢点训练,我可是想要仔仔细细的把你们的球员的训练看一遍的,听说,你们学校这一届来了几个不得了的学生,我很好奇。”吴涧一边说着一边不断向后扫视着明业高中的队员们。

    扫来扫去,目光先是停留在了十木亥的身上,而后在转移到了左量的身上,最后落在了方影的身上。

    十木亥和左量的名气没有方影那么大,因此,吴涧多半是被俩人的身形给稍微吸引了一下,但是方影可不一样,头顶着全国冠军的头衔,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柳不言看着吴涧那猎奇的目光,知道这家伙的老毛病又犯了,不由得说道,“好了!快带着队员们去换衣服吧,一会让你们看个够。”

    “走吧!”吴涧带着队员们往更衣室走去,其余的一些队员似乎也都认识柳不言,纷纷和柳不言打招呼,只是轮到最后面的七八个队员时,几个人只是点头示意,看起来这些人是黄庭高中今年的新生了。

    十木亥动了一步,走上前去,突然拦住最后的一名球员说道,“你的伤没事了吧?”

    “嗯?”黄庭高中的队长吴涧听到十木亥说话,停下来回头看着。

    那人被十木亥突然拉住一开始还有点慌张,可回头看去,神情渐渐松弛下来,而后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是你!!”

    那人身旁的四个人也同时叫了出来,“是你啊!”

    那人接着说道,“我的伤没事了,原来你是明业高中的队员。”

    十木亥点点头,“没事了就好,一直担心,想要给你说个对不起,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上了!”

    “不用说对不起,我也有责任,不怪你!”那人看着十木亥要弯腰致歉,立刻阻止道。

    梁山现在后面凑近陈风问道,“什么情况,小老弟居然在黄庭高中还有认识的人?”

    陈风心虚,怕十木亥为此受伤的事情泄露出来,只是不断的摇头。

    “还记得吗?我的学长陈风,那天一起踢球,你们见过!”十木亥突然说道。

    陈风已经尽可能的把自己的身体隐藏在队伍里面,结果又被十木亥给指了出来。

    陈风不得已,嘿嘿的笑着对着那几个人打了招呼。

    但这时,陈风越发感觉队长柳不言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冷,该死的十木亥,你自己认人就算了,干嘛把我也给供出来,难道忘了我还背你回家了么?

    几个人之间的事情毕竟只是个小插曲,随后黄庭高中的球员们一次消失在通道里。

    “十木亥,你和那几个人认识啊?”学长东方植凑上前来问道。

    十木亥回答道,“恩,一块踢过球,不小心把他弄伤了,一直没有机会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

    东方植露出了春风般的笑容说道,“呵

    呵,那你那次的伤是怎么弄的?”

    咯噔!陈风听到东方植的问话,心里紧张,小老弟啊,你可千万别被东方植老狐狸那骗人的笑容给迷惑了,一定要保持清醒,千万不要说是我带你去踢野球的!

    “疯子,你好像很紧张啊!”一旁的梁山问道。

    陈风故作镇定的说道,“有么?我尿急不行啊?”

    “可你刚才不是刚去过么?”

    “喝水喝多了不行啊!”

    十木亥看着有春风沐雨般笑容的学长东方植,轻声说道,“我踢球的时候不小心磕的。”

    十木亥的回答很巧妙,只是说踢球的时候磕的,但并没有说是和黄庭高中这些人踢球的气候,也没有说是陈风学长带自己去的野球场。

    睿智的东方植如何猜不出十木亥的心思,更何况十木亥根本不会撒谎,也不懂得如何去掩饰,只是十木亥既然不愿意说,自己也就不追问了,况且,自己心里也能猜个不离十了。

    看到东方植转身离开,十木亥和陈风同时松了口气,十木亥总算是没有把学长陈风给拖下水,不禁为自己今天当众的行为感到一丝丝庆幸,自己应该训练的时候私下去问那人的。

    陈风也终于算是逃过一劫,现在想想,自己当初真的不该带着十木亥去踢野球,看看队长柳不言以及东方植对十木亥的宝贝程度,要是让队长知道十木亥受伤是因为自己带他去踢野球,恐怕自己在足球部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好在,这件事情可算是告一段落了,看东方植适可而止的举止,陈风知道以后这件事不会再困扰自己了,只是自己以后再带着十木亥出去玩,可得长点心了,不对!自己压根不应该带着十木亥出去玩,这样最省心。

    想起昨天下午自己还一直邀请十木亥和自己出去玩,陈风就想抽自己大嘴巴,以后可不敢这么作了。

    东方植走回到柳不言身旁说道,“算了吧,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小题大做,十木亥受的伤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那人估计也知道错了以后想必会有所收敛。”

    柳不言说道,“临近城际杯赛,除了必要的训练和热身赛,其他可能会导致意外的活动应该一律取消,这俩家伙擅自出去踢野球也就算了,居然还把自己弄伤了。”

    “算了,你也就是嘴硬心软,以后这种询问的事情你还是自己去吧,我可不去做这坏人,我马上就要走了,我还想着给自己留一个好印象呢!”

    每次东方植提及自己走的这个事情,气氛似乎就变得怪怪的,东方植也是半开玩笑似的,想要尽量让自己说的自然一些,不过柳不言似乎总是不愿意去面对这话题。

    东方植看着柳不言的表情,知趣的不再说话了。

    王平招呼着队员们去场上各自进行训练,东方植看到左量朝着自己走了过来,拍了拍柳不言,就去给左量训练去了。

    陈风走到十木亥跟前,一脸的感激,“小老弟,谢谢啦!”

    十木亥笑了笑,心里觉得学长完全没必要这样,踢球是自己要去的,受伤也是自己导致的,和学长其实根本没关系。

    十木亥笑了笑说道,“学长,应该的,但是,你以后可别因此不带我去踢野球了!”

    十木亥说的很小声,生怕周围人听到,陈风听了以后,愣了愣,没想到这家伙还想着跟自己去踢球,心想,没门!以后去哪都不会再带你了。

    当然了,陈风也只是心里想想,表面上还是让自己稍微自然一点的笑了笑。

    俩人还没走进操场,黄庭高中的球员们也已经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

    两队的球员都穿着各自了训练服,十木亥心里想着,该不会再来一场训练赛吧?

    只不过,让十木亥好奇的是,从刚才黄庭高中来到操场的时候,自己就没有在体育馆遇到的那个人,余多。

    本以为训练的时候,他可能会出现,没想到还是没有看到余多出现,这让十木亥不由的想到沐裳衣所说的话,余多在黄庭高中足球部的职责难道真的只是打扫卫生?

    察觉到十木亥的眼睛在黄庭高中的队员里扫来扫去,沐裳衣过来问道,“你在找余多?”

    实木哈点点头说道,“我想知道他怎么不来训练?他不也是足球部的一员么?”

    沐裳衣看着眼前单纯的十木亥,说道,“我都说过了,他和他的名字一样多余,最起码对黄庭高中足球部的比赛来说,他是多余的。他现在之所以还呆在足球部,是因为他能在别的方面证明自己的价值。”

    十木亥似乎不太认可沐裳衣的话,说道,“没有人会是多余的,也没有人是天生就会踢球,我想如果他喜欢踢球的话,最起码应该得到自己应有的机会。”

    沐裳衣看了看十木亥认真的神情,心里有所触动,但是并不因为十木亥的话而改变自己观点,于是再次说道,“要是,对他来说,给足球部打扫卫生也是他参与足球的一种方式呢?就像是王平学长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