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一百三十章 麒麟高中

第一百三十章 麒麟高中

 热门推荐:
    “小十,虽然最近一直外出拉练,可是学习的事可不能落下,要不然,在你妈妈那里不好交代,明白么?”老十提醒道。

    十木亥点点头,等自己老爸出去后,就开始温习功课,对于学习这一点,十木亥拎得清,自己到现在为止可以自由的踢球,是有前提的,而最为关键的就是学习成绩。

    对于足球的热爱,可以让自己为了足球去做很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这一切都是为了给自己的足球旅程通绿灯。

    当然了,学习并不是自己讨厌的事情,这得益于小时候养成的习惯,一旦习惯了,也就不再有厌倦一说了。

    等到学习完毕,洗漱完的十木亥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光,不禁想起了自己和白清过去的点点滴滴,这家伙,两年过去了,该不会长的比自己高了吧,自己的个子只能算是这个年龄段的正常身高,不知道那家伙会不会窜个了,还记得当初,俩人每天比高,比速度,比颠球,比力量,甚至比谁撒尿撒得远。

    如今再次相见,俩人还会和以前那样的亲密无间么?

    怀揣着小小的心思,十木亥逐渐进入了梦乡,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恐怕此时的十木亥,正在憧憬着俩人相见的情景吧!

    第二天起床后,十木亥早早的搞定了自己的晨跑,拿了根油条,抓了个鸡蛋就赶紧跑了出去,今天是拉练的最后一天了,目标可是麒麟高中,十木亥对那麒麟高中向往已久,若不是爸妈干预,现在的自己说不定已经成了麒麟高中的新生了。

    只是来到了学校门口,十木亥才意识到自己来的太早了,连大巴车都还没来呢?蹲在路边啃着自己手里的油条,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忘了带水,一个茶叶蛋下肚,顿时渴的不要不要的。

    去到了看门的保安那里,保安人很好,自己哪里恰好也没有水了,于是让十木亥去学校的小卖部自己去拿。

    小卖部的大叔依旧不在那里,不过还是可以让学生们自己拿水,把钱放在箱子里就是了,十木亥今天才发现大叔这营销手段的好处。

    忙不迭的先拿了一瓶水,让自己的喉咙到胃都舒服了不少,十木亥从口袋里四处掏掏,左边的口袋没有,右边的口袋也没有,自己身上居然没有带零钱!

    十木亥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自己该不会是没有带钱吧,迅速把自己背后的书包给拿了下来,在里面一顿折腾,十木亥紧张的虚汗都快出来了,我去,自己还真的没带!

    球队集合的时间是八点,但是学校学生们来的时间相对较早,这个点,已经开始有人陆陆续续的进校了,作为中秋节后的第一天上课,同学们的脸上多多少少有点疲惫,十木亥现在小卖部的门口,等着看看能不不能遇到自己认识的人。

    焦急的等待着自己可以遇到自己班的同学,好不容易看到了班长,结果班长似乎没有看到自己,径直朝着教学楼去了,十木亥只好继续等着。

    这个时候,十木亥不禁对自己知专注于足球的行为感到后悔,开学都快一个月了,自己同班的同学都没有认全,除了班长,于胖子等人,还有自己的同桌樱小玉,自己还认识别的人不?

    十木亥想着实在不行,就得出去校门口等着自己足球部的同伴们来了,和他们借了,刚要挪自己的脚步,十木亥看到自己的同桌樱小玉走了过来。

    “嘿!”十木亥赶紧上去和樱小玉打招呼。

    樱小玉看着十木亥,有点好奇问道,“你怎么在这里?你们不是外出拉练了么?我看学校门口的大巴车已经到了,怎么还不过去?”

    十木亥赶紧晃了晃自己手里的瓶子说道,“喝了人家的水,结果没带钱,嘿嘿!不知道为啥,大叔今天到现在还没来!”

    樱小玉明白了,对着十木亥说道,“估计他家里有事吧,你走吧,我来帮你付。”

    “好的,谢啦!回来后还你!”十木亥随后径直朝着学校门口跑去了。

    樱小玉看着十木亥离去的身影,嘴角略微撇了撇,然后直接转身朝着教学楼去了。

    十木亥跑出了一段距离,下意识回头看了看,自己好像没有看到樱小玉往箱子里放钱,心里有点没底,但是也不能回去直接问她,显的自己不信任她似的。

    带着一颗提心吊胆的心,十木亥走出了校门上了大巴车。

    十木亥今天来的早,没有像往常一样等自己的学长陈风,但是自己上了车惊奇的发现,学长陈风居然已经在自己的座位上了,不过,陈风依旧是平时的那样,总是在早上看起来特别的困,十木亥怀疑这家伙该不会是晚上都不睡觉的吧?

    陈风被十木亥的动作给惊醒了,眯缝着眼睛说道,“小老弟,你来啦!”

    说完,把自己的书包抱在自己的腿上,然后头靠着窗户继续睡觉去了。

    十木亥坐下后,沐裳衣和王平就上来了,作为球队的领队,沐裳衣一向都来

    的很早,毕竟球队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她亲自安排,她的性子又是很较真的那种,生怕自己没把后勤工作给做好,再给足球部添麻烦。

    自从沐裳衣来了足球部,可是彻彻底底的解放了王平,本来还以为沐裳衣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结果,足球部的所有事情,事无巨细,都被沐裳衣瞬间给一揽子收走了,王平乐的清闲,甚至觉得自己当初选择留级有点得不偿失了,有了沐裳衣,自己还待在明业高中干啥?

    不过,后来一想,自己要是不留级,怎么可能会遇上沐裳衣,怎么可能为足球部挖到这宝贝?

    俩人上了车,看到兴奋又忐忑的十木亥和昏沉沉的陈风,有点好奇,沐裳衣开口问道,“十木亥,学长怎么又这么困?”

    十木亥摊了摊手,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你们俩不是一起来的啊?”王平学长也问道。

    “不是,我先来的,不过我去学校里买了点水,回来后,学长就在这了。”十木亥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哦!”

    十木亥看着学长王平,欲言又止,“你怎么了?有什么事么?”

    王平察言观色,觉得十木亥有点事情要说。

    “学长,你有零钱吗?”十木亥还是问了一句。

    哗啦啦!

    王平把手在在自己随身的小包里抓了一把,说道,“有的是!”

    “学长,你出来带这么多硬币干嘛?”沐裳衣很是好奇的问道。

    “习惯而已,总归是有用的!以后你们就知道了,来,小老弟,需要多少随便拿!”

    十木亥挠了挠头想了想,还是算了,樱小玉既然说了帮自己付就一定会付的,自己应该相信她,“不用了,学长,谢谢!”

    “那好吧!需要的时候随时跟我说,别客气!”

    三人正聊着天,于胖子和杨高几个人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这次,四个人来的算是很早了,要知道很多球员都还没到呢。

    “我说,于胖子,咱们至于来这么早么,都没好好睡个回笼觉,就被你给拽起来了!”杨高一脸的不情愿,看这架势,脸估计都没洗。

    于胖子算是几个人里的头了,一边跑一边吆喝着,“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书虫有书啃,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我可不想每次上车的时候都被那些家伙拿目光给扫视一遍,好家伙,就像是过安检一样,关键是这安检的距离也太长了,足足一辆车的距离,谁受得了?”

    胡心有点跟不上了,弯着腰喘着粗气说道,“慢点,慢点,于胖子,可以了,已经到这里了,慢点走就行,他们肯定没到。”

    听了胡心的话,于胖子也停下来慢慢有着,长距离的奔跑让自己也有点吃不消了,为了赶早,自己连早饭都没吃,就把三个家伙给从各自家里给揪了出来。

    快要走到的时候,于胖子哎呀了一声,“看,还真的有人比咱们早呢!”

    说完后,就看到沐裳衣从车上下来了,正朝着几个人挥手。

    “你们几个今天来的好早,比球员来的都早,怎么积极性这么高了?”沐裳衣笑嘻嘻的说道。

    于胖子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说道,“响应号召,义不容辞。”

    几个人上了车,看见十木亥已经到了,打了招呼,去到车后的座位上坐好,十木亥突然被于胖子拉了一把,自己也没当回事,以为他是不小心碰到了自己,毕竟于胖子的宽度得车里通道所能容纳。

    “喂!你叫他干什么?”杨高注意到了于胖子的动作,对于他去招惹十木亥的动作有点忌讳。

    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特殊目的,杨高真的不想和足球部这些只知道踢球的家伙有什么关联。

    如今,虽然是自己成了所谓的足球部球迷,但是自己还是想和这个家伙有所距离,泾渭分明,自己干好自己的事情,其他的时间,那些人也别来打扰自己就好。

    于胖子知道杨高所想,自己也不愿意和这些人多打交道,但是,十木亥不一样,于胖子相信,十木亥是可以和自己站在同一阵营的。

    对于于胖子的举动,杨高等人不敢苟同,只是觉得于胖子肯定是因为十木亥当初请他吃了一顿豪华午餐,才对十木亥很信任。

    在杨高看来,这就是吃货的本质,不过,自己倒不愿意点破,以免影响自己和于胖子之间的关系。

    “你忘记啦?咱们在黄庭高中偷着出去看书的时候,在那亭子里,十木亥出现在咱们身后,我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心里一直忐忑。”于胖子说道。

    杨高皱着眉头说道,“明白了!你是说他当时可能已经在那里很久了,甚至很有可能已经看到咱们看的东西了,只不过,你回头的时候,他似乎正要离开?”

    “我这不是想让他过来,然后探探口风么?”

    “你这样

    说的话,我倒是对十木亥很好奇了,如果他没有看到咱们在看的东西,那就算了,可如果他看到了,结果却不声不响的离开,没有当场戳穿咱们,就值得斟酌了!”杨高分析道。

    于胖子嘿嘿说道,“这也是我觉得十木亥值得咱们信任的原因,你看,他没有去戳穿,也没有去告发咱们,当然了,如果他不知道还是最好,所以,我想试探一下。”

    “那他怎么不过来?”

    于胖子有点尴尬的说道,“可能是我太胖了,他以为我是不小心碰到他的吧?”

    “那我去叫他过来!”胡心听着俩人的谈话,起身就要去把十木亥给叫过来。

    于胖子一把扯住了胡心说道,“别去了,那些家伙们很快就陆陆续续的来了,人多口杂,太扎眼了!等到了麒麟高中的时候,再找个合适的机会!”

    十木亥坐在前排,正无聊呢,突然听到学长陈风在那里呢喃着什么,嘴里慢慢的开始吐字清晰,振振有词,“别跑,你我再大战三百回合!”

    突然从梦中惊醒,陈风看了看周围,十木亥瞪着眼睛正看着自己,“学长,你这是咋了?”

    陈风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说道,“我刚才做梦了,梦到了黄庭高中的那个叫丁诚的家伙,非要和决一死战,我可是咱们黄庭高中的主力前锋代表,怎么能怂,我好像把他给暴虐了一顿,那家伙要跑,被我给喝住了!”

    十木亥听着学长的描述,感觉怪怪的,也不知道俩人在梦里是进行哪一方面的对决,总之听着不像是足球方面。

    王平直接对着陈风说道,“疯子,你昨天不会又去疯了吧?”

    陈风看看车前,队长柳不言还没来,随即说道,“你懂的!嘿嘿!”

    王平无语,两年了,陈风的爱好一点都没变,不过考虑到他的家庭环境,王平每次也都和他一笑而过,不去过多的纠缠这些事情,毕竟,这也是陈风的私人空间。

    陆陆续续的,球员们都上了车,队长柳不言来了之后,从包里拿出来一沓门票。

    沐裳衣接过来后分发了下去,十木亥还是第一次看到比赛用门票,有点好奇。

    犹记得自己小时候随着老爸去看春城本地的职业球赛,都是带着自己爬到周围的山上或者去人家小区里蹭着看,那种苦哈哈的看球日子还被自己的老爸戏称为为足球而牺牲的光辉岁月。

    那个时候,自己还小,容易被忽悠,春秋的时候还好,夏天的时候可就惨了,俩人喂饱了山上一片片的蚊子。

    长大了之后,十木亥不容易被忽悠了,老爸再带着自己去看球,无论如何自己都不去了,甚至有一次,自己攒的零花钱可以买门票了,老爸居然拒绝了,这时候,十木亥才明白了,老爸不是没钱买门票,而是那种看球方式是他的癖好。

    不想去迎合老爸的低级趣味,十木亥坚决拒绝抵制任何和老爸一起出去看球的行为,哪怕是一场低级别,不需要门票的比赛。

    摸了摸门票上的水印,十木亥心里有一种满足感,这种带着门票大摇大摆进场的感觉让自己还挺憧憬。

    大巴车很快就开动了,大约一个小时后,众人终于来到了麒麟高中!

    麒麟高中的学校门口正如它的名字一样,门口两头麒麟坐镇,满满的威严,让人不禁怀疑,在学校门口安排俩这东西真的好么?

    下了车,十木亥随着队伍依次进入到麒麟高中的校门,和去其他学校的时候不同,十木亥等人不允许胡乱走动,会有专人来引导着去到比赛场地在等候。

    球场外的强上张贴着许多人的海报,十木亥好奇的去看了看,海报下面有着人物的介绍,学长陈风走过来说道,“这些都是麒麟高中走出去的传奇人物,每个人最差都是职业球员,甚至还有一些入选了国家队,能让自己的海报挂在这里,是每一个麒麟学生的愿望!”

    “学长,你以前还来过啊?”十木亥问道。

    “我来看过比赛,这里也承办一些低级别的职业联赛,之前和朋友们一起来的。”陈风解释道。

    十木亥看了看周围,没有看到麒麟高中的队伍,也没有看到西山高中的球员,再看看时间,估计他们也许正在更衣室准备出场了,只是不知道自己这里什么时候可以进场?

    “于胖子,这麒麟高中好像管制的听严格,我看,咱们想要偷偷溜走不太可能啊!”杨高观察到周围的形势,对着于胖子说道。

    “嗯!现在出去已经来不及了,容易被发现。”于胖子看着身后那黑压压一片人说道,而后,把胡心等人都聚集到一起吩咐道,“这样,待会进去的时候,别走散了,但是!我们可以和球队走散,明白了么?不过进去了,万一走散了,做事情的时候,一定要观察一下周围,是不是有异常情况,明白?”

    其余几个人瞬间明白了,互相点点头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