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喊两声

第一百八十五章 喊两声

 热门推荐:
    那人说完之后,其余人纷纷起哄。

    ”左量,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你没事吧。“十木亥走到左量身旁问道。

    ”没事,只是说我告密,想让我吃点苦头,我没什么事。“左量把自己后背的书包往上提了提说道。

    那人突然走到了胡同的另一边,把路给挡住了,然后说道,”你这兄弟嘴不严实啊,害的我们余哥被训,甚至还可能会退出足球部,小弟弟,我最讨厌告密的人了,背后下刀子,不仗义啊,你说呢?“

    ”是涂余余学长让你们来的?“十木亥想起了学长涂余余离开体育馆的时候那眼神,开口问道。

    ”你以为呢?“那人嘿嘿笑道。

    ”我不信,涂余余学长不会做这种事情,他在哪里,我要亲自问他。“十木亥用自己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人说道。

    那人摇了摇手指说道,”当事人心里受到了创伤,不方便出面,所以只好委托我们来了。“

    ”你们想怎么办?“

    ”当然是止损了,我们余哥的精神损失费,误工费,还有我们兄弟的出场费,你们总得意思意思吧,唉,可惜,刚才这哥们,穷的丁当响,好在你来了,那就帮帮忙呗。“那人看着十木亥两个人,像是猫看老鼠的眼神一样,玩味的说道。

    十木亥突然笑了说道,”我明白了,你们是想勒索。无非就是想要钱么,干嘛非要动手。“

    ”小弟弟还是蛮懂事的,比刚才这个愣头青强多了。既然这样,毛子!收钱!“那人说完之后,另一边,一个矮小的有着一双鼠眼的人走了过来。

    看着这走过来的人,十木亥终于明白这些人就是在厕所里遇到的那些人,”你就是毛子吧 ?“

    ”呦呦,听你这语气好像是认识我啊?“毛子捋着自己那唯一的一根胡子说道。

    ”我当然认识你,不过你不认识我罢了,昨天你们在高一厕所里抽烟的时候,我就认识你了!“十木亥直接将自己的地盘交出,想要借此唬住他们。

    毛子和那人几乎是同时问道,”你怎么也知道?这小子也把这事告诉你了?“

    ”我跟你说了,昨天我确实上了厕所,我也看到有人,但是我没有看清你们,一开始的时候也没有认出来涂余余学长,是他和我打招呼,我才看到他。“左量为自己辩解道。

    ”闭嘴!你说,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当时也在那里?“毛子想起自己在检查厕门的时候还剩下了几扇门没有检查。

    ”我怎么知道的你就别管了,我还知道你们有的不是高一的学生吧,就不怕我们告诉老师,要知道吸烟,在明业高中可是严重的违规行为,弄不好还要劝退的。“十木亥半带恐吓的说道。

    自己的话似乎起了一定的效果,毛子犹豫了,其身后的几个人也都在交头接耳。

    啪啪啪!

    那堵住了胡同口的男人鼓起掌来,”小小年纪,伶牙俐齿,我这帮兄弟差点就被你给唬住了,可惜,我们兄弟今天不弄点东西回去恐怕不行啊。“

    ”小兄弟,你随便给哥哥们一点点买烟钱不就行了,你好我们也好,何乐而不为呢。“毛子也反应过来劝说道,眼中看向两个人充满了宠溺。

    不过在俩人看来,毛子的那表情可真是有点恶心了,左量突然阴沉着脸说道,”十木亥,待会无论发生什么,你只管跑,去找人帮忙,这里离着学校近。“

    ”你要干嘛!你别做傻事,最多我给他们钱就是了。“十木亥觉得左量说话有点决绝的味道,心里不想他做出什么不理性的事情。

    ”绝对不行,我们凭什么要给他们钱?你这样的话,他们以后还会再找你的,永无止境。“左量直接拒绝道。

    十木亥劝说道,”先把今天的局解了再说。“

    自己也不想给他们钱,知道这种行为会纵容他们,但是今天自己和左量有事情要商量,所以不想在这里纠缠。

    ”怎么?商量好了没?“毛子向前走了一步逼问道。

    就在左量一步踏出的时候,十木亥直接拉住了他,说道,”我这里有点零钱,不过,你们拿走吧。“

    ”好 ,这弟弟真是识趣,以后你上下学的人身安全就交给我们了,谁敢欺负你,尽管告诉我。“看到十木亥终于让步了,毛子的语气都缓和了不少。

    从自己的包里翻了翻,还没等找到,毛子就等不及了,直接把十木亥的书包给拉开了,呼啦啦所有的东西都直接倒在了地上,球鞋,足球,书本全部散落,看的十木亥心中怒气冲冲,强行忍住了,对着毛子说道,”里面有个小夹子,在那里面。“

    当毛子兴致冲冲的伸手从里面掏出来几十元钱的时候,脸色直接变了,还以为自己没掏干净,又把手直接伸进去在里面摸了几把,确定没有了之后,开口问道,”肯定是在别的地方对吧?“

    十木亥指着毛子手里的钱说道,”就是这些了,我这个月的零

    钱,都给你。“

    一听这是十木亥这个月的零花钱,一旁的左量又忍不住了,想要动作,被十木亥给死死的摁住了,”别冲动,他们拿了钱就走人了。“

    ”小弟弟,你一定是开玩笑,快告诉我,别的钱放在哪里?“挡住胡同的那个人说道。

    十木亥诚实的说道,”就是这些了,你们不会是想要反悔吧?“

    ”我呸!就这几十块钱还想打发我们,小弟弟,你是在耍我们么?“毛子瞬间翻脸。

    ”你们想要多少?“看到毛子那阴晴不定的态度,十木亥冷冷的说道,心中的怒气瞬间点燃了。

    毛子用脚踢开了扔在地上的书包说道,”我看你的家境还可以啊,三头两百的总是有的吧?“

    ”没有那么多,我的零花钱就是这些,你们爱要不要!“突然改变了自己的态度,十木亥的语气开始越来越强硬。

    自己向来最讨厌的就是出尔反尔的人,如今毛子这些人的作派已经触及到了自己的底线。

    眼看着十木亥态度变了,一旁的左量预感到两个人是很难全身而退的了,自己虽然各自小一些,但是身体素质一直不错,抗击打能力也好,想着一会动起手来,一定要把十木亥给护在身下。

    ”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兄弟们,动手吧,还等什么!“毛子慢慢的开始向前逼近俩人。

    ”听我的,待会你先走!我扛的住。“左量再次对着十木亥嘱咐道。

    自从上一次自己和沐裳衣经历了那一次的校园风波之后,对于这种暴力行为也有了一些心理准备,只是自己从来没打过架,不知道一会会不会拖累了左量。

    之前的时候,自己也让沐裳衣离开,但是她没有听自己的,多亏了西门玄学长的及时出现,才让俩人解围。

    这一次,左量让自己先跑,自己终于明白了沐裳衣当时选择留下的原因,自己跑掉看着自己的朋友被人欺负,这种心情是自己万万不能面对的。

    ”我警告你们,这里离着学校很近,我们足球部的学长们马上就要结束训练了,我想你们最好是赶紧离开,不然的话,你们下场会很惨!“十木亥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拖延一下时间。

    ”这么个犄角旮旯,谁会注意的到?“毛子堆起了脸上的褶子说道。

    ”那我们要是喊呢?“十木亥知道附近人多,也许有人听到了还能发现这里。

    ”哈哈哈,小弟弟,不要再挣扎了,附近这吵吵闹闹的声音,你就是喊,谁能听得到?来来来,我让你喊两声,你要是能叫的人来,我算你赢。“毛子当然知道眼前的这个小子孩子做着最后的挣扎,心里也想和他玩玩,猫吃老鼠之前不都得玩够了才行啊,这样才有意思呢!

    ”救命啊!救命啊!“

    毛子话音未落,十木亥就开始扯着嗓子不断地喊着,这嘶喊的声音来的猝不及防,让毛子吓了一跳。

    一开始的时候,自己还真是有点担心,万一有个不开眼的真要多管闲事,可是等了一会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倒是十木亥用力过猛了,嗓子不断的咳着,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左量!快!帮我一起喊!“

    突然发现十木亥这家伙的挣扎还挺强烈,毛子不禁感觉更有意思,不断地拍着手说道,”继续喊,继续喊,我到要看看会不会有不开眼的人来救你们?“

    ”你说谁不开眼?“

    嗡!

    本来还在拍手称快的毛子瞬间停下了,回头看去的时候,那本来应该堵住胡同口的人正被人摁在墙上,头紧紧的贴着墙面动弹不得。

    ”陈风学长!“十木亥第一时间就认出来了,来人正是自己的学长陈风。

    毛子一直跟着涂余余,对于足球部的人也认识几个,眼前的这个人正是足球部的高三学长陈风。

    这个时候的陈风一个人堵住了胡同口,看起来人高马大,斜长的影子被路灯的余光给映到了墙上更是显得他异常高大。

    “风风哥!”毛子瞬间改口说道。

    把那人给放下了,径直走到了毛子的面前,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一头的人,陈风满脸的怒气,握紧的拳头下一刻似乎就要如雨点般落在那毛子的身上。

    “学长!”十木亥赶紧阻止了陈风,自己太了解他的性格了,别看平时的时候大大咧咧,可是在这种情况下,陈风往往有着嫉恶如仇的性格,自己要是不劝阻,恐怕学长会出手了。

    但是,在明业高中,打架和抽烟一样都是违反校规的,自己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再印出来学长打架的事情。

    要知道,这一切的事情都是涂余余学长抽烟引起的,当然也不排除这些人想要趁机捞点烟钱,只是原本应该低调处理的吸烟事件,要是再升级为打架事件,那足球部在学校那里可就难以交待了!

    “道个歉!然后滚蛋!”陈风对着毛子几个人不屑的说道,按照自

    己以前的脾气,不把这几个人给好好修理一顿是绝不会罢手的,如今十木亥开口,自己也就给他面子。

    “愣着干嘛,赶紧道歉啊!”毛子看着其他人都有点蒙了,催促着他们。

    几个人走了过来对着十木亥俩人弯着腰道歉后,毛子一脸期待的看着陈风,陈风也不去正眼看他,只是余光瞥了瞥地上的东西。

    毛子带头,忙不迭的给俩人把东西收拾好了,物归原主,这才赶紧离开了胡同。

    “我们就这么走了?他才一个人,怕什么?”那人一边走一边对着毛子说道。

    “嘘!”毛子赶紧让那人闭嘴,这才刚出了胡同,还没走远,万一被陈风听到,可就糟了,“你们是新生,哪里知道陈风的恐怖,他当年在高二的学生就敢一个人去挑高三的学长,打架很猛,有着拼命三郎的称号。遇见别人,你可以纠缠一下,遇到他,赶紧走。今天他居然听那个小子的,以后看到他们都绕着走,听到没?”毛子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看神情,对于陈风的过往很是忌惮。

    “那余哥那里,我们怎么交代?”

    “交代什么?咱们本来就是偷偷行动的,是想在余哥面前讨点好烟而已,现在出手干预的是他们足球部的队友,还是高三的陈风,这事,咱们撤了。”

    剩余几个人纷纷点头跟着毛子离开了。

    “哟!十木亥,你刚才还挺能喊的么?我大老远的就听到你那杀猪一般的叫声了。”陈风揶揄着十木亥说道。

    十木亥翻翻白眼说道,“学长,你都听到了还不赶紧来帮忙?我和左量差点就动手了。”

    “你不是不提倡动手么?怎么?自己还想过过打架的瘾?”陈风一边帮着俩人把书包给整理好,一边说道。

    突然回头,十木亥疑惑的看着陈风问道,“你来这里干嘛?你回家不应该走这条路吧?哦,你是来吃饭的喽?”

    本想解释一下,自己是奉队长的法旨来找十木亥的,可是看见十木亥提到了吃饭的事情,突然感觉自己肚子饿了。

    于是说道,“臭小子,又想让我请吃饭?便宜你俩了,今天我就带你们去搓一顿。”

    “那个,我就先回去了,谢谢啦,学长。”左量一直没有作声,听到十木亥他们要去吃饭,自己也就提出来要先回家了。

    陈风还要说什么,十木亥突然在他身旁低语了几句,把队长柳不言和自己说的事情给学长说了,听得陈风明白了几分。

    原以为自己和学长说完了之后,会让自己和左量离开,没想到陈风直接说道,“左量,晚点回去没事,听我的,跟我去吃饭。”

    十木亥和左量两个人本是拒绝的,可是架不住陈风的两只大手直接就俩人给架走了。

    随着陈风沿街道走了一会,三个人就去到了那吃饭的地方,陈风自己做主给俩人推荐了一家店,进去之后,也不问俩人喜欢吃什么,直接把这里的拿手菜给点了一遍。

    上菜之前,三个人在这里坐着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左量低着头,看起来还是有心事,被陈风看在眼里,对着十木亥做了个手势,意思是,你先别管了,都交给我。

    十木亥当然乐的清静,准备着饱餐一顿。

    “左量,伯母的身体情况要不要和我说说?我爸妈可都是咱们市医院的主刀医生,我可以问问他们。”陈风看着左量一直不说话,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抬起头来看着陈风心里犹豫着,自己当然知道学长的意思,只是自己心里有着诸多的顾虑,且不说自己要不断的麻烦别人不说,单单是可能产生的费用就让自己的家庭承受不住,当然了,最大的问题在于自己的妈妈不一定会接受这好意。

    之所以一直拖着不肯去看医生也是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作为家里现在的男丁,左量从小就表现的特别乖巧,早早的承担承担起了家里的一切,如果不是妈妈的身体原因,自己的家庭也还可以维持。

    一旦妈妈的身体出了问题,整个家庭就会被拖累,自己也知道妈妈还在尽量不让自己知道,但是自己怎么可能察觉不到?

    如今面对陈风学长的好意,左量顾虑颇多,因此迟迟没有表态,无论如何,有陈风学长帮忙,肯定会比自己找医生更好一些的,但同时,妈妈是否会同意的问题让左量犹豫了。

    十木亥出生的家庭属于最为普通的常规家庭,从小就有自己爸妈的陪伴,不说生活的无忧无虑,最起码也衣食无忧,属于那种平凡人家长大的孩子,各方面的成长相对于左量这种早当家的孩子来说,要轻松不少。

    再加上他本来年纪就小,更不可能去理解左量心里面临的种种难处,对他而言,有了病就去治这是一个常识,但是不会考虑其他的种种因素。

    生活给每一个人带来的见识并不一样,十木亥没有处在左量的位置,恐怕很难去体会左量所要承受的难处和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