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又起冲突

第一百八十七章 又起冲突

 热门推荐:
    不谈论事情的时候,饭就吃的特别快,陈风点的实在太多了,三个人各自打包了不少,今天自己是不能去左量家里了,于是和他说好了明天会去,然后分开了随着自己的学长陈风朝着京水街走去。

    等到左量走远了,去到了公交车那里,陈风到了个饱嗝说道,“左量也就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话多,真是奇怪啊。”

    “因为我招人喜欢呗。”十木亥大言不惭的说道。

    “你还别说,我看足球部的那些人好像都挺喜欢你的,甚至队长和东方植都对你和别人不一样,你这是招蜂引蝶的体质啊。”陈风嘿嘿的笑道。

    “切!”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学长三句不离调侃,也不说话了。

    “不过,这种体质在未来会给你带来很多想象不到的好处,现在涂余余出了这种事情,高二年级又不给力,没有输出什么人才,你将来很大概率会成为足球部的队长。咱们足球部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在我们走之前,会提前选举出队长候选人,所以说,我们到时候虽然要离开了,但是每个人仍然有着一票选举权。小子,你可得讨好着我点,不让不给你投票。”

    没想到陈风学长也提到了队长的事情,十木亥没好气的说道,“随便,我又不想当队长。”

    陈风不说话了,心想,你现在自然不想,可是当你走到了那一步,就不是想不想的事情,是责任,责任会成就一个人。

    说话间,陈风已经到了家门口,看着自己家里的楼层唯独有一户没有亮灯,一片漆黑,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于是把手里打包的东西全都给了十木亥说道,“我到家了,你把这个都拿回去吧,有的都没动开。”

    十木亥也不矫情,直接接了过来,说了句,“刚才应该都给左量的。”

    陈风笑了笑说道,“这你就说错了,咱们三个人都打包了,左量心里才会感觉我们是在平等的对待他,不过,你放心,我给左量打包的那些很多都是我后来偷偷重新点的,都没动,他们回去正好可以吃。”

    对着学长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十木亥转身离开朝着自己家的小区走去。

    “我去,你怎么带了这么多好吃的回来?”刚进家门,十木亥就听到老爸的声音,迅速走了过来接过自己手里的东西,自己一个人去到了餐桌前准备饱餐一顿。

    “老爸,今晚上你没做饭啊。”十木亥问道。

    不一会,十木亥就看到自己的妈妈也走了出来,说道,“最近是越拉越懒了,连饭都不做了。”

    “嘿嘿,这不是有吃的嘛,我差点就点外卖了又。”

    没有去理会自己的老爸,和妈妈打了招呼,自己就先去洗澡了,回到自己的屋里,十木亥躺在床上,思绪万千。

    涂余余学长抽烟的事情就把足球部给弄成了这样,不知道明天西门玄学长的加入还会给足球部带来什么影响?

    开学第五周,周三。

    十木亥怀揣着一种异样的心情来到了学校,上午的课还算是一如既往的无聊,毕竟只是高一的课程,十木亥在暑假的时候就已经自行学习的差不多了,不过,过不久就要期中考试了,自己还是得多认真听讲复习,毕竟自己的学习成绩可是关乎到自己还能不能随心所欲的踢球。

    终于到了中午,因为还要给樱小玉讲题,因此十木亥耽误了去足球部训练的时间,樱小玉提出了让他先去吃饭,自己可以去足球部等着他,等他训练有空的时候,可以再给自己讲,正好自己可以在那里写作业。

    十木亥一直不知道樱小玉的家住在哪里,以为她不着急回家,也就随便应承了,去早早的吃完了饭,麻溜的朝着体育馆跑去。

    在路上,自己好像是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身影,但是因为自己赶时间,所有也没有去关注,结果身后传来了一声,“喂!你着急什么,体育馆可能还没开门呢?”

    停下来,觉得身后的声音有些熟悉,十木亥回头一看,“你好,学长!”

    “还是这么有礼貌啊,一起走啊!”西门玄快走几步,追上了十木亥。

    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十木亥确认安全之后,这才无奈的和学长西门玄肩并肩的走在了一起,“你在看什么?”西门玄看着十木亥东张西望,问道。

    “没,没什么!”十木亥心里有鬼,慌张的回答道。

    西门玄也不在意,说道,“你小子天赋不错,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多教教你,不要跟着柳不言学了,他不会教人。”

    “学长,你这是?”十木亥有点不明白西门玄的意思。

    把手插进了校服的口袋里,西门玄说道,“我已经知道了,东方植那个家伙收了个徒弟,叫左量,就是和我比赛训练流程的那个,既然他东方植有个徒弟,那我也得有个徒弟才行啊,而且我还要证明我的徒弟比他的徒弟出色一百倍。”

    想着学长居然让自己给他当

    徒弟,只是为了他和东方植学长的面子之争,怎么看自己都有一种被当做棋子的感觉,再说了,自己现在和左量之间是有差距的,左量才刚刚接触足球,学长这想的是不是有点太好了?

    “呵呵,学长,左量以前还没有碰过足球,为了公平起见,你是不是应该也找一个没碰过足球的人重新培养,那样还可以为足球部发展人才呢。再说了,东方植学长马上就要离开了,你还那么较真干嘛?”十木亥如实相告,把现在的情况说了出来。

    西门玄当然也知道十木亥说的在理,但是,现在自己去哪找人,至于东方植的离开,自己其实也不希望他走的,但是没办法。

    “一句话,你就说答应还是不答应?”西门玄说话之中展现出了自己强硬的一面。

    知道学长这是在唬自己,十木亥看着马上出现在眼前的体育馆,无奈的摊开手摇了摇头。

    本来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是在看到身后足球部的其他人也都开始陆陆续续的赶来的时候,西门玄停住了脚步,突然用手搂住了十木亥的肩膀对着其他人打招呼,“嘿!”

    被其他学长们的异样眼光给扎的浑身不舒服,十木亥迅速把西门玄学长搭在自己肩上的胳膊给拿了下来,然后自己一个人转身朝着体育馆走去。

    有些尴尬的西门玄只能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平头,哎呀,今天天气不错,也跟着十木亥的脚步朝着体育馆走去了。

    队员们都到了的时候,王平学长率先让大家自由训练,看了一眼西门玄,然后说道,“申水教练一点半才到,你先等一下吧。”

    “好啊!”西门玄看着王平那谨慎的样子,生怕自己再惹出什么事来,直接去到了椅子那里,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

    王平这才松了口气,看了他的坐姿,不由得摇了摇头,就转身朝着二楼去了。

    二楼那里,足球部的队长柳不言以及东方植都在那里,王平进去后和俩人一起商量着涂余余的事情,很快的,申水教练就来到了体育馆里。

    当申水教练走进来的时候,坐在椅子上没有个正形的西门玄顿时站了起来,模样看起来有点乖巧,插在兜里的双手也老老实实的贴在了自己的裤子上,对着申水教练点头哈腰的说道,“教练,你好!我叫西门玄,我是来”

    还没等着西门玄自我介绍完,申水教练就摆摆手示意他先坐下,然后一步步的朝着二楼走去,西门玄有些尴尬,只得嘿嘿的笑着,等到申水教练进去了会议室,自己才敢坐下。

    看着不可一世的西门玄对于申水较量这么尊重,十木亥心里的石头稍稍落地了,只要有了申水教练,就一定能够让西门玄学长服管。

    只是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让其他学长们能够接受西门玄学长了,这也是足球部面临的最大问题,十木亥有些忐忑,不知道,如果申水教练让陈风等人和西门玄搭档的时候,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好在,平时的时候,所有人对于申水教练都很尊重,按照道理来讲,应该不会有人会明面上直接拒绝吧?

    看了看二楼,申水教练已经走了进去,接下来就希望队长柳不言甚至东方植出面了,如果他们可以和教练提前说明情况,也许教练会有自己的打算。

    二楼会议室里,申水教练坐在了沙发上,手里是一份资料,上面的照片正是西门玄的,也就看了几眼,放下后问道,“西门玄啊,这名字是不是有点太玄幻了?”

    “奥,这个名字是他自己改的,单名一个玄字,西门倒是他们家的姓。”东方植和西门玄很熟悉,因此赶紧给教练解释道。

    用手指了指一旁的纸盒,王平迅速从里面拿出来了一颗糖稍微的剥开给教练递了过去。

    接过王平手里的糖,教练放在嘴里咂摸了几下,露出了满意的神情,然后把手放在茶几的资料上,“那他一定很有个性喽?”

    “对,踢球的时候个性十足。”队长柳不言也说道。

    “呵呵,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说的个性十足是指他踢球很独?”申水教练抬起头来扶了扶自己的眼镜说道。

    “这个?”队长柳不言一是犹豫了。

    申水教练用手在资料上指了几行说道,“没事,这里都写着呢,你看,踢球独,有野性。”

    一旁的王平迅速站出来为自己的队长柳不言解围说道,“教练,实不相瞒,这份资料其实是两年前的。这还是当时的学长们给出来的评价,关于他现在的资料,暂时还没有收集到。”

    “高一的时候就进入到了足球部,后来怎么又退了?”申水教练问道。

    “是因为当时他违反了足球部的规定,所以我把他给清退了。”队长柳不言知道在申水教练这里任何事情都不能瞒着,只能实话实说。

    眼看着申水教练皱眉,东方植上前了一步说道,“教练,事情是这样的”

    谁知,申水教练轻轻的摆手示意几个人全都坐下,然后说道,“没事,这种事情你们不用非得和我说的那么详细,我只问一句,你们三个都同意西门玄重回足球部么?”

    东方植首先点了点头,同时看了一眼队长柳不言,无奈,柳不言也只好点了点头,最后的王平看到俩人都点头了,自然也就表示同意。

    双手一拍,申水教练直接说道,“那就行了,只要你们都同意,我就没问题,最主要的是,我相信你们的决定。”

    说完之后,申水教练就起身准备出去,看到三个人都不动,问道,“还有事?”

    柳不言站了起来说道,“教练还有一件事,必须和你说。”

    “不要扭扭捏捏的,有什么事直接说就可以。”申水教练明显对于柳不言的这种说话方式不太适应,心里知道这次不会是什么好事了。

    “我们足球部的一个队员,涂余余,他有烟瘾。”柳不言说道。

    申水教练想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忆,面色平静的说道,“是那个唯一一个高二的学生吧?”

    “是的。”

    “可惜了,本来是个很有天赋的球员的。”申水教练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只是给出了这样一句话,这让柳不言心里捉摸不透。

    于是尝试着问了一句,“教练,您看怎么处理?”

    “你问我?我还以为你已经处理了呢?正好就着这件事,我来问问你,假如说我现在没有执教咱们球队,你要是发现了这种情况,会怎么处理?”申水教练之前听说过一些关于柳不言的事情,知道这个队长眼里容不得沙子。

    柳不言直接了当的说道,“直接开除,毫无疑问。”

    “不言啊,来来来,你坐!”申水教练招呼着柳不言,俩人又重新坐下来了,从纸盒里拿出来一块糖给了他说道,“我和你说,你这样当队长是不行的,他们都会怕你,这不是正确的领导方式。在这年纪,抽烟喝酒对于年轻人来说其实在正常不过,很多人都一不小心就会沾上这些东西。如果一个人因为犯错了,你就直接开除了,作为他的队长,你就相当于把他给抛弃了,你明白么?”

    “教练,我”

    柳不言还没开始说,申水教练就摁住他的手说道,“你如果要问我的意见,我就告诉你,我不会同意你开出他的建议,只要他可以戒烟,我就让他继续呆在足球部,至于能不能踢上首发,就得看他的努力程度了。”

    虽然按照自己的性格,是会开除涂余余的,但是在听到申水教练这一番话之后,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

    “你心里其实也没想开除他吧,我知道你的想法,原则不能破,但是你这样的话,自己心里也不好受,何苦呢?不如给他个机会,相当于重新给他一个选择,只要他能重回正规,依旧是好孩子。”

    申水教练的说教让柳不言三个人听的都不说话了,要知道传说中的申水教练可是魔鬼教练,今天对于涂余余的处理意见真的是让人大跌眼镜。

    “那个孩子今天来了没?把他给叫上来,我来和他说说。”申水教练问道。

    “他今天没来,昨天的时候,某人和他约谈貌似谈崩了,涂余余甚至扬言要离开足球部。”东方植看着柳不言说道。

    昨天的时候,自己是坚决反对柳不言提前和涂余余约谈的,两个人的性格都不是那种可以坐下来好好说的,按照自己的预测,一般是话不过三句,俩人就得谈崩了。

    再之后,两个人争吵的恐怕早已经偏离了话题的本质,今天在听到柳不言和自己说结果的时候,自己一点都不吃惊。

    “我希望下次我来的时候,涂余余不要缺席训练,我不在的时候,抓球员们的训练是你队长应该做的事情,要是再有人不来来训练,我只能先唯你是问。”申水教练看起来对于柳不言的做法不是很满意,于是说道。

    王平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队长这副狼狈的样子,没想到东方植在这个时候还落井下石,于是赶紧说道,“教练,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下去吧。”

    看看墙上的时间,申水教练起身拍拍屁股说道,“走吧,为了弥补足球部的损失,我还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楼下,

    西门玄等的时间有点久了,不知不觉有点想要打瞌睡了,靠在椅背上,迷迷瞪瞪的想要打个盹,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足球瞬间飞了过来,正正中中的砸在了西门玄的头上。

    “我”被击中的西门玄直接一句粗口蹦出,拿起了足球环顾四周,想要找出来砸中自己的罪魁祸首。

    被西门玄学长的动作给吸引了,十木亥也看了看,不一会,看到自己身旁的刘沾正在慢慢的朝着自己身后移动,生怕被人发现。

    看着十木亥的身后,西门玄皱了下眉头,而后拿着足球直接朝着十木亥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