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单纯的沐裳衣?

第二百一十七章 单纯的沐裳衣?

 热门推荐:
    陈风看着东方植面无表情,有些不相信的问道,“东方,你真的相信我?”

    知道陈风多想了,以为自己只是想着好好看比赛才从中调停,只好解释道,“刚才不还说了?十木亥是到了大学级别的瓶颈了,要是突破了会怎么样?”

    “自然是有了大学级别的实力了!”陈风抢答道。

    东方植微微一笑道,“十木亥刚才的动作不正是大学级别的人能做出来的动作么?”

    “什么??”这下,不光是陈风震惊了,梁山那些学长们也坐不住了,侧耳听着,对于十木亥突破到了大学级别这样的事实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十木亥的实力已经超越我们这些人了么?

    球场上,雨泽足校的后卫外援迟远看着球下坠后从眼前突然消失,略有皱眉,自己刚刚明明已经封住了路线,这球是怎么过去的?

    本来还挺担心的,但是在自己落地后,看到身后莫子的站位,心里这才放心了。

    被突然在眼前出现的足球给吓了一跳,莫子感觉这球太梦幻了,自己都没有看清,就已经到了跟前,下意识的后悔万分,自己刚才要是提前跑位了,绝对能把这球给停下来,然后选择传球或者射门,都是很好的机会啊!

    但是现在球的轨迹让自己没有时间去辨认,只能是胡乱的抬脚,结果把球给碰出了底线,球门球!

    这就相当于自己给对方解围了!

    和莫子搭档后卫的杨孝顿时看不下去了,朝着杨孝喊道,“大哥,你怎么不跑位去接球啊?刚才又不越位!”

    莫子也知道刚才自己跑位的话,是不越位的,因为十木亥传球的时候,对方的另一个后卫还拖在最后,显然,十木亥的这个直塞球是成功的。

    但是自己没有接住,现在被杨孝给说了,只能是尴尬的点点头,但是杨孝并不打算放过他,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但是被自己的老大孙齐圣给瞪了一眼之后,也就不说话了。

    十木亥也是觉得可惜,这个球本该是一次很有威胁的进攻,但是因为球员之间的不熟悉,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没有去怨莫子的失误,因为十木亥知道,莫子之所以没有跑动正是出于对自己的不信任,而造成这样的结果也是自己昨天的发挥失常导致。

    好在自己现在及时的恢复了状态,似乎实力还更胜一筹了,只要自己这样持续发挥,相信莫子以及其他人都会认识到自己的真实实力。

    “哇哦,还真的是外援级别的实力啊。”雨泽足校的后卫迟远看着十木亥,评价道。

    看来自己一开始的直觉是对的,十木亥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弱,可惜的是,即便是明洋足校的人好像也不知道十木亥这么厉害,刚才那个球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十木亥缓缓的走回到自己的左前卫位置,身后的赵震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震惊,对着十木亥夸赞道,“可以啊你!莫子那些人是看走眼了!”

    谦虚的对着赵震笑了笑,十木亥看了看周围,孙齐圣好像正在朝着自己看过来,眼神中的一丝光彩被自己捕捉到了,但是十木亥觉得孙齐圣的眼神里似乎还有着一丝好奇。

    “孙齐圣,你说实话,到底认不认识那个十木亥?”明洋足球的主力中后卫吴上在对手还没有把球开出来之际趁机问道。

    “呵呵,不是和你说过了,几面之缘而已。”孙齐圣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吴上,毕竟他可是有着一心二用的绝技。

    吴上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说道,“这个十木亥,把我骗的好惨,昨天的演技真是炉火纯青了,我还真是看走眼了。”

    “哦?”孙齐圣和十木亥交过手,也和十木亥聊过天,觉得他不应该是那种扮猪吃老虎的人,因此对吴上的话表示质疑。

    耸了耸眉毛,吴上用手在衣服上抹了一把手心的汗说道,“你不相信我?我说的是真的,那个家伙看到我们去了之后,明明知道我们的目的,结果在摆放完了训练器材之后,不训练,和一个小姑娘去了二楼,也不知道在那里干什么,反正我们等了很长时间。就在我们要走的时候,我看到那个小姑娘开门偷偷的看我们,结果他们两个就下来了。那个小姑娘一看就是个老实的孩子,可惜还被十木亥给利用了。后来十木亥主动和我们提出比赛,我当时想,当然好了,正好可以检验一下他的成分。但是昨天他的发挥简直惨不忍睹,有的动作都不够协调了,起初我以为他是失误了,给他时间,可是随着比赛的进行,他已经渐渐的沦为了后场的防守球员,虽然防守的也还是不错,可是我也知道,那不是他擅长的位置。还有一点,昨天他在知道了我们的门将是客串的情况下,还忍住了,一脚射门都没有,当真是隐忍界的奇才啊!”

    “是么?”孙齐圣还是第一次看到吴上这么激动,看来昨天的事

    情和今天的凑到一起,对他的打击不小,只是自己还是不能相信十木亥是那样的人,唯一的解释就是十木亥昨天可能正处在破瓶颈的阶段,导致状态迷失,因为在自己刚才观察十木亥那连断带过的动作时,从中感觉到了大学级别的境界,而这种状态不是以前十木亥所拥有的。

    摇了摇头,孙齐圣有些自嘲的想着,这才是天才啊,破瓶颈也就是一晚上的事,这种速度也太惊人了吧?

    看到雨泽足校的门将已经把球给扔了出来,孙齐圣没时间去和吴上解释了,此时的吴上也已经抓紧时间回去到了自己的防守位置。

    包厢里,在软椅上坐着的老杜和老十优哉游哉的看着下面的比赛,老杜在看到十木亥刚才的表现时,对着老十说道,“哎呀呀,老十,这可不像是状态不好的样子啊,哈哈。”

    对自己儿子的表现也有点惊讶,老十摇了摇头说道,“不管怎么样,状态回来了就好,我还真怕他给你弄砸了呢,到时候,我可不好意思要你的出场费了。”

    伸出自己手里的高脚杯要和老十碰杯,老十赶紧从桌上拿了杯水说道,“开车来的,喝不了啊!”

    “切,没劲,我让人送你回去不完了?”老杜起身站在了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比赛继续说道,“老十,三千块其实不多,你知道现在那些外援的出场费都高的吓人,也是现在市场炒作的厉害,你看看,你儿子这么小就能挣到了他人生的第一桶金,这说明职业踢球真的是有前途的。你把他弄我学校里,我绝对花所有资源去培养他,怎么着也让他成为职业球员。”

    老十抿了口水说道,“这事咱就不讨论了哈。”

    “好吧,好吧,随你。不过我很好奇,十木亥这次拿三千出场费,你吞了多少?”作为老十最好的朋友,老杜怎能不知道老十,手里只有每月的那点零花钱,这次这么好的机会,还不直接大捞一笔?

    伸出了七根手指,老十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七百?”

    “两千五!”老十看到老杜误会了,直接告诉了他数字。

    几乎一口酒喷了出来,但是冷静下来,老杜也知道这才是自己认识的老十,能给自己的儿子遛五百就不错了。

    可惜的是,老杜不知道,老十本来是打算一分钱都不给十木亥的,孩子嘛,还没成年,要那么多钱干嘛!

    这五百块钱还是十木亥提出和老十对半分的,只可惜,十木亥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自己的老爸留了一手,出场费是三千,愣是给说成一千!

    可怜的十木亥哪里知道现在的市场价格,作为一个孩子,总觉得一千块钱就已经很多了,所以不疑有他。

    “老杜,你花这些钱,在市场上也可以去找的球员来帮你踢这比赛吧?干嘛非得找十木亥来?”老十问道。

    老杜挺着肚子来回踱步说道,“这叫做市场,明白么?咱们知道自己请了外援,但是那些家长不知道啊,我要是请几个职业级的球员来,三下五除二的赢了比赛,那有什么效果。我之所以请冰岐高中的那个孙齐圣,是为了赢下比赛,而杨孝和十木亥则是另外两个年龄段的孩子,你想想,那些和十木亥长得差不多的孩子看知道这么小的身体居然可以有这么优秀的球技,甚至可以抗衡比自己大很多的半职业级球员,那种冲击力得多大!”

    “原来是这样啊!”老十听了老杜的一番解释,恍然大悟,这就是商机啊!

    这样一来,老十顿时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原来今天的比赛就是各取所需啊,自己拿钱,老杜招生,家长进校送学生,对于那三千块钱,自己算是拿的心安理得了。

    可是转念一想,好像又有哪里不对,乍一想,原来是十木亥这三个外援并不是足球学校的学生啊,这不是等于欺骗么?

    “老杜,这样的话算是打擦边球还是属于?”

    老杜知道老十要问什么,“你是怕我利用他们仨骗人?我跟你说,首先这种事情现在太平常了,也是市场默认的规则,你看对面不也是找了三个外援么?另外,孙齐圣和杨孝最初接触足球的时候,你肯定不知道他们来我这里学习过吧,这样算来,他们也算是我的学生了。只是十木亥,我一直让他来,你就是不肯。既然你不让他来我学校,我也不勉强了,但是来帮我踢场球总可以吧,这也算是公平交易了。”

    老十听到杨孝和孙齐圣在明洋学过,知道他们也算是说的过去,只是十木亥这里,又不好意思反驳,老十只能讪讪地笑了笑。

    这边,雨泽足校的门将把球给直接大脚开了出来,球的力量非常大,在空中飞行了几秒钟后才开始下落,这也引起了中场位置的争夺。

    雨泽足校的中场外援景钟回撤一下和明洋足球学校的的外援孙齐圣争夺在了一起。

    双神出动,众

    人避退!

    在两人五米之内,几乎没有一人,只是在那里看着两个人斗法,孙齐圣不用说了,是春城足球届响当当的人物,而景钟半职业的实力也让人望而生畏。

    其他球员这都知道自己和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只能在他们的外圈准备第二点的争夺。

    十木亥不在中圈的位置,只能专注的看着两个人的交锋,首先是球快要落下时两个人几乎同时的起跳,那雨泽足校的外援景钟在弹跳上有着明显的优势,比孙齐圣高出半头把球给停了下来,但是用头停球和胸部停球是不一样的。

    球的落点没有完全归入到自己的控制区域,孙齐圣明显是知道自己的弹跳足,刚才争高空球的时候,不过是为了阻止景钟舒舒服服的胸部停球,逼迫他用头来停球。

    果然,如自己所料,即便是强如景钟也无法用头把球给停在自己的身体里,当球在两个人之间转动的时候,提前落下的孙齐圣看准了时机,直接下脚断球。

    刚刚落下的景钟瞬间用自己的腿把球给挡住了,只要孙齐圣继续出脚,必定会先碰到自己的脚踝,犯规事实成立。

    被迫收脚的孙齐圣眼看着自己失去了先机,只能重新再来,用身体靠上了景钟,但是和景钟的身体相比,孙齐圣有一定的劣势。

    背身拿球的景钟在被孙齐圣不断的干扰之下,横着带了几步想要暂时摆脱,但是孙齐圣紧紧的贴着,只是为了不让景钟离开自己一步之远。

    对于景钟这种加速度不够快,但是跑动速度还不错的球员来说,被人贴身是最难办的,自己的速度根本起不来,唯一剩下的就只有身体了。

    但是自己和孙齐圣之间的身体差距还不足以让自己完全的摆脱开来。

    在看到自己的球员离着自己的距离都不近的情况下,景钟眉头紧蹙,这群家伙难道不知道自己对上的是孙齐圣么,居然没有一个人上来接应。

    在被孙齐圣持续的出脚试探之下,景钟不胜其扰,开始做手势让自己的球员上来接应,雨泽足校的后腰赶紧跑了几步,这人的选位极其合理,恰是在雨泽足校的两个前锋杨孝和莫子的中间盲区,两个人在看了对方一眼,都以为对方会去防守那个后腰,结果都没有动。

    只能说雨泽足校的那个后腰跑位很聪明,那位置让杨孝看起来莫子离着那人更近一些,而对于莫子来说,则是看着杨孝离着那后腰更近一些。

    结果两个人就这么错失了机会,那后腰在禁区线和中圈的中间位置跑了几步,以为四下无人,等着景钟给自己传球。

    但是让自己没想到的是,景钟刚把球给传出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一个小小的身影,其速度之快宛如一道闪电,眼睁睁的看着足球在离自己一步之遥的地方被十木亥拿走,那后腰匆忙之中倒是反应也快,迅速跟着十木亥的节奏去跑。

    在自己的预测中,十木亥这么快的跑动速度想要瞬间停下来是不可能的,即便是要减速,也要缓冲一段距离,自己之间提前去他跑动的方向去阻截,照样可以趁他立足未稳之际,把球给断下来。

    十木亥看着那后腰居然有这样强的预判意识,心下警惕了许多,但是自己没有打算刹车,愣是继续加速朝着那后腰阻截的位置冲去。

    雨泽足校的那个后腰怕是没想到十木亥居然不减速,甚至还在加速,这家伙?难道就不怕和自己撞在一起么?

    要知道自己已经提前站好位置了,十木亥一旦利用速度把自己给冲倒,必定是进攻犯规。

    狭路相逢勇者胜?

    雨泽足校的后腰突然想到了这么一个词,我去,这是个疯子么?

    十木亥那带球速度快到已经快要看不到了,眨眼间就要欺到自己的身前,右脚直接一步后撤,咬了咬牙准备出脚,没办法了!

    即便是拼着犯规也得把球给断下来,十木亥这么快的速度被自己给放倒完全是自找的!

    不打算留手,只等着十木亥靠近之后,立刻一脚上去,可以把球给断下来而不碰到十木亥更好,一旦自己断球的时候连带着碰到了十木亥,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因为,自己只要先碰到球,就不算是犯规!

    在贵宾室里,老十正在紧张的看着十木亥,他的速度已经到了太可怕的地步,这样的情况下,稍稍一碰,十木亥的身体必定会翻滚出去,如果保护不好自己的话,还有可能会受伤。

    同样担心十木亥的是观众席位上的学长们,尤其是队长柳不言,眉头紧蹙,被反而很平淡的陈风看在眼里,再看看周围的队员们也是同样的神情,心里想着,你们这些家伙,还是不够明白十木亥这家伙的特点啊!

    自觉十分了解十木亥。陈风瞅准了场上的时机,在一个节点突然说道,“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