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十五号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被认可的动作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被认可的动作

 热门推荐:
    与此同时,场上的十木亥在已经快要碰到雨泽足校那个后腰的时候,突然的变向,紧急刹车外加直角的变向同时完成。

    “我去!还有这操作?”雨泽足校的那个后腰明显没有预料到十木亥还能做出这种动作来,顿时心惊。

    一个脚步没有跟上,就被十木亥给晃开了,只能看着十木亥朝着禁区的一侧切了进去。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小十和别的人不一样,他总是可以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动作来过掉防守自己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摇晃着自己的高脚杯,老杜气定神闲的说道,对于老十眼里的凝重有些不理解。

    老十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十木亥在场上继续狂奔,虽然他已经把对方完全甩开了,可以说这样的交锋让十木亥完全碾压了对手,但是自己却高兴不起来。

    看台上的陈风嘴角洋溢着得意的微笑,看着其他队员们各种惊叹的神情,心里满足,这些表情都不如自己早已经料敌先知来的从容,“啧啧,我就说吧,十木亥这球肯定没问题的,你们想不到的,不代表他想不到。”

    殊不知,这个时候的队长柳不言突然说道,“十木亥的这个动作是谁教他的?”

    很显然,队长柳不言是在问在场的所有球员,甚至还特意的看了看会这个动作的梁山,当然了,也不排除其他人会去主动的交给十木亥这样的过人动作,尤其是陈风。

    梁山赶紧摇了摇头,自己从来没有教过十木亥技术方面的动作,只是这个动作不是自己专属,为了澄清,赶紧先表态了。

    其他人也都一个个的摇头,唯有陈风在那里看着说道,“啥意思?”

    队长柳不言看了看东方植,东方植说道,“我先声明一下,也不是我教的。陈风,这个动作对小腿的肌肉要求很高,十木亥这样年纪的球员现在一直用这种的话,我不说,你也知道后果吧?”

    原来是这样,陈风总算是明白了队长为什么在十木亥过人成功之后还依旧不开心,好在自己也没有教过十木亥,赶紧说道,“也不是我教的。”

    虽然这样说了,但是周围的球员们都看向了陈风,因为在刚才的时候,只有他没有表态,现在东方植说了这动作的危害,这才跳出来澄清,难道不觉得有些晚了么?

    被自己的队友们看的很不自在,陈风立刻说道,“真的,真的不是我教的。这种动作我怎么可能会呢?这可是梁山的招牌动作啊!”

    “别拉上我,平时就是你和十木亥走的最近,我可从来没有教过他这些东西。”梁山哪里容许陈风乱泼脏水到自己身上,赶紧辩解道。

    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陈风突然竖起一根手指说道,“那肯定是你训练的时候,十木亥偷学的。”

    “我训练的时候是做出来这个动作,但是我很确信,十木亥没有在我身旁。”梁山说道。

    “不在你身旁,不代表就学不到你的动作啊,十木亥这个家伙,可是很难说的。”陈风幽幽的说道。

    “你!”

    这个时候,队长柳不言一摆手结束了两人的争吵,对着东方植说道,“陈风说的对,十木亥的学习能力太强了,但是鉴别能力有限,他不知道什么样的该学,什么样的不该学,学了也不要紧,关键是很多动作在他这个年纪不应该用出来啊。要不不抽空去开导一下?”

    “你又把这些事情交给我,不过十木亥这个孩子,着实该校正一些了,虽然我们不一定教的了他,但是必要的干预还是要有的。你们这些家伙也是,自己的技能能不能藏好一点,别随随便便的就被十木亥给偷学了去,我看按照你们现在的趋势,十木亥在城际杯赛前,就要把你们所有人的绝技给学了去。”东方植说道。

    队长柳不言也补充道,“贪多嚼不烂,十木亥现在吸收的东西太多了,这还只是明面上我们看到的,背地里还不知道他学了哪些东西,这也是他为什么这么快就可以到了瓶颈了,但是他只是到了技术的瓶颈,要是体能跟不上,反而不是好事。”

    足球部的其他队员们听着队长的训示,一个个把自己的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纷纷表示以后绝不会再向十木亥展示自己的绝技了。

    话说到场上,十木亥在断球之后只是一步就到了对手的禁区里,雨泽足校的中后卫哪里敢再放他继续进来,结果无视了自己的队友迟远的警告,直接一个跨步上前就要封堵十木亥。

    上一次浪费十木亥机会的莫子在十木亥身旁不断的要球,但是十木亥没有理会,因为就在离着莫子一步之遥那里,雨泽足校的后卫外援迟远正虎视眈眈,这样的举动激怒了莫子,不断的继续挥手示意传球。

    上来争抢十木亥脚下球的那个后卫上来一步之后,十木亥利用他的速度打了个时间

    差,一个加速晃开他带着继续深入,这时候的自己已经快要接近球门了,但是角度很小了,雨泽足校的门将很有经验,直接封堵住了所有的近角,就是为了防止自己射门。

    现在的情形下,最好的传球看起来就是离自己最近且无人防守的莫子,“给我啊!”莫子双手摊开,在自己看来,这时候的球一旦传过来,自己就是直接射门,身后那个跟着自己不是很紧的雨泽足校后卫外援迟远根本不可能在这么仅的距离把球给断下来。

    几乎只是电光火石之间,十木亥必须做出选择,在确定没有了其他的线路之后,只好看了一眼莫子,叹了口气。

    把球停在边线,雨泽足校的后卫马上就要回防了,十木亥左脚抬起,顺势准备传球。

    看到十木亥的起球姿势,莫子就知道这球是朝着自己的方向来的,左右观察了一下,迟远还只是离着一步之遥,只要十木亥传得准,自己绝对可以在迟远之前把球给拿下,至于后面的射门也就一气呵成了。

    但是当十木亥把球刚踢出来的时候,莫子瞬间感觉一旁的迟远已经欺身,“好快!”莫子没有想到迟远作为一个后卫居然有这么快的启动速度,按照这样下去,一旦球传了过来,自己的出脚速度可能会占下风了。

    只是努力的卡着自己站好的位置,但是没想到那个迟远身体异常的强壮,哪怕自己已经站住了前面的位置,依然被他给挤开了。

    这个时候,莫子才知道原来迟远没有近身靠着自己防守,是因为他根本不需要,相反,只要和自己离着一步之遥,反而会诱使十木亥把球传给自己,这样一来,依靠他的能力,可以轻而易举的从自己的脚下断球。

    想着自己竟然成了一个诱饵,莫子很不甘心,拼命的用身体挤占着最后的一点优势空间,但是最终发现自己的身体差的太多了,不愧是已经试训成功的半职业级球员。

    “呵呵,你已经很不错了,可惜,力量差了些。”迟远瞬间挤占了本该是莫子的位置,现在只等着十木亥的传球过来,这样一来,就可以反守为攻了。

    十木亥传出去的球在离开脚面的一瞬间突然腾空而起,这一幕让那迟远看的有些不安,什么意思?怎么不是地滚球?

    按理说,在禁区里,就是地面球的传导更为保险,不对!在观察到十木亥那球的力量之后,迟远练想都不想直接就朝着自己的身后跑去,只是一个转身,就看到了在禁区线上已经要弯弓搭箭的孙齐圣了。

    原来如此啊!竟然拿我和自己队友当幌子了?

    但是没这么简单,迟远知道十木亥的这球虽然力量稍大,但也只是为了越过自己和莫子两个人,在空中的速度一般,尤其是下落的速度,孙齐圣的动作已经做出来了,没有能力再做其他动作,自己只要瞬间上去堵在身前,这球势必可以挡的下来。

    依靠着自己的速度逼近可上去,孙齐圣看到迟远那封堵很是密实,自己如果直接射门只能是踢在他的身上,于是在球落下的时候,用脚背轻轻的停球,球听话的落在了脚背上丝毫没有弹起来。

    而后孙齐圣没有停下继续把自己的腿向前一拨完成了一次停球过人的大好戏码,迟远的身体本能的上前靠了一下,孙齐圣应声倒地,嘟!

    裁判吹响了哨声,因为和孙齐圣有身体接触,迟远直接被吹了一次犯规,有些无奈的看了看那已经起身的孙齐圣,迟远知道这次自己中招了,和他的身体接触根本不足以让他这样的高手摔倒,但是谁让自己有了身体接触呢?

    好在犯规的地点不是在禁区里面,但是这里距离球门着实有点近了,迟远虽然知道这个球自己必须这样做,但是看到这个球的位置后,还是对于自己的防守有些不满意。

    无奈的摇了摇头,面对这个实力不比自己差的孙齐圣,自己这一次算是落了下乘,不过自己还有机会弥补,于是找了几个高个子球员一起排起了人墙,这样以来,距离球门太近了,对手想要直接射进球门,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对于门将来说,尤其是自己这一队的这样的实力门将来说,想要攻破他把守的大门,球的弧线必须要更强烈才是,现在球的位置距离球门这么近,一般的球可能还没来的及下坠就已经越过了球门。

    因为这样的球想要进球门就必须先越过前面的人墙,这人墙高度简直可以说是一堵高墙不为过,几乎清一色的一米九球员组成,光是站在原地的高度就已经很吓人了,更别说他们还不是跳起来防守。

    十木亥看到那个任意球的位置,心里也是痒痒的,其实是想要去试一下的,但是在看到所有人都让开了,唯独还有孙齐圣在那里站着,自己也就停下了,毕竟这个任意球还是孙齐圣造的呢,让他来主罚也是理所应当的。

    没有人会去注意到十木亥的心思,大家此时的焦点全都在即将要罚任意球的孙齐圣身上,虽然迟远知道这球其实很难,但是对手可是孙齐圣啊,整个春城足球领域实力榜上的佼佼者,哪怕是这球再难,自己也不会掉以轻心。

    “你们觉得孙齐圣这球会怎么办?”队长柳不言问道,很显然,他这是要考教一下自己的队员们。

    陈风不假思索的说道,“这还用说,当然是大力轰门了,我看谁敢挡?”

    梁山也是点点头表示赞同,和陈风的看法一样,这样的距离完全没有必要踢弧线了,直接大力轰门,进球也就算了,进不了的话,队友们说不定还可以补射。

    “陈风,你不是刚刚才学会了神仙球么?怎么还一直想着大力出奇迹?”队长柳不言很显然对于陈风的想法不满意,于是说道。

    “老大,那是运动战当中,而且没有人那么仅的防守,你看看雨泽足校的这些后卫,一个个的都是怪物,不得一米九以上了,我那种球的弧线估计都过不了他们的头顶。”陈风一脸的无奈,自己刚刚才习得那神仙球的绝技,深深的知道自己还处于初始阶段,这一招有着不小的限制性。

    队长柳不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那就好好看看孙齐圣是怎么踢球的。”

    队长柳不言这话说的就像是已经预估到了孙齐圣接下来的选择,胳膊交叉,沉下头去,又提醒了陈风一遍,“快看!”

    陈风看到场上的时候,孙齐圣已经把球给放在了地上,随后慢慢的退后了几步,得到了裁判的示意后,孙齐圣瞬间的启动带起了一阵风,脚下的射门快如闪电。

    “跳!”不敢大意的迟远立刻命令道,这一声命令几乎是在孙齐圣还没有碰到球的时候说道,随后五六个一米九的大个子瞬间起跳,那场景几乎是遮天蔽日,纵然是再有弧线的球也不可能通过。

    但是这球在开出来的时候很明显不是要往上去的轨迹,那些后卫们跳的太高了,也不知道看不看得见自己跳起来后脚下露出来的巨大空档,自己的起跳就像是给这个地滚球做了掩护一样,门将的注意力也完全看去了那些后卫们的头部,心里确信这球不会从那里这球,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脚下会有一个影子从自己的身旁窜了过去。

    被这球给吓坏了,雨泽足校的门将在本能的倒地之后,右手的手指尖前像是溜走了一件不属于自己的宝物一样,肉疼的很。

    甚至是裁判也赶紧的去到了人墙的后面想要去看一下这球究竟是怎么回事?在球以一种不算是很快的速度滚进了球网的时候,这才想起来自己还要吹哨。

    嘟!

    明洋足球学校凭借着孙齐圣的任意球破门得分,打破了场上的僵局,取得了领先。

    进球后的孙齐圣还算是很克制的,没有过多的表现出多么的兴奋,只是自己的队员们都齐哄哄的过来凑热闹,也有明洋足球学校的的球员买不断的恭维着,“不愧是孙齐圣,就是牛!”

    十木亥作为队友,当然也要去祝贺孙齐圣了,只是自己刚才的传球没有让孙齐圣直接取得进球,还是让自己有点可惜的,不过好在孙齐圣利用自己创造的任意球取得了进球。

    在十木亥走过来说了一句恭喜的时候,孙齐圣竟然对着自己开口道,“漂亮!十木亥,你的传球很有想象力,不过抱歉了,我没能把握住机会。”

    听着孙齐圣这谦虚之言,十木亥也只是笑了笑,因为自己清楚的知道,刚才的过顶传球其实没有完全成功,自己只是隐约的从人缝中看到了孙齐圣的一点点身影,不敢确认他就是已经占好了位置,因此在传球的时候稍微克制了力量,所以这球才会被迟远给完全看透。

    说到底,还是自己传球的力量和时机都把握的欠缺一些了。

    但是孙齐圣进球后似乎心情大好,直接把责任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不过,十木亥最关心的还是孙齐圣的那个射门,一个没有假动作的射门却骗过了所有的防守队员,包括对方的门将!

    以前的时候,十木亥只是在电视直播中看到过这样的任意球,但是现在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真真切切的看到了。

    对于这个球的难度,十木亥清楚得很,虽然看似孙齐圣骗过了所有人,但是他自己的视线也没多少了,球门被后卫队员们挡的严严实实,他在射门前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脑海中模拟球门的位置。

    十木亥之所以想,是因为自己在踢任意球或者射门的时候,也是习惯于在脑海中模拟球门的的位置,这样就可以做到不抬头射门。

    抬头可以清楚的看到球门的位置和后卫们的站位,但是那样就失去了先机,一个好的门将可以从进攻队员的表情中观察到射门的企图。